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44章 【筹划金三角】

第044章 【筹划金三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次与王炽会面的收获大大超过预期,也让薛兴华知道古人并不比后来者蠢:

    一天的交谈,王炽答应秘密保管天鹰军缴获来的钱,将来只需凭薛兴华的签字就可以调动它们,也答应马上安排伯伯一家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王炽还根据今后可能爆发的中日战争提议在天津、辽东和朝鲜迅速建立商号,监视薛兴华所指出的日本间谍。他还提议在上海租界里用外国人的名义办一份报纸,通过报纸来揭露清军中存在的问题,公开日本海军的军事秘密,让朝廷不再蒙在鼓里。……

    虽然薛兴华没有从王炽手里直接募集到金钱,但王炽要新建商号、出版报纸、监视日本间谍,肯定需要不少的资金、人力、物力。

    在交谈中王炽也说了一些王家和薛家的关系和渊源,内容跟彭二叔以前告诉他的差不多。薛兴华的父亲和伯伯都与王炽交情不浅,不但从王炽开始经商起就追随,而且薛兴华的父亲和哥哥就是为了保护王炽在南洋的钱庄而被洋鬼子杀死的。伯伯的腿也是在婆罗洲上被荷兰兵的子弹打断的。王炽欠了薛家的一份天大的人情。

    此外,王炽还说出他入股的钱庄在婆罗洲的坤甸市附近掩埋了很大一笔资金无法取出来。

    ……

    心满意足的薛兴华带着水儿、胡长石等人以及王介元一起回到天王洞。王介元是王炽派过来建立联络通道的亲信。

    他回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王岳亭询问马奎、刘镇江在金三角的进攻情况。

    王岳亭拿出一张地形图,很详细地说了马奎等人占领的寨子、周围的敌情、马奎采取的防卫措施。

    “他们的行动惊动了法国洋鬼子没有?”薛兴华问道。

    王岳亭回答道:“暂时没有。这几个寨子虽然离县城不远,但与外面的交通非常困难。那些土司、寨主跑出去之后并没有官兵和洋鬼子过来。可能是被我们的人吓怕了。那个县城都只有五百多官兵,几乎没有洋枪。而且他们现在人心惶惶的,不知道是听法国洋鬼子的还是跟洋鬼子干,自然不会来救这几个寨子。”

    “如果洋鬼子打我们的话,我们能顶住多少洋鬼子的进攻?”

    “马奎说只要洋鬼子不多于一千人,他们一定能守住这几个寨子。这里通往外界的只要五条路,其中二条是通往我们大清国的。三条通往东边、南边。我们的人就守在这三条路上,其他二条路只有少数兵力。马奎上只有洋鬼子敢来,他们就在这些路上拖垮他们。等他们进攻我们寨子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力了。”

    “三条路的兵力是怎么分的?”

    “每条路一个排三十人防守,在地形险要的地方我们都建了防御工事,马奎的大本营就设在这个叫勐湾寨的村子里,余下的主力部队一部分在这个大本营,一部分在一个叫旋河镇的地方。如果哪条路发现敌人,大部队就会立即增援,时间最长不超过半天。”说着,王岳亭将自己的意见加了进去,说道,“我也觉得这几个寨子是万无一失。退可以固守,敌人攻不进来,进可以迅速拿下不远的县城。马奎的意见是等我们的人消化好这十几个寨子,吸收一部分本地人帮我们防守后再攻打县城。这个叫会晒的县城易攻难守,周围地势开阔。要拿下来非常容易,但动静大,如果洋鬼子下大本钱要收回去,我们的损失就大了。”

    薛兴华看着地图道:“如果我们占领会晒这个县城,你估计洋鬼子会从哪里来抢会晒?”

    王岳亭很肯定地说道:“班那欣!”手指在会晒县城的东南面。

    薛兴华顺着王岳亭指的方向看着地图,良久没有说话,王岳亭也一声不响地站在旁边。

    过了很久,薛兴华问道:“如果我们先打下班那欣这个地方呢?再加上攻下北宾这个镇子,是不是将会晒这个县城东边的路全部堵死了?你说他们会主动投降?”

    王岳亭激动地说道:“会!会晒县城的西边和南边都是难以通行的大山,大山后面又有一条很难渡过的湄公河。只要我们占领了班那欣和北宾这二个地方,他们除了投降外无路可走。”

    王岳亭接着说道:“马奎的想法也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认为这个计划好是好,就是我们在那里的兵力不够。马奎让我回来请示你,看是不是我们先修整一段时间,先将占领的寨子稳下来,然后将田营长、关营长的人马也调过去。时机一到就同时对班那欣、北宾下手。控制了这二个地方,我们就全活了。”

    看着王岳亭激动的样子,薛兴华思考了一下,问道:“现在班那欣、北宾的兵力情况呢?”

