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90章 【为了军舰2】

第090章 【为了军舰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着陈长荣二眼如熊猫,精神萎靡如重病患者,薛兴华道:“陈市长,昨晚没睡好?还是上午太累?”

    陈长荣叹了一口气,说道:“薛团长,你看我能睡好、能休息好吗?”

    薛兴华很“理解”地说道:“是啊,一个市长操心的事实在太多,哪里像我们这些军人,心里啥想法也没有,倒下去就睡着了。不过,我们打败了土著,俘虏了荷兰人,这应该是大喜事,你怎么就如吃了大败仗似的?吃中饭了没有?”

    “哎,现在我哪有心思吃饭啊。本来上午你们打完仗我就要来的,可我知道你们一天一夜没休息,不好来打扰你。可我实在忍不住……”陈长荣说道。

    “陈市长你太客气了,我们当兵的那里都可以睡,昨天晚上我在草地上睡足了。”薛兴华微笑着说道。

    陈市长苦笑了一下,说道:“薛团长,我今天可是专门来问你一件事的。”

    薛兴华道:“我知道,市长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吧?请说。”

    陈长荣看着薛兴华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说道:“薛团长,我请你说句实话,你到底是来帮我们的还是来害我们的?”

    薛兴华也懒得跟他打哈哈了,也问道:“陈市长,我也请你说句实话,你们到底是想跟荷兰人斗还是跟荷兰人妥协?”

    “你地这个问题与我的问题有关系吗?”陈长荣问道。

    薛兴华肯定地说道:“当然有。如果你们是想跟荷兰人斗。想我们华人地事情由我们华人自己做主。那么我们天鹰军就是来帮你们。如果你们想跟荷兰人妥协。想跟在荷兰人后面吃屁。我们就是你所说地来害你们地。”

    陈长荣一脸死灰:“你地意思是你们天鹰军坚决跟荷兰人斗?”

    薛兴华说道:“不一定。就看他们荷兰人是不是贪心不足。”

    陈长荣说道:“我可提醒你。仅仅凭你们一千八百人地部队和我们三发市地市民。是无法斗过荷兰这个国家地。即使你们打了这个胜仗。消灭了近千名荷兰士兵。你还不知道他们有一个荷兰东印度公司吧?”

    薛兴华道:“不。这个我知道。其公司总部在雅加达。离我们这里不远。那里至少有上万地殖民部队。”

    陈长荣大惊。想不到这个从内地来地少年知道这么多。他问道:“你既然知道你还和他们斗?虽然婆罗洲地兵力只有六千多人。但他们就不会从雅加达调兵过来?”

    薛兴华笑问道:“陈市长,你听过这么一句话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陈长荣问道:“你这不是拿你们天鹰军的命、拿我们三发市市民的生命来和他们荷兰人赌?万一失败了呢?不,肯定是失败。”

    薛兴华说道:“其实你不要总把这些人跟荷兰这个国家等同起来。这些人主要是一些冒险家,一些地痞流氓,当他们向荷兰这个国家带回巨额利润、而不需要荷兰付出大地成本时,荷兰这个国家会全力支持他们对外用兵。但是,当一个地方的利润不足以抵消他们所付出的时候,这些人就未必能得到国家的支持。就如你做生意一样,一件生意值不值得做,不是看生意规模大不大,而是看有没有利润。”

    陈长荣故意说道:“这个我不懂。这与做生意有什么关系?”

    “西方国家夺取殖民地其实就是做生意。有的甚至是私人、是团体在外面掠夺。”

    “你地意思是……你准备用你的军队让荷兰人明白三发市不好下口,让他们知道如果强行吞下去的话牙齿都会崩掉?”

    “是地。”

    “你说的未必正确,万一他们恼羞成怒而孤注一掷呢?”

