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0章 【劝说家里人】

第010章 【劝说家里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路平安地回到了“家”,在沿途小镇、寨子里都没出现什么异常的动静,更没有出现抓捕薛兴华等人的布告,官府似乎对那消失了的八十多个官兵无动于衷。

    看到侄儿薛兴华出现在床前,“伯伯”的病果然好了一大半,他握着薛兴华的手连连说道:“好,好,回来就好。”

    “伯伯,你好些了没有?”薛兴华只能入乡随俗,虽然不认识这个老头,但老头的年纪也足以当得了自己的长辈,称呼他为伯伯几乎没有一点心理障碍。

    “年纪大了,好起来就难啰。今后家这一摊子就只能依靠你了。哎,那些天杀的土匪怎么瞄中你了,吓坏了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伯伯也许因为年老,说话就如老太婆一样啰嗦。

    “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你长寿着呢,至少能活到九十岁。你就安心养病吧。”

    虽然躺在床上,但老头的身材还是显得又高又大,想必年轻、健康时一定是一个魁梧的猛汉。

    老头笑了一下,说道:“九十岁?呵呵,那是妖怪了。看来你在土匪窝里没受多少苦啊,身子比以前还显得壮实了一些。既然回来了,你就好好读书。我不是不想死,我是想看到你取了功名,看到你做了爹我当了爷爷,我才有脸见你死去的父亲啊。”

    老头的想法似乎都是这样,心都放后辈身上。

    薛兴华笑了笑道:“能不能取功名不知道,但你肯定可以看到我能生一大堆孩子的,呵呵。”

    老头发现薛兴华变了不少,以前这个小子很难跟自己说这么多话。一般都是没说几句就不耐烦地走了。他不知道薛兴华这次回来最大的目的就是筹资,态度哪里敢不好?

    老头说道:“土匪窝里的这些事你就不要想了,不会影响你科举,不会影响你取功名当官的。我已经派人到官府里打听去了,只要你伯伯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容许他们伤你一根毫毛。”说到这里,老态龙钟的他脸上有了一层决绝。

    薛兴华只好笑了笑。

    老头说道:“等下我要好好处罚谢宝那个奴才。他说什么你想落草当土匪。我薛家祖宗十八代都清清白白,你怎么可能想当土匪,死了怎么见列祖列宗?”

    薛兴华苦笑了一下,这哪是谢宝瞎说?薛兴华说道:“伯伯,其实土匪里面也有好人。”

    老头冷笑一声,道:“哼,好人?好人就不会绑架你!我难道不知道土匪是什么人?伯伯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从小我就和你父亲走马帮,认识的土匪多了去了。这里自古就是土匪横行的地方,哪种土匪我没见过?他们都是一群见财忘义的家伙。你不要听他们说什么飞檐走壁杀人无形的鬼话,他们没这个本事。最多就是一些不要命的乌合之众。”

    老头喘了一口气,见薛兴华一脸的不以为然,继续说道:“自古到今,没有一群土匪成功的。前明时期的李贼李自成、张贼张献忠他们够厉害的吧?半个中国都被他们打下了,连京城都被他们占领,崇祯皇帝都被他们逼死上吊,手下雄兵百万。但是结果呢?还不是与其他土匪一样灰飞烟灭,死无葬身之地?

    不说远的,就说隔不远的广西洪秀全、杨秀清那几个长毛匪徒,开始也是轰轰烈烈,不可一世,手下兵员几百万,还在南京穿了龙袍,最后呢?还不是挫骨扬灰?他可是秀才,也算是读书人,比一般土匪强到不知哪里去了,怎么样?

    哎,想起那时候真是惨啊,官兵打胜后,什么人都杀,那脑袋是一排排一堆堆地摆在路上炫耀。世上哪有那么多土匪?官兵杀的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啊。”

    老头嘴里说不相信自己的侄儿会想当土匪,但心里还是担心薛兴华迈出这危险的一步。他现在说的话完全是在规劝,想告诉薛兴华当土匪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不说在里面苦不堪言,就是吃了最多的苦也没有前途。如果土匪胆子小,也许可以在山沟里打转转,苟且偷生一辈子。如果胆子大造反,不但自己死还会连累无数的人。

    看着一心为了自己好的伯伯不顾自己身体有病来说服自己,薛兴华还真不好反驳。

    老头又说道:“我也知道你看不惯现在的官府,但我们是做小民的,能过得去就行了,现在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比我们过得还不如呢。你在土匪窝里呆了这么多天,也知道当土匪是什么滋味了吧?有吃的,有穿的,有住的吗?就是在野地里睡觉也要睁开一只眼睛,唯恐被其他土匪给阴了。”

    老头还说了很多,无非是说当土匪不好,要薛兴华想想死去的父亲大哥,作为薛家的独苗要为薛家争名声,家族的希望都在他身上,希望他能光宗耀祖。

    薛兴华郁闷之极,老头几乎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往往薛兴华说一句,老头就说十句、说一百句来提醒他、告诫他。

    中心意思还是一个:绝对不能当土匪,安心读书考功名。

    薛兴华不能拿前世的事情来说服他,说什么科举马上就要废了,天马上就要变了。也不能拿在土匪窝里做的事让他改变主意。

    看着固执的老头强打十二分精神劝说自己,薛兴华不由焦急地自问道:“怎么办?这筹钱的事看来要黄。”

    当然,如果不是看中了老头手里的财产,不是看中了老头身后的人脉特别是他与王炽的关系,薛兴华大可不必理会这个好心老头,拍**走人继续回老鹰山当大当家。

    “伯伯,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想必你也知道这官府不行了,大清朝不行了。”薛兴华试探着说道,“就算我取得了功名又有什么用?”

