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20章 【战神再发威】

第020章 【战神再发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薛兴华心里一惊,冷汗一下从脸上冒了出来,人如弹簧似地从炮架上迅速跃起,双手死死卡住田虎的手。

    田虎感到右手腕一阵剧痛,就如被铁钳子钳子了似的,一动也动不了。

    “狗日的田虎,放手!”薛兴华大骂道。炮口前面和内院还有好多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呢,如果炮弹发出去,那乐子就大了。

    田虎一愣,悻悻地伸开手掌,随即大笑道:“哈哈,大当家,我是吓你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这玩意一拉炮弹就飞出去爆炸,是不?”

    等薛兴华放松了,他把右手从薛兴华双手里拖出来,顾不上看腕上的瘀青,就摸了摸冰凉的炮身,说道:“这玩意太牛了,一个炸过去,死了七八个。大当家,你可要教我。”

    薛兴华怒骂道:“狗日的,这事能开玩笑吗?”

    直到田虎收住笑认了错,薛兴华才放过他。

    薛兴华走到新被俘的俘虏前,用英语大声问道:“谁是炮兵?谁会**?”

    第一次听到薛兴华说英语,田虎又是一愣:“他竟然会说‘鬼话’?”

    倒是原天王帮的人反而没有田虎这么惊讶,因为他们已经把少年大当家薛兴华视为天人。

    薛兴华对火炮只是了解一点点,前世看正规炮兵演示过**,作为军事迷在网上也看过一些火炮资料,但现在的他只知道干装弹、拉炮绳等简单的活。称得上炮盲的薛兴华只能保证把炮弹打出去,至于是落在哪里就不清楚了。怎么计算射程,如何调整合适的仰角密位、如何利用测量瞄准仪等等都不知道。

    刚才完全是因为目标近,用眼睛瞄都可以成功。借用前世的一句话,这就是给大炮上刺刀,土蛮子来硬的,炮口顶在敌人的胸口上,射不中才奇怪呢。

    现在薛兴华想用五门火炮来对付冲过来的新土匪和即将到来的英军,远距离打击敌人,没有专业的炮兵绝对不行的。

    薛兴华的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激烈的枪声:马奎他们和涌过来的土匪接火了。

    如刚才询问俘虏一样,二十多个俘虏低着头,没有回答薛兴华的问题。

    既然与刚才一样,薛兴华只好采取与刚才一样的方法,他抽出手枪,随意对准一个家伙就是一枪:“乒!”

    被射中腹部的那家伙惨叫着倒在地上翻滚。

    田虎等人听不懂英语,但知道有样学样,薛兴华的手枪一响,所有人立即将枪口对准他们,枪栓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听起来更外瘆人。

    薛兴华再次大声问道:“谁是炮兵?”

    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大声道:“我们是俘虏,请先生尊重我们。按照我们大英帝国和文明世界的惯例,俘虏是不能被用于进攻自己部队的。”

    薛兴华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打在他的右大腿上,那家伙如木头一般倒下,大声惨叫。众俘虏惊恐地看着横蛮不讲理的薛兴华,自然也把这个少年当成了恶魔。

    薛兴华冷笑一声,大声说道:“我数五个数字,再没有人回答我,我杀五人。谁是炮兵?一!”

    “二!”

    ……

    三字还没有吐出来,一个家伙气愤地说道:“我是炮兵!”

    然后又有二个人说道:“我也是。”

    第三个道:“我。”

    第一个说话的人总结似的说道:“没有了,其他都被你们打死了。”

    薛兴华说道:“好,你们三人出来。”

    等三个英军俘虏站出来后,薛兴华命令田虎率人立即前去支援马奎阻击土匪。

    等田虎他们一走开,薛兴华又命令余下的英军俘虏救治伤员。他带着三个垂头丧气的英军炮兵爬上围墙后面低矮狭窄的平台,指着远处如潮水般涌来的土匪道:“你们给我把炮架起来轰那些家伙!”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站在这里完全可以看见远远的人群,虽然看不清那些人的面目,但却能清楚地看见那些人与薛兴华他们一样的穿着,手里拿的是弓箭、长矛、鸟枪和很少的洋枪。

    一个炮兵惊讶地问道:“土匪!那是土匪!你让我们打你们自己的人马?”

    薛兴华大声道:“我们是绿林好汉。那些冲过来的才是土匪!你们给我狠狠地打!”

    三个英军炮兵不知道绿林好汉和土匪的区别,但是只要不是打自己的人,他们一点心理障碍也没有。虽然不明白土匪们为什么反水内讧,但三个炮兵心里早已经下了决心:揍死他们这些土匪垃圾!

    不用薛兴华催促,他们飞快地跑下平台。一个炮兵还趾高气扬地指挥自己的同胞:“菲力浦、爱德华、约翰……,快来帮我们安大炮。”

    另一个家伙见他们犹豫,马上对院子里奇怪的同伴喊道:“是打土匪!快过来,一起打土匪!为兄弟们报仇!”

    最后面那个英军炮兵解释道:“很多很多土匪冲过来了!”