    “你就放心吧,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在这里地损失并没有让他们恼羞成怒的地步。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已经尝过二次甜头了。一次在英国人身上,一次在法国人身上。我们都是让他们明白,要消灭我们可以实现,但他们承担不起这个损失。”

    陈长荣想了一下,说道:“可是,这里跟那边不同。一旦荷兰人站稳了脚跟并占领婆罗洲后,他们腾出手来就会收拾我们,那时候你们可以到处跑,而我们不能。我们能躲过初一躲不了十五。”

    薛兴华说道:“不!只要能躲过初一,我们就能站稳十五。而且还要让他们躲不过十五。凭什么要我们躲?凭什么他们能腾出手来而我们不能?”

    荷兰人一直走下坡路,薛兴华就不相信自己站稳脚跟后还干不过他们。

    陈长荣苦笑道:“我们兰芳公司十几万部队都被他们打垮了。哪里有你所说地这么简单?这次他们是大意了,如果他们也有你们那种连续发射子弹的武器,多派一些部队来,你未必挡得住。”

    “如果单单说打仗,我们胜利确实没有这么简单。但打仗讲究的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我们可能比荷兰人欠缺一些,但地利和人和则不缺。如果三发市政府今后全力支持我们,那么战事也不会有你所想象的那么复杂。你说他们和英国、法国比,谁的实力强?”

    “这个不用回答,他们之间相互比较也没有意义。只要荷兰人比我们强,我们就没办法。”

    “好,我就不说这些。我问你另外一个问题,你们请我们过来的目的何在?是不是让我们对付那些造反的土著?”

    “是啊。我们可不是要你们和荷兰人斗。”

    “可你想想,以前土著不造反,或者造反了凭你们地部队是不是一下就可以剿灭。但他们现在为什么这么强呢?就算你们不想也知道土著们是因为有了荷兰人撑腰吧?好,假设我们天鹰军严格按照你们的要求人,天天去追杀土著人,为你们出一口恶气,可有意义吗?

    那个后台老板丝毫无损,通过调停地名义一步步伸进来,死伤的只是不值钱的土著,死伤的只是我们华人。我们这里杀地越凶,荷兰人进来的越多。最后还是被荷兰人全部占领,对他们的忍让只能使你们的产业被夺走,你们地家人被他们杀死,没有一丝成功的希望。人家这是温水

    ,让你们慢慢地死去。你怎么就想不明白?

    我们带着你们反抗,最差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荷兰人占领而已,但是,我们有一线成功的希望。万一成功了,我们不皆大欢喜吗?”

    说到后来,薛兴华有点苦口婆心的语气。

    陈长荣心一横,说道:“哼,成功了?就算成功了,你们不也成为了我们的太上皇,这跟荷兰占领有什么区别?”

    薛兴华不怒反笑,说道:“呵呵,说了半天,原来陈市长是怕失去手中地权力。我明白了。”

    陈长荣老脸通红,欲辩却无语。

    薛兴华愤怒地说道:“你们是宁愿将权力交给荷兰洋鬼子,而不是给同根同种的我们华人。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他们比我们更血腥,是不是他们杀华人更多更干脆?还是因为他们抢你们的钱更无耻?所以你们怕他们胜过怕我们?所以你们对他们屈膝投降却对我们提防了又提防?

    我现在告诉你,我们完全可以做得比荷兰人更血腥,可以比荷兰人更能抢你们的家产。他们荷兰人能做的我们天鹰军也能做!

    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们天鹰军在厦门庄镇消灭土著地事情了吧?如果你们还不相信,或者以为我们天鹰军好说话、好欺负,那么,钱哦建议你们三发市市政府的官员明天到厦门庄镇那个杀人的地方,看看我们是怎么杀人地,也看看土著是怎么杀我们华人的。我想你们看了那里地情景一定会有所触动。”

    陈长荣嘴唇哆嗦着,脸色苍白地看着薛兴华。

    薛兴华继续严肃地说道:“你刚才说我们占领三发市与荷兰人占领三发市,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你们的太上皇。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地,又怎么能说没有区别?至少我和我的天鹰军不会肆意屠杀华人,我们不会随意**你们的妻子女儿,也不会肆无忌惮地侵吞你们的财产。至少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说把你们公司的股份拿出一部分来吧?而荷兰人呢?难道你们就这么看重你手里的权力?实际上你又有什么把握能在荷兰人手下保住你们爱不释手的权力?”

