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05章 【得胜回营】

第005章 【得胜回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薛兴华穿越前在云南昆明生活了好多年,早听说过传奇王炽无数传奇的故事:

    1883年法国出兵侵犯我国南边,当时军情紧急,需饷甚巨,在一时筹应不及的紧要时刻,独有王炽毅然独自借垫60万两巨款作饷银,中法战争结束后,他又捐献白银用于遣散从越南战场下来的士兵;

    王炽花巨资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了滇越铁路的路权,使云南路权不受法国人支配。为保护地方工业不被洋人染指,王炽冒险夺标,垫付数十万两白银与官府一同筹办云南铜、锡矿业。

    ……

    就连见过无数金银的北洋大臣李鸿章也称之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总之,王炽是一个比胡雪岩还牛很多倍的红顶商人,官居一品。

    薛兴华也觉得自己把穿越的事想到太美了一些,也笑道:“王炽这个名字我记得。不过,他好象是和席茂之一起合伙经营吧?”

    彭二叔觉得很奇怪,问道:“少爷,你怎么有的记得这么清楚,有的又不记得呢?”问完,他解释道,“席茂之和他合伙经营过一段时间,但后来二人分手了。”

    薛兴华心里好笑,什么有的记得有的不记得,我找谁说啊。他问道:“那我们家和王炽家又是什么关系?”

    “老爷和少爷你的父亲以前一起和未起家时的王炽王大人跑过马帮。那时候王炽还没有发大财,资金也不足,到处借钱经商想做大生意。老爷和你父亲当时就将跑马帮所赚的钱都借给了他,虽然不多,但聚了这么多年也有了不少。你们一家对王大人一家还有恩呢。你父亲、你大哥、还有老爷的儿子都是在南洋为了他王大人的事被泰西鬼子杀死的,老爷也受了重伤打断了左腿,最后死里逃生才活下来。”

    薛兴华大惊,脱口问道:“啊——,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惊讶的样子一半是薛兴华装的,一半是真的奇怪。

    “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王大人在南洋开了几家钱庄。老爷他们一行人到那里办事的时候遇到了泰西洋鬼子,泰西洋鬼子随意开枪,所以发生了惨祸。当时是光绪十年春天。”

    薛兴华对成年旧事不关心,也对“陌生人”的生死不在意,他只在意现在这个伯伯有多少钱。他问道:“那我家现在在王炽商号里还有股份吗?”

    “一直有,年年都有分红。”

    “每年的分红有多少?”

    “股份不多。每年大约有一二万两白银收入。因为老爷还有房产等收入,我又不是管这个的,到底分红是多少,我不知道。”彭二叔以为薛兴华担心家里钱少,就安慰道,“老爷肯定会帮你摆平这件事的。”

    听到外面巡逻土匪的脚步声后,二人止住了嘴。

    安静下来的薛兴华再次思考起自己今后的道路来:

    就是不学历史也知道,近代中华民族最屈辱、最憋屈的时期就是甲午战争和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打败后,不但台湾被割让,北方的领土也一大块一大块地被北方的流氓国家所吞食掉,人民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成吨成吨地赔偿给别人,就是外面的阿狗阿猫也闻到腥味后欺负中国人。

    最可恨的是日本靠吸食中国人的血汗一下窜到了中国的前面,大量发展军力成为世界一强,在中国领土上进行了日俄战争,后来又一次入侵中国,不但掠夺了中国无数的财富还直接、间接杀害了几千万中国人民。南京大屠杀只是日本畜生做的最大一桩罪行而已。

    “哎,甲午战争爆发离现在只有短短的两年时光,我能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做点什么呢?可不能白白地浪费了这个穿越指标。”薛兴华有点烦躁地翻了一下身子,身下的杂草发出沙沙的响声。

    思考了很久,势单力薄的薛兴华最后决定先在土匪窝里发展。利用家里有限的财力,利用脑海里的记忆,训练一支部队来,争取建立一小块根据地。利用云南南部这里离越南、缅甸都不远,清军对这里控制不严的有利条件,走私武器装备或者干脆从法军、英军手里抢来武器武装自己。等队伍扩大了再伺机而动。

    与大多数男青年一样,前世的薛兴华也是一个军事迷。除大学时参加了军训外,毕业到地方他还按照国家要求进入预备役部队,以预备役副连长的身份参加过几次军事训练。当然,这个副连长是他找了一点关系花了一些钱弄来的。

    虽然预备役无法与正规军事院校出身的军官相提并论,军事素质甚至比不上正规部队的士兵,但作为军事迷的薛兴华在现在这个时代,可以说他军事理论知识不缺,至少清楚前世的一些战例,也从网上看到过前世的治军理念。

    还有,薛兴华在父亲的企业里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具有一定的企业管理和驾驭部下的能力。结合这些,他相信自己的本事不会输于现在的低级军官,甚至比一些中级军官都强。

    他相信自己了解的军事经验因为多了上百年的积累,在这个时代肯定是最先进的。

    自己建设军队的好处是明显的:第一,可以自保,不会让清政府随便派几个衙役过来就可以将自己抓走而要了自己的小命。第二,甲午战争爆发时,自己也许能想办法带领这支部队乘船到北方的朝鲜战场跟日本鬼子干上一仗,利用自己对甲午战争中一些战役的“先知先觉”杀灭一群鬼子,通过这种舞弊也许还能扭转几次战斗、战役的结果,也许能提高一下清兵的士气。

    即使因各种原因自己的部队到不了朝鲜战场,无法在甲午战争中呼风唤雨,那也可以再等六七年,在1900年的“庚子事变”中发威,打着义和团的旗帜光明正大地杀出去与侵略中国的八国联军洋鬼子大战一场。

    实在不行,既上了甲午战场又参加不了义和团,那也可以帮助孙中山他们早一点推翻清王朝。

    总之,只要手里有了部队,就能做很多想做的事!

