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09章 【解决大问题】

第009章 【解决大问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田虎将手掌猛地一拍,喝道:“你他妈的给老子老实说!等下老子还要找你的那些同伴问清楚,如果你说了一句假话,先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痛你三天三夜再砍下你的狗头。”显然,他也明白了薛兴华问话的意思。

    他这一巴掌打打下去,他面前的那张破桌子先弹跳了一下,接着歪到一边:桌子的质量太差,桌腿被巴掌拍断了一条。

    薛兴华也被田虎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吓了一跳,更不说那个土匪了,他吓得一哆嗦,顺势跪在地上连连说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我们天王洞共有土匪八十七个,有十杆洋枪,三十多支鸟枪,粮食有……有……可能有四五百石,小的真的不是很清楚。钱……钱好象……不知道,这是大当家在管。我们都看不见。”说到这里,土匪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薛兴华笑道:“不用怕,只要你说的是真话,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是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如果说假话,我不得好死。”

    “明白就好。十杆洋枪是不是都被你们**来了?”田虎问道。

    “没有,没有,我们拿的都是英国……洋鬼子给我们的,洞里的洋枪还在洞里。那些都是以前从安南买过来的旧洋枪。”

    薛兴华问道:“英国人答应让你们买的五十杆洋枪什么时候到货?”

    “说是下次运粮食的时候就带过来。不知道他们出去没有,我们已经出来几天了。”

    ……

    正问着的时候,王岳亭喘着气跑了过来,那个叫赵冬至的亲兵跟在他后面。

    薛兴华对田虎辉了一下手,示意他换一个土匪再问,然后走出了房子,迎上王岳亭,直接问道:“你对勐宋寨那边的情况熟悉不?你手下有没有熟悉那边情况的人?”

    王岳亭和赵冬至对视了一眼,赵冬至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对那边很熟悉,我家就是勐宋寨的。”

    薛兴华看着他问道:“那你知道那里有一股土匪不?”

    “知道。”

    薛兴华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想拿他们开刀。”

    王岳亭一愣:“杀自己人?”

    薛兴华骂道:“什么屁自己人?他们是土匪,我们杀土匪是天经地义的。”

    王岳亭心里想:我们不也是土匪吗?

    薛兴华说道:“你知道这次给洋鬼子带路的是哪里的人不?就是勐宋寨那里的土匪。我们不杀他杀谁?他们的情况我们现在了解了一些,很多事不需要你做了。你带人去看看,看他们的人是怎么样防守的,有没有派人到缅甸去。”

    王岳亭精神一振,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我们这里快揭不开锅了。你需要多少人?”

    “那我们马上就出发,给我五个人就行。”王岳亭很快回答道。

    晚上,薛兴华和田虎一起审问那些洋鬼子。不顾他们的抗议,通过简单的审问,他们的身份基本都弄清楚了:八个没受伤的人中,有二个是英国的军人,三个是找矿的,二个是冒险者,一个翻译;而受伤的三人中,有二个找矿的,一个军人;而被打死的三个洋鬼子都是军人。也就是说这个十四人的小队伍中,有六个英国的军人,五个找矿的,二个冒险家,一个翻译。

    五个找矿的中有三个英国人,二个法国人。二个冒险家一个来自美国,一个来自德国。

    可以说是四国联军。

    薛兴华从中发现里面包含着不同寻常的信息。来自前世的他知道德国和法国是天生的仇敌,在国际问题上都是相互拆台。英国和法国在东南亚殖民地的问题上也是矛盾重重。为了缓和二国在瓜分南亚地盘上的矛盾,英法两国在1896年签订了一项很流氓的条约:将泰国规定为两国都不许占领的缓冲地带。也就是二国以泰国为界,法国占领泰国东面的越南(安南)和老挝(寮国),英国占领泰国西边的缅甸和印度。

    这一肮脏的条约倒是让小小的泰国成了南亚唯一没有被殖民的地方。

    薛兴华心道:“他们这两个国家的人怎么会在云南走到一起?而且那个美国怎么也插了进来?日他老爷的,1900年火烧圆明园的八国联军竟然有一半到了这里。老子得好好审一审,看他们到底是什么动机。难道四个国家想把云南的资源给瓜分了?”

