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6章 【坐山观虎斗】

第016章 【坐山观虎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薛兴华将部队隐藏在镇子外的山林里,离镇子有大约二里的距离,站在山头能看清大部分镇子。

    在山上稍微安顿,王岳亭就将安插在这里的暗探找来了。

    暗探诉薛兴华说,因为参战的土匪山头多、人数多、动静大,他们还没过来就被英军知道了。镇西头的那座大院已经被英国人加固,周围妨碍射击的房子和树林都比拆除、砍掉。现在英军缩进了那个大院子,土匪们几乎没有办法再对洋鬼子怎么样。试探性地进攻了几次,但都被洋鬼子密集的子弹和炮火赶了回去。

    进攻最猛的一次,土匪也只冲到了离大院子围墙只有二十几米远的地方。虽然他们抬上去的一门铜炮还将院子的大门轰黑了一块。但到了这里却最也没前进一步,土匪们丢下了三十多具尸体和一百多个伤者,只好撤退回来。现在土匪们散布在各处,只是远远地围着叫喊,没有再冲。

    “那个王室的胖子呢?”薛兴华问道。

    “他正在跟绿林好汉们谈价。现在绿林好汉都要他先给每人十两银子、死的给出安葬费、伤的给出汤药费。只有答应他们,他们才冲。”

    薛兴华听到“绿林好汉”四个字就全身起鸡皮疙瘩:还好汉,比春楼的婊子还不如。婊子都是先将男人侍候舒服了才收钱。问道:“胖子答应了吗?”

    “他答应每人先给五两,余下的战斗之后再给。”暗探说道。

    田虎笑道:“大当家,我们也去露一下面,给兄弟们拿几两银子花花,呵呵。”

    关应雄讥讽道:“我们的薛大当家早想好拿银子了,只是现在不能上。万一那胖子要我们大伙冲上去怎么办?薛大当家的命还在不?”

    刘镇江瞪了关应雄一眼,说道:“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大当家有大当家的考虑。”

    “得……”关应雄只好住了嘴。

    田虎本来要说他几句的,见他吃瘪,也就笑了笑。

    薛兴华心里还是有点疑问,他朝关应雄和王岳亭问道:“你们两个认为那个胖子是聪明还是傻?凭你们看到的说一下。”

    关应雄马上说道:“看身材奇就知道他有点蠢,那么胖的人不蠢不可能。但说话似乎不是很傻。”靠,这也是理由?

    王岳亭沉思一会后说道:“依我看,他不是没脑袋的人。如果真的蠢,他组织不了这么多土匪过来。但他现在这么做,确实有点奇怪,几乎是把银子往水里扔。”

    一直不说话的马奎道:“他是不是玩诸葛亮的那一套什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类的把戏?”

    薛兴华嗯了一下:“有可能,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他对王岳亭和关应雄道,“关应雄,你继续盯着这个胖子,特别是注意土匪们下次进攻的时候他在干什么。王岳亭,找人问一问这个家伙以前是干什么的,最近流落到了哪里,与哪些人接触。还有,你们到远一点的地方看看是不是有大批的马队、船队什么的。”

    王岳亭答应之后,带着一头雾水的关应雄走了。

    等他们离开,刘镇江小声提醒道:“薛大当家,那些只是传言,未必真有这事。”

    薛兴华道:“无风不起浪,我想这事总有一点点事实才会传出来。事情反常则为妖,你想想,这次进攻景栋镇无论是打赢了还是打输了,都对胖子无利。可他为什么这么做那?”

    如果这次土匪打赢了,也就是消灭一百多个英国士兵,对缅甸国土上成千上万的英国士兵而言,这些兵可以忽略不计,缅甸依然被英国占领,国土恢复不了。带来的后果却是严重的,英国人肯定会对这个暴露王室身份的胖子穷追猛打。

    而这些见钱眼开的土匪不可能真正甘心服从胖子指挥,酬金拿到之日就是他们分手之时,或许还有贪婪者想从胖子身上发大财。再说,一群乌合之众就算看在金钱的份上听从他胖子的,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又能做什么大事?

