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19章 【战争之神】

第019章 【战争之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残余的英军都被逼进了后面的内院,他们利用内院的围墙和房屋负隅顽抗。

    田虎、马奎指挥人马几次冲锋都被对方的快抢打了回来,门洞处躺了十多个进攻的天鹰军士兵,一个士兵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用一根绑着钩子的竹竿勾着死者和伤者往后拖。

    第一队的首领田虎自己也挂了彩,左边袖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眼冒凶光的他抱着一杆长枪趴在一棵大树后,一枪枪射击着,嘴里不时喊道:“狗日的洋鬼子,你们听着!马上给老子投降,老子活剐了你们!”

    全忘记了里面的洋鬼子听不懂。

    马奎也是一脸铁青,他藏在一块大石后,手枪对准里面,不时抠一下扳机。

    子弹也不断从里面射出来,趴下前面地上的天鹰军士兵不时被英军击中,几个受伤者或惨叫或呻吟……

    面对如此顽强的英军,天鹰军现在无计可施。

    薛兴华爬到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的刘镇江身边,问道:“里面还有多少洋鬼子?”

    刘镇江看到薛兴华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一愣,连忙回答道:“六十个……五十多个。我们冲不过去。”

    从里面射出的子弹尖啸着打在薛兴华周围的地面上、院子里的石头上、树干上和地上的尸体上,溅出无数的泥土、木屑、石屑和碎肉。

    几个勇敢的天鹰军士兵趁子弹稍稍的空隙试图冲进去,但很快就被如雨的子弹所射到,二个士兵当场死去,蔓延的鲜血在地上形成了一道道小溪。

    薛兴华匍匐到另一个方向离马奎只有三米多远,正好可以通过门洞看见里面:英军很巧妙地利用了里面的一座假石山做掩体,假山石头上的镂空正好成了他们的射击孔。他们可以打到外面来,而外面的人却只能射到那些石头,很难射中他们的人。

    马奎看到薛兴华出现在这里很是不乐意,但他还是爬过来,说道:“我想带人从后面的围墙爬进来,操他们的后路。”

    薛兴华正要点头,负责外围侦查的关应雄全身湿漉漉的冲了进来,显然他不了解这里的情况,他看到薛兴华后就快步朝这里跑,引来英军无数的子弹。吓得刘镇江和马奎同时大喊道:“趴下!狗日的趴下!”

    没有经过匍匐训练的关应雄狼狈地滚近薛兴华,说道:“报告薛大当家,外面来了敌人。”

    “多远?”薛兴华问道。

    “马上就到了。”关应雄回答道。

    薛兴华怒了:“老子不要你把警戒线放远点吗?”

    “土匪!镇子外面山上跑下来的。”关应雄说道。

    “土匪?就是昨天吓跑的土匪?”

    关应雄说话有点乱七八糟:“有些土匪是昨天的,但很多是新来的。还有洋鬼子也来了。”

    在薛兴华的追问下,他总算说清了事实。不是他不会表达,而是外面的情况太复杂:他带侦查人员在远离这里三十多里远的地方布下了岗哨。就在不到一个时辰前,他们看到了从孟宾县城方向过来解围的英国的军人,人数大约一百人。他安排手下继续监视后,立刻骑着马跑回来报信。

    不想在接近镇子外面时,又看到了不少从山上钻出来的大批土匪们。看架势他们正计划从后面进攻天鹰军。关应雄之前留在这里监视逃散土匪的几个人早被这些土匪给杀害了。

    关应雄心里很着急,趁对方还没有注意到他他牙齿一咬,猛抽了马**几下,坐骑痛叫一声强行冲过敌人设置的关卡。在土匪们的围追堵截下,他只好朝土匪少的西边跑。一直逃到河边,无路可逃的他将马丢下,只身跳进河里这才摆脱土匪的追赶,一口气游到大院这里才上岸。

    薛兴华、马奎和刘镇江都急了:这里还有一多半的英军没消灭,后面又来了土匪和英军,这可怎么办?如果不能在土匪来这里之前干掉内院里的英军,不但这次行动失败,自己都会交代在这里。即使老天开眼让他们顶住了二方的夹击,损失惨重的他们也难抵挡住新来英军的打击。那一百多名英军可是实实在在的生力军。

    马奎道:“撤?”