    陈长荣低下了脑袋。

    薛兴华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你们市政府非要跟荷兰人合作,一定要当华奸与我们天鹰军为敌,那也怪不得我心狠手毒,对于华奸我是坚决要处死的,他们的家产是要被没收充公的。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

    面对薛兴华**裸的威胁,陈长荣不敢说一个不字。

    这时,薛兴华问道:“陈市长,你在市政府军中有多大的影响力?”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希望在战事发生,你能利用你的影响力使别人不在我们的背后捅刀子。”

    “这个肯定不会。而且在维持三发市市场秩序方面,我们市政府军是熟门熟路,比你们天鹰军更容易让人接受。”

    “未必。前几天你们的士兵就强买强卖,市民敢怒不敢言。”

    “这只是个别现象,也只是最近才这样。”见薛兴华不信,陈长荣解释道,“我们这里的官员都是市民推选的,如果市政府军暴虐残横,我们下次就不可能再当选。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就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我们三发市迟早会落入荷兰人之手,军纪没有管了。”

    薛兴华说道:“我请你转告政府军方面,这次战斗之后,我必须对市政府军进行整编、整顿。我不会因为担心担心人家说我贪权我就缩手缩脚。因为我必须有一个稳定、安全、团结的后方。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地在前线和荷兰兵战斗。”

    陈长荣叹气道:“可我在市政府军的影响非常有限,只有一个营长是我的外甥,他也不一定听我的话。这事宜缓不宜急啊,如果太急了,三发市又是一场大乱,不知又要死多少人,我们实在死不起人了。”

    薛兴华想起今天李安庆的表现,说道:“你放心,这事只有快才能坚定一些人的信心,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这个我有把握。”

    “但愿如此。”说到这里,陈长荣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轻轻放在薛兴华前面的石头上,说道:“古人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虽然我们这里一直没有得到清朝上国的承认,一直没有成为清朝上国的属国,但我们一直还是把自己当成是清国人。我陈家这次愿意拿出五十万两白银资助天鹰军扩充军力。同时,我和我的同僚会积极促成那次会议上提议的特别军费税的征稽和上交。”

    薛兴华心里乐翻了天:我稍微强势一点,钱就哗哗地来了。我想你送了五十万,其他人也得多少送点吧?

    他问道:“陈市长,对于你的倾囊相助,对于你的仁义之举,我代表天鹰军表示感谢。不知陈市长有什么其他要求没有?”

    面对薛兴华直接了当的语言,陈长荣显然有点不习惯,好像自己的衣服突然被剥掉了似的。心里虽然对这个少年有点恼怒,但还是说道:“不敢说要求,我们只有一点建议或者说是请求。”

    “请说,不要客气。”

    陈长荣说道:“我们建议天鹰军不购买大型舰队,不中断和荷兰人的谈判,将来不横征暴敛,不干涉商家正常的商业活动。”

    薛兴华问道:“你能说具体点吗?”

    陈长荣说道:“我们三发市才三十多万人口,加上周边的城镇、庄园、寨子的人口也不到七十万。在养活几千陆军的情况下,无法再养活一支海军,一支舰队。我知道薛团长见多识广,肯定知道海军需要很多专业培训的人才才能发挥作用。但我们这里不可能有这么多专业人才。如果向外面雇佣,短期还能应付,长期就不行。

    你听说过主弱仆强能维持多久的吗?那些雇佣来的人时间久了之后就会起二心,就会反客为主。”

    这几乎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

    薛兴华笑了笑,没有生气而是点了点头。

    【感谢各位的订阅、月票、推荐。ps:5张月票就加更,谢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