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24章 【英军出动】

第024章 【英军出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在店小二和其他市民惊疑的时候,一长队整齐的英军从军营里走了出来。更让店小二惊讶的是刚才那三个人趾高气扬地走在队伍的前面。

    为首的杨肃清经过店小二面前时还笑着给店小二拱了一下手,脸上全是鄙夷,另一个土匪则哼了一声,让店小二出了一声冷汗。

    住店的钱吃饭喝酒的钱自然是没有了。惊慌的店小二深一脚浅一脚地回了旅店,好久都没恢复常态。

    原来以杨肃清为首的三个土匪进了军营之后,通过翻译首先对英军说出了他们以前帮助过英国人到云南找矿的事情,然后告诉英军说那些找矿的英军已经被鹰山帮消灭了。

    东枝府英军最高指挥官霍伯特中校马上发电报到离景栋镇不远的孟宾县城询问此事,孟宾县城的驻军很快回电证实了杨肃清的身份。

    取得英国人的初步信任后,杨肃清又说出在景栋镇的战斗中真正打败英军的也是鹰山帮。并简单地把鹰山帮吞并天王洞,队伍和武器进一步扩大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顺便将他被鹰山帮赶出来,他的弟弟被鹰山帮杀害的事也说了。

    在霍伯特的追问下,杨肃清还说出了他和他的喽罗这段时间所探知的鹰山帮情况,也把天王洞的地形地势说得一清二楚,并讨好地告诉霍伯特说他还有亲信在天王洞里,能够帮助英军里应外合打击鹰山帮。

    正在犹豫是不是跟天鹰军联系谈判的霍伯特大喜过望,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他立即召集他手下的军官开会。

    讨论的结果毫无悬念:一直在全世界昂首挺胸所向披靡的堂堂大英帝**队不应该向侵犯自己利益的土匪低头,他们相信用一个营的兵力打败不足二百人的土匪不费吹灰之力。所有与会的人不管是军官还是文职人员都提出必须彻底消灭这支狂妄的土匪,给其他不轨之人一个严重警告。

    英军的效率很高,很快一百多人马的前锋部队在杨肃清的带路下出发了。第二天清晨霍伯特率三百多人马的部队紧随其后。他们将在孟宾县城与那里的英军汇合,休整一天后再动身收复景栋镇,在景栋镇站稳脚跟后鹰山帮的老巢——天王洞。

    孟宾县城的英军还有一百多人。前往景栋镇支援的一百多人马在景栋镇损失了五十多人,但还有四十多人逃了回来。

    虽然那些溃败的土匪落井下石兴奋地追击,但他们不敢过于靠近败退的英军,又没有多少步枪进行远程打击,所以没有给英军造成多大的损失。在逃离景栋镇五六里地之后,土匪也没有再追了,看着英军灰溜溜地整队返回了孟宾。

    ……

    重要物资运走后,薛兴华等人高度紧张的神经一下放松下来,在景栋镇的士兵也开始了训练。只有薛兴华没有限定具体的事情,他时不时带着几个士兵进山打猎,现在的飞禽走兽很多,每次进山都不会空手回来,有次还打到了一头大野猪,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运回来。让所有留下来的鹰山帮、天王帮士兵饱餐了一顿。

    不过,薛兴华明显看出这些士兵对野猪肉不是很感冒。过后才知道这里的人平时在山上猎杀最多的就是野猪,都吃习惯了,有吃比没有吃好,但不像薛兴华这么钟爱它。

    这天上午,王岳亭走进薛兴华的房间说道:“大当家,又有人来吵闹。”

    薛兴华问道:“又是讨要稻谷的吧?”

    英军盘踞的那个大院子里,有堆积如山的稻谷。薛兴华他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些稻谷并不全部属英军所有,其中有近一半的稻谷是一些英国商人和一些亲英的本地商人低价从当地农庄、地主家里收购来的,准备销往中国的云南和周围城镇。这些人租用大院存放,雇请英军看守。

    已经有好几个商人前来索要,要求薛兴华将稻谷发还给他们。

    薛兴华哪里有这么文明?以前抢都抢不到,现在属于自己了再吐出去,那不是天大的笑话?

    他给那些商人每次都是一句话四个字:“下不为例。”然后将他们赶跑。

    有次田虎很认真地对薛兴华说只要有机会就抢,不该对他们说什么下不为例,今后看见肯定依然要抢,到时候人们不会说我们言而无信吗?

    薛兴华当时对田虎这么说道:“你还真是笨啊,我说‘下不为例’的意思是我只跟这些家伙谈这一次。如果下次再来人到我这里瞎喊,我将他们一律关押起来,让他们家里人拿一千两黄金来赎买。”

    这话让旁边几个人都差点笑出声来,他们和田虎一知以为薛兴华“下不为例”的意思是不再扣押商人的粮食了呢。

    王岳亭回答道:“是的。我也想赶走她,可……她是一个小姑娘,就赖在院子外不走,说是如果稻谷不还给她,她的全家都会饿死,她家是借高利贷买的稻谷。”

    薛兴华冷笑道:“是吗?你就信了?那我是不是该称你为王菩萨。这样吧,你把你的薪水送给她,把她和她家给养起来。……,哼,你们以前杀人放火抢东西绑票勒索的时候考虑过人家的生和死吗?”

