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43章 【会见首富】

第043章 【会见首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知道官府在追查八十多名官兵被土匪歼灭的事,为防止意外,薛兴华出门的次数就更少了,干脆就窝在了客栈里和水儿切磋功夫。

    第五天,联系的亲兵带来了伯伯的消息:他在外地查账回来了。薛兴华连忙带着水儿偷偷赶到老头所在的地方。

    老头现在的精神比那次见面时好了很多,说话中气十足,从脸上几乎看不出他才康复不久。坐着的时候,看上去完全是一个魁梧的猛汉。只有在走路时那一瘸一瘸的摇摆和他胳膊下夹着的拐杖才将他猛汉的印象破坏殆尽。

    伯伯稍微告诉了一下他与王炽的交往情况:王炽听了伯伯的话几乎没什么表态,只说让薛兴华亲自来,他保证薛兴华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绝不会伤害他一根毫毛。

    薛兴华也简略地把在缅甸景栋、簸箕坪和英军拼杀的事情说了,也说了现在自己手下已经有了一千多名士兵和五六千人口。这让伯伯很是惊讶,也很兴奋,觉得这个侄儿是一个办大事的人:消灭这么多英军,简直就是另一个镇南关大捷啊。可惜现在大清国和英国不是交恶时期,如果是现在是清国和英国敌对,就凭这份功劳,侄儿就能成为大清朝的第二个刘永福。整个薛家就不是低贱的商家而是靠军功而显赫的官宦之家,就是比王炽的家也要让人津津乐道。

    但伯伯不知道的是,薛兴华见王炽的目的完全不是请王炽帮忙进行招安,而是为他今后的事情做打算。

    王炽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二人见面说了几句客气话之后就很快进入正题。他以前在薛家见过薛兴华,只是那时候薛兴华还小而已。

    王炽开门见山地问道:“贤侄,听你伯伯说,英军几个月前派了找矿队过来。最近很有可能进攻我们云南?可老夫从官府询问到,英军似乎还没有大规模入侵我们国家的迹象,我也问过法国的朋友,他们也说英军进攻云南的可能性不大。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炽和法国人的关系不错,他和法国驻云南领事方苏雅结为干亲。

    听王炽的口气,他在此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前期工作。

    薛兴华神情一正,说道:“英军想入侵我们云南的野心早已具备,以前就在我们的边界多次闹过事。只是他们当前还没消化好新占领的缅甸,暂时还不可能大规模进攻。但是,只要他们将缅甸理顺,发动侵略战争是很可能的。英国也好、法国也罢,他们冒险的精神从没有缺过,现在没有进攻我们云南的心思,但并不意味着将来不会。王大人了解的情况也很正确,他们近期内确实不会大规模进攻,甚至最近一些小打小闹也会收敛。”

    王炽原以为薛兴华此来肯定是为了渲染英国人的厉害和战争迫在眉睫,然后就这件事请自己帮忙给他解决名份和编制问题,进而以被官府招安的形式进入官场,成为大清朝的第二个刘永福。听了薛兴华这么说,他心里一愣。

    他看着薛兴华问道:“既然英国人暂时不会进攻,那贤侄所为何来?”

    薛兴华听出王炽话里的意思:既然英军不进攻,官府就不会倚重你们这些土匪。官府对你们只有剿灭一途,更不用说你们还杀了八十多名官兵。

    薛兴华说道:“为我们在几个月前消灭了七百多名英军而来。”

    王炽心头一震,身子也微微站起:消灭七百多名英军?这怎么可能?人家可是洋枪洋炮,就是官兵几千上万人去杀也未必成功,这事就是官府的大部队去打,那也是大捷啊。

    他从薛兴华眼里看到的只是自信,没有一点心虚的神色,重新坐稳后,摇了一下头,说道:“贤侄的话老夫很难相信,如果你说消灭了七百名土匪,老夫也许会信,七百名英军……,这恐怕不太可能。”

    薛兴华心里道:何止这七百多名英军,我们还消灭了几百土匪呢。他说道:“王大人年轻的时候不是只身面对众多土匪而不惧吗?”

    薛兴华说的是王炽一生引以自豪的一件事:王炽年轻时,一次他率领的马帮遭遇土匪,其他人都吓得逃跑,而他镇定自若,一人面对一百多土匪而力辩,匪首佩服其勇敢只抢走一半货物。

    恭维完王炽,薛兴华将景栋镇和簸箕坪发生的战斗描述了一遍,因为是亲身参与,薛兴华说得惊心动魄,让王炽目瞪口呆。王炽对缅甸的事并非全无消息,他有不少生意在缅甸。他最近从手下那里知道英军在最近吃了大亏,但不知道这个亏到底多大,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少年做出来的。

    等薛兴华说完,他才问道:“你用区区一百六十多名土匪就消灭了七百多英军,还壮大了自己的队伍,现在人数反而增加到了一千多?”

