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07章 【伏击洋鬼子】

第007章 【伏击洋鬼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声音传出,众人神情一凛,脚步无形中加快了好多。

    没有追多久,前面的人就传来消息说看见了洋鬼子他们,薛兴华立即下令部队停下来休息一会。

    从王岳亭等人嘴里问清了周围的地形后,薛兴华命令田虎带着队伍继续跟在洋鬼子后面。他和马奎带着队伍到前面堵截。他告诉田虎,如果听到前面响起了枪声,则立即率领人马从后面压上去,不给洋鬼子还击的机会也绝不放跑一个人。

    马奎瓮声瓮气地说道:“如果你相信我,你就留在这这里,我带他们过去就行了。”

    薛兴华不理会马奎的好意,说道:“我不相信你!我必须自己去!”

    见马奎一脸的怒气,薛兴华还是解释了一句:“你没用洋枪打过仗,我怕你只知道一个劲地猛冲!”

    马奎不服气地说道:“打仗当然就是冲,靠的就是那股气势。你还要怎么的?难道躲在后面只放枪就行了?”

    “该躲的时候躲,该冲的时候冲。”薛兴华大声命令道,“王岳亭,带路!我们走!”

    马奎哼了一声,看了看田虎,然后加快步伐跟上了队伍。

    前面开路的王岳亭不时停下来辨认一下方向,或者向另一个熟悉地形的亲兵询问一二句。

    走了近一个时辰,大家脸上都呈现一层疲倦之色时,王岳亭小跑过来大声对薛兴华道:“大当家,我们插到了洋鬼子的前面。”

    所有的人精神一振,刚才慢下来的步伐又加快了。

    薛兴华道:“看见洋鬼子没有?”

    “还没有。”

    “去看看洋鬼子离这里多远,别让他们跑过去了。”

    王岳亭如羚羊一般几蹦几跳一下就消失在前面的丛林里。看着身形灵活的王岳亭,薛兴华不得不佩服土匪的身体素质。

    继续前进了没有多久,王岳亭又返了回来。他告诉薛兴华道:“大当家,我问了几个当地人,他们都说洋鬼子离这里还有二里地。”

    看了地形的薛兴华心里一片冰凉:道路在一遍平地的中间,道路离山脚至少有一百多米。两边都是才载下禾苗的农田,里面有水很难藏身。

    “怎么办?”王岳亭打量着周围的地形,有点焦急地问道,然后又说道,“我看还是按我们原来的打法,把大刀藏在身后,装着过路的,靠近之后突然抽出刀来砍。”

    马奎反驳道:“我们这么多人,别人一看就知道不是过路的。人少了又容易被洋鬼子吃掉。”

    薛兴华问马奎道:“我们带来了多少洋枪?”

    马奎想了一下,回答道:“我这一队有二十支洋枪,加上你的亲兵有三十一支。”

    薛兴华说道:“可以了。你安排枪法准的士兵拿洋枪躺在农田里,只把脑袋露出来,上面用草掩盖。鸟枪兵都藏山里,等我们打响了他们再冲出来。另外,你还安排几个原来属于鹰山帮的人封锁前面的寨子,不让村民过来。”

    马奎、王岳亭同时问道:“藏田里?”

    马奎摇头道:“里面全是水和污泥,怎么躺?再说,他们伏在水里需要呆多久?如果洋鬼子走的慢,那不……”

    薛兴华道:“是一身泥水难受还是丢掉性命难受?这点苦都不能吃还当什么兵,就这样!”

    马奎争辩道:“我不是说吃了这种苦,真到了危险的时候,就是让我藏在粪坑里躺几天都行,老子什么苦都吃过。问题是现在不值得,我们这么多人,还将他们前后包围了,只有冲上去就可以把他们杀败,大不了死几个人而已,用得着吃这种苦?”

    薛兴华怒道:“死几个人?你说的轻巧。是你死还是我死?老子的人都是宝贝,能不死一个人就绝对不死一个人。老子都能躺,还有谁不愿意躺?不愿躺的留下脑袋就行。”

    马奎惊奇地看着薛兴华,问道:“你躺?躺在水田里?”

