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89章 【为了军舰1】

第089章 【为了军舰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惜威武的队形没有保持多久就变了形。当薛兴华大枪!”之后,士兵们的队伍立即乱了,大家争先恐后地朝荷兰队伍中冲去,一个个凶神恶煞似地将步枪从俘虏们的手里、怀里夺过来,一支支往肩上扛。

    看着前来报告的田虎、王岳亭,薛兴华笑骂道:“狗日的,你们就不能文雅一点?派几个士兵不就行了,搞得乱七八糟的,让城墙上的人看笑话,好像我们没见过枪似的。”

    田虎笑道:“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城门打开,王胜道等人欢笑着跑了出来。在他们的后面是成千上万的市民,也有林品章、吴寿孟等官员,但陈长荣、李大受、罗伯康等人没有出现,李安庆则混在一般的市政府军士兵中。

    薛兴华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他和林品章、吴寿孟稍微说了几句,就借口身上太脏、身体太累、河里的敌人还没有消灭而拒绝了他们邀请天鹰军进城夸耀。薛兴华只提了一个要求,就是利用市政府军的部分营房关押被俘的荷兰兵。李安庆只好从士兵中走出来,同意了薛兴华的要求,并答应替天鹰军看护好这些荷兰兵。

    薛兴华安排王岳亭带兵留下来打扫战场,将俘虏押往市政府军的营房,他和田虎、王胜道率兵悄悄前往码头处。当然,这里通往码头的各条道路全部封锁,不容许任何人通行,即使在山路上大摇大摆地行进,军舰上的人也看不到。不过薛兴华他们还是小心翼翼从丛林中穿行。

    当王岳亭的人押着荷兰人进政府军军营的时候,没有一个市政府军士兵阻拦、盘问,他们还在军营门口列队等候。在通往军营的路上,到处都是激动、欣喜的市民,一个个如看天神一般地打量着精神抖擞的天鹰军,有人拼命地往前挤想和天鹰军士兵说上一句话,有人不断地往天鹰军手里塞水果……

    薛兴华转身对田虎道:“你说关应雄他们准备得怎么样?”

    田虎道:“你放心,他们进展肯定顺利。可惜我们只能在林子里看热闹,也许王胜道他们的炮兵还能过一过瘾。”

    薛兴华笑问道:“呵呵,刚才你地瘾还没过够?也该让关应雄、林华他们高兴高兴。”

    田虎道:“当然不过瘾。我们抓地荷兰洋鬼子最多。也不值几个钱。缴获一艘军舰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两银子。

    听林华说荷兰人地那条旗舰‘剑鱼号’价值一百多万呢。”

    薛兴华看了田虎一眼。然后吩咐道。“水上地事由关应雄、林华负责。岸上地事你负责。但整体由关应雄主持。你配合。”

    “是!我马上就找他!”田虎很爽快地答应了。

    田虎刚走。负责反间地张越就前来报告:“罗伯康有可能携钱潜逃。他已经指派他地家人正在四处筹集钱款。”

    薛兴华对来人命令道:“盯死他。只要他携款出城就抓捕。”

    “遵命!”

    “其他人呢?”

    “其他官员家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只有一些土著商家现在吓得不敢动弹,都关门歇业。”

    “只要不跑,就算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你杀死地那个李大牛他们二人的脑袋刚才被挂在那家日本人的首饰店门口,还写了一张告示,说明首级悬挂的原因。”

    薛兴华冷笑了几声,说道:“知道了。不管他们。你们派人到厦门庄镇听一下那里地人对我们的反应,不要露面。”

    “好的,我马上安排。”

    张越又说道:“团长,我们要不要派人到坤甸去?”

    “派肯定是要派的,但还要等一等,看关应雄他们进行得怎么样,如果能够把他们的海军也拿下,我们谈判的主动权就更大了。”

    “你觉得有把握吗?”

    “你觉得呢?”