    “你……你怎么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果然,薛兴华的话让老头勃然大怒,枯瘦的手指指着薛兴华,“逆子啊逆子……”事实上,老头现在的愤怒大部分是装出来的,只是想吓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侄儿。他知道自己这个侄儿以前也是一个不听话的角色,现在的反应才开始表现“正常”。

    “你别生气,我现在不是和你坐在一起聊天吗?我心里的意思也是为了我们薛家好。”

    老头躺在病床上,依然不改以前的火爆脾气:“你说当土匪就是为了我薛家好?我呸!顶天了也就是被官府招安当一名丘八。哪有秀才走出去光鲜?人家见了都喊一声老爷。老子我也不期望你当进士考状元,考一个秀才不难吧?”

    薛兴华耐着性子说道:“可现在时代不同了,死读书的没用。如果没有洋鬼子闹事,我会老老实实地按照你的……”

    老头怒问:“洋鬼子?你读不读书当不当土匪,与人家洋鬼子有什么关系?”

    薛兴华马上说道:“当然有关系。没有洋鬼子要吞食我们国家,我可以安心读书赚取功名。有了洋鬼子,我想安静读书都不能。”

    老头奇怪地问道:“怎么不能,你读你的书,难道洋鬼子他们会专门来抓你、杀你?你还以为你是好大的人物啊。”

    薛兴华说道:“我当然不是什么大人物,洋鬼子当然也不会专门来抓我。但他们可以使我们所有人都当亡国奴!伯伯,你想当亡国奴,想整天对着洋人点头哈腰吗?”

    “亡国奴?对那些洋鬼子点头哈腰,我呸!”老头很是气愤,但随即想到这是侄儿说的鬼话,恐吓自己的,就冷笑几声说道,“洋鬼子有本事吞并我们堂堂的天朝大国?笑话,就是吃下了也会把他们给撑死。上次打下了京城,不也只是烧了几栋房子就逃跑了吗?他们哪里有这么多兵占领我们大清国?”

    “哼,只烧了几栋房子?他们杀了好多人,打败了我们上十万的部队,最后逼皇帝低下了头才走的。”薛兴华接着说道,“你以为人家兵少就无法占我们的国家?清朝开国的时候,不就是一点点人吗,当时谁能想到他们能把整个大明给吞下?我们中国就是有胆的人太少,都以为自己不动手别人会动手,自己不反抗别人会反抗,结果清兵一来,大家不是被清兵砍掉脑袋就是投降。整个中国还不是比这少数几个人给占了?当了几百年的奴隶?

    现在的英国、法国比满清起事时还要强得多。人家英国才几千人几条船就把我们国家打得满地找牙,被人家逼着签订了《穿鼻条约》、《广州和约》、《南京条约》。后来英法联军也只有几千人,结果陷广州、破大沽、占天津、攻破京城。洗劫、烧毁圆明园、静宜园,不说清军损兵折将,还有三百多名太监、宫女葬身火海呢。

    伯伯,你说能说我们国家大,中国就不会被人家占领吗?”

    老头一脸的悲愤,没有注意薛兴华语气中对皇家的不敬。他固执地说道:“那你说说洋鬼子打下了京城,为什么就没有占在那里不走呢?这不明显说明他们吞不下吗?”

    “也许他们一次吞不下,但可以分而吞下,就如北方的俄国,今天吞一块,明天吞一块。英国现在吞下了缅甸、法国吞下了越南,这些都是中国的属国,跟我们自己国家的领土差不多吧,作为宗主国的我们大清国又敢做什么?还不是被他们舒舒服服地给占了。如果他们再占云南呢?”虽然薛兴华知道历史上没有发生英军、法军占领云南这种事,但现在吓吓老头也好,不吓,老头绝对不会就范。

    “他们敢!”老头还是很有骨气,激动地坐了起来,“老子舍命不要,也要跟他们拼了!”

