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4章 【偷袭得手】

第014章 【偷袭得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摔了一跤,没事。”薛兴华大声说道,然后低声对身边的人道,“快!”

    薛兴华镇定的声音稳住了里面昏昏沉沉的土匪们,刚才问话的家伙骂道:“陈瞎子,你这鸡盲眼,看不见就不要乱走,摔死你。噢——,一个好梦被你搅没了。”

    借助里面的油灯,薛兴华看见里面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几乎全是裸露的汉子。鼾声、磨牙声此起彼伏。

    薛兴华命令马奎的部下将他们围起来,然后带着田虎、王岳亭继续往深处摸过去。在他们前面有一个不规则的小洞,里面透出昏黄的光线,他们的注意力大部分被那些光线吸引了。

    “谁?站住!”这时,旁边的暗处突然一个声音大喊道,“有人打进来啦!快……”

    薛兴华对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抬手就是一枪:“啪!”

    立刻,洞里一下沸腾了,叫声、喊声、奔跑声响成一片。

    薛兴华很快被彭二叔、田虎、王岳亭等人保护起来,其他士兵继续朝前猛冲。

    发出光线的小洞处闪过一个黑影,接着也是一声巨响:“啪!”

    彭二叔将薛兴华压在身下,田虎和王岳亭一边冲一边大喊道:“杀——!”手枪、洋枪、鸟枪一下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几个大汉奋不顾身地冲进了那个小洞。那里又传出几声巨响,紧接着一声惨叫。

    在枪口焰火的映射下,更多的小洞被发现。从不少的小洞里也开始射出子弹和鸟枪弹丸。

    洞里双方的伤亡开始增加,惨叫声也越来越多。各种声音回荡在石洞里震耳欲聋。

    田虎他们将石壁上那些油灯的油倒在洞里土匪脱下的衣服上,点燃之后用石头包着扔到那些向外射击的洞口附近,然后几支洋枪瞄准,只要里面的人一露头,子弹就如雨点一般飞了过去。

    很快,缺少武器又仓促应战的对方被压制下去了,在鹰山帮弹雨的倾泻下有一枪无一枪地放着。天王帮的武器本来就不多,而大部分武器又在睡梦中被收缴,哪里能跟鹰山帮的比。

    马奎的士兵用弹雨覆盖,田虎则安排人员逐个洞口清剿。

    洞里的土匪不是被子弹击中就是被大刀砍杀。

    这时一个黑暗的小洞里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我是天王帮的大当家刘镇江,请问你们是哪路好汉?都是绿林中人,你们为什么打我们?”

    趴在地上的薛兴华大声道:“我是鹰山帮大当家薛兴华。今天拜访贵洞是有一个问题想问刘大当家的,你们为什么要帮助洋鬼子?对于卖国贼人人得而诛之。”

    “我们……我们没有!”刘镇江虽然否定,但底气却虚得很。

    薛兴华冷笑一声,说道:“没有?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不会来,现在我就想看你刘大当家的是不是汉子,有没有卵子。如果不再当洋人的狗而愿意重新做人,我们就不赶尽杀绝……”

    刘大当家半天没有说话。

    薛兴华大声说道:“刘大当家想必不蠢,投降吧!我数十下,投降者免死,反抗者杀!”

    “一!”薛兴华大喊道。

    “二!”几个人跟着一起喊。

    “三!”所有鹰山帮的人都大喊起来。

    四字还没有念出来,刘大当家的喊道:“我刘镇江认栽!但愿薛大当家说话算数!”说着,他举着双手从那个小洞里走了出来,他大喊道:“兄弟们,都出来吧!”

    薛兴华从地上爬起来,朝刘镇江走去,手里的左轮手枪握得紧紧的。几个洞里陆续走出一些汉子,还有一些女人和孩子。

    当二人快接近的时候,从刘镇江刚才出来的洞里突然跑出一个人来,哭喊道:“阿爸——!”

    刘镇江和薛兴华都愣了一下,那个身影飞快地跑到刘镇江身前拦住他,眼睛看着薛兴华道:“你不能打我阿爸!”

    薛兴华这时才看清对方是一个女孩,她现在满眼怒火气愤地看着他。薛兴华笑了一下,说道:“我没有要打你阿爸啊。”

    刘镇江看着油灯下面孔模糊不清的少年时,木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薛兴华,准备推开女儿的手停在半空。

    女孩看着年少的薛兴华也是一呆,但很快伸出右手,指着薛兴华道:“那你把枪放下!”

    “笑话!是我投降还是你阿爸投降?”薛兴华反而把枪举起来,说道,“不关你的事,滚开!”

    女孩气得眼泪双流,突然跪在薛兴华面前抱着他的腿哭得:“你放过我阿爸。求求你……”

    薛兴华彻底无语,这唱的是哪一出戏?他冷笑道:“你是想把我逼得发火是不?我薛兴华说话算数,投降免死,反抗者杀!”