    当然,薛兴华最希望的还是在甲午战争这场决定两国国运的战争上出力,不杀几个狂妄的日本鬼子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更对不起关心本书的读者。

    “怎么将‘家里’的钱夺过来由我支配?怎么购买洋人的武器装备?自己能不能影响那个富得流油的王炽,从他那里‘骗’点巨款出来花花?我的部队怎么在缅甸老挝越南之间腾挪生存?在英国法国殖民者之间有没有自己玩鬼的余地?……”

    一连串的问题让薛兴华想得头昏脑胀,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的,而且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田虎带着土匪和战利品回来才醒来。

    田虎自认为事情办得很不错。这家伙一回山就迫不及待地说起了他办事的经过:他们穿着官兵的衣服拿着官兵的武器冒充官兵,很顺利进入了榕树坝的沈家祠堂。当时沈家的人站在村口迎接他们,还问他们是不是先回来的,并热心地带着他们一直走进宽大的祠堂里。

    在那里,沈家已经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正等着官兵凯旋。

    一进祠堂,田虎他们立即下手,迅速将沈家大院封锁起来,下了沈家护院的武器,将认出他们不是官兵的留守士兵绑走,也把几个识出破绽的沈家人员也给宰了,沈家的女人孩子则给关在地下室。

    在榨出沈家所有的金银财宝、部分粮食布匹后,砍了几个与他们交往多的人。然后拿着薛家的五百两黄金,吃完丰盛的食物再逃之夭夭。

    出寨的时候,他们往南边跑了十几里路,然后从小路辗转回到鹰山寨。他们没有发现祠堂外面草丛里二双孩子的眼睛。

    经过一番清点,田虎这次出击一共收获了三千两白银,六百五十两黄金(包括薛家的五百两赎金),一万四千两银票,以及一些翡翠、玉石、珍珠。另外一同被他们带回来的东西还有多年的普洱茶二十斤、粮食二十石、布匹五匹、酒五坛、鸦片十斤、盐三担,另外还有水牛十一头、鸟枪四十三支、洋枪八支、……。可以说那个姓沈的地主除了房屋、家具、粮食外,其他的都被土匪们一扫而光。

    得胜回寨的田虎刚进门就笑着说道:“还是薛少爷有本事。我就觉得我们还是把队伍拉起来专门抢大户。我们以前那种小打小闹没意思,一年到头收取的保护费加起来还没有这一次捞的多。”

    一脸憔悴的马奎瞪了一脸激动的田虎一眼,冷哼一声。

    田虎笑了笑,心里不以为意。

    马奎又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现在我们这里连寨民加俘虏有五百多人,每天至少吃十石粮食,有人想当菩萨,就让他解决粮食问题吧。”

    薛兴华问道:“我们有钱能买到粮食吗?”

    马奎冷笑道:“笑话,你听说过土匪有自己出钱买粮食的吗?那还不如做生意建商号当商家?”接着,他又说道,“就算真的有钱,你也难买到粮食。”

    秦洪刚认真解释道:“有钱当然能买到粮食。如果买的少,一年只买几十上百石的话,就可以在周围的寨子买,问题不是很大。但是量大的话,周围寨子也没有这么多余粮。必须请马帮从远地运来,不但价格高而且到货也不及时。如果官府为难我们,把道路封了县城戒严,那我们就麻烦了,就是多出平时粮价十倍、甚至几十倍的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粮食。不但卖的不敢卖,马帮也不敢帮我们运。”

    马奎白了薛兴华一眼,说道:“我没骗你吧?我们昨天杀了这么多清狗,人家还不来攻打我们?我们这些人都要活下去的话,一年至少得买二千多石粮食,你们捞来的钱也就够买这些粮食而已。其他什么也谈不上。”

    彭二叔看不惯马奎的嘴脸,忍不住哼了一声。他是自己强行要进来站在薛兴华后面当护卫的。当时,田虎半真半假地问一直紧跟薛兴华的彭二叔道:“这里没有人会害他,要你保护什么?再说,我们真要杀他的话,你又能打得过谁?”

    想不到彭二叔并不说话,而是突然一扬手,一把薄薄的匕首就从他袖口里飞了出来,嗖地一声牢牢扎在议事厅的窗框上,刀刃全部没入木头中。

    他这一招不但让田虎、马奎吓了一跳,就是薛兴华也是一愣:乖乖,真是捡到宝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