    “不但我,还有你!”薛兴华说着就朝田边走去,“王岳亭,你负责指挥那些藏在山坡上的鸟枪兵,先封锁大路,然后等待我们这里进攻。同时监视那些想跑的士兵。”

    马奎虽然执行薛兴华的命令,但嘴里还是嘀咕道:“死几个小喽罗兵算什么,想要兵还不随便抓,少杀几个投降的也……”

    薛兴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马奎才收住了嘴。

    马奎原以为别人都不愿意躺进污泥里,一定会说几句怪话。不想薛兴华说完注意要领,并示范着扯了一把草制成帽子戴在头顶,第一个躺下去后,所有拿洋枪的兵都争先恐后地扯草躺了下去。有人还开玩笑道:“**,比我的床软多了。”

    这让马奎很是郁闷,只好找一个远离薛兴华的地方躺下来,对身边士兵理都不理。

    因为是临时起意,大家又没有多少伪装经验,虽然头上盖着草,但稻田里的禾苗还不茂盛,离路边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出来。

    他们躺下去并没有多久,洋鬼子和几个中国人就过来了。洋鬼子走后面一边叽哩咕噜地说笑一边不急不慢地走着,前面那些中国人帮他们背着、扛着行李,累得满头大汗,粗重的呼吸隔好远都能听见。他们带的枪都背在肩上,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有人要在这一片开阔地收他们的命。

    看到洋鬼子出现,薛兴华感到身边的士兵都紧张起来,有人身体还颤抖着,抖起一层层涟漪。有人紧张得牙齿不停地嗑着,发出一阵阵声音。

    薛兴华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看来洋鬼子的凶恶在他们心里都扎下了根。幸亏这次打的洋鬼子不多,打的又不是正式军人。薛兴华越发觉得自己这次动手的英明:只要这次胜利了,就能让这些土匪明白洋鬼子也是肉做的,子弹打进去也会死。能很好的消除他们的心理阴影。

    薛兴华正准备用微笑来安慰旁边胆怯的士兵,不想不知谁扣动了扳机:“叭!”

    有了第一枪,其他人都想都不想也跟着按下了扳机,立即噼里啪啦的枪声响成了一片。路上的人一下惊呆了,前面几个中国人如木头一般地站着。后面的英国士兵有几个迅速地趴了下去。接着,有人因被子弹击中而惨叫起来。

    这里的枪声一响,埋伏在山脚下的鸟枪兵也立即打响了,他们甚至比躺在田里的人更主动,几声吆喝都冲了出来。

    躺在田里的马奎兴奋地跃起,大叫道:“兄弟们上!杀洋鬼子一名奖白银十两!冲啊!”全身污泥的士兵不管害怕不害怕都嚎叫着起身冲了上去。

    但是,路上受伤的只是那些吓蒙了的中国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躲藏或者说吓得忘记了躲藏。那些英国士兵则开始了阻击,李梅特福德步枪高射速所带来的杀伤人远远大于马奎他们所拿的单发步枪。

    很快冲锋的士兵开始了伤亡,冲锋也为之一挫。

    薛兴华懊恼地一拳砸在田埂上:“靠!人还离你们这么远,你们他母亲的就急忙开枪,早知这样还埋伏个鸟?”

    因为距离太远,薛兴华的左轮手枪没有什么作用,最多用子弹发射声助一下威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战场上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做多的犹豫了,他不顾身边嗖嗖子弹声,迅速地从田里污泥中跃起来,几步追上一个拿枪的士兵,喊道:“把枪给我!”

    那个士兵开始没看清是他,一边跑一边说:“不行!”枪死死地抓着:这可是保命的本钱,哪里随便给人。

    直到薛兴华将枪强行抢过来,那家伙才明白怎么回事。

    薛兴华夺过枪、抓过他手里的子弹,动作迅速地完成一系列动作,稍一站定瞄准一个正在大喊指挥的英军扣下扳机:“叭!”

    那家伙如被人重击一般翻了一下身子,然后又翻回来,脖子那里涌出一股鲜血,死了!

    薛兴华一边跑一边装弹,一颗子弹从他的头顶擦着头发飞了过去,将头上的草环击得飞起好远。薛兴华甚至感到了子弹带给头顶的灼热,全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又将一颗子弹塞进枪里、闭锁、上膛,放慢奔跑的脚步,稳稳地将枪举到眼睛的高度,稳稳地按下了扳机:“叭!”

    一个正在射击的英军脑袋突然炸开,脑浆溅了周围英军一身。

    趁装子弹的时间,薛兴华还大喊道:“冲!后退者杀!”

    前面的马奎也扯着嗓子叫道:“兄弟们冲!洋鬼子都死了!”

    此时,被英国雇佣的中国人似乎回过神来,丢下手里的行李、装备、枪支、伤员和死了的同伙,转身就逃。吓破了胆的他们什么也顾不得了,慌乱的他们从英军队伍中穿过,好几个人的脚还踩在了正在射击的英军身体上。

    内心惶恐的英军开始还强做镇定,不断地开枪还击,但现在被这些胆小的中国这么搅和,他们的士气立即低了下来,一边诅咒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中国同伴,一边起身躬着腰往后退,他们想退进山里利用地形反击。

    士气已经不高的冲锋队伍见英军撤退,又见薛兴华、马奎等首领冲到了前面,士气又提升起来,很多人大叫道:“杀——!”