    薛兴华说道:“通过景栋镇的战斗,我们不但抓到了六十多个俘虏,还缴获了三百多支洋枪,大批的粮食。簸箕坪的战斗又迫使英军签订了城下之盟,答应双方互不进攻,同时用大批枪支弹药换取他们的俘虏。”

    王炽自豪地说道:“好啊,你们给我们大清国人出了一口恶气。”感叹完,他关心地问道,“贤侄,那你们现在已经有了多少杆洋枪?”

    薛兴华回答道:“有了三千多杆新式洋枪,还有二十多门火炮,无数的弹药。”

    王炽这次张大了嘴巴,脱口说道:“这么多?如果对付官兵的话,一万官兵也难打败你们啊。”

    见薛兴华点头,王炽脸色一变,又问道:“你是不是答应英国洋人做他们的仆从军?是不是协助他们进攻我们大清国?”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一丝悲愤和失望。

    薛兴华笑着摇头道:“王大人多虑了。我是薛家子孙,怎么敢做这种出卖祖宗出卖良心的事?如果是这样,我还敢来见你王大人吗?”

    王炽自然不可能一下相信薛兴华的话,他问道:“虽然军事上的事不象做生意,但天下之事还是绕不开一个‘利’字。如果是英军送赎金给你们以换取被俘的士兵,我信。但用枪支、大炮来换实在有点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自掘坟墓,自己帮助自己的敌手壮大,英军不会这么傻。你把那个协议给我”因为事态严重,王炽嘴里的“贤侄”自动消失了,用起了“你”。

    薛兴华从口袋里掏出早准备好的协议。王炽急切地接了过去,想不到他先从英文版本看起,看完英文版再看中文版。嘴里喃喃地说道:“想不到,实在想不到英军会签这么一个协议……”

    薛兴华说道:“王大人,想必你也理解。我们是胜利者一方,我们自然不会答应对我们不利的事。虽然用战俘换取这里多枪支弹药是有点不可思议,但这也只是简单的相互利用罢了。”

    王炽盯着薛兴华看了好久,说道:“你现在人强马壮,还需要老夫做什么?让你向官府自首,让你当一个百户长,当一个守备,你恐怕都不愿意了吧?”

    薛兴华点了点头,说道:“我不但不想自首,也不想招安。我想建立一支自己的、所向披靡的军队。”

    “你想造反?”王炽的**自然地抬离了椅子。

    “不想。我想打小日本!”薛兴华很干脆地说道。

    “打倭国?为什么放着身边的洋鬼子不打却打万里之外的日本?而且你又怎么打?”

    薛兴华问道:“不知王大人对日本人怎么看?我从抓获的洋鬼子嘴里得知小日本马上要进攻我们国家。”

    王炽道:“不可能!刚才你说到日本的时候,用了一个小字,既然是‘小’日本,老夫还不把他们看在眼里。哪里敢轻易对我们大清国动手?他们过不了的第一关就是我们大清国的北洋海军。

    你还不知道大清国有从德国买来的定远、镇远二艘铁甲舰吧?而且日本人现在也被英国、美国、俄国等泰西列强所束缚,自保都难说。这么一条软脚狗哪里敢撸我们大清国这头雄狮的头毛?我天朝上国固然暂时打不过英法等列强,但收拾小日本……收拾日本这等属国绝对不在话下。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大清国现在正在逐步恢复元气,与列强争高下的时间指日可待。”

    薛兴华知道这个时代的人都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虚幻中,听了王炽的话,他也没什么奇怪,而是说道:“那王大人知道日本现在把我大清国当着了敌人,你知道不?”

    出乎薛兴华的预料,王炽点头说道:“知道!中日必有一战这是很多大人都知道的事情。前些时间李鸿章李大人就向太后上疏,说我们大清国要防备日本人。我们北洋水师之所以建立,除了防备泰西列强从渤海进攻外,最大的目的就是防备日本人。但他们把我们当作敌人是一回事,我们准备对付他们也是一回事,但他们敢不敢真的对我们动手却是另外一回事。”

    说到这里,王炽语气一转,说道:“据老夫预计,即使日本人卧薪尝胆发奋图强,他们在五年、十年内也不敢挑起战端。至于十年、二十年之后,是我们主动打他们还是他们主动打我们就难说了。”他的脸上有了一层笑意。

    对于这种既明白一些形势又不透彻了解情况的人,薛兴华还真不好劝说,人家日本鬼子不要二年就会打过来,哪里会等你五年十年?他说道:“王大人,小子斗胆问几句,您知道前年日本人的军费开支比例不?您听说过小日本的天皇为了购买军舰每天只吃一餐饭,只有国民捐献超过一定数额时才多吃一餐?他们正在尽全力发展军力。”

    王炽摇了摇头,有点不相信地看着薛兴华,问道,“日本真的如你所说这么豪赌?”