    “我认为有把握。他们军舰上地人已经非常缺乏,估计仅仅开着逃跑都缺人。”

    “呵呵,你知道得少啊。”薛兴华说道,“如果完全没把握,我也不会让他们去冒险。就看今天晚上了。”

    说到这里,薛兴华感觉人的**是无止境地,开始的时候只想赶跑土著武装、将荷兰人挡在城门外对峙,然后谈判;当土著消灭后,薛兴华心里又希望将荷兰兵全部消灭,还想围点打援将海军也包进来;现在则想把军舰也留下。

    他心里想:“如果真地缴获了三条军舰,下一步怎么办?”

    张越还没有离开,水儿又派来了一个通信的亲兵,他报告说一个叫沈元宜地人求见。

    薛兴华感到很奇怪,自言自语道:“沈元宜?他怎么又来了?”

    张越因为负责反间,自然知道这个人,他笑着说道:“肯定是因为我们天鹰军打了大胜仗,他们华龙会当然想早点巴结你这个大靠山,不敢再犹豫了。”

    薛兴华对亲兵道:“你让他过来吧。”

    “恭喜,恭喜薛团长。真是想不到啊。”沈元宜一进门就双手抱拳,高兴地说道。

    “同喜,同喜。”薛兴华直截了当地问道,“不再观望了?”

    沈元宜一愣,随即尴尬地笑道:“不是观望,我们会里清理一些事要时间而已。”说完,他和薛兴华一样坐在一块石头上。

    “我说的那些话你们怎么考虑的?”薛兴华等沈元宜坐下后,说道,“我天鹰军是需要你们华龙会帮忙。我也愿意支持你们的金钱、枪支弹药。但是,你们必须是在我的控制之下,这是我底线。”

    沈元宜说道:“在你的控制之下我们认可。但我们有二个要求:一是我们希望能单独成为一个部门,除了你,我们不接受其他任何人的指令。二是我们人事组织安排必须由我们内部确定,不接受其他安插的人员。”

    薛兴华坚决拒绝道:“二条要求均不能完全满足你。今后领导你们的是邱水小姐,但你们可以单独成为一个处,就叫华龙民情处吧,与原来的军事情报侦查处区别开来。这个华龙民情处的高层人事安排由邱水小姐和我来决定,你们只有建议权,底层的由各部门自行决定。

    我必须派军事督导员和财务监督员进入,指导你们:督你们地资金走向。这个你应该容易理解,我们将大笔的金钱、大批的武器装备交给你们,我们不可能不注意其去向。”

    沈元宜想了想,心里也接受了薛兴华的建议:他见过那个水儿,也知道这个女孩跟薛兴华地关系不一般,表面看她是他的丫环,谁知道今后是不是他的老婆?夫妻一体,接受她地等同于他一样。安插进去的人员只有军事督导和财务监督这二类人员,这个也可以接受,设身处地地想,人家给出钱来自然想钱是怎么花出去的,至于军事督导,则巴不得,因为华龙会里面没有几个会打仗的。

    在人事安排上,如果薛兴华不派人进去,那当领导地肯定还是在华龙会内部产生,薛兴华对华龙会的情况暂时不熟悉,他肯定会尊重我们的意见。至于今后,就看每个人自己的造化。

    沈元宜点头道:“我接受你的意见,不过我想问几个简单的问题。”

    等薛兴华明确回答他所提地“简单”问题后,沈元宜说道:“什么时候我们进行详细的讨论和相关交接?”

    薛兴华说道:“详细地讨论就不必要了,交接就由邱水小姐跟你具体谈。我现在马上布置你几个任务,你必须尽快安排下去,你们的工作效率将影响我们对你们地资金拨入、武器装备提供。”

    沈元宜一听,精神马上一振,说道:“请薛团长示下。”

    “第一,你们马上成立一支游击队伍,深入马辰市等南方城市偷袭荷兰士兵和那些傀儡武装,战斗和训练的方式方法我会让我们地人告诉你们,并由他们带队行动。”

    沈元宜没有犹豫就说道:“这个没问题,我们本来就有这些人。”

