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2章 【不服气的老匪首】

第012章 【不服气的老匪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他见彭二叔和水儿都急得慌,就笑道:“没事了,哪需要这么大的阵势。刚才只是没注意。”他见水儿眼泪双流,说道,“嘿!你这丫头怎么这么喜欢哭?是不是烫着你的手了?”

    水儿连忙摇头,说道:“没,可……”

    “不关你的事。你帮我端杯凉水来就行。对了,要大杯子,刚才那玩意还不够我一口喝的。”

    彭二叔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笑着对水儿道:“水儿,你就拿老张头他们喝水的大瓷碗装一碗凉茶来给他就行。”

    等水儿不解地离开,彭二叔笑道:“幸亏我在那个老鹰山上看见你拿着破碗喝水的样子,知道你不象原来讲究了。”

    “我原来怎么喝水的?”

    “你从小就不喜欢喝白开水。最近几年还搞了一个新名堂,将很多茶叶放在茶壶里熬,至少得熬小半个时辰才喝。也不知你从哪里听来的,说是必须熬半个时辰喝起来才有味,就象洋鬼子喝家肥一样。”

    “什么家肥?还洋鬼子……”薛兴华说完马上大笑道,“是咖啡吧?家肥家肥,哈哈……。”

    彭二叔笑道:“我也不知道是啥东西,我还纳闷,洋鬼子还真的不是人,难道连人尿牛粪这些家肥都拿来喝?是不是煮半个小时就不臭了?”

    薛兴华肚子都差点笑痛了:“咖啡那玩意是树上结的果实,磨细后放在水里熬着喝。”说到这里,薛兴华记得貌似1884年咖啡在台湾种植成功,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有法国传教士将咖啡苗引进云南省的宜川县,开始了中国大陆的咖啡种植历史。到了二十一世纪,很多外国咖啡名牌厂家在云南一带成立了咖啡生产基地。

    薛兴华心想:“咖啡这玩意将来能为云南赚来大把的银子咧!”

    水儿小心翼翼地端来一大碗凉茶,薛兴华接过咕噜咕噜几下就喝进了肚子,惬意地说道:“啊,这水好甜,真舒服!”

    旁边的水儿眼睛和嘴巴都张大大大的,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接过薛兴华递过来的空碗,水儿小声问道:“少爷,还痛吗?”

    “没什么事了。”他伸出手给她看了一下,除了手背有点红,但也没有其他异常。

    薛兴华看着她扭着腰肢离开,又看了一下自己有点红肿的手背。

    彭二叔一本正经地说道:“少爷,老爷刚才吩咐说要你今天晚上和她圆房。”

    “没搞错吧?我现在才认识她,一点都不……,算了,我自己跟老爷说。等我们交往几天后再说。”薛兴华心里道:考!你们在配种啊,想要哪个睡就要哪个睡。

    彭二叔只是传递老爷的话,听了薛兴华的话,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晚上睡觉时,水儿满脸通红地走进薛兴华的房间,忸怩了好一会,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着急、羞涩的样子令薛兴华感到非常好笑。

    他看了这个胸脯不大的女孩几眼,觉得她的模样实在太嫩,就如前世的初一初二的学生,心里实在有点负罪感,加上没有感情,下面的小弟弟还没有成熟,现在不到上阵杀敌的时候,他主动说道:“你去休息吧。我已经跟老爷说了,我们还不急,时间长着呢。”

    小女孩如蒙大赦,惊喜地看了薛兴华一眼,立即如放出笼子的小鸟,一眨眼就飞跑了!

    看着飞跑的水儿,薛兴华多少有点郁闷:“不喜欢我也不用表现得这么直接吧?你难道不知道这很打击我幼小的心灵吗?”

    薛兴华在“家里”住了三天,三天时间里舒服得直哼哼,日子真是美!如果不是心里有一个宏伟的目标,他真想一直住下去。每天丁点事不做,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没事了还与那些漂亮的侍女说笑。每天上午都是睡到自然醒,快吃中饭了才起床。

    他大部分时间都陪着伯伯老头说话,虽然薛兴华知道自己和这个老头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受他的慈爱,心里自然而然有一种亲近。除了说一些关心他身体的话题,薛兴华还总把话引往“中国现在只是花架子”、“西方列强一直虎视眈眈”、“慈禧不是好东西”等等方面。

    薛兴华话里的意思是:中国人再不努力,亡国就在眼前。

    以前走南闯北的伯伯知道民间很多问题,也知道西方列强的狼子野心和武力强大,所以他越来越认同薛兴华的话,越来越愿意举家支持薛兴华的练兵事业。他对到省城拜访王炽有点迫不及待了。

    看到老头从拒绝到犹豫再到积极支持,薛兴华心里有点得意,暖心的话更是说了好多,把伯伯哄得团团转。

    老头很是感动,多次感叹地对薛兴华说道:“人啊还是要磨练。出了这事,你比过去懂事多了。以前你对我们这些长辈不是怒目而视就是视而不见,不说我就是你父亲,说你一句你反我们三句,好象我和你父亲让你读书是害你似的。呵呵,看来我还得感谢那些绑架你的土匪。”

    薛兴华笑道:“你就不怕我只是为了哄你出钱的?”