    王岳亭一阵脸红。

    薛兴华说道:“我不是说你看见姑娘就腿软。我只是要你想想,能够将稻谷存放在这里的人家不是亲英分子、就是缅奸,至少是家里有钱的人。是英国佬的,是缅奸的,我们当然要抢。我现在不杀他们就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你不要被她给你骗了,你想想,若是换上你,你会放心地把所有家产再加上高利贷买了稻谷都存放在别人的家里吗?”

    “也许有这种……”

    “狗屁!老子就不信。”说着,薛兴华大喊道,“来人——!”

    立即二个魁梧的士兵冲了进来,站得笔直向薛兴华敬礼。

    “去把营房外那个吵闹的女子给我抓起来。告诉她的家人,五天之内没有一千两黄金赎回去,她就是我们王当家的老婆了。”

    王岳亭傻眼了,连忙说道:“大当家,这……这不好吧。”

    等士兵走后,薛兴华说道:“你放心,如果二天之内她家拿出不一千两黄金,说明她家里真的不富裕,我就把稻谷还给她家。”

    结果没到一天,那个女孩的家伙担心女孩会被土匪糟蹋就拿出了一千两黄金,把这个自作主张的女孩赎了回去,然后举家逃跑了。

    王岳亭气得大骂女孩是骗子,恨不得追上去毙了她的全家。

    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薛兴华只是笑了笑,然后带着十个护兵走了。首先围着镇子转一圈巡查了防守情况,再跑到田虎训练场地检查。

    现在的部队分为了三块:一块由彭二叔、马奎率领在天王洞看守老巢;一块由刘镇江、关应雄率领下押运民夫、马帮物资;一块由田虎率领守卫景栋镇。

    守卫景栋镇的士兵和守卫天王洞的士兵一样,每天不是轮流站岗就是艰苦训练。现在天鹰军的子弹充足,射击训练时每个士兵都有实弹射击的机会,训练效果比以前自然好了许多。

    检查了田虎他们的训练后,薛兴华就如往常一样带着护兵上山打猎去了。他和护兵每次打猎并非单纯追杀动物,而是由薛兴华安排他们潜伏、狙杀、泅渡、攀岩、爬树、长时间强行军……。

    薛兴华有意识地将这些精心挑选出来的亲兵护卫培训为特种兵。只是他没这方面的经验,虽然他前世是一个军事迷,军事方面看的东西不少,但特种兵的训练内容完全是道听途说的。前世网络上那些资料很零散也不科学,现在完全靠他一边猜想一边实践,边试边总结。

    他的想法是这么做即使训练不出前世那种杀气腾腾的特种兵也能使他们变成精兵。

    黄昏时,精疲力尽的他们背着猎物慢慢地走下山来,让薛兴华奇怪的是他们刚进镇子就有人迎了上来,而且迎接的人群前面有水儿和另一个女孩。

    水儿只是对他笑了笑,另一个女孩则很热情地招呼道:“大当家,你们又打到什么猎物了?”

    薛兴华这才看清这个女孩是刘灵灵——刘镇江的女儿。不过,薛兴华对这个灵灵很不感冒,心里总有一个疙瘩,他觉得出身于土匪环境中的她肯定没有大户人家的女儿那么贤惠、温柔。按他的想法,天天跟一群土匪从小长到大,能好到哪里去?

    听了她的问话,可有可无地说道:“你没看见?他们扛着呢。”

    刘灵灵一愣,身体稍微退后一些,但还是问道:“你们很累吧?”

    薛兴华转头对水儿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刘灵灵见薛兴华拒人于千里之外样子,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

    水儿牵住刘灵灵的手,说道:“我在天王洞那里没什么意思,就拖着灵灵到这里玩。怎么,少爷你要赶我们走?”

    “这里打仗,随时都可能死人,你们过来干什么?休息一天就回去。”薛兴华说道。

    “是,少爷。”水儿从小就听薛兴华的,刚才说的话都说为刘灵灵解围的,实际上她是被刘灵灵劝过来的。

    薛兴华笑道:“既然来了,你们就是客人。今天晚上我给你们烧烤野兔吃,走吧。”

    不但水儿脸上露出了笑容,灵灵的脸色也好了许多。

    第二天,水儿在刘灵灵的鼓动下提出要跟着薛兴华一起去打猎。薛兴华开始不同意,但看到手下的士兵眼里异样的神情,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话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马上就改变了主意,说道:“走吧!”