    王岳亭说道:“班那欣和北宾的兵都是被法国洋鬼子赶过来的。寮国其他地方的士兵不是被消灭就是投降了。班那欣的兵力约八千,北宾的兵约五千五百。如果只是把这二处地方打下来,马奎说凭他们二营部队没有什么大问题。那些寮国兵完全是乌合之众,毫无斗志,每天都是胆颤心惊地过日子,为首的将军在国王被法国人抓住后更是首鼠两端。最大的问题是打下来之后守不住,如果法国洋鬼子趁势杀来,我们现在占领的地方都可能丢掉。”

    薛兴华点了点头:“是啊,我们马上占领班那欣、北宾的时机还不成熟。就是让田虎他们上,未必就能稳住。我们占了这么多寨子,那些丢失了家园的土司、地主们心里恨着呢。一旦我们的情况不妙,肯定会杀出来,就是寨子里那些现在老实的土著也说不定反对我们。还是先消化这点地方再说。对了,我们占领的十几个寨子有多大田地?”

    “有九万亩水田,还有四万多亩旱田。”王岳亭认真回答道。

    “怎么这么少?加起来才十三万亩?”薛兴华贪心不足地问道,“十几个寨子才这么点。”

    王岳亭看了贪婪的上司一眼,说道:“呵呵,这面积够大的了。如果是在我们云南这里,一个坝子的田土还少得多。而且那里只要有劳力人力足,我们还可以开垦很多田地出来。吃饭绝对没问题,还可以种很多鸦片、茶叶什么的。”

    薛兴华皱了一下眉头,问道:“你听说过橡胶林吗?”

    “橡胶林?好像听说过,那个教我们学地理的、画地图的洋鬼子说过什么橡胶。那是一种树,割开之后流出浆来,那些浆可以做不透水的衣服、鞋子。不知道真假。”王岳亭不知道薛兴华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事。

    “太好了。你把那个洋鬼子带到那里去,让他看看那里是不是可以中橡胶树,如果能种,你就让刘镇江刘营长安排当地人开荒种这种树。鸦片什么的就不要种了。我不喜欢鸦片。”

    “可鸦片来钱快啊。种出的鸦片就是银子。”

    “我告诉你将来橡胶一样是银子。你明天就带那个洋鬼子去。至于打班那欣和北宾,你让马奎暂时放一放,不急。也许我们马上要换地方,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一个很远的地方?”王岳亭问道,“是哪里?”

    薛兴华笑道:“呵呵,暂时保密。到时候你会知道。”

    “好的,我明天早晨就走。”现在的王岳亭早已经盲目相信薛兴华的话了。

    第二天薛兴华本想睡晚一点,可水儿刚天亮就跑了过来。“逼着”他起床到山上练武。在附近的士兵正在列队,准备进行早饭前的五公里越野。见了薛兴华,大家都很朝他敬礼,眼里全是敬畏。

    护卫他的二个亲兵胡长石、马小六分开在附近隐蔽下来。

    二人打完几趟拳。薛兴华身上出了几身臭汗才下山。

    “丫头,我的功夫有长进没有?”薛兴华拳头朝一棵大树上猛地一拳,树身一阵抖动,露水和树叶纷纷落下,几只栖息在树上的小鸟吓得惊叫着飞上了天空。

    水儿拂了一下额前的刘海,笑道:“少爷,人家睡得好好的,你吓它们干什么?”

    薛兴华看着头顶天空盘旋的小鸟,笑道:“哈哈,我这个土匪头子都起床了,它们还敢睡?真是大逆不道。”

    水儿也笑道:“少爷,你好霸道。”

    在水儿的侍候下,他洗了澡、吃完早点走出房间时,听到刘灵灵正在跟那个来自美国的军火推销商洋鬼子用英语交谈,虽然词汇量不大,但发音异常准确,至少比薛兴华的发音准确得多。

    薛兴华说道:“灵灵,你进步很大啊。”

    灵灵笑了笑,自豪地说道:“再过几个月,我也可以当翻译了。”

    薛兴华想起一件事,他对美国洋鬼子西沃德说道:“西沃德先生,你过来一下,我想请教几个问题?”

    西沃德有点为难地说道:“团长阁下,我的地理知识可不行。我跟她们说说可以,跟你……”说着耸了一下肩。

    薛兴华说道:“不是这事,我想问你有关购买军火的事。不愿意?”