    直到有士兵超过自己冲到了前面,薛兴华的才敢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这次应该赢了!田虎那家伙应该出手了吧?

    果然,田虎带着人马从后面冲了上来,喊声比这边更壮:“杀洋鬼子!你们被包围了!”

    英军想不到后面还有人,一下懵了。刚才的镇定和准备撤往山上利用地形反击的想法一下被田虎带来的队伍冲得无影无踪。

    失望的他们在心里判断已经无法进山后,很果决地举起了双手。铮亮的步枪扔在地上,脸色变得煞白。他们都担心这些凶猛的家伙会将他们砍成肉酱。

    土匪们狂喜地大喊:“洋鬼子投降了!洋鬼子投降了!”

    薛兴华对洋鬼子这种识时务的举动很是理解。不过,他心里依然很激动:“靠,老子杀了洋鬼子,应该也算是民族英雄了吧?”

    倒是那些被雇佣的中国人还在坚持,他们最先逃跑但英军投降之后他们还没有投降。见田虎他们冲过来,他们马上又掉头往回跑。但看到马奎率领的人冲到了眼前,他们再又转身。

    几个家伙在高举双手的英军中跑来跑去,撞翻了好几个举起双手的英军。有一个家伙还举着一支洋枪一会指左边一会指右边。他们的整个动作非常滑稽可笑,颇有一点后世演小品的感觉。

    薛兴华来不及笑,他担心手下杀死俘虏,就大叫道:“投降不杀!抓活的!”

    接着很多人大喊:“抓活的,跪下免死!”

    那几个被雇佣的中国人看到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枪口、刀锋后,这才老老实实地跪下,身体如筛糠一般抖动着,嘴里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

    田虎、马奎、王岳亭一个个笑得嘴都快裂破了:一眨眼就胜了,打得真是干净利落啊!

    田虎笑道:“哈哈,老子还没有来瘾就没了,太不经打了。干嘛这么快就投降了?”

    马奎乐道:“老子一放枪,这些洋鬼子就吓得往地上一滚,胆子比兔子还小。”敢情他很自豪自己的当机立断。

    王岳亭也是笑着说道:“我们的人太快了,如果冲近一点打,赢的就更漂亮。”

    战斗之后听了报上来双方的伤亡数字,薛兴华再次无语:一场人数占优、武器占优,精心准备四面包围的偷袭战,双方的死伤数字竟然接近:英军死三人、伤三人;被雇佣的中国人死二人伤七人。而自己一方竟然死四人、伤十二人。

    如果不是那些被雇佣的中国人在英军队伍里如无头苍蝇一般地乱撞乱踩,影响了英军的动作,谁输谁赢还真是难说:“这些人离强兵的距离实在太远,自己还真是任重道远啊!”

    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们一个个笑逐颜开,与他们兴高采烈的首领一样,只看到了战斗的胜利,眼里只有那一堆垂头丧气的俘虏,全没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些死难者同伴。

    薛兴华再次领教了众人漠视他人生命的本事。

    田虎见薛兴华脸色异样,不解地问道:“大当家,你怎么啦?打了这么大的胜仗你不高兴?”

    薛兴华没说话。

    马奎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尴尬起来。原来计划是薛兴华先开枪,其他人才开枪,可马奎当时一激动或者说想表现一下,就忍不住按下了扳机,见路上的敌人吓了一跳就指挥士兵冲锋。他到现在都以为自己是对的,能够取得这么大的胜利正是因为他当机立断。

    薛兴华沉着脸说道:“撤销马奎的排长职务。”

    “什么——?我不服!”马奎的脸一下变得通红,眼睛里莫名其妙涌出了泪水而不是怒火。

    田虎和王岳亭也是一脸吃惊地望着薛兴华。

    “不服?不是看在你父亲份,我现在就毙了你,你信不信?”薛兴华厉声问道。

    马奎争辩道:“这不打了大胜仗吗?”

    “胜仗?这几个兄弟的死就是你害的,你知道不?”薛兴华指着陆续抬过来的尸体愤怒地说道。

    “打仗哪有……”马奎说道这里没有再说,因为薛兴华的目光狠狠瞪了过来。

    田虎连忙劝道:“大当家,看在少当家拼命的份上,你就高抬贵手。再说,我们不是赢了吗?”

    薛兴华问王岳亭道:“王岳亭,你告诉马奎,不遵军令该怎么处罚?”

    王岳亭懵了,脱口问道:“少当家不遵军令?”

    薛兴华大声道:“我命令你大声告诉他,不遵军令该如何!”

    王岳亭一愣,大声喊道:“是!”然后又对着马奎喊道,“不遵军令者,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