    听了他的话,二个女孩倒没什么,那十个亲兵一下笑咧了嘴。在朝山上进发的时候,小伙子们一个个昂首挺胸,走得忒精神。进入山林后,薛兴华每发一道指令,那些家伙都完成得一丝不苟干净利落,远比之前漂亮多了。

    薛兴华也没客气,有意地将训练量加大了很多,但他们毫无怨言而且从头到尾都精神十足。让水儿和灵灵惊叹不已,特别是刘灵灵毫不吝啬她的惊叹和夸奖,这让小伙子感到更加自豪,训练的时候也更加卖力。当薛兴华担心练坏他们,让他们自由上山猎杀动物后,那些家伙终于挺不住躺在地上,休息了半个小时才四处寻找猎物去了。

    “少爷,他们训练得太苦了吧?”水儿有点担心地问道。

    薛兴华笑道:“今天特殊,我要把他们那股火气练灭一些,省得他们乱想乱动。”

    “什么火气?”

    “……,我们干点什么呢?”薛兴华转换话题道。

    刘灵灵脸色红了一下,悄悄地看了薛兴华一眼,说道:“大当家,我们去游……去抓鱼好不好,前面有水声。”

    近距离接触了半天时间,薛兴华不再对她有那种反感了,说道:“好,我们抓鱼去。灵灵,你也别大当家大当家地喊,你又不是土匪,就喊我薛兴华吧,要不跟着水儿喊少爷就行。”

    灵灵高兴地嗯了一声,说道:“是,少爷。”

    水儿笑道:“你又不是他的丫环,你应该喊他薛少爷。”

    薛兴华道:“哪有这么多讲究?随你们怎么喊,只要不喊大当家就行,这是留给土匪喊的。”

    几句话的交谈让刘灵灵乐得像孩子似的,她兴奋地跑在前面带路,看见漂亮的花就采上几朵,不时追几步盘旋的蝴蝶,有时唱几句山歌,有时在水儿旁边爽朗地笑几声,凑在水儿耳边说几句悄悄话……。

    她的活泼也感染了水儿,年纪相仿的二人立即围着薛兴华打闹起来。

    二世为人的薛兴华在她们的戏耍中,心情格外舒畅,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动,还在她们的央求下唱了一首前世的歌。

    三人说笑着来到了一条小河边,灵灵笑道:“少爷,你刚才唱的十八岁的哥哥坐在河边,现在你坐啊。”

    “那你就是他唱的那个小英莲,你也坐。”水儿笑道。

    “那是你。”灵灵羞涩地扯了水儿一下,接着唱道,“小哥哥为什么啊不开言,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

    薛兴华想不到她仅仅听一遍就能唱出好几句,而且她唱的比自己唱的好听多了,不由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唱得真好,你都记住了?”

    灵灵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薛兴华,说道:“没有,少爷,你再唱一遍好不好?你唱的真好听,比我阿爸唱的好听多了。”

    “呵呵,小心你阿爸打你**。好,我再唱一遍,不过,我唱完之后,你们每人唱二首给我听。”

    “为什么你只唱一首,我们二首。水儿,你说是不是?”

    水儿有点兴趣寥寥,说道:“我不会唱,你们唱你们的,我抓鱼。”说着,她弯腰挽起裤子,露出白嫩嫩的小腿。

    薛兴华这才想起过来的目的,说道:“对,先抓鱼。我们中午就吃烤鱼。”

    灵灵看着水儿小心翼翼下水的样子,乐了,笑道:“水儿,你这样能抓鱼?要潜到水里去才行,你看我的。”说着,她很快就脱起衣来。

    薛兴华和水儿都是一愣,特别是水儿脸色变得通红。

    就在他们二人愣神的时间,她几下就把自己脱得精光。她十分坦然地面对薛兴华,说道:“你们快点啊,等下他们吃完了过来,我们还没吃呢。”她的身体也刚刚发育,胸部不足一握但傲人挺立,二颗葡萄鲜红细嫩。光滑平坦的小腹下面只有一点点淡色的绒绒。

    水儿惊慌地看着薛兴华道:“少爷,你……”

    薛兴华依依不舍地收回目光,笑着反问道:“呵呵,水儿,你怕冷?”

    水儿尴尬地不知如何回答。

    灵灵说道:“水儿,不冷的,只有开始一点点凉,打湿了一点也不冷。你看我……”她几步走进水里,等水面没过她膝盖时,突然朝前一跳,如鱼儿一样跃入水中,接着潜了下去。水溅起好高。

    现在的薛兴华知道了很多当地的风俗,很多少数民族在男女方面很坦然,几乎不设防,男女可以在一起赤身**地洗浴,结婚前可以女追男的进行坐亲,也可以二人进行试婚。还真有用对山歌的方式来相互确定自己婚姻的。至于有没有相互摸奶的风俗,薛兴华没问,别人也没说。

    他也动手脱起衣来,不过他还是不敢全部脱光,留下了一条短裤。之所以留下短裤主要是下面的小弟弟太好奇了,正挺起小身段想看热闹呢。他动作迅速地扔掉衣服,快速地跃入水中以掩饰自己的难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