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8章 【杀进去了!】

第018章 【杀进去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天鹰军所挖的壕沟在一尺一尺地朝前延伸,而且都是按照训练时所要求挖的“之”字形。有了田虎用枪逼来上百名六神无主的土匪帮忙挖掘后,壕沟的掘进进度大大加快。

    当天色暗下来,薛兴华连忙命令手下将这些火堆扑灭,大家在黑暗中行动着。因为冒烟的篝火黑夜里不但不能起遮拦作用,反而容易使敌人发现。

    下半夜院子里值班的英军听见了外面有人在咳嗽,还听见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这个士兵惊恐地大叫一声“敌袭!”接着朝咳嗽声传来的方向疯狂地发射子弹。

    其他英军闻讯也慌忙朝外射击着。不久,一门火炮也朝外打了一发炮弹。

    借助炮弹爆炸的火光,英军惊恐地发现院子周围的广场已经大变样,原来拆掉了无数房屋清理出来的射界里出现了一条条深沟和一堆堆新土,有人在沟里面跑来跑去。

    土匪钻到鼻子底下的情况迅速汇报到中尉那里。大吃一惊的中尉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冲了出来,他一样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也借助炮弹爆炸的火光看到了外面天翻地覆的变化。

    中尉惊慌地下令:“集中火炮,给我轰!将这些壕沟给我轰平!”

    睡在山坡安全地带的薛兴华就是被连续的火炮声惊醒的,他从草堆上爬起来,问道:“发生什么事?”

    正在值班的王岳亭马上回答道:“敌人发现我们的壕沟了。他们正在炮击。”

    “哈哈,让他们炸,看他们能炸多久。”他问道,“我们的人没事吧?”

    “呵呵,早趴在沟底了。他们打也是瞎打,晚上看不见。就是炸塌了,我们几下又可以挖通。”

    “嗯。现在壕沟离围墙还有多远?”

    “最近的只有十几丈了,他们已经按你的要求在挖地道。”

    “好!你告诉让他们多运点木头过去,千万不要让地道塌下来。”

    “我们是让抓来的那些土匪挖的,死了就死了。”

    薛兴华看了“无耻”的王岳亭一眼,很没良心地说道:“不好吧?”

    “呵呵,没什么不好。他们都争着去呢,他们还说挖沟的容易被洋鬼子看见,挖地道在地下面,洋鬼子发现不了。我赏了他们每人五两银子,土匪一个个高兴得直想下跪。”

    “让马奎他们好好给我盯着,只要有洋鬼子出来就给我狠狠地打!”

    “你放心,三当家和少当家都亲自带人在监视。”

    “那好,我再睡一会,地道挖到墙角下就喊我。”

    薛兴华打量着远处炮弹不断炸亮的火光,心里有点不平:“这些洋鬼子真是有钱啊,就这么乱放。”

    他看了一会,见炮火慢慢稀疏后,他重新躺了下去。可他的身子还没躺好,那里又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一直在打量镇子的王岳亭说道:“洋鬼子可能要跑,我去看看!”见薛兴华没反对,他马上带着他的几个手下跑了。

    看着他们风风火火的样子,薛兴华欣慰地想:“还是战斗锻炼人,打了几次仗这些家伙就成不惧战斗的老兵了。”

    这时,站岗守卫他的赵冬至说道:“大当家,我也想上去杀洋鬼子。”

    薛兴华笑道:“洋鬼子这是试探性进攻。这黑灯瞎火的,外面的情况他们一点也不知道,哪里敢跑出来?你现在跑过去也打不到洋鬼子。”

    “可他们都去了。”

    果然,没有多久那里的枪声就停了,接着传来一阵欢呼声。有人高喊洋鬼子当了缩头乌龟。

    几轮打闹,薛兴华已经没有了睡意,他干脆将枕在脑下的手枪揣进腰带上,对赵冬至道:“走!去看看。”

    心痒难耐的赵冬至大喜,连忙将步枪扛在肩上,动作迅速地收拾薛兴华睡觉的“床铺”。

    当薛兴华和赵冬至顺着壕沟里赶到院子大门口附近时,田虎和才过来不久的刘镇江等人正在高谈阔论。

    马奎则坐在远处的壕沟里一声不响。看见薛兴华来了,他不但不过来打招呼反而把脸转到了另一边。

    田虎、刘镇江则热情多了,连忙迎了上来诉说着刚才的战斗。

    院子里的英军还不时朝外打冷枪,但几乎无任何效果:壕沟挖了一米多深,泥土堆了近一米高,即使英军白天站在围墙顶上也看不到薛兴华等人的头顶,更何况是晚上。

    田虎笑道:“大当家,想不到这壕沟还真是有用。我们躲在里面放枪,那些洋鬼子只能干瞪眼。呵呵,他们打了那么多炮弹,可毛都没伤我一根。除非炮弹直接命中,否则死不了人。”

    刘镇江道:“大当家,我开始还怀疑这沟会不会让我们撤不快,让洋鬼子追着打。想不到有这么多好处。”

    薛兴华打断两人的拍马屁,问道:“我们有没有伤亡?”

