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79章 【杀了!】

第079章 【杀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将吓破了胆的土着从床底下、粮仓里、衣柜中、粪坑里、柴堆中、甚至灶膛里找出来远远比直接追杀困难得多,而且天鹰军的刺刀还不好乱戳,因为这些地方间或还藏着先前躲藏起来的“幸运”未死的华人。

    有时出现一种让天鹰军哭笑不得的“奇观”:惊慌失措的华人和恐惧的土着躲在同一个衣柜里簌簌发抖,震得衣柜咚咚地响。当愤怒的天鹰军士兵把土着拖出来砍下脑袋时,那个可怜的华人也吓晕了过去。

    薛兴华只好安排一部分天鹰军士兵只好静下心来逐街逐屋地慢慢清理这些垃圾,同时请自告奋勇的农民一起清剿土着、安抚华人。

    薛兴华自己一直带着几十个士兵在几条大街上追杀那些土着,将他们全部驱赶出镇,他们的枪声几乎没有停过,有时就是没看见土着也让重机枪扫射几下,用来威慑那些藏在暗处的土着们,让他们彻底放弃反抗的心理,以便于被天鹰军和农民轻松地收拾掉。

    等到清剿的士兵都到了镇子出口,薛兴华才带着他们冲出镇子,顺着土着逃跑的路线进行追击。薛兴华和他的部队冲出厦门庄镇没有多远就停住了脚步,眼前的一幕让他深深震撼了:几百名土着身体挨着身体,非常整齐地跪在马路上,都是一脸的沮丧一脸的死灰。

    王胜道和他手下的士兵站在远处,三挺重机枪安放在路上、路边,在重机枪的前面堆着一堆堆碎肉,很多受伤的土着在肉堆里痛苦地翻滚,但没有几个人发出声音来。

    土着们手里的大刀、鸟枪、弓箭都扔在身下,只有一些痴呆的土着背上还背着抢来的金银财宝,他们已经忘记了身上还有这些东西。

    薛兴华的士兵自动将这些俘虏围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这些大气也不敢出的畜生。

    王胜道快步走了过来,朝薛兴华敬了一个礼,虽然嘴里没说话,但眼睛在询问着。

    薛兴华愤怒地问道:“我是怎么命令的?你想抗命不遵吗?”

    王胜道一愣,解释道:“里面有几个荷兰人。”

    “拖出来!”薛兴华怒吼。

    “是!”

    很快,几个虽然穿着土着衣服,但身材明显高出一截,肤色完全不同的荷兰人被天鹰军士兵押了过来。

    他们一共有六人,同来的还有一个翻译,只不过他翻译的是土着语言,薛兴华和他身边的士兵还是不懂。

    一个荷兰士兵病急乱投医,用英语说道:“我们不是土着,我们是荷兰人,我们不是屠杀者。”

    薛兴华冷笑了一下,用英语道:“是真的吗?”

    几个荷兰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会说英语的少年。

    俘虏堆一个土着似乎看到了希望,他用华语大声喊道:“我不是杀人的土着,我是这里种地的,我们是被逼的啊。”

    立即几个土着也大声地喊了起来:“我没杀华人!”

    “我没抢东西!”

    “我没有放火!”

    ……

    薛兴华厌恶地看了那几个土着一眼,大声命令道:“被逼的土着给我站起来!”

    几十名土着以为是什么好事,感觉也许这个恐怖的少年会网开一面,都争先恐后地站了起来。有几个土匪想滥竽充数,但被会说华语的土着当场揭穿,吓得马上重新跪好。

    薛兴华冷笑一声,又命令道:“走过来!跪在那里!”手随意朝路边的一块空地指了一下。

    这几十个家伙感激地哭嚎道:“谢谢军爷,谢谢上官。”

    未等他们全部到位跪下,薛兴华手一挥,手一挥,道:“全毙了!”

    “哒哒哒哒……”一挺重机枪响了。

    “啪!啪!啪!……”无数支步枪响了。

    刚才惊诧的士兵们此时欢快地按着扳机,将这堆投机取巧的畜生全部打成了肮脏的垃圾。这些家伙至死都不明白:既然还是要杀掉,为什么让自己高兴这么短暂的一刻?

    那些跪着未动的土着麻木地看着血肉飞溅,有的人心里还有点得意和解恨,就差喊出“杀得好!”来。

    一个荷兰人用英语大声说道:“你们太不人道了。”

    薛兴华用英语反问道:“当你们带着土着杀小孩、杀女人的时候就很人道吗?我今天做一件让上帝也高兴的事出来,让你和你的同伙瞧瞧。”

    说着,也不顾荷兰人的惊讶,薛兴华对身边的几个士兵道:“你们一人拿一把大刀过来!”

    等士兵拿来大刀后,薛兴华命令道:“把他们的胳膊、腿全给我们砍掉!”

    “啊——”拿着大刀兴冲冲过来的几个士兵一下惊呆了,只有三个士兵大声地应道:“是!”

    薛兴华怒了,指着那几个胆小的士兵吼道:“你们***是孬种?看见这么多同胞被他们屠杀竟然不敢动手?不动手你们就去死!砍!”

    旁边一个华人汉子大叫道:“我要砍一个!”

    薛兴华看了那个农民汉子一眼,对刚才一个大声应是的士兵道:“你把刀给他!”

    然后指着几个还在胆怯的士兵,对那个将刀交给农民的士兵道,“你给我看着他们,谁不动手,你就给我毙了!老子的部队不需要没有血性的人!”

    那六个荷兰人和那个翻译虽然不懂华语,但从薛兴华脸上和周围士兵的眼里看出了端倪,一个个大叫着。有的用荷兰语大喊、有的用英语哭嚎、有的用法语、还有的用西班牙语,那个翻译则用土着语大喊大叫。

    话里有乞求也有威胁,可惜没有一个人理他们。他们被天鹰军士兵死死地按跪在地面上,只能徒劳地挣扎。

    每一个荷兰人都有三个天鹰军士兵“照顾着”:二个拖着荷兰人的胳膊让他撑开,一人则卡住他的脖子不让他乱动。

    那个华人汉子举起大刀狠狠地朝前面一个荷兰人左肩狠狠劈下,嘴里大喊道:“杀——!”

    左胳膊应声而断,一股血箭从断口处喷了出来。

    拿着断胳膊的天鹰军士兵吓到连忙把它扔到,这条多毛的胳膊似乎突然变成了一条毒蛇一般。

    当这个被齐肩砍断胳膊的荷兰人明白眼前这条痉挛的胳膊是自己的后,立即就晕了过去。

    有了这个汉子做出榜样,胆小的士兵也胆壮起来,很快就砍下了六个荷兰人和那个翻译的左胳膊。只有一个士兵因为荷兰人身体狂扭而砍在左肘关节处,第二刀才达到了目的。

    砍右胳膊就更容易了,因为这些荷兰人不是晕了就是无力了。

    砍他们的腿则有些麻烦,因为这些家伙都瘫倒在地,大刀不好用力。最后还是一个士兵想出一个办法:将荷兰人和翻译的腿放在一具尸体上垫起来。

    他们这才很顺利的剁下了十四腿沾满了屎尿的腿。被砍掉四肢的荷兰兵有二个当场死去,其余几个也只剩下一口气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