    老头也笑了,说道:“我怕什么,反正迟早是你的。现在高高兴兴地给你,总比将来气呼呼地给你强。多余的钱堆在库房里也生不出崽来。我就不信你敢把我们住的房子卖掉。”

    看伯伯的病情慢慢好转,自己回来的目的也基本达到,薛兴华告别伯伯和“亲友们”,带着彭二叔、水儿携带一些黄金朝老鹰山而去。

    水儿按照薛兴华的要求女扮男装,一脸兴奋地跟着他后面。让薛兴华不解的是这小妞还带了笔砚墨纸和好几本书。薛兴华提醒她说自己没有时间看书写字,她却红着脸上说这些东西是她为自己准备的。

    薛兴华心里很迷惑:难道你一个女孩子还要读了很多书?现在不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吗?更何况你还是一个丫环下人。

    有了水儿随行,薛兴华旅途自然舒服了很多,很多时候自己还没想到,水儿将给他送来了水、递上了毛巾、打着扇子……

    只是到了晚上就有点让薛兴华苦笑不得,她总是用看野兽的目光看着薛兴华。不管是不是和薛兴华住一个房间,她都不脱衣服睡觉,防范极严,而且每次都是等薛兴华睡着了她才睡。

    一次,薛兴华开玩笑问道:“水儿,你真的不愿意跟少爷我成亲?”

    她不回答。

    连续问了几次,逼急了,她才小声道:“奴婢不想嫁给土匪。”声音低得如蚊子叫。

    薛兴华大笑,说道:“如果我不是土匪呢?将来当上了大将军呢?”

    “奴婢不知道。奴婢……怕……怕少爷……”

    他说道:“别奴婢奴婢了,听起来不舒服。”

    看到薛兴华这么快就回来了,老鹰山上的土匪们很是惊讶,一下将他们三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田虎、秦洪刚、罗长林跟薛兴华说话,王岳亭跟彭二叔交谈,只有马奎远远地站着。见水儿慢慢地从人群中退出来,就客气地问道:“小兄弟,你也来了?”

    水儿先是一愣,接着就是点头。

    “呵呵,怎么不说话?这里可苦啊,你能不能习惯?”

    水儿又连连点头。

    “呵呵,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这么斯文,就象娘们一样。”说完,他也不再跟她说话,看着薛兴华。

    此时的薛兴华正在招呼王岳亭:“王岳亭,你回来了?勐宋寨的情况清楚了吗?”

    “都清楚了。”王岳亭连忙离开彭二叔,走近薛兴华。

    彭二叔带着水儿到薛兴华住的房间去了,他们要重新为薛兴华开床铺,也要为水儿自己安置床位。彭二叔现在是不能再和薛兴华住一起了。

    薛兴华召集各首领在议事厅开会,他止住急着汇报的王岳亭,而是转头对田虎、马奎道:“你们的兵练得怎么样?”

    让薛兴华意外的是,田虎满脸的尴尬,而马奎虽然没有表现出得意,但那份自信却是在他脸上表露无遗。

    薛兴华对田虎道:“怎么啦?你没练兵?”

    田虎连忙说道:“练了。可我狗日的手下枪法太差,跟第二队比赛,我们输了。”

    田虎似乎很光棍。

    马奎冷笑道:“三当家,不只是射击输了吧?”

    “近身搏杀我们把你们杀的稀里哗啦。长途行军我们也是第一,你们呢?”

    马奎语气平淡地说道:“有人可说过,长途行军必须全部领先才算你赢了,你让那些身体强壮的往前跑,把那些弱小的丢在后面,算什么赢?”