    薛兴华说道:“你是智者,知道的事情比我多得多。你说小日本拿出全部收入的一半用在军事,从平民到皇室都还在捐献资金购买军舰,他们不发动战争,不从外面捞一把,他们能坚持多久不崩溃?另外,他们一旦发动战争,又只能对谁下手呢?”

    没有等王炽回答,薛兴华继续说道:“日本的东面是无边无际的太平洋,北面是强大的列强俄国,只有西门和南面是我们弱小的中国。他们唯一攻打的对象就只有我们中国。”

    ……

    王炽是一名非常成功的商人,可谓久经商战。他不断询问薛兴华一些有关日本的情况,薛兴华每次都能详细地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薛兴华所说的都是他前世了解的东西,不但能自圆其说,还能相互印证,加上薛兴华凭一股土匪就消灭了这么多英军,在王炽心里,他不再将这个少年看成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所以他的话,王炽还是相信的,虽然有点不可思议。

    随着交谈的深入,王炽认同了薛兴华的话:日本人不仅仅把大清看成敌人,而且马上就要开战。

    王炽问道:“如果开战,我们大清的胜算多大?”

    “毫无胜算。”

    “怎么可能?”

    “因为我们国家从朝廷到北洋军将领都不认为战争已经迫在眉睫,朝廷现在又禁止北洋水师购置军舰、火炮。还有清军军纪松弛,训练不足,军官只知捞钱又贪生怕死,朝廷歌舞升平。另外,日军军舰速度快、火炮新、火药先进,上下同心……”

    王炽对日军的情况不了解,但对清朝的官兵很了解。前几年清军与法军在安南交战,他就一直关注着,战前的筹款战后士兵的遣散他都亲自参与了。薛兴华说的这些虽然抽象,但他却不得不点头。心里开始慢慢动摇了大清国能打败日本人的想法。

    ……

    王炽再次被薛兴华所说动了心:中日战争一旦爆发,中国的前途不妙!

    王炽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个爱国商人:为了云南的矿产,不惜花费巨资从外国人手里抢回采矿权;为了在越南打败法国侵略军,他垫付几十万军费;后来八国联军侵华,他又大笔支出……。

    现在听了薛兴华的话,他一下紧张起来。

    “贤侄,你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呢?”王炽忍不住问道。

    “看您舍家财为国家,小侄也想为国家做点事。即使马上爆发的中日战争中国会败,我也不让小日本胜得轻松,至少我要让外国洋鬼子知道中国人不是任人欺负的。”

    王炽说道:“贤侄,你才一千多人,又在这深山老林中,如果跟日本人打?”

    “所以我就想请王大人帮忙。只要有枪有钱,队伍扩大不是很难。现在难的就是我和我的人怎么过去,怎么到朝鲜战场。”

    “朝鲜?”但王炽很快就明白了,说道,“如果只是钱,老夫自信还能帮点忙。其他就无能为力了。老夫认为贤侄这个想法有点不现实。”

    “我也只是想,万一情况不容许,或者我们没准备好,那我就只能放弃这个计划。不过,我知道你和法国人有不错的私人的关系。通过他们,到时候能否借一条道给我们出海。我们现在正在进攻金三角,一方面你在那边帮我们说合,一方面我们在下面攻打。如果他们聪明的话,应该会卖王大人这个面子的。否则,他们想占领南亚的企图就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只会好了英国人。”

    王炽笑了:“想不到贤侄还能在列强之间取利,很好。不过,老夫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不知行不行。”

    “什么更好的办法?”

    “婆罗洲!”

    “婆罗洲?”

    “就是,我们华人在婆罗洲建立了一个兰芳公司。自从几年前为首的刘阿生死了之后,那里受到了荷兰人和荷兰人扶植的傀儡兵挤压。老夫有一些朋友一直想请老夫到朝廷活动,请求我大清派兵援助。可惜我们朝廷现在自顾不暇,不敢出兵。如果贤侄的人到了那里,不但可以征兵还能随时乘船到你们想去的地方。如果贤侄认为可以,你们又愿意背井离乡,老夫可以去问一问,也和法国人商量一下。”

    ……

    二人从上午一直谈到下午再谈到晚上,谁也不知道他们谈的什么。但最后王炽送薛兴华出书房时,薛兴华脸上完全是一副惊讶、佩服的神色。

    分手时,王炽说道:“老夫一定认真做好答应了你的事。同时也请贤侄将来把得到的消息给老夫一份,以让老夫早日知道贤侄今天所说的全是真的。”

    薛兴华很认真地说道:“谢谢王大人,小侄鲁莽,请多包涵。小侄一定会按刚才您所说的遵命而行,不管今后会不会成功,小侄一定厚报。”

    “贤侄客气,老夫还从贤侄这里学到了不少。要说感谢,老夫还得感谢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