    “洋鬼子已经有了缅甸、越南、寮国做跳板,进入云南还不是很轻松?不是他们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他们已经开始做了。”

    老头瞪着眼睛道:“他们已经做了?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薛兴华一听,心里暗道:有戏!他说道:“我们已经跟他们打了一仗。一大队洋鬼子拿着洋枪在我们云南到处转,在寻找我们云南的矿产,还来恐吓收买土司、头人、酋长。如果他们不是想吞并我们云南,他们来我们这荒山野岭土匪横行的地方找什么矿?我们又没有请他们来。

    我问了一个没有死的洋鬼子,他说他们来这里完全是为他们的军队探路的,他说如果在我们云南发现了好矿、大矿,他们国家就派军队冲过来,把我们云南变成他们的国土,我们也就变成了亡国奴。”

    看着目瞪口呆的老头,薛兴华心里有点内疚,觉得这么恐吓一个有病的老人实在有点不地道。不过,这种事又怎么说得准?如果英国不是在南非发现了大型钻石矿和黄金矿而转移注意力,英军也许还真有可能大规模地对云南用兵。

    对于受了几十年忠君孝顺思想教育的老头,只有用“亡国奴”来恐吓他。而且薛兴华也已经知道面前的老头与洋鬼子有血海深仇:他的腿就是洋鬼子的子弹打断的,他的弟弟——也就是薛兴华的父亲——和他唯一的儿子、另一个侄儿都是在南洋被洋鬼子打死的。

    “你真的和洋鬼子打过?”伯伯不相信地问,“他们是不是很厉害?子弹如泼水一样打过来?你们土匪就凭几把刀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

    “他们也只是二条胳膊一个脑袋,一样可以用子弹打死,脑袋用大刀也可以砍下来。关键在于我们自己敢不敢干!”薛兴华说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问问彭二叔,他在那里就看到了被我们抓获的几个洋鬼子。还有,伯伯,我们消灭八十多名官兵的事,迟早会被官府知道,这么大的事谁敢肯定官府不找我的麻烦?”

    老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过了好久才说道:“你们几个人能成什么大事?这种事还是得依靠官军,只有他们才能挡住洋鬼子。”

    薛兴华见老头语气有了变化,心里更有了信心,知道刚才的话吓住了他。他继续说道:“伯伯,你是精明人。你看的比我多,也比我更了解。你说这种只知道捞钱、只知道抽鸦片的官军有用吗?想必彭二叔也跟你说了,八十多官兵被几个土匪给全灭了,至今连一个泡都没冒出来。如果遇到洋鬼子的洋枪洋炮,这种兵痞除了逃跑和投降,我想不到他们还能干什么。”

    被薛兴华几顶高帽子带上,伯伯心里舒服了不少。他坚持说道:“这还看带兵的人。冯军门不在镇南关和法国洋鬼子打,取得大捷了吗?”

    “中国有几个冯子材?而且冯军门取得镇南关大捷后正准备乘胜收复北宁、河内,还不是被朝廷下诏停战撤兵?还把有功之臣、在关外配合官军作战的刘永福黑旗军用九道上谕逼回国内。三千抗法英雄被强行遣散,只留下三四百人。伯伯,你说,上面朝廷的人这么做不叫官兵心寒吗?谁还会为朝廷卖命?……,只依靠朝廷,依靠官兵肯定不行。”

    老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躺倒在床上,良久才说道:“哎……,现在朝廷又不容许办团练,我们能做什么?你们吃了八十多官兵的事就算被你瞒住了,官府不追究的罪,你要练兵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啊。随时有可能将谋反的罪名安在你身上而被诛杀。再说,即使官府放任你们在荒山野岭练兵不去进剿,你又能练多少?能保证不饿死病死就算烧高香了,还谈什么打洋鬼子。”

    薛兴华说道:“是啊,伯伯你说的对。这不,我就下山来请你帮忙吗?”

    “我能帮什么忙?虽说我死后,家里所有的钱、房产、生意都给你,随你怎么支配。但所有财产加起来也没多少,家里还有一大帮人要吃要喝呢。而且你才十七岁,我还要看着你成亲,看着你成家,我还要在死之前当爷爷抱孙子呢。”说到这里,老头的话又坚决起来,“你必须马上成亲,等你有了儿子后,你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我不管。”

    薛兴华哪里愿意这么小就成家当爸爸?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真要有了儿子,还不多了一份牵挂。甲午战争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

    他“大义凛然”地说道:“古人都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只要云南不安定下来,侄儿我就不成亲!”

    “不行!你的事我可以不管,但必须成亲!否则你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两银子。我薛家留下来的就你一个男丁,家族如此凋零,你难道想我们薛家绝后?”老头说着流出了两串老泪,“呜——,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死了怎么见你的父亲?”

    薛兴华本来想说你有女儿有外孙,但想到现在这个时代还是重男轻女,传宗接代只认可男人才行,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劝道:“可是,伯伯,如果我带着一个女人进土匪窝,我怎么做事?让她在一群臭男人中混,我也不放心啊。”

    “我不管。”老头盯着薛兴华看了好久,见薛兴华没有妥协的意思,断然说道,“你把水儿带在身边!她虽然是一个丫环,但她也是官宦人家出身,只是因为她家里人做了一件小事而得罪了官府,人长的水灵还知书达理,你一直也喜欢和她玩。虽然她家里的身份有点委屈了你,但买来之后我没有发现她什么不好。如果她有了身子你就把她送回来,今后让她做你的小妾,也算是她的造化。如果怀不上或者出了什么丑事,你就杀了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