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85章 【码头之战5】

第085章 【码头之战5】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二人很认真的样子,薛兴华说道:“我想在全球建立网。”

    “全球?”沈元宜吃惊地问道,“每一个国家?那有必要吗?”

    薛兴华问道:“你们,不敢?你不是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你们的人吗?当然,说全球是夸大了一些,但我需要在不少国家有自己的情报网,比如日本、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朝鲜、沙俄。你们组织有这个能力没有?呵呵,要完成这个计划,二十万两白银远远不够吧?”

    沈元宜看了薛兴华一眼,说道:“薛团长,你能不能稍微说具体一点?他们那些国家的信息你们天鹰军有必要知道吗?我想,你们最多需要知道荷兰和他们的殖民地的信息就够了吧。在其他多西方列强内部建立情报网,花费可不小,最主要的是这些信息对你们天鹰军一点用处也没有。”

    薛兴华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拿它们就没有用?举一个例子,我们这里需要购买很多工业设备,需要很多国外商家来投资,需要很多新的技术。如果没有我的人在外面进行筛选,没有我的人进行比较,我怎么能找到世界一流的人才,怎么能找到世界一流的技术,怎么能找到大笔的资金?”

    薛兴华这话的时候,目光大部分放在他对面的墙壁上,他在一边思考一边随口说出。在他心里,面前的沈元宜已经虚化,他在心里自由自在地描绘自己的蓝图。

    “哦,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你要收集他们地军事信息呢。这些信息的收集难度不大,你们完全可以正常地委托个人或团体解决,无须动用我们的组织。而且这些信息的收集与我们组织的目标毫无关系,我们不愿意做这种没什么意义的事。”

    “你的意思是你们的组织只搞打打杀杀的事?”

    “……”

    “好了,不用再浪费时间。你跟着我干,我不会亏待你,会让你们的目标更容易实现。如果不参与,我们就用资金买你们地信息。老实告诉你,你现在还不具备和我们平等合作地资格。”

    “如果我答应合作。愿意在世界各地帮你们收集这些信息。你是否答应我们建立一支部队。我地意思是在你们地监督下。”

    “首先我天鹰军要派人进入你们地组织考察、甄别、监督。如果认为可以就会按你地要求从你们里面分出一部分人组建一支听命于我们地游击队……就是到处跑地小部队。其他地人员则专门负责收集信息。

    这样合作一段时间后。我们再说其他事情。”

    “这不就是完全吞并我们吗?”

    “如果你们当首领地贪权。那我们无法谈拢。如果你们真地是为了打荷兰人、真地为了华人。那跟我们合作更好。”

    “我暂时不能答复你。我需要跟我们地人商量。”

    “随便。现在你可以说出今天罢市游行的内幕吗?”

    “这是是罗伯康为主、李大受鼓动而成地。其用意就是把你们天鹰军的名声搞臭,让你们各方面感到困难,逼你们与市政府合作。”

    “呵呵,还真有这么幼稚地人。”

    “经过今天这一仗,他们彻底失算了,现在你们在市民心目中的地位无可替代。”

    “你们有没有发现跟土著武装勾结地官员?”

    “这个倒是没有,那些土著只听荷兰人的。对了,薛团长,我们华龙会希望能参加你们在码头打荷兰人地战斗。”

    “没必要,你们去反而让我们无法打仗。”

    送走了患得患失的沈元宜,薛兴华等来了派出给三发市政府送信的士兵。这个士兵回答说三发市政府答应了信里的条件。刚才洗澡的时候,薛兴华让水儿用天鹰军的名义写了一封信给三发市政府,要求市政府军关闭三发市各处城门禁止任何人出入,士兵上城防守。北面的城门由天鹰军接管。

    薛兴华告别水儿、张越,带着彭二叔以及抽调出来的几十名士兵出发了。

    ……

    荷兰陆军在斯肯特的率领下,好不容易钻出了丛林,队伍战战兢兢地慢慢朝前挪动,当看到三发市北面城墙的轮廓时,他们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感觉从鬼门关上走了一个来回。但,旋即就变成咬牙切齿了:

    “中校,我们要杀光他们!”