    田虎道:“只死了……”说到这里,突然想起薛兴华对死人很反感,急忙改用口气说道:“洋鬼子的炮火乱打,打中了我们的一些兄弟。我们的人死了二个,伤了六个。那些被我们逼来挖壕沟的土匪死了八个,伤了二十一个。王岳亭安排人在为他们治疗。”

    田虎怕薛兴华发飙,马上又表功似的说道:“刚才我们至少干掉了他们五六个,冲出来没有多远就缩回去了。我们正准备等一会让人把他们丢下的那些洋枪摸过来。”

    薛兴华说道:“摸不摸枪回来是小事,你先把那几条坑道挖好。把土匪丢弃的二门青铜火炮运到前面去。”

    “铜炮早运过去了。坑道也快挖到头。”田虎问道,“是天亮之后开炮还是火药装好就开炮?”

    “等火药埋好,然后用火炮轰他们的围墙,轰塌了围墙把英军引出来豁口附近后再点燃火药。轰不塌就用火药炸开,冲进去。”

    田虎看了远处的马奎一眼,惊讶地问道:“呃,你的主意和少当家马奎的主意相同啊,你们啥时候商量好的?”

    “不好吗?”

    “嗨,还行吧。我觉得你们真是麻烦。那土匪的铜炮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能不能打出去都难说。我看还不如将火炮用的火药放到炸墙的地道里,把墙多炸塌一点,我们更好冲。如果铜炮没效果,墙又没炸塌多少,那就麻烦了。”

    薛兴华说道:“我们从天王洞带了一百多斤火药来,这里又找到了土匪扔下的,火药多的是。这样吧,这次行动由马奎指挥!”

    “什么?不行!白天打洋鬼子的时候我就没过瘾呢,现在我好不容易……,不行,绝对不行。”

    薛兴华说道:“发射火炮、炸毁院墙由马奎安排。等墙塌之后,你率部队冲进去。”说完,最后又加了一句,“你按他说的行动,就这么定了!”

    田虎见薛兴华态度坚决,只好说道:“那好吧。你可要明白告诉他,第一个冲进去的必须是我们第一队,免得他又抢了先。冲进院子后,打的都是近战都是双方缠斗,他们第二队的远远不如我们第一队的,我还想让我背上的大刀多尝尝洋鬼子的血呢。”

    几个田虎的手下马上说道:“就是,我们一个人可以打他们第二队的二个人。”

    “他们不行!”

    不想这里也有马奎的部下,一个汉子马上反驳道:“吹什么牛?近战我们也不怕你们。”

    刘镇江想不到原鹰山帮的人都争着上,相互还比着干,心里很佩服这个少年:“他到底是怎么样**一支这样的队伍的?我原来的手下要抢人抢东西可能会争先恐后,但与别人死拼肯定都是后退。”

    接到薛兴华命令的马奎脸上却没有什么表示,懒洋洋地从沟底站起身,走过来就对田虎道:“你听我的?”

    田虎不满地看了马奎一眼,哼了一声,说道:“你按大当家刚才说的做,我就听你的。否则,我不管。”

    马奎道:“听就好!等下进入前面……阵地的时候,你们给我分开一点。火炮打响后,你们都给我趴下,我喊冲你们才能冲!”阵地、战壕、指挥、行动等新鲜名词都是薛兴华告诉他们的。

    “好!但你们必须在我们后面冲!”

    “如果你们被吓晕了,被打死了呢?”

    “笑话,我田虎是怕死的人吗?洋鬼子能杀得了我这么多人?”

    除了彭二叔带来二十几个人在防守红瓦房子、看押审问俘虏,关应雄带几个人探查情报外,其他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没有一个人睡觉,田虎、马奎、刘镇江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大院子。

    当东方的天空出现鱼肚白时,王岳亭过来报告说坑道已经挖到了围墙下,问什么不是把火药装进去。他还告诉薛兴华,他们已经将火药填在了一个大木桶里。木桶箍得紧紧了的,保证能将围墙炸塌。

    薛兴华朝前欲走,想去地道看看准备情况,不想他的衣服却被人扯住。

    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这次行动是由我来指挥,其他无关的人不要去打扰我。你在这里不许乱动。”

    薛兴华郁闷地看着马奎,点了点头,心里道:“日!我啥时成了无关人员了?”

