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03章 【追逃兵】

第003章 【追逃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薛兴华略微思考了一下,对秦洪刚道:“老秦,你过来一下。”

    秦洪刚有点不解地跟着薛兴华走了几步。听了薛兴华的话,秦洪刚连忙道:“你想把他们全部抓回来杀人灭口?”

    “我想保住我家里的财产。如果这些逃跑的官兵把这里发生的事泄露出去,官府肯定会说我通匪。真要那样,我家就可能被抄家,我家的财产就保不住了。”

    “这……这很可能。可是,我们能瞒一时也瞒不了多久啊。总不能把这里所有的人都杀掉吧。”

    “我只要瞒一时就行,把家里的财产转移了,家里的人躲起来,不就没事了?”

    秦洪刚道:“你还准备把家里人也带上山?你伯伯肯定不会同意。”

    “他不同意就得想其他办法,总不能在家等死。”薛兴华心里很是奇怪,为什么秦洪刚不说我父亲而是说我伯伯:难道家里是我伯伯而不是我父亲做主?

    秦洪刚嗯了一声,快步走到田虎身边,把薛兴华的意思和他自己的意见说了。

    田虎倒是很干脆,大声道:“没问题。”他转身扯开嗓子大喊,“王岳亭——!,快过来!”

    山下有人应了一声,接着就一个单瘦精干的汉子飞跑上来。

    薛兴华走到他身边,问道:“你叫王岳亭?你知道官兵逃跑了多少?”

    王岳亭先看了秦洪刚和田虎一眼,见他们点头才认真回答道:“清狗跑了二十七个!”

    “有带洋枪的没有?”

    “没有!手里都空着跑的。”

    “走近路能追上那些人吗?”

    “这……好像可以,只是路有点难走,除非……除非只选几个身强力壮的人追。”

    薛兴华马上命令道:“三当家,你马上选二十个身体好精力充沛的人出来,我们马上追!”

    田虎爽快地应了一声,动作迅速地跑到山顶上,大声地喊着一个个名字。明显可以看出每个答应的人都有一副强壮的身体。

    没有多久二十多个汉子就站在了薛兴华面前,虽然他们要队形没队形,要站姿没站姿,但他们给人一种阳刚之气十足的感觉。

    薛兴华大声说道:“我带你们去抓刚才逃跑的官兵,没卵子的往后退,你们有没有卵子?”

    众匪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新首领。第一次面对这种问题,他们都不知如何回答。

    只有一个土匪懒洋洋地说道:“去就去呗,说这些卵用?你都敢去,我徐一凡怕个鸟?”

    旁边的田虎则大声吼道:“你们跟着老子跑到前面杀清狗,有胆敢偷懒的,杀!回来后赏纹银一锭,许你们大碗喝酒,大睡三天。死了的,老子帮你们埋,老子给你们磕头。”

    这下众匪兴奋地大叫道:“好!”

    田虎转头对薛兴华道:“薛少爷,你就不要去了,这段山路非常难走。”

    秦洪刚也说道:“田虎办事你就放心吧,一定能砍了他们。”

    薛兴华却想试一试这具新躯体的能耐。他发现“自己”手上有老茧、胳膊上的肌肉很结实、……,“自己”应该很强壮。薛兴华还想通过这次行动来融入这个集体得到众土匪的认同。他相信只要跟他们一起冲锋陷阵,亲和力就会大大增加。

    见他坚持要去,田虎、秦洪刚没有再说什么。

    二十个土匪包括田虎、王岳亭带的武器都是大刀。清一色的大刀背在这些猛汉背上,确有一股夺人心魄的气势。薛兴华带的是他一直不离手的手枪,蓝短装汉子则赤手空拳。

    在王岳亭的率领下,队伍很快钻入了茂密的丛林。

    走了一段路程,蓝短装汉子悄悄地扯了薛兴华一下,等薛兴华跟着他往队伍旁边走开几步后,问道:“少爷,你真的带他们去杀官兵?”

    薛兴华反问道:“如果让官兵回去,我家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你知道不?”

    蓝短装汉子说道:“那也未必。老爷可以找人帮忙疏通,最多是多花点钱。谁都知道你是被土匪绑来的。”

    “你一句未必说的真轻松,万一疏通不行呢?”

    蓝短装汉子一时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知道商人的地位低下,万一官府穷追猛打,花最多钱也白搭。

    过了好一会,蓝短装汉子才说道:“可少爷你这么一做,今后就更难说清楚了。到时候……”

    薛兴华道:“至少能瞒一时。等这里的事情了结后,你马上回去,告诉老爷将财产收藏起来,人躲到外面去。”

    “老爷的财产主要是一些店铺、商号,短时间怎么收藏得了?”蓝短装汉子说道,“八十多个官兵突然消失,官府会顺着榕树坝提供的消息很快追查过来。你能瞒也就瞒几天的时间。”

    薛兴华一愣,很快说道:“那我们就把榕树坝也给抄了,叫他们得不到任何消息。”

    蓝短装汉子惊讶地看着突然变成恶魔的少爷,劝道:“少爷,你现在停手不干还有回旋的余地,如果继续干,不说是老爷,就是天王老子也难救你了。”

    薛兴华没有说话。

    蓝短装汉子继续说道:“少爷,你可要考虑清楚。榕树坝人多眼杂,这些土匪加在一起也难将一个坝子的人全部杀光吧?”