    让薛兴华想不到的是这些家伙竟然很嚣张,除了回答国籍等简单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外,其他什么都不说。

    问了无数次,那些英**人只说他们是担心云南不安宁,故而和中国民间人士一起护送找矿小组进内地。对于他们的基地在哪里、隶属于那支部队、部队的编制、武器装备等等问题,他们都绝口不谈。

    五个找矿人的说辞稍有不同,有的说是帮助中国找矿产资源的,有的说是来中国民间调查民众对英法两国印象顺便看看云南的风景,也有的人说是来看看中国的工业水准。

    二个冒险家则一副被冤枉的表情,一口咬定仅仅是前来旅游的。

    所有被俘的洋鬼子都坚决要求见他们本国公使,或者见中国的官方代表。对土匪们无端射杀他们、扣押他们的行为表示严重抗议。同时威胁说英法两国将视情况对中国进行军事报复。

    对于英国的军人,薛兴华没有一点兴趣,他可不指望这些家伙能帮助自己练兵,再说,他们的水平未必有自己的高。如果不是为了今后的赎金,他早就按照田虎和秦洪刚的建议把他们给砍了,现在只是将他们关了起来。

    他把审问的重点放在三个没有受伤的找矿人身上。虽然这些家伙嘴巴硬,但从他们携带的行李物品中发现了不少资料,其中包括云南和周边地区的地图、资源分布图、矿物勘探技术数据、冶金技术材料等等,而那些看不懂的法文书籍也是有关技术方面的。

    历史上英国派专家到云南查勘的时候,那些和英国人斗争的农民缴获了不少的技术资料,可惜当时没有看得懂英文和法文,在送那些鬼佬出境时还给了他们,白白浪费了英国人拱手交出的矿产资源图。

    从缴获的资料里,薛兴华初步分析出这些看似普通的找矿人中可能有专家,有技术员。如果真有,他们今后对自己的帮助应该不会小。反正自己不吃亏,如果关押几年后这些家伙还不合作砍了就是,最多浪费一点粮食。

    在审问的时候,薛兴华耍了一个小手段,就是假装听不懂他们谈论的英文,从被审的对象和翻译的交谈中,薛兴华掌握了不少东西。

    通过偷听他们的交谈,他基本可以肯定三个家伙中一个是地理专家,一个是勘探专家,另一个与冶金有关。而那二个所谓的冒险家其实就是军火贩子。他们来中国的目的是考察地方政府对军火需求情况的,他们想推销欧美国家淘汰或者即将淘汰的武器。

    审问一直坚持到黎明才结束。

    第二天上午,一个亲兵冲进薛兴华的房间将他推醒,不顾他的不满兴奋地告诉他说:“有人带着一大队马帮送粮食来了!他们带了很多很多的粮食!马帮驮粮的马队好大一长溜。”

    薛兴华大喜,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起来,连忙问道:“在哪里?谁送来的?快带我去!”

    亲兵回答道:“是你家里的彭二叔送来的,就在山下。”

    薛兴华用井水洗了一下脸,就兴冲冲地往外走,直到出房间好远,心里才咯噔了一下:“老子还真是沉不住气啊。如果有人拿我渴望的东西来引诱我上当,我也许还真会中人家的圈套,老巢都会被人端了。”

    想到这里,他对亲兵道:“马上通知三当家,立即下山,山上保持警戒。”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即使彭二叔完全无恶意,自己这道命令也能给其他人提一个醒:今后有人来,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自己也要有准备有提防。

    当然,这次薛兴华确实是多虑了,当他带着田虎的部队荷枪实弹地下山时,彭二叔站在入口的路中间等他。

    未等薛兴华走近,他连忙迎上来抱拳拱手道:“少爷,我来晚了,请责罚。”

    薛兴华连忙紧走二步,抓住彭二叔的手,高兴地笑道:“彭二叔,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还责罚什么。快请!”

    跟马帮的人招呼之后,薛兴华亲自带着士兵将粮食一袋袋从推车和驴子背上卸下来。因为山道太险,车子很难上去,除了擅于走山路的驴子外,粮食只能一袋袋用肩膀扛。

    接到消息的秦洪刚更是大喜,他和罗长林带着他们的那一班人兴冲冲地跑下来,开始动手搬运粮食。

    彭二叔这次给他们送来了一千五百石粮食,十口肥猪,一些治病的药品。不但大大缓解了鹰山帮粮食问题的同时,也让薛兴华的威信提高了不少。

    可以这么说,仰头看着那一堆堆粮食,山上的土匪都对薛兴华佩服得五体投地。估计现在那个昏迷不醒的大当家马上醒来,如果他要和薛兴华一起竞选大当家的话,还有多少人再选他难说得很,就是马奎都会犹豫一下。

    中午,山顶上临时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犒劳送粮食来的马帮。因为人数太多,大家都只能席地而坐。宴席上,薛兴华请马帮三个月之后再送一千石粮食来,而且当时就给了对方一成的定金。马帮首领很高兴地应了下来,还说今后想买粮食的话可以直接找他,买多少都行。