    刘镇江也说道:“大当家,再不撤就来不及了。”

    薛兴华的第一个念头也是撤。但当他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心态很快变得决绝起来,他很坚决地说道:“不能撤!必须顶住!马奎,你和刘大当家的带一部分人去顶住土匪,只要顶住半个时辰,后面来的那些英军就会把土匪赶跑。这里由我和田虎、关大哥来对付。”

    面对马奎的迟疑,薛兴华又道:“你让彭二叔的人也过来帮你。等我和田虎消灭了洋鬼子再来支援你们。”

    刘镇江还要劝说,马奎一声不响地爬着离开,开始调动人马了。

    关应雄把胸口一拍,道:“薛大当家,你够种!我也去!”说着,他还扯了刘镇江一下,示意刘镇江遵命而行。

    刘镇江本来想说即使赶跑了新来的土匪又如何顶住新来的英军,但话到嘴边就收住了,跟着关应雄走了。

    看着英军子弹不断地从内院射出来,趴在地上的士兵被压制得无法起身,薛兴华心里忽然一动,脑海里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时,赵冬至跑了进来,打断了薛兴华的沉思。

    赵冬至看到薛兴华早已经趴在那里,眼睛就如见了鬼一般:“他怎么在这里?我跑的时候他不是没动吗?”

    他几下爬到薛兴华身边,喊道:“大当家。”

    此时,进攻的人马被马奎调走了几乎一半,土匪对英军的压力一下小了很多。身经百战的英军越发镇定起来,如雨的子弹一颗颗压制着外面的进攻者,天鹰军被迫后撤了好几米。

    直到这个时候,打急眼了的田虎才看见薛兴华。

    面对薛兴华,没有消灭英军的他先是一阵惭愧,但见马奎要带人离开,又是一阵暴怒。因为担心士气跌落,他没有大喊来阻拦马奎调走兵力,但他那杀人的目光在薛兴华和马奎的身上扫来扫去。心里把薛兴华和马奎骂了一个底朝天:现在这样子还把兵调走,你们真他妈的傻蛋!

    内院的英军越打越顺手,里面甚至还传来一阵欢呼声。

    聪明的英军已经预计到了外面的情形,英军纷纷大叫道:“我们的援军快到了!”

    “内外夹击,消灭这些土匪!”

    “活埋他们!”

    ……

    除了薛兴华,其他人都听不懂英军说什么。也幸亏听不懂,否则,薛兴华他们的士气肯定会坠入谷底。

    薛兴华劈手从赵冬至手里夺过步枪,瞄准躲着假山后的家伙扣下了扳机:“啪!”那名英军露在假山外面的胳膊被子弹击中了,鲜血溅起好高,但那家伙并没有倒下,惨叫一声将胳膊缩回去之后继续朝外面射击。

    沮丧的薛兴华将枪口指向另一个露出半边腿在外面的英军,枪响之后,那家伙噗通一声倒了下来。立即,天鹰军的几支枪几乎同时开火,那个可怜的英军一下被射成了筛子。

    但是,英军很快又冲上去一个,代替了那个死者刚才的位置,而且这个家伙全身都躲进了石头后,让薛兴华一时无机可乘。

    没有了枪的赵冬至心里那个气啊,现在的他连肠子都悔青了:“靠,难道我专门给他送枪的?”

    郁闷的他只好重新爬出去,从烈士的手里拿起一支步枪,再往薛兴华身边爬去。

    不想薛兴华正在往后退,看见他之后将步枪往他怀里一扔,说道:“退后!帮我推大炮去。”

    刚才赵冬至一离开,薛兴华终于知道心里那个抓不住的想法是什么——院子里还有五门大炮!也许能用上,虽然没人会用它们。

    他边爬边对大声对田虎道:“田虎,你们封锁这个门洞,只要不让洋鬼子冲出来就行了,等待我的命令再冲锋!”

    田虎不明白薛兴华为什么发出这么牛气的命令,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大声道:“好!”攻进去不可能,但守住一个小小的门洞还是很容易的。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田虎下令前面的士兵后退找地方躲起来。不想这个命令一发出,差点误了大事,苦挨子弹的士兵们以为全线撤退,很多士兵开始起身准备跑路了。

    薛兴华一惊,连忙喊道:“只许躺在门洞附近的撤往后面,其余乱动的杀!”

    喊完,他抽出手枪朝门洞连续射击着,心里很担心英军利用这个机会拼死冲出来。田虎也感觉到了危险,他也一边开枪射击一边大吼道:“不许动,给老子打!”

    很庆幸的是里面的英军只想等待援军过来进行内外夹击,他们并没有发现并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翻盘,导致后来的全军覆没。

    等这里稳定下来后,薛兴华这才急急忙忙地退了出来。

    赵冬至不解地问道:“大当家,推什么大炮?”

    薛兴华兴奋地说道:“你跟着老子就是。”

    薛兴华带着赵冬至跑步来到院子中间五门75毫米行营炮旁边,看着墨绿色的大炮和黄灿灿的炮弹心里直乐。他又打量了一下大院的布局,然后走到俘虏那里,对那些俘虏用英文问道:“你们谁是炮兵?”

    虽然众俘虏很吃惊这个少年土匪竟然会说英文,但没有人回答。

    薛兴华抽出手枪对准一个连头都不抬的俘虏就是一枪:“乒!”那家伙的脑袋一下炸开了。

    所有的英军吓得一哆嗦,眼睛惊恐地看着这个小小的魔鬼。就是看押俘虏的三个天鹰军士兵也是吓了一跳。

    薛兴华提高语气,大声喊道:“我再问一次,你们谁是炮兵?”