    如果这次土匪打输了,那就更不用说:胖子除了花费了大把金钱,啥也没得到。

    所以薛兴华现在认定只有一个种可能:胖子掌握了一笔大资金,就在这个镇里,必须利用这次机会运出来。

    刘镇江沉思着说道:“如果你猜测的对,那么这个量肯定不小。”

    薛兴华说道:“所以我要在证实我的猜测后,我们天鹰军才能动。你好好地监督藏在山上的兄弟们,千万不要乱动。”

    “是!”刘镇江马上应道。

    王岳亭等人还没有回来,镇上土匪们又开始了进攻,无数的人拿着无数的鸟枪、弓箭如蚂蚁一般从地势开阔的南面、北面冲向镇中心那座院子。

    远处二门铜炮也不时轰响:“轰!轰!”每次发射都喷出一股浓浓的黑烟,黑色的弹丸呼啸着射入那座院子里,弹丸落地时发出一声声巨响。

    薛兴华听不懂缅甸土匪发出的呐喊声,但他们的气势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即使离那里有二里远。

    旁边的田虎笑着道:“他们也够吓人的啊。”

    土匪们不知从哪里涌出来的,到处都是人,特别是镇上的那条东西向的唯一大街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进攻者,西边那个很久没有动静的院子似乎马上就要被这些涌动的人群给掀翻。

    开始的时候,土匪走得小心翼翼,他们慢慢地移到了大院子周围的广场旁边。这个广场就是英军临时开辟出来的,目的就是让射界开阔,地上还残留有房屋的地基痕迹,也有一些树兜。

    等待广场边上的人汇集了数百多人后,随着一声呐喊,所有土匪立即喊叫着猛冲。前面的在冲,后面的在陆续加入,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离大院越来越近。

    当土匪冲到离大院不到百米的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英军从大院围墙后露出头来,一支支步枪对准了进攻者。

    近百支步枪同时射击的声音如巨雷滚过,子弹如雨般泼向冲在前面的土匪。与此同时,一颗接着一颗的炮弹也从院子里飞出,准确地砸在广场边沿和街道上的人群中,爆炸的气浪掀起一堆堆残肢碎肉,大地一下就被鲜血染红了,空中弥漫一股令人呕吐的腥味。

    土匪的攻势为之一挫,奔跑的速度一下慢了下来。

    就在薛兴华等人以为土匪就此退回时,跑在前面的土匪突然发出一阵惊喜的喊叫:南边围墙被土匪铜炮发射的弹丸击中,桌面大一块红砖水泥墙体从围墙上掉了下来,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豁口。

    惊喜的喊声传到后面,激起更多更大的叫喊,土匪们如吃了兴奋剂般地发起飙来。无数的人不顾生死地朝那个豁口冲去。在缅甸土匪的喊声里面也夹杂着几声中国人的喊声:

    “杀!”

    “宰洋鬼子!”

    “冲进去拿黄金!”

    站在薛兴华身边的田虎有点急了,说道:“大当家,他们这么勇敢不怕死,也许这次一下就能把它攻破了。”

    薛兴华道:“攻破了更好。你着什么急,难道你还不想他们把洋鬼子给杀了?”

    刘镇江忍不住说道:“我们要不要冲下去帮他们一把?我们站在外面这么看热闹,会被其他当家的看不起的。还有……”

    田虎则直截了当地说道:“如果就这么破了,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那些洋枪哪里有我们的份?”

    薛兴华不以为然地笑道:“即使抢不到枪,我们可以学一学他们是怎么打仗的,也看看洋鬼子是怎么死的,收获一样很大啊。”

    田虎说道:“打仗谁不会?狭路相逢勇者胜。”

    马奎冷冷地说道:“洋鬼子现在成竹在胸,这群乌合之众如果能打下这个院子,我马字倒着写。”

    因为山不是很高,薛兴华看不到英军大院子里的情形,只听见院子里发出枪声、炮声。

    土匪的士气涨得快,落下去也快。

    当冲在前面的土匪如麦子般一片片倒下,残肢一块块从天空坠落,每冲一步都要付出无数条人命时,因墙体倒塌所带来的惊喜慢慢消失了,土匪们的呐喊声一下小了很多,少数人转身就逃。

    逃跑的土匪立即被督战的人或砍杀或射死,几个匪首扯起嗓子大叫着薛兴华所不懂的话语,挥舞着大刀命令土匪们继续冲。

    不知是督战队的屠杀让土匪们鼓起了一点士气,还是匪首的命令取了作用,土匪们大喊着又加快了冲锋的步伐,他们的喊声甚至盖过了院子里的洋枪声。

    “快看,攻进去了!”刘镇江激动地说道。

    “咦——”马奎惊讶地说了一声。

    薛兴华看到几个身材魁梧的土匪抱着残缺的尸体竟然冲到了豁口处,他们扔下尸体后动作敏捷地跳进了院子里……

    后面的土匪们一边兴奋地大叫一边奋不顾身地朝着豁口扑去。

    但是,这种高=潮仅仅维持了几秒钟,那几个冲进院子的土匪竟然被英军砍了脑袋抛了出来,冲到墙边的土匪被密集的排枪射倒在围墙下,一些英军还从豁口处反出了出来,让那些土匪吓得转身就逃。