    “My-God!”西沃德吃惊地瞪大眼睛,大声问道,“真的吗?薛先生,你说的是真的吗?”话还没说完,几步就冲了薛兴华身边,紧紧抓着薛兴华的右手,眼里射出惊喜的光芒。

    薛兴华身后的胡长石、马小六都把右手有意无意地放在了手枪柄上,眼睛则警惕地扫视着四周。

    薛兴华知道洋鬼子的习惯,见他抓着自己的手,也不以为意,说道:“你跟我来。”

    进了房间,薛兴华让西沃德坐下,然后问道:“你推销一些什么军火?”

    西沃德大声说道:“你要什么武器,我能提供什么武器。有步枪有手枪有大炮有……,有军服。只要你有钱,我可以将你们武装成世界最强大的军队。”

    薛兴华问道:“你们有马克沁机枪没有?”

    “什么?马克沁机枪?”西沃德激动地大声说完,又要冲过来抓薛兴华的手,薛兴华连忙摇手请他不要动。西沃德哈哈大笑起来,“团长阁下,您是怎么知道我在推销马克沁机枪的?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哈哈哈哈,扳机一按就是一阵金属弹雨。前面最多的魔鬼也可以扫得一干二净。”

    历史上马克沁于1884年就发明水冷式重机枪。但这种利用火药气体的后坐原理使枪支自动完成开锁、退壳、送弹、重新闭锁等一系列动作,实现单管枪的自动连续射击的机枪并没有如他所预期的那样被各国的军事家接受,虽然马克沁派人到处推销,甚至自己亲自出马,但还是没人有兴趣。各国的军事专家们认为这种机枪消耗太多的子弹,性价比不高。

    军事“专家”认为:步枪都是按一下扳机发射一颗子弹。虽然不能说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但可以保证每一颗子弹都瞄准一个目标。至于能不能射中那是另外一回事。它靠的是士兵的训练、射手的天赋和被瞄准者的运气。但重机枪将子弹快速地扫出去,射手是不可能将每颗子弹都瞄一下目标,这就势必造成很多子弹都是空射的,一个目标也许受一颗子弹就死翘翘了,但因为重机枪射速太快,一个目标射中的就远远不止一颗子弹。更多的子弹射在目标与目标之间,太浪费。

    军事大佬们之所以看不上马克沁重机枪的另一个原因是受之前加特林连射机枪的影响。加特林机枪做到了连续发射,当时这种六管机枪操作非常麻烦?需要四名士兵一起操作,成为战场上的一种鸡肋。

    直到1894年,入侵罗得西亚(今津巴布韦)的50名英国殖民地警察凭4挺马克沁重机枪打死了3000多名当地的祖鲁武士,显示了马克沁机枪的巨大威力,这才引起军事专家的重新认识。

    一次世界大战德国调动了众多马克沁机枪进行防御,密集的火力让英法联军遭到重大伤亡,仅一天之内,英法联军就死伤5.7万余人!在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几乎80%以上的伤亡都是机枪造成的。机枪那可怕的射击声,成了士兵们的噩梦。

    西沃德还要吹嘘重机枪的威力以吸引薛兴华。穿越而来的薛兴华哪里不知道?他问道:“如果我订购一百二十挺,你能给我一个什么优惠价?”

    “My-God!您确定你买一百二十挺马克沁重机枪?”西沃德又要跳起来。

    薛兴华马上制止了他,问道:“每挺含一万发子弹!另外,我提醒你,如果我在战场上用它们打出了名气,那将给你们带来无数的巨额订单。你考虑吧。”

    西沃德显然也是精明人,他不谈价格反而问道:“你们会跟谁打?难道你们凭这些枪和英军打?虽然我们的机枪很厉害,绝对厉害,可英军实在太多,还有他们的仆从军,你们就是十颗子弹杀伤一个敌人,你们也杀不完他们的。你们跟法军打?还是跟大清国的军队打?你们周围都是世界大国,不是靠几件武器就能获胜的。”

    薛兴华笑道:“你就不要为我们选择敌人了。反正我告诉你,我们买了它们不会丢到一边让它们锈蚀。”

    西沃德固执地说道:“我不是反对你们跟强国打,实际上,我是担心你们不跟强国打,很希望你们跟强国打。如果你们能用我们的重机枪杀伤一万英军,不,只有你们杀伤他们五千英军,那我们重机枪就一定能名扬天下,哈哈。我们当然愿意降低机枪的价格。团长阁下,你们愿意跟谁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