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51章 【老子要抗议】

第051章 【老子要抗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见此情景,王岳亭和他身边的士兵都高兴地满脸通红,眼睛里全是喜悦的光芒:这些笨蛋送上门来,老子今天想不立功都难。

    王岳亭先是大叫一声:“好!”然后大喊道,“给老子瞄准了,狠狠地打!”法军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王岳亭也就没有压抑自己的嗓门。

    无需王岳亭命令,士兵们早已经将枪口稳稳地瞄准了走在前面的法军。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五十米……

    “打!”王岳亭大声喊道,手里的手枪随之开火。

    枪响人倒!

    法军还没开枪一下就付出了二十多人的代价,尖啸的子弹很快就把他们冲锋的队伍打乱了,有的赶紧趴下,有的胡乱射击,有的则惊恐地大叫叫声比伤者还高。

    队伍中的法军指挥官第一时间滚倒在地,颇有战场经验的他表现得比普通士兵镇静多了。他立即判断出林子里的土匪不但人数多于他们,而且武器装备明显强悍得多。他的脸一下变得煞白:“糟了!”

    作为预备队的薛兴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激烈的战斗场面,闻听着激烈的炮声和枪声,心里痒痒的。

    田虎的又一轮炮弹从山坡上砸下来。一发炮弹碰巧落在了关卡处,将那些正在冲出镇子的法军炸死了好几个,队伍一下全散了。

    王胜道的炮弹从前面的丛林中呼啸着射出,砸进法军的炮兵阵地,法军的火炮又哑了一门。

    王岳亭他们也让还在冲锋的法军又失去了十几条生命。

    面对头顶横飞的炮弹、身边尖啸的子弹,冲出镇子的法军终于崩溃了,他们如无头苍蝇一般朝他们自认为安全的地方奔逃着。

    远处的薛兴华大喊道:“追啊!”

    薛兴华喊声还未出口,王岳亭已经带领士兵开始了冲锋,逃跑的法军跑得更快了。

    ……

    戴高乐少校望着炸成废铁的火炮,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是土匪吗?怎么比我们的火炮还多……”

    这时一个法军士兵哭叫着跑来,说道:“少校,少校,外面的部队不是土匪……是英军,绝对是英军训练出来的,他们每个人都拿着英军的新式步枪。很多……很多人……前面至少有五百人!”

    他的话音未落,镇子后面突然转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轰——!”

    几乎同时,从山上、镇子前面又飞来一轮炮弹:“轰!”、“轰!”……

    戴高乐被炮弹爆炸的气浪冲得东倒西歪,一块弹片削飞了头顶的帽子。

    周围的士兵都吓得趴在地上。

    戴高乐惊恐地看着镇头、镇尾和远处的山坡:我们被包围了?

    金三角这一带的地形都是山高谷深,地势险峻,随之而来的是湄公河河水也是异常湍急,行船困难。

    正因为如此,法军并没有把北宾镇镇子后面的码头作为防守的重点。三条小船虽然在巡逻,但也是一种应付似的。当镇子里的战斗打响后,这三条船不但没有提高警惕,反而有二条船上的士兵被军官命令士兵上岸,去支援镇里的战事:既然这里没人过来,就没必要浪费兵力。

    炮声一响,关应雄立即吩咐几个精通水性的部下从岸边草丛下水,口含芦苇管偷偷潜过去,几下就把那条唯一有士兵的小船弄成了底朝天。船上的士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那些久经训练的高手割断了喉管,至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尸体被湍急的水流冲到下流去了。

    消灭了巡逻的士兵,镇子里的守军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注意这个方向,关应雄他们几乎可以为所欲为。没有多久一大包炸药被安置在那张关闭的大门外,引燃的导火索一寸一寸地缩短。

    随着一声巨响,大门被炸飞,围墙、陡坡也被炸塌。几个躲在围墙后面的本地士兵在这一瞬间就被炸成碎末,溶入到漫天的尘土和烟雾中。

    剧烈的爆炸震晕了镇上的人,未等他们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关应雄的部队呐喊着冲进了镇子里。

    守军害怕的不是关应雄他们手里的洋枪,而是那把把舞上劈下、反射寒光的大刀。一个个憋足了劲的天鹰军汉子二话不说冲进人群,锋利的刀口只往法军和寮国兵的脖子上招呼,一颗颗脑袋喷着鲜血从主人的肩上滚落下来。

    法国士兵和本地士兵被这恐怖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本来就没士气的守军们大叫一声转身就逃。

    关应雄本来是举着左轮手枪肆意射杀的,可看到手下舞起大刀更威风,马上大叫一声从旁边一位士兵的手里夺过大刀,抖了抖,兴奋地大叫道:“杀他娘娘的!冲啊——!”

    他面前的二个法军被眼前血腥吓呆了。看着满脸血污的关应雄,二人手里的步枪都忘了使用,双腿颤抖着往后退。左边那家伙的脚后跟碰到了一具尸体,整个身体往后一仰,手一紧张,总算扣响了扳机:“啪!”

    子弹呼啸着从关应雄的头顶飞过,他手里的大刀则已经从上劈下,锐利的刀锋从那家伙的脑袋中央砍下,一直砍到那倒霉鬼的口腔处,圆桶形军帽被劈成两半。脑浆和污血一下喷了出来,又喷了关应雄一头一脸。

    旁边那个家伙惨叫一声,双膝跪下,全身如风雨中的树叶,嘴里不知叫囔着什么。

    关应雄哈哈大笑,举刀欲冲,却发现刀卡在那家伙的脑袋里,提刀的时候把那具尸体都带了起来。关应雄气得朝尸体猛踹一脚,骂道:“靠!你狗日的死了还害老子。”

    ……

    在镇子正面负责佯攻的王岳亭早已经把任务忘到了脑后,他率领的部队围追着溃败的法军也冲进了镇子,直到被一个地堡里的火力所阻挡。

    他和其他士兵利用各种地形、物体与守军对射着,一步步攻向里面。

    到底是久经战阵,法军虽然惊慌失措,但当天鹰军的两处炮火因担心误击而停歇下来后,他们又恢复了一些元气,利用镇子里的地形房屋进行最后地抵抗。

    只有那些拿长矛、鸟枪的本地士兵,他们简直就是一群无人管理的鸭子,在镇上大街上惊慌失措地逃跑着,镇头的枪声激烈就跑到镇尾,镇尾的大刀吓人又转向镇头,嘴里惊恐地大叫。因为镇子不大,只有二条主街道,所以街道上看到的都是他们的身影,他们中不时有倒霉的家伙被子弹击中而倒下。

    王胜道自然也不想旁观,因为同伴已经冲进镇子而无法使用火炮,他马上命令手下拆开二门重量稍轻的57毫米山炮,跟在王岳亭的部队**后面往前冲。当看到王岳亭的部队受阻于一个半人多高的地堡前,知道表现的时候到了。他立即带部下冲上去,指挥他们快速地架设火炮。

    “角度零,方向正前方,放!”王胜道大喊道。

    “咚!”炮弹如长了眼睛似地平飞进了那个不断吐着火舌的射击口。

    距离很近,只要平放的炮口与目标在同一水平线上,想不打中那个地堡都难,唯一担心的是爆炸的弹片和炸起的石头、砖头伤到自己。

    ……

    少校戴高乐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听着镇头和镇尾的枪声越来越近。他朝前走了二步,弯腰抓住已经破了的帽子,起身戴好后,镇定地命令道:“升白旗,投降!……,本人要向无能的总督抗议,要向可耻的英军抗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