    送马帮走后,彭二叔和薛兴华单独谈了很久。他先大致说了家里的情况,接着说了他寻找马帮购买粮食的事。

    他转告薛兴华说老爷——薛兴华的伯伯——让他马上回家一趟。同时,彭二叔苦着脸说伯伯很不赞成薛兴华上山当土匪,听到他当了土匪后,伯伯气得连摔了好多东西也病倒了。

    过了整整五天后伯伯才同意彭二叔寻找外地运粮食来的马帮把粮食往这里运。运粮食的目的也只是让薛兴华在土匪中活得好一点,他担心土匪欺负他。

    伯伯说他等身体稍微好一点就前往昆明找王炽帮忙摆平他杀官军的事,只要他不再杀人,不再与官兵作对,就是倾家荡产也要保薛兴华的平安。

    薛兴华心道:“我现在缺的就是钱,怎么能倾家荡产?不行,我得劝住他,阻止他把钱用在那些**的清朝官员上。”

    薛兴华在土匪窝里呆的越久,越感觉到自己仅仅靠这些土匪是很难成大事的。没有外界从人才、粮食、武器等方面进行大力支持,短时间里想训练出一支强有力的部队,那只是痴心幻想。

    打定主意的薛兴华对彭二叔道:“我和你明天就回去。”

    当天晚上,薛兴华将几个当家的喊到一起,说了自己离开一段时间的想法,同时将鹰山帮交给了秦洪刚。听说薛兴华要走,大家脸上都呈现出惋惜、难受的表情。

    就是马奎也显得闷闷不乐,在他们心里都觉得薛兴华这次一回去,肯定就不会再回来,土匪这种苦中作乐的事他已经尝够了,是应该回去过他原来的少爷生活了。所以,他们虽然不舍但都没有留他,都同意把五百两黄金和这次买粮食的钱送还给薛兴华。

    看了眼前一幕,薛兴华笑道:“你们干什么?想把我赶跑篡权夺位啊?我可告诉你们,我还要回来当大当家的。钱已经是我们大家的了,谁也不能拿走。”

    秦洪刚也笑了一下,说道:“只要我老秦在一天,我保证这个大当家就是你的。无论在哪里接到你递过来的话,就是死,我也让兄弟们按你的话做。”

    田虎第一个说道:“对!谁也夺不走你大当家的位置。”

    薛兴华看着眼前一群热诚的汉子,说道:“谢谢你们,我姓薛的保证让大家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是不是让你们荣华富贵封妻荫子我不敢说,但我可以保证让整个云南,不,让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都记住你们,记住你们的好,记住你们所做的大事。”

    其他人以为薛兴华说着玩,不以为意,都只是嘿嘿笑了笑,秦洪刚应景似地说道:“那敢情好,也不枉我们活了一辈子。”

    薛兴华告诉他们除非山上的粮食吃完,否则不许下山抢劫,不许绑架,不许找过路的商人抽头,只许在老鹰山山上或附近训练。

    田虎问道:“大当家,我们就这么一天到晚地练,有这个必要吗?现在我不敢说能打赢洋鬼子,可打其他土匪绝对是手到擒来,来一个杀一个。难道我们这么练兵,还去攻打县城、州府不成?呵呵,大当家不会还想当皇帝的大将军吧?”

    马奎等人也是不解地望着薛兴华,觉得薛兴华如此强调练兵实在是有点小题大作。要知道他们这些土匪以前可没有练兵一说,出去的时候死命拼杀,回来就是喝酒吃肉赌博睡女人。如果当土匪还如那些官兵一样劳累没有自由,还不如直接投军当丘八,至少比当土匪安全,名声也好得多。

    薛兴华瞪着眼看着田虎道:“瞧你那出息。打几个土匪就行了?你就一辈子藏在山沟里不见人?你当土匪不要紧,难道你想你儿子将来也当土匪?”

    他对着所有人道,“我们练兵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的出人头地,就是为了今后我们的儿子、孙子不再是土匪。也是为了今后不再担心洋鬼子、不再担心官兵随时杀我们。刚才我也说了,我要带大家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你们放心,这事不是让大家担恶名。而是做一件顶天立地、所有男人渴望做的大事。我今天为什么要回家一趟,就是为了这事做准备。”

    几个人都怔怔地看着慷慨激昂的薛兴华,心里的某根弦被他这番话拨动了。

    他有说道:“马奎,还有田虎,你们等我回来。我回来做的第一件事让你们进行比赛,除了站队、奔跑、射击,还要你们相互对攻,一个防守一个进攻,除了不出人命,啥办法都可以想。谁带的队伍输了谁下去,让别人来带。”

    等二个家伙吃了瘪,薛兴华又对秦洪刚道:“老秦,你不要怕浪费粮食,一定要让大伙吃饱。一天三餐不能省,能吃多少吃多少。粮食吃掉了可以再买,士兵的身体垮了却很难恢复。”

    秦洪刚连忙说道:“我会让他们吃好。现在他们过的都是富家老爷的日子了,吃的都是干饭,一碗一碗地扎实得很。”

    “对了,还有那几个洋鬼子,好好关着他们,千万别让他们跑了,也不要虐待他们。今后我还有大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