    “对,把城里的华人全部屠尽!”

    “要让射杀我们荷兰士兵的人付出他们付不起的代价!”

    ……

    斯肯特没有参与部下的抒情,而是借着天空还剩下的微光,打量着远处在暮色中并不清晰的城廓,心里总感到有种异样,感到一种不安。他下令士兵停止前进,士兵保持警戒,脑海里紧急思考心里的那种不安是什么。

    一个少校军官走近斯肯特,小声问道:“中校,有什么不妥吗?只要我们进了城,杀掉一些人,这城就是我们的了,他们还不乖乖地坐下来跟我们谈判,我们要他们赔偿什么就是什么。”

    斯肯特没有转头,说道:“那些人呢?刚才伏击我们的时候至少有一二百人,可是现在一个都不见。你不觉得奇怪吗?”

    少校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四周,说道:“城门前的广场这么开阔,他们不可能伏击。除非他们埋伏在城里,等我们进城的时候……”

    想到有可能在城里被伏击,少校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突然意识到就是进了城也未必安全。刚才丛林中的这支部队给他的震憾太大了,自己八百多人的队伍,被他们拖着精疲力竭,死伤了一百多人,竟然只射杀了对方十来个,死伤太不成比例了。如果真要按这个死伤比例打下去,就是再派上千的人马过来,也不一定能全歼这些家伙。

    当然,他最悲观也会相信自己地部队会被对方吞掉,丛林中的这些家伙也就是打黑枪而已。只要把三发市占领了,逼那些官员投降,交出凶手就行。或者采取断绝粮草的办法,逼他们出来决战。只要是面对面地对决,那些家伙肯定不堪一击。

    斯肯特命令道:“你立即带二个排的士兵前去侦察,务必查清前面的广场有没有埋伏,然后向城里喊话,命令他们打开城门迎接我们入城。你警告他们,如果胆敢偷袭我们,我们会让这个城市变成一片废墟

    少校敬礼之后马上带着人出发了。

    除了城门没有喊开,城里没人理他之外,其他都一切正常。

    他指挥士兵将城门周围都查看了一遍,这才回来报告:“中校,城外一切正常。但城门紧闭,里面没有人联络我们。只是……”

    斯肯特连忙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有人在城门外的平地上用白色石灰画了几条直线,不知做什么用。从石灰的潮湿度看,这些直线才画上不久。”

    “石灰?那有什么用?”

    “是的,不知道。”

    斯肯特命令道:“部队达到城门前的平地后,拉开队形,要防备他们在城墙上安装的大炮。把我们地火炮推到前面来,我估计不用炮火轰击地话,他们不会开门。”

    ……

    薛兴华和彭二叔他们很快回到了码头和城池之间的树林里,王岳亭已经在这里等他。

    见了王岳亭,薛兴华就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洋鬼子的那些侦察兵现在不敢进树林,我们没有跟他们发生大的冲突。王胜道他们已经接管了北门,那些事情都按你的要求完成了,没出任何问题。”王岳亭说道。

    “让你地人紧紧盯住他们的火炮,如果王胜道地炮兵不能及时摧毁,你们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它们拿下,绝对不能让他们把炮弹打进城。”

    “我已经安排好了。左右两边的林子各有二挺重机枪专门用来监视他们的火炮。”

    这时一个士兵跑了过来,报告道:“洋鬼子的大部队动了,正在朝城门走来。”

    薛兴华大步走出丛林在一丛杂草后,借着黯淡的夜光看着马路的尽头,果然看着一长列黑影朝城门前开进。

    荷兰士兵走到北城门前地广场上停了下来,不安地打量着黑沉沉的城池。队伍朝四周散开,不少地士兵在广场周围搜索和警戒,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薛兴华笑了,笑声道:“这些家伙一下变聪明了,不再扎堆。”

    王岳亭也笑着低声道:“呵呵,他们如果再扎堆,几下就会被我们全灭了。”