    一个英兵张嘴想说,看其他人都不说,他嘴巴哆嗦了几下却没说出来。薛兴华朝着他们就是一枪:“乒!”子弹打中了一个家伙的肩膀,他厉声惨叫。

    这下俘虏都说话了,一个喊道:“我们都不是炮兵!”

    另一个很委屈地说道:“炮兵不是死了就是逃进里面去了。”

    失望的薛兴华大声命令道:“能动的马上起来帮我推炮,不能动的全杀了!”

    六个英军如装了弹簧似的立马跳了起来,他们快捷的动作让看押他们的三个士兵再次吃惊地张大嘴巴。

    薛兴华改用中文命令看押俘虏的三个士兵以及赵冬至连同俘虏将一门笨重行营炮拖到了内院的围墙外。他摇动高低机将炮口降低,直到炮身几乎与地面平行。不会使用火炮的他只能采取炮口直瞄的方式对准内院的隔墙。

    但薛兴华没有急于装弹开炮,他担心围墙被炮弹射穿后英国趁机从缺口逃出来,局势反而更难控制。他指挥士兵和俘虏又拖了二门火炮过来。

    三门火炮排成一线,炮口都直瞄着几乎同一位置。

    打开一门炮的炮闩、塞进炮弹、炮闩复位。

    打开另一门炮的炮闩、塞进炮弹、炮闩复位。

    ……

    俘虏和士兵一脸的敬佩,目不转睛地看着薛兴华。

    三门火炮准备妥当后,薛兴华命令一个士兵押着俘虏到远处躺在地上。而命令赵冬至和其他士兵拿着枪趴在地上,枪口对准大炮所对准的方向,随时准备射杀逃出来的英军。

    看他们趴好,薛兴华走到左边火炮前,拿着炮闩绳猛地一拉。一声巨响随之响起,众人眼前的隔墙如纸一般被撕开,炮弹在洞穿隔墙的同时爆炸:“轰——!”

    那堵结实的隔墙一下成了泥云砖雨,一瞬间被“蒸发”。

    趴在地上的赵冬至和二个士兵早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近距离的巨响把他们吓得丢了枪闭上了眼睛,只顾抱住自己的脑袋,承受着漫天的碎砖烂瓦。

    倒是稍远俘虏们的表现镇定多了,一个个趴在地上看着薛兴华。

    此时薛兴华已经冲到了第二门火炮那里,拿着炮闩绳又是一扯,随着一声巨响炮弹顺着刚才炸开的缺口飞了进去,撞在里面一颗大树上爆炸:“轰——!”

    弹爆树飞。

    气浪和弹片卷起内院里无数的肢体、碎肉和枪支,这些东西冲出烟雾飞上了半空,然后如下雨一般落在四周。一颗黑糊糊的头颅就落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连滚几下最后停在台阶下的屋檐沟里……

    看着二发炮弹将一个个同伴炸成碎肢、烂肉,又不知道外面还有多少炮弹将倾泻进来,刚才还因援军将至而高兴得直跳的英军一下子崩溃了。

    在第二发炮弹爆炸之后不到一秒,英军官兵来不及擦掉溅到脸上的污血和碎肉,就争先恐后地大喊道:“停止炮击!我投降!我投降!……”

    薛兴华跑到第三门火炮前,手将炮闩的绳子紧紧抓住,稍微提起正要扯,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转而对趴在地上目瞪口呆的赵冬至吼道:“狗日的快起来,进去捡俘虏!”

    趴在地上的士兵这才惊惧地爬起来,捡起扔掉的枪支争先恐后从缺口冲了进去,直到冲进院子才大声欢呼起来。

    “洋鬼子败了!”

    “我们赢了!”

    ……

    终于把这个难啃的骨头给咬碎了!

    薛兴华丢下炮绳,一**坐在炮架上,看着被炮弹轰开的缺口傻笑。

    直到赵冬至他们将里面二十多个未死但已经吓得半死的英国士兵押到大院子里,田虎和他的手下士兵这才回过神来,胡乱放了几枪后,从里面冲出来,围着薛兴华和火炮又是叫又是跳。

    过了好久,田虎对薛兴华道:“大当家,你还会使这玩意?”眼里全是星星。

    还在傻笑的薛兴华几乎虚脱,巨大的炮声使他的耳朵暂时失聪了。

    当田虎第二次很佩服地询问后,他才很牛气地吼道:“**谁不会?是男人都会**!”

    田虎欣喜地说道:“太好了!大当家,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打?让我也试试。”说着,他伸手就来抓取刚才薛兴华扔掉的炮绳,以为是废物就往旁边用力一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