    “我为什么要杀光他们?我还要请他们送一个信给官府呢。你想想,八十多官兵无声无息地消失,那些官老爷会怎么想?正如你所担心的,官府肯定会以为有人造反,而且规模不小。一旦他们调来上万的部队围剿我们,我们这些人就惨了。所以,我要让我们的人穿着官兵的衣服在榕树坝的沈家祠堂唱一出戏,给官府造成一个假象,一个官兵抢了钱就逃跑的假象。让官府迷惑一段时间,一时间搞不清这些官兵到底是被造反的人给杀了还是真的带着抢劫的钱逃跑了。”

    薛兴华前世对云南南部地区的历史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里历来就有土匪横行的光辉历史,也历来有进剿土匪的官兵因为打败仗、受不了上司欺压而自己落草为匪的先例。官兵捞了钱就跑的事并不罕见。

    蓝短装汉子见少爷依然故我,只好无奈地站在薛兴华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帮他思考如何应对现在的情况。他想了一会,他说道:“如果我们冒充官兵打劫,确实有可能造成官兵得了钱逃亡的假象,能够暂时把我们给撇清。不过这事想一直骗过去是不可能的。”

    薛兴华无所谓地笑道:“呵呵,成不成无所谓,更不用说长期瞒下去了。反正最坏的情况也是官府知道这八十多人是我们给灭的。”

    蓝短装汉子努力使自己的心思与薛兴华的心思合拍,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等我们在沈家祠堂完事后,再往南面逛一圈,让官府以为官兵逃到缅甸或者安南去了,效果可能更好。……,少爷,问题是沈家祠堂的钱太少了点,恐怕难以让官府相信八十多名官兵为了五百两黄金而不要前途不要父母子女逃跑。……,我们是不是在榕树坝里其他富户家里……”说到这里,蓝短装汉子才发现自己一下变得太坏了,所以住了嘴。

    薛兴华心里一动,问道:“这里离缅甸、安南近吗?让人怀疑他们跑到其他国家就更好了。”

    “离缅甸最近的地方不到一百里,离寮国的距离也差不多。安南稍微远一点,六七百里。”蓝短装汉子回答完,说道,“少爷,我觉得我们的人数还是少了一点,而且不拿几杆洋枪的话,别人会怀疑他们是不是官兵。”

    薛兴华一听,连忙说道:“不错。”说完,他快步追上田虎,三言两语地把自己的意思说了,要求田虎派一个士兵回去:“让二当家增派一些人顺着官兵的逃跑的路追过来。告诉他们一定要带几杆洋枪、鸟枪,还有带一些官兵穿的衣服来。我们汇合之后再去榕树坝。”

    田虎佩服地看了薛兴华一眼,立即吩咐身边一个土匪回去向秦洪刚通报。

    队伍还是朝前疾进,只是薛兴华和蓝短装汉子有意地落在了队伍后面。

    蓝短装汉子道:“少爷,你怎么这么糊涂呢?明知道官兵是来救你的,你还……”

    薛兴华谎称道:“我是因为痛极了,实在受不了才动手的。我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我。”

    蓝色短装叹了一口气,说道:“确实怪不了你。这些官兵真不是好东西。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还说要从老爷手里敲诈十万两银子呢,真是比土匪还胆大。”

    薛兴华问道:“如果我到了官兵手里,我家会真的拱手交出十万两银子吗?”

    蓝短装汉子回答道:“不知道。如果是其他守备军官,老爷肯定理都不理。可听这个守备的手下人说他跟云贵总督王韶文有姻亲关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许老爷不给也得给。”

    薛兴华似乎对“王韶文”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却一时想不起来,但知道这家伙也算是清朝的一个名人。他笑着道:“如果他们真是有这层关系,我就更不能回去了。拿最多的钱出来,人家当官的还是会帮亲戚而不是帮我们。”

    蓝短装汉子想说什么,但是没说。

    薛兴华很多事想问,又怕问出麻烦。他试探着说道:“我现在有点糊里糊涂的,脑子不是很清醒,不知你看没看出来?我很多事都记不清楚。”

    蓝色短装点了点头,说道:“我早看出来了。你在那里看见我的时候,好象不认识我似的。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会喊我彭二叔。少爷,你是不是被土匪打坏了脑子?”

    “不知道谁打的。如果不是脑袋发昏,我怎么可能杀那个军官呢。现在弄得我有家难回,骑虎难下。”

    “这些该千刀万剐的土匪!”彭二叔同情地看了薛兴华一眼,关切地问道,“你身上还痛不?”

    “痛是小事。彭二叔,我想问你一些简单的事情。”

    “我以前就遇到过脑袋受伤而完全失去记忆的人。你现在还认识洋枪,还会打手铳,说明你的病还不是很厉害。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薛兴华马上顺着彭二叔的话问起了异常幼稚的问题:“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光绪十八年二月初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