    田虎、刘镇江偷偷笑了笑,跟着马奎的后面迅速地顺着壕沟朝前面跑。自作自受的薛兴华只好带着保镖赵冬至“遵命”呆在后面。

    薛兴华不但只能旁观他们的热闹,而且还要忍受赵冬至那双胆怯而又不乏愤怒的白眼:作为薛兴华保镖的他自然也被剥夺了参战的权力。

    大约十几分钟后,前面突然响起二声巨响:二门青铜炮发威了!

    趴在壕沟边的薛兴华看见二团黑烟从前面一条壕沟里冒出来。近距离的炮击很快就将水泥红砖围墙轰开了一个一米来宽半米多高的口子。

    早已经严阵以待的英军立即朝铜炮所在方向射来如雨的子弹,几十名英军也冲到豁口处,有的朝外面乱射,有的则用装了泥土的麻袋填塞豁口。

    面对豁口方向的壕沟里,马奎指挥士兵也不住的超豁口处开枪,造成一种马上进攻假象。英军马上招来更多的士兵防守。

    英军的炮火也只往这里砸,特别是那二门铜炮受到了重点照顾。几轮炮弹之后一门铜炮被英军的炮弹打中变成无数的铜块飞上了半空,另一门则被炮弹爆炸的气浪掀进了壕沟里。

    院子里的英军见状,得意地大笑着。

    突然,薛兴华感到身下大地猛地一抖,他身子下的泥土带着他一齐往沟底滚落。接着一声传来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

    战斗双方的枪声、炮声一下被这声巨响所掩盖。

    薛兴华还没爬起来,趴在沟沿的赵冬至兴奋大叫道:“围墙倒了,围墙倒了!哈哈,好多洋鬼子上天了!”

    远处田虎撕开嗓子大吼道:“兄弟们,跟老子冲!”

    “杀!”

    “冲啊——”

    几十人发出的喊声直冲云霄,枪声也如炒豆般响了起来。

    薛兴华兴奋地跃起来,顾不上甩掉身上的泥土,几下爬上壕沟边沿急切地问道:“部队冲进去了没有?”

    “早进去了!第二队的少当家也冲进去了。”赵冬至手舞足蹈地大喊,“打死了好多洋鬼子!”

    一股浓浓的黑烟冲到高空。

    薛兴华看着跃跃欲试的赵冬至,说道:“想去?去吧。”

    “真的?”赵冬至惊喜地问道,但随即说道,“我不敢。等下彭二叔还不掐死我。”

    薛兴华乐了,说道:“你还记得你的任务?”说着,他命令道,“赵冬至,我命令你立即冲进去,告诉他们不许杀死投降的洋鬼子。他们是肥羊,我还要用他们换枪和子弹的。”

    赵冬至眼睛扫了一下四周,从壕沟边滑到沟底,立正敬礼道:“是!”一转身就顺着壕沟跑了。

    赵冬至刚跑几步,薛兴华自己也跑了。他是朝壕沟的另一个方向跑的,在听不到飞来的子弹和炮弹后,他干脆跳出壕沟呈直线朝院子里猛冲,跃过一条条壕沟,手枪早已经举在了手里。

    当他冲进院子的时候,赵冬至那家伙还在壕沟里猛跑呢。

    院子里到处是英军的尸体,特别是豁口处入眼全是残缺的肢体和肮脏的躯干、头颅,显然大部分是被埋藏在地道里上百斤火药给炸死、震死的。

    在这些死洋鬼子上面也有几具天鹰军士兵的尸体。

    薛兴华几步跨过去,扫了院子里一眼,只见院子中间五门火炮摆得整整齐齐,炮弹和弹壳分放二边,在大炮旁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英军尸体。

    离火炮不远处的还有七八个英军俘虏,没受伤的在颤抖、受伤的在惨叫。三个不忿的天鹰军士兵很不愿意地看守着他们。他们的眼睛还频频朝喊杀声传来的方向看,都是一副心痒痒的样子。

    这个大院前面的敌人基本肃清,喊杀声、枪声不断从后面传来,里面还夹杂着“跪下不杀”和骂娘声。这些人似乎不知道英国人听不懂中国话。

    薛兴华对心不在焉的三个天鹰军士兵喊道:“看好他们。把受轻伤的包扎一下,估计活不了的给我砍了。”

    三个士兵见是薛兴华,连忙举手敬礼,大声应道:“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