    薛兴华问道:“你说我们五百来人能把他们这六百多人围住,逼降他们吗?”荷兰八百士兵除去死地、伤的、照顾伤者地,现在只剩下六百多人了。

    王岳亭轻松地说道:“能不能逼降我不知道,就看他们有没有胆子。但围住绝对没问题。现在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而且还有这么多重机枪帮忙,如果连这几百洋鬼子都围不住,那还不如找根绳子吊死算了。我们没来的时候,田虎这家伙只有二百人就想把他们全灭了。”

    “呵呵,王营长,想不想玩大一点?”薛兴华问道。

    “玩大一点?怎么玩?”王岳亭兴奋地说道,“当然是越大越好,我们这么多人就围这几号人,实在是浪费。”

    薛兴华看了这口气冲天的家伙一眼,说道:“我们抓几个活的洋鬼子,然后让他们去找军舰上的家伙,骗他们出来来救援,我们只让进不让出。这样一来,包围圈里的洋鬼子不就越来越多吗?”

    实际上就是前世说烂了的“围点打援”。

    王岳亭认真地想了一下,说道:“好是好,就怕军舰上的洋鬼子胆小不敢来。怎么让他们相信我们这里的包围圈不强大,只要他们多加点人就能冲垮呢?”

    薛兴华说道:“我们先不使用重机枪,用步枪来跟他们打一阵,凭我们的壕沟和掩体、树林跟他们斗。有信心没有?”

    “没问题。”王岳亭马上赞同,“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跟洋鬼子打,人数相差不多,我们早有准备,用壕沟肯定能拖住他们,至少我们吃不了亏。”

    “那好,你马上选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抓几个活洋鬼子来,我有用。另外,你派人通知一下关应雄关营长,告诉他的水鬼队不要急于动手,等我们这里把军舰上的人调走一部分,他们动手就更容易了。”

    “遵命。俘虏很快就给你送来。”

    ……

    “咚!”

    “轰!”

    突然,安装在三米多高北面城墙上的火炮响了,炮弹飞进了荷兰军的队伍中。荷兰士兵应声卧倒在地,把正在吃力往前推的火炮显露了出来。正在推炮的士兵吓得丢下火炮就跑。

    神炮手王胜道指挥的火炮稍微调整了一下射击诸元,接着就是几轮炮弹砸下,荷兰人所带来的三门火炮一下就被掀翻在地。其中二门火炮直接报废。

    几个荷兰士兵在军官的逼迫下去拖那门歪倒的火炮,试图将它架起来向城墙上反击,但他们被不知从哪里射出的子弹给击毙了。

    打到第四轮炮火的时候,荷兰人的最后那门火炮也被炸成了废钢铁。

    斯肯特气急败坏地大声命令士兵集中火力朝城墙火炮位置进行射击。打了十几分钟,不知是城墙上的敌人被击毙了还是因为没有躲藏起来,反正城墙上的火炮没有再发射。

    这让斯肯特偷偷地擦了一把冷汗:如果城墙上的火炮继续射击,他的六百多士兵差不多就要交代在这里。但他不敢大意,让一个连的士兵一直把枪瞄准那个方向,只有发现不对就开枪。

    火炮是停歇了,城墙上也没有子弹射下来,但马路的两边却响起了激烈的步枪声,负责外围警戒的荷兰士兵很快就被密集的子弹打了回来。刚刚平静了一点点的斯肯特再次将心高高提起。荷兰兵不由自主地朝中间猬集。

    ……

    当广场四周打成一片的时候,薛兴华张坐在远离战场的一块巨大的石头后看着面前跪着的三个荷兰士兵。几个抓到俘虏的天鹰军士兵得意地站在那里,用眼神相互交流着自己的得意。

    薛兴华用英文问道:“你们谁会说英语?”

    三个糊里糊涂被绑架来的士兵都选择了沉默。

    薛兴华再问道:“谁会说英语,我就放了他。”说完,他指着坐在地上的那个俘虏道,“你会不会说英语?”

    旁边一个士兵摸着被掐痛了的脖子,用英语说道:“我能说一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