    这个时候除了薛兴华,院子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不是疑云重重。

    那些看管俘虏的天鹰军士兵听不懂洋鬼子的话,他们疑惑的是洋鬼子看了外面的情况后为什么这么兴奋?刚才不肯行动的他们此时不但积极跑动,脸上的神色还欣喜莫名。

    没有上平台的俘虏脑袋也木了:我们是被土匪俘虏的,土匪怎么会让我们打土匪?

    一个俘虏不相信地问道:“托尼少尉,外面不是我们救援我们的部队,真的是土匪?”

    “绝对是土匪,好几百人!”身材魁梧的炮兵少尉托尼肯定地回答道。

    犹豫没有多久,俘虏和薛兴华迅速组成了统一战线:打!狠狠地打!

    在薛兴华的指挥下,五门火炮很快就架势完毕,炮兵少尉托尼站在围墙后的平台上,很专业而迅速地报出了一连串的射击诸元,下面的二个炮兵则快速地调整炮口方向和仰角。

    镇子上的地形他们早已经熟悉,特别是那条主要街道的方位都已经烂熟于心。

    没有多久,托尼跑到比他矮一个头的少年薛兴华面前,底气十足的报告道:“报告,……,报告长官,火炮准备完毕,请下令!少尉托尼。”

    薛兴华看了马奎他们的位置一眼,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下令道:“打!”

    “YES,SIR!”到底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部队,托尼这家伙的动作很标准,甚至比薛兴华教导的标准动作还高出一筹。

    炮弹一颗颗准确地砸进了冲锋的土匪群中,没有遮拦、没有趴下的土匪们一个个被掀翻抛飞起来。

    正躲在前面战壕里阻截土匪的马奎、刘镇江、田虎惊喜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们更加镇定地指挥士气高涨的士兵射杀冲在最前面的零散土匪。

    趴在田虎身边的关应雄很佩服地说道:“田大哥,大当家真他妈神了!他咋这么厉害呢?”

    田虎笑道:“那可不,老子当土匪当了这么多年,就佩服他一个。跟他打仗就他娘的爽!”

    “真他妈的爽,老子跟定他了!”关应雄高兴地吼道。

    田虎蔑视地看着得意的关应雄,问道:“你丫的难道之前不服气啊?是不是准备造反?”

    关应雄一愣,尴尬地笑道:“他也忒年轻了一点吧,不,不,那是以前,现在他就是几个月大的娃娃我也服。”

    院子里更是热闹,薛兴华如显摆一样组织俘虏和自己的手下轮流上平台观看屠杀表演。

    街道上冲锋的土匪开始还不怕死,在匪首和督战队的强逼下如潮水似的往前冲,死者倒下去空出的位置很快就被后面的人填上。但不知道躲避炮火的他们勇敢所得到的结果除了死亡还是死亡。

    街道上光溜溜的除了几个弹坑没有可以利用的地形,而土匪们又没经过躲避炮弹的培训,加上人多,每一发落在街道上的炮弹几乎都要收走一批生命。

    战乱时期的土匪虽然不值钱,但看着土匪一排排倒下,那些匪首们也开始心疼了,特别是看着横飞的肉块、飞溅的鲜血、凄厉的惨叫、无穷无尽飞来的炮弹后,赏金在他们心里已经不再重要,害怕已经代替了一切。

    一边送死般冲锋,几个匪首一边用目光交流他们内心的想法,所以大部分匪首的眼里都明明白白地写着一个字:“跑!”

    这时前面有土匪惊恐地大喊:“是洋鬼子打我们!”

    “我们打的是洋鬼子!”

    ……

    正在壕沟里射击的刘镇江爬在马奎身边,说道:“少当家,要不要派人通知大当家,让他们的炮火停下来,我相信我们只要冲一下,土匪肯定就会逃跑。”

    马奎转头看了看站在围墙平台上兴高采烈的薛兴华等人一眼,语气冷冷地说道:“别浪费口水了,你看他们正乐着呢。怎么舍得让我们爽?”

    刘镇江悄悄地捶了壕沟沿一下,说道:“抓点土匪也好啊,都他娘的轰成了臭肉,谁要?”

    马奎道:“他说别人十个土匪的命还抵不了我们的一个人,就让他打吧。我就不信他有打不完的炮弹。”

    “跑了!土匪跑了!”旁边一个士兵激动地大喊。

    马奎依然一脸的平静,眼睛看着猛地举起手来的薛兴华,然后大喊道:“冲啊!”

    田虎、关应雄早已经跃出了壕沟,同时大喊道:“跟老子杀——!”

    “杀!”天鹰军纷纷从战壕里跃出,一个个兴奋地冲向了溃逃的土匪,就是那些被田虎抓过来挖掘壕沟的土匪们也自动地把自己归于天鹰军一方,他们也拿着铁镐、铁锹朝昔日的同伴冲去。

    众人踩着红色的泥泞和厚厚的肉地毯朝前逃跑的土匪猛追。

    薛兴华心满意足地看着众志成城的部下,感觉自己正像一个意气风发的将军:如果有一台照相机就好了。

    那个叫托尼的炮兵少尉不知道薛兴华正在YY,他很是自豪地走到薛兴华旁边,得意地问道:“长官,这炮打得准吧?”