    刘镇江也劝道:“灵灵,你走开,阿爸没事的。”

    “可他……他拿着洋枪对着你……”女孩惊恐地说道。

    薛兴华懒得跟她说,命令道:“把所有东西集中起来,人押到一边去。清查有没有漏网之鱼!”

    “是!”众人大声应道。

    看了身边的彭二叔一眼,薛兴华将手枪插进腰里,对刘镇江道:“刘大当家,请!”

    刘镇江双手抱拳,悲愤地说道:“薛大当家请!”

    抱着薛兴华大腿的女孩放开了他,一个人瘫在地上低声地哭泣着。薛兴华走到平地中间的一张大桌子前坐下,眼睛余光看着刘镇江。

    刘镇江放下举着的双手,步履沉重地走过来,站在桌子旁边。

    “请坐!”薛兴华说道。

    “不敢!”

    “不服气?”薛兴华看着嘴巴翘着的刘镇江道。

    刘镇江气愤地问道:“我们与你们鹰山帮毫无瓜葛,我刘某实在不明白哪里得罪了你这位好汉?想当年,我与你们马大当家的也有一面之缘,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不为什么。弱者强食,我们比你们的力量大,所以我就吃你们。”

    “你们不讲绿林规矩?你们这么与所有绿林为敌,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刚过来的田虎怒道:“放肆!你怎么就不说你们出卖祖宗,帮英国洋鬼子害我们大清国?”

    刘镇江反驳道:“那是我们个别人答应的,不能牵连到我们整个天王帮吧?再说,洋鬼子只是帮我们大清朝找矿产而已。我们国家的人不会找,找不到,洋鬼子帮忙也是一件好事。我们护送他们一下又犯了哪一条死罪?”

    薛兴华看着田虎示意他汇报。田虎说道:“大当家,里面发现一条大的通道,里面有一个热水池,有几个土匪游过那个池子跑了,要不要追下去?”

    薛兴华道:“算了,里面也许还有更多的岔道,不要让他们冲出来暗算我们就行。把他们其他当家的给我带过来。”

    田虎大声答应后转身离开,走的时候还对刘镇江哼了一声。

    薛兴华把目光放在一脸不服气的刘镇江身上,冷笑道:“刘大当家的,你应该知道规矩是人立的。其实,你们又何曾真的按规矩来过?我就不信你的手下都是自愿跟你上山的。也不信你们没有强抢强夺?当你们在路上打劫商人、杀害无辜者的时候,你们讲的是什么规矩?被抢的他们冤枉不冤枉?

    你是皇帝还是神仙,为什么要别人讲规矩而你自己不讲规矩?我们现在杀你们打你们,你们又有什么理由感到委屈?你就当我们是来为那些被你们祸害的无辜百姓报仇的人吧。至于你说的什么洋鬼子帮我们找矿,你自己扪着胸口问一下自己,你真的不知道洋鬼子玩的什么把戏?”

    刘镇江无语了,过来半天才说道:“当土匪当然杀人抢货。天下哪个土匪不是这样?难道你薛大当家就没有粘无辜人的鲜血?说起洋鬼子,大清国的官府都不管,我们做土匪的管什么?又敢管吗?难道我还在这里竖一块牌子,上面写忠君爱国,然后带着兄弟们死忠北京城里的那个没有卵子的王八蛋光绪皇帝?笑话!”

    薛兴华笑了一下,然后正色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国家不是光绪皇帝那个王八蛋的,而是我们大家的。如果大家都像你们一样对洋鬼子做坏事视而不见,甚至还帮他们做事,这国家不就垮了?我们不就是亡国奴?”

    刘镇江哼了一声,看着远处道:“哼,亡国奴,都亡国几百年了。现在的慈禧老妖婆和光绪王八蛋是鞑子,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光绪王八蛋是不好,但你们也不应该背叛祖宗巴结洋鬼子吧。”

    理亏的刘镇江反问道:“我承认我们错了。我们也已经拒绝了与洋鬼子合作。但我问你,你要遇到洋鬼子,你敢不敢和他们斗?如果你们鹰山帮的人有你嘴巴这么厉害,我刘镇江就服你,就惟你马首是瞻。只要你打洋鬼子,我姓刘的第一上,保证死在你们前面。你敢不敢?”

    薛兴华心里一乐,说道:“没什么敢不敢的。不是我们消灭了那些洋鬼子,我怎么知道那些帮凶是你们天王帮的?”

    刘镇江怀疑地问道:“你们消灭了那十几个洋鬼子?”

    薛兴华哼了一声。这时田虎将几个匪首押了过来,这些家伙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有一个人右脸受伤,鲜血还在滴,有一个赤身**,双手放在**,恨恨而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

    刘镇江继续刚才的话题问道:“他们有快枪,可以连续放八枪,你们多少人,能消灭他们?”接着问道,“也象现在一样偷袭吗?”