    这时,一个小兵快速跑了过来,兴奋地喊道:“大当家醒来了,大当家醒来了。”

    所有人一愣,相互看了一眼:这么多天了,他总算醒了过来。

    薛兴华心里也是揣揣,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说道:“走,看看大当家去。”

    大家以薛兴华为头,急急忙忙涌进了大当家住的房间,也就是薛兴华的隔壁。自从听到大当家醒来,除了薛兴华外,其他人都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这个少年首领和昔日的首领会不会产生交锋,就连马奎的脚步都有点沉重。

    大当家醒是醒了,可身子不能动,就是说一句话都有点吃力。看到秦洪刚、田虎、罗长林、马奎在一个少年的带领下走进来,躺在病床上的大当家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的他已经不认识薛兴华,就是认识他也不会把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与那个吓破了胆只知道哆嗦的肥羊联系起来。

    他第一句话就问道:“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薛兴华先说道:“马大当家,你可让我们等得太久了。”然后笑道,“我啊,就是你从景洪府绑来的肥羊,姓薛。根据马大当家你的命令,我现在暂时当了鹰山帮的大当家。”

    “我的命令?你现在是大当家?”大当家显然一时消化不了这个消息。

    “少当家,你来跟大当家说说。”薛兴华对马奎道。

    马奎不进反退,他对秦洪刚道:“二当家……秦叔,你跟他说。”

    秦洪刚苦笑了一下,说道:“大当家,当时是薛少爷杀了那个枪射你的清狗狗官。你当着兄弟们说过,谁杀了那个狗官,谁就当大当家。所以……”

    “他?他当时不是晕过去了吗?怎么会……”大当家不知是力气不足还是太震惊,没有继续说。

    薛兴华笑着说道:“呵呵,晕过去了当然可以醒来。说起来好笑,当时我醒来糊里糊涂的,以为我和你们土匪是一起的。那个军官冲过来,我以为是要抓我呢,我就用刀把他给捅死了,还杀了几个要替军官报仇的士兵……”这时,隔壁传来一声惊呼,但很快就消失了,几个人都有点疑惑,但没有动。那声音太像女子的声音了。

    大当家没有听到惊呼,他怀疑地问秦洪刚道:“真的是他杀了狗官,还杀了其他士兵?”

    秦洪刚点了点头:“当时我们都看到了,也惊呆了。”

    薛兴华继续表功道:“当时你的队伍快崩溃了,只有二当家、三当家田虎等少数几个人在坚持,很多土匪吓得四处奔逃。等我杀了那个军官,用洋枪毙了四个士兵后,他们那一方吓得转身就逃,于是你们一方就赢了。”

    除了马大当家,其他人对薛兴华这么自吹自擂、毫不谦虚的行为早已经有了免疫。马大当家却是第一次遇到,杀伐果断的他竟然有点不知如何面对这个不知谦虚为何物的薛兴华。

    过了一会,大当家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是我们所有人的救命恩人?”

    薛兴华说道:“差不多,至少是大多数人的救命恩人。你不知道,当时我要当大当家,他们没几个同意。这不是违背你马大当家的命令吗?所以我发了一通脾气,终于当上了这个临时大当家。当时约定,如果你好了,你再来,我退居二线。”

    马大当家有了不屑地看了薛兴华一眼,转头对秦洪刚道:“兄弟,现在帮里怎么样?”

    秦洪刚明白马大当家问话的意思,连忙说道:“很好的,有吃有用。现在大……薛少爷将队伍分成了四部,田虎、少当家、王岳亭各带一部。”

    “那你和四当家呢?”

    “我和四当家也带兵,管的是后勤……就是管钱粮、兵器,负责兄弟们吃喝拉撒睡治病。”

    马大当家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们几个人还需要二个当家的专门管理钱粮?”

    秦洪刚还没有说话,罗长林委屈地说道:“大当家,这你可说错了。现在我们可忙得转不开身。幸亏大当家……薛少爷买来了一千五百石粮食后,这五百多人的生活才好安排了一些,否则的话就是所有人管钱粮都是空的。”

    薛兴华心里暗暗点头,这些家伙总算没有白费自己的一番心血,说的基本都是实情。

    “五百人?”马大当家问道。

    “现在都快八百人了,这几天从缅甸那边过来的难民不少,我们选了一些人收留下来。”

    “哦。”马大当家有点急切地问道,“我们杀了官兵,官兵没追过来进剿?”

    “薛少爷让我们将逃跑的官兵全部扣下,又假装官兵抢劫了榕树坝的沈家。官府暂时还不知道是我们杀的他们。”

    马大当家眼睛异样地扫了薛兴华一眼。

    田虎兴奋地插话道:“马大当家,前几天大当家还带我们打了洋鬼子。”他的话已经完全把薛兴华当着了一把手,“马大当家”这称呼基本只是一种尊称了,算是过气的领导。

    马大当家果然不悦,反问道:“你们怎么撞上了洋鬼子?没吃大亏吧?”

    “嗨!我们把他们全灭了。还抓了十几个洋鬼子呢,现在就关在仓库旁边的屋子里。我当时是高兴坏了,可大当家还不满意,说是我们不该死那么多人。”田虎得意地说道。

    “死了多少兄弟?”马大当家连忙问道。

    “死了四个。”

    “只有四个?”马大当家大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