    薛兴华笑道:“呵呵,GOOD,VERY-GOOD!”但他很快回过神来,说道:“老实呆一边去!别忘了你的身份!”

    托尼想不到这个少年一下就变了脸,尴尬地走下去,一脸灰败地站在几个俘虏边。

    战场上的形势一边倒,土匪崩溃了,他们很快就会被消灭被赶跑。

    这时,镇子外面传来激烈的枪声。

    薛兴华一愣,知道前来解围的英军已经到了。他连忙扯开嗓子大喊道:“撤回来!撤回来——”

    见自己喊出的声音太小,他转过头对赵冬至等人道:“一起跟我喊!撤——回——来——!”

    “撤——回——来!”众人大喊。

    喊了几声,前面也有人跟着大喊:“撤回去!大当家命令撤回去!”

    薛兴华对赵冬至道:“快去,命令他们立即撤到广场中间来,准备迎战新来的洋鬼子!还有,命令他们把靠近街道的壕沟给填了。”

    “是!”赵冬至大声应道一声,抽出腰间的手枪举在手里朝外面狂奔。

    薛兴华哭笑不得地看着已经跑远的赵冬至,笑道:“让你去传一句话,有必要举着手枪吗?”

    刚才在院子里打扫战场的时候,找到了六支可用的手枪,赵冬至很不客气地抓了一支插在腰上。看到薛兴华没有让他交出来,心里大喜,干脆把自己的洋枪也交了出去,铁了心将此手枪归为己有。此时不显摆更待何时?

    田虎、马奎等人也听到镇外的枪声,他们也猜到是解围的英军到了。正犹豫是继续进攻还是退回去时听到薛兴华他们的喊声,他们止住了追击步伐。

    赵冬至还未过来,他们就已经在布置阻击阵地、安排阻击人员了。壕沟当时是为进攻大院子而挖的,沟里挖出的泥土都堆到了朝大院子的方向。现在他们匆忙地将这些泥土移到壕沟的另一边。

    因为时间很紧,如此多的泥土来不及全部换向,他们只是把离主街道近的壕沟做了改造,实在来不及了就将泥土往沟里填:尽量不让外面进来的洋鬼子利用它们反过来打大院子。

    明知道大批英军要来,但他们都没有胆怯,都在有条不紊地工作着,他们相信有了薛兴华的指挥,胜利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问题只是能抓多少俘虏而已。

    薛兴华对托尼招手,用英文说道:“托尼少尉,你过来!”

    一肚子不高兴的托尼慢吞吞地走着。

    薛兴华大声喊道:“托尼少尉,你太没军人气质了,有你这么走路的吗?”

    托尼立马应道:“YES,SIR!”接着飞快跑到薛兴华身边,敬礼后问道:“上官,少尉托尼奉命来到。”

    薛兴华向托尼敬了一个礼,问道:“少尉,你敢打前来的英军吗?”

    “报告长官,我不敢!不,我不能打!”托尼大声回答,“俘虏不能用来对付自己的部队和盟友。”

    薛兴华白了他一眼,命令道:“你马上调整大炮诸元,将它们的着弹点按顺序从镇口顺着那条大街一直排到广场边。明白吗?”

    此时来援的英军正在镇外与逃跑的土匪激战,站在围墙后的平台上还看不到他们。

    少尉托尼看了看镇外枪声想起的方向,问道:“土匪还会来?”

    薛兴华嗯了一声,指着撤退的人说道:“正在撤退的人就是我的部下,看见没有?他们后面跟着土匪。”

    托尼只看到不少人往广场方向跑来,但他分不清哪个土匪是外面的土匪,哪个是这个少年的手下。在他眼里,那些人全是土匪。他问道:“那段大街长约二百米,着弹点之间相隔四十米?”

    薛兴华想起相距四十米实在有点远,按这个间隔,现在炮弹的杀伤力还不足以将训练有素的英军打崩溃,就说道:“就以离广场边沿一百米的那段街道为目标,每着弹点相距二十米安排五门火炮。”

    “是!”托尼倒也不含糊,立即指挥起他手下的二个士兵调整射击诸元。

    当镇子外面的战斗逐渐转移到街道上——也就是来援的英军杀败那些土匪来到镇上——时,托尼的工作已经完成。

    他大声问道:“长官,大炮已经准备完毕,是否试射?”

    薛兴华拍了托尼的胸口几下,说道:“谢谢你。你的工作很棒!现在你到火炮那里去,指挥他们装填炮弹,等待我的发射命令!”

    “YES,SIR!”托尼少尉很标准地敬礼然后下平台。

    薛兴华偷偷地笑了笑:“小样,还说什么惯例。你们他娘的欺负土著,杀人放火的时候怎么就不讲惯例。老子就是要你们英国佬打英国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