    薛兴华道:“只要能获胜,偷袭也好,硬杀也好,都可以。等几天,你就可以看到那些被我们抓获的洋鬼子了。刘大当家,你不会食言吧?”

    “我刘某其他不敢说,但知道一言九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发了誓就是一堆屎我也吃!”

    “好!”

    “不过,我只保证我自己,其他兄弟怎么选择是他们的事。”

    “我还是劝你劝他们一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是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刘镇江只好说道:“我可以试一下。”

    这时那个右脸受伤的匪首气愤地问道:“你们真的有胆打洋鬼子?”

    “有不有种不是口头说的,只要大当家一下令下,就是天王老子我们也敢杀。”田虎说完,坐在薛兴华身边的凳子上,眼睛与那些土匪对视着,手里的手枪拍在烂桌子上。

    “十天之后,各路绿林英雄一起在缅甸景栋打英国洋鬼子,你们敢不敢去?”那个右脸受伤的匪首大声说道,最后又加了一句激将的话,“哼,敢吗?”

    薛兴华盯着刘镇江道:“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不知道?”薛兴华在前世和现在都知道景栋是缅甸的一个镇子,离云南边境不远。

    “哼,你们不知道是因为别人还看不上你们,不屑通知你们参加。今天不是你们背信弃义无耻地偷袭我们。如果当面干,你们就是再来这么多人,我们一样把你们干掉。”右脸受伤的汉子鄙夷地看着田虎说道。他觉得这种话对着薛兴华这个黄嘴小儿说,有点失自己的身份。

    薛兴华见田虎又要发飙,用手制止他,对他道:“田虎,你把其他人带走,我跟刘大当家和这位好汉说一说。”

    田虎起身看着右脸受伤的匪首道:“王八蛋,你等着。老子倒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那家伙用哼声来回答。

    “好汉怎么称呼?”田虎等人走开,薛兴华看着受伤的家伙问道。

    “老子站不改姓,坐不改名,关应雄就是我!”那家伙拍着胸口道。

    “装什么逼,说‘关应雄’三个字不就行了?”薛兴华怒道。

    关应雄不知道什么叫装逼,愕然地看着薛兴华。

    薛兴华道:“关应雄,你把土匪们去缅甸景栋镇打英国洋鬼子的事说一说,有多少人参与,你们什么时候出发?”

    关应雄这下心虚不敢说,低下了高昂的头。

    刘镇江只好说道:“薛大当家的,我们没有答应出兵。缅甸又不是我们大清国,那些报名参加的都是缅甸的绿林帮派,我们不去凑这个热闹。我们也没有答应洋鬼子帮他们。”

    “你是说洋鬼子知道了他们攻打景栋镇的计划?”薛兴华问道。

    “不知道。我是说我们不与洋鬼子合作,也不与缅甸人合作。”刘镇江回答道。

    “那他们为什么通知你们?因为你们有八十多人,有十杆破旧洋枪?”薛兴华不相信的问道。

    关应雄大声道:“因为我们在这一带有威名,他们认识我们。”

    薛兴华大笑起来,鄙夷地说道:“是因为你们以前在缅甸打食闯出的威名吧?哈哈,我薛兴华还真是佩服你们,打食的时候你们在缅甸杀来杀去,威风八面。而他们请你们一起杀英国洋鬼子时,你们就当起了缩头乌龟,说不是缅甸的,对他们的事不管。佩服啊佩服,老子真是非常佩服你们脸皮厚,佩服你们都是一群没卵子的太监。”

    “别说风凉话,有种你们去打,老子奉陪,顶着子弹冲,皱一下眉我就是你养的。敢不敢?”关应雄恼羞成怒,盯着薛兴华说道。

    薛兴华再次鄙夷地看了他们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哦,我算是知道你们的本事了,就嘴巴牛。自己不敢带人打,一直用话来挤兑老子。老子可不是十几岁的毛孩子,别想用几句话就搞定了我。你们先把景栋的情况跟我说一说,能不能打我必须好好考虑。”

    刘镇江、关应雄二人看着薛兴华,心里道:“你不是十几岁是多大?鹰山帮怎么让一个孩子篡了位?其他人似乎也很听从他的。怪!”

    有关绿林好汉联合起来进攻景栋英军的事,刘镇江、关应雄二人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这次行动是一个逃亡到泰国的缅甸前王室人员组织的。他以重金为诱饵,号召所有活跃在缅甸北部的反英土匪、失散的官兵在八天之后从四面八方进攻英军。据散发英雄帖的联系人说景栋的英军有一个连,大约一百三十人,而参加进攻的绿林好汉号称有十万。

    薛兴华心里想:“号称十万?哼,能有四五千人就不错,一群乌合之众打打顺风仗还可以,进攻英军的据点还不纯粹是送死?”

    他问道:“那个缅甸的王室人员拿出多少钱做赏金?”

    关应雄讥讽地问道:“你不是有胆吗?怎么只问钱的事,难道没有钱就不敢打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