    土匪的士气如破了洞的气球,迅速泄了下去。

    如潮水般退下的土匪们不顾匪首的阻拦和督战队的屠杀惊慌地逃跑者,有人甚至还和督战队的人拼了起来。督战队很快就被撤退的土匪一下冲得七零八落,随着众匪一齐后退了。

    土匪头子们郁闷地叹了一口气,灰溜溜地跟着大部队逃了回去。

    不到几分钟,广场上只剩下了一地残缺不全的尸体和惨叫的伤员,没有一个站着的进攻者了。

    院子里飘出一阵阵阵英军的狂笑声。

    刚才跃跃欲试想冲下去大试身手的田虎等人此时安定下来,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个恐怖的院子,有人心里还感谢薛兴华有先见之明,没有让他们一起冲杀。

    刘镇江不好意思地自嘲道:“想不到洋鬼子这么厉害。”

    薛兴华问马奎道:“马奎,如果是你指挥,我们该怎么打?”

    刘镇江、田虎也用询问的目光看着马奎。

    马奎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他们没有炮,我们可以趴在地上跟他们对射。他们有炮,我不知道如何打才能少死人,取胜就更难说了。”

    田虎郁闷地看了山下一眼,然后对薛兴华道:“大当家,你说我们该怎么打?你是不是有把握?”

    薛兴华道:“打仗的事不到最后胜利谁有什么把握?但愿你们今后打仗不要太盲目,像这样猛冲终究很难打胜仗的。……,你们猜猜看,这院子里有几门炮?”

    田虎道:“十门以上!”

    刘镇江道:“至少二十门,甚至更多,一直响不停。”

    马奎说道:“肯定不超过十门,也许只有五六门。”

    田虎和刘镇江异口同声道:“不可能只有五门。”

    刘镇江接着说道,“我们这边也有二门,可东响一下西响一下。洋鬼子一直这么响着,怎么可能只有五门。”

    薛兴华说道:“就是五门。他们的火炮是速射炮,不是土匪的铜炮。土匪发一次炮,洋鬼子可以发十次还不止。你们看见没有,火炮虽然不能在墙根处的土匪,但它们把后面的援军和前面冲锋的人几乎隔断,导致冲锋的后劲不足。如果我们想取得胜利,第一必须避免前面大批的死亡,第二就是必须保持后劲充足,只有气势如虹地杀进去才可能取胜。”

    田虎摇头道:“人家要发炮,我们又不能阻止。除非……除非是晚上,英国人看不见我们从哪里冲出来。”

    马奎看着广场没有说话。

    刘镇江做结论似地说道:“打仗就是要不怕死人,如果担心死人,肯定打不好。”

    薛兴华说道:“等下该我们上场了,我们要给洋鬼子看看我们是不是吃素的。”

    田虎、马奎没说什么。刘镇江却瞪大眼睛道:“薛大当家,你没说错吧?他们都退了你还往前冲?要打也应该在刚才人多的时候打啊,难道由我们独自打击洋鬼子?我们所有人加起来才一百六十多人呢。”

    薛兴华道:“这种没用的人多了反而会碍我们的事。王岳亭他们怎么还不来?”

    象接到了命令似的,薛兴华的话音刚落,王岳亭、关应雄他们就从远处跑了过来。

    薛兴华连忙朝他们问道:“那个胖子有动静没有?”

    “有!”关应雄转身指着镇子北面一栋红瓦房子道,“他正指挥人在那栋红瓦房子里挖土。他们将那一带堵住了,我们都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看。不知他们挖土干什么,可能是挖一条通往院子的地道进行偷袭吧,可这距离也太远了点,不知道他们要挖到什么时候。”

    “他有多少人?”

    “有三十几个拿洋枪的负责守卫,有几十个民工动手挖掘。”

    王岳亭补充道:“在镇子外有二个马帮也是他们雇佣过来的。我们找了一些人打听,有人说这个胖子并不是真正的王室人员,而且没多少钱。也有人说他是王爷,有很多钱。也有人说几年前有一支缅甸的大部队来过这里。”

    薛兴华问王岳亭道:“如果我们要拿下胖子他们一伙,需要多少人?”

    王岳亭和其他人一样大惊失色,脱口问道:“拿下胖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