    “第二,立即在朝鲜、日本、还有我们中国的辽东半岛、台湾还有山东半岛招募你的手下。让他们绘制当地的地图,特别是朝鲜和日本必须立即着手进行。”

    沈元宜不解地问道:“朝鲜、日本?它们离我们这里这么远,有必要……”

    薛兴华霸道地说道:“我说有必要就有必要。这是我分配给你们的首批任务,如果时间来不及,就把重点放在朝鲜的汉城、平壤、元山、仁川四个地方,日本的重点是九州岛、四国岛。除了测绘地图,还有注意日本的一些军事动向,注意朝鲜的动静。”

    不管天鹰军是不是参与甲午战争,相关的情报必须收集,至少将来可以将这些情报转给中国,帮中**人多杀几个日本鬼子。

    沈元宜一愣,老实说道:“这么多事情,我们的人恐怕忙不过来。”

    薛兴华不以为意,说道:“我知道你把你的力量吹大了,我也不怪罪你。只要交接完,我的人进驻你们华龙会,我就给你十万两白银,供你去招募人员。对了,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在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招募人员,注意收集他们的科技成果,比如收集他们有什么新式的大炮、新式的军舰、新式的机床、新式的电子产品、新式的冶炼方式等等,这些东西不要急,也不要逼他们短时间弄到,可以几个月甚至几年都行。招募的对象也不一定仅仅放在华人身上,只要对我们有用,任何人都可以招。在婆罗洲,就是土著也可以招进你们的队伍来,他们一样可以为我们做事。”

    “招土著?我们华龙会的目的就是……”

    “你们华龙会的目的必须修改,你们就是因为太强调出身,太注重于小圈子,所以迟迟发展不起来,经常被别人打压,为什么就不能有选择性地吸收其他人员?华人中也不见得个个都是好人,一样有华奸。只要整体利益对华人好,有什么不能变通的?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荷兰人能鼓动土著对付我们,我们一样能把土著训练成狗对付他们。”

    薛兴华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也许这些穷土著能成为我们的一支凶恶的部队呢。这样,你可以按照我们士兵一半的薪水给他们开报酬,如果能斩杀荷兰人或者傀儡政府的士兵,你们给他们和你们一样的奖励。你别担心,我们先试验一段时间,如果效果不行,我们就停止,如果效果好,我们不就可以少死我们的华人同胞吗?让土著和荷兰人干,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

    沈元宜又拿出使惯了一招:“这个……,我必须跟其他会员商量。”

    “可以。而且这些也可以慢慢来。但我刚才布置有关到朝鲜、日本查勘地形的任务你们必须完成,期限为明年二月前。相对而言,这个工作比你们深入马辰等南方城市打杀荷兰人更重要,你不要小看了它。”

    说到这里,薛兴华开始做起了“思想工作”:“在婆罗洲之外,你们的工作都与军事行动没有直接关系,也不需要你们深入军营打探,就是到处走走看看,将该记的记下来,没有什么危险,要做生意的可以继续做,要工作的可以继续工作。如果你们连这个工作都做不好,那不得不让我怀你们的能力。你放心,在资金方面我会给你们一个宽松的尺度。对于能做事的人,我永远不会吝啬。”

    沈元宜看薛兴华盯着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既然薛团长这么重视这事,我会安排本事高强的人到朝鲜、到日本去,不办好这事决不让他们回来。”

    ……

    交谈完相关事宜,薛兴华通知人将甘飞山喊过来,让他带几个熟悉的士兵跟张越、沈元宜回军营。甘飞山将作为第一批进驻华龙会游击队进行军事指导的天鹰军。

    让薛兴华想不到的是,刚送走张越、沈元宜、甘飞山不久,三发市最高行政长官陈长荣市长找上“门”来。

    他脸上没有薛兴华所预见的喜色,反而显得心事重重。见了薛兴华向他敬军礼,他也只是敷衍似地拱了一下手作为回礼。

    【求推荐,感谢订阅,感谢各位的月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