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91章 【为了军舰3】

第091章 【为了军舰3】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长荣说道:“除了人才,还有财政负担的问题。如能与荷兰海军相抗衡的舰队、势必要建设一个大的港口,这样一来,至少需要四五百万两白银。说实话,这四五百万两白银只要我们大家咬咬牙,把之前六七年应该交给坤甸兰芳总公司的税收强行补收上来,还是能凑出这个数目的。

    问题是长时间的维持很吃力。海军训练要消耗弹药和煤炭、军舰要不断地维修养护,旧的军舰要淘汰、新的军舰要添置,今后还要建船坞、建炮台,平均算下来这几年每年至少需要一百五十万两白银。我们三发市加上周边的税收每年最多五十万两,这些收入就是全部填到这个窟窿里也远远不够。除非士兵不要饷,海军不训练,不上大项目。”

    说着,他看着薛兴华问道:“税收的大部分都是金矿来的,其他方面的税收少的可怜。如果我们贸然提高税率,民心就可以不稳。……,那天林启龙侄儿在会上说我们这些家族的家里都是金山银山,你相信吗?”

    薛兴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会把眼睛紧盯在你们的钱袋里,税率只要合理我也不会增加的。说实在的,我还真没奢望陈市长一下能拿出五十万两银子支持我们,真是谢谢你的慷慨。对了,陈市长,你对海军怎么这么熟悉?”完全不像薛兴华印象中的古代官员。

    陈长荣道:“我们三发市以前就有一支小小的舰队,被荷兰人强行解散后,目前只剩下三艘小炮艇。以前这支舰队每年都要进行预算讨论,每次为了钱都要吵架,我怎么能不熟悉?”

    薛兴华认真说道:“舰队是必须要建的。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们给我三……四百万两白银,包括你现在捐献给我的这五十万两,我们天鹰军不再向你们市政府额外摊派一分钱的海军费用,今后的维持费用不会增大额外的军费比例。想必你也知道,如果我们没有一支海军,荷兰人随时都可以在海里向我们发起进攻,随时可以通过厄拉:河进入我们地心脏地带进行骚扰。”

    陈长荣听到了“额外”二字,心道:什么额外不额外,还不是你说了算。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钱不是由我们掏,难道天下落银子不成?“那薛团长,我们能不能签一个协议,就是事先约定军费开支不超过总开支的一定数额?这样的话,我也好向同僚、向市民交待。”

    薛兴华说道:“可以!你们以前的军费开支是多少比例?”

    老头略一思考,说道:“一成五。”

    薛兴华摇头:“太少!从现在起,军费开支至少占四成以上!”

    老头看着薛兴华。咬牙道:“不得超过四成!”

    薛兴华心里乐了。说道:“四成就四成。但支配权在我天鹰军。”

    “但你们不得故意克扣我们市政府军地正常费用。二军待遇不能相差太大。”

    听了这句话。薛兴华感觉这个老头太可爱了:他已经默许了我对市政府军地接管。

    薛兴华说道:“只要你们市政府给我四成地军费。三发市所有部队地待遇都一视同仁。只有军种地区别。没有个人地区别。”

    陈长荣道:“对于与荷兰人谈判地事。我们市政府没有停止过与他们地接触。我希望你们不要将这种接触与投降联系起来。”

    “不会,如果仅仅是谈判性质的接触,我们不管。我倒是希望你能出面,告诉荷兰殖民当局,我们默许他们对坤甸市以南地区地占领。

    同时也请他们承认我们对坤甸以北地区包括坤甸的控制。”

    “坤甸以北?地域是不是太大了,我们怎么管理得过来?而且坤甸市是荷兰人在这里的总部,他们绝对不可能交出来。”

    “坤甸是他们从我们手里夺走的,为什么我们不能拿回来?区域大有区域大地管理方法,我们可以招人可以建立更大的管理机构。而且我们所要求的区域极大部分是原始森林和山区或者沼泽地,只有三发市和周边区比较富裕。而他们所占领的地区富裕得多。”薛兴华惦念的是王炽他们埋藏在坤甸市的那一笔巨额宝藏,如果能把坤甸是捞到手,那就大赚了。虽然这个要价明显太高。

    “我担心我们要求太多地话会引起荷兰人从国内出兵。还有,在婆罗洲的西北角是广东华人的地盘,他们恨我们比对土著还恨得厉害,我们要了那些地方也没有用。”

    “这是我们开出的条件,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弃西北角,只占婆罗洲的四分之一。这应该没问题吧?”

    “北方地马来人也不见得会同意我们占领。英国人一直是支持他们的,也许英国人已经接手了都难说。”

    “哎,你怎么这么老实。人家荷兰人啥也没有,不一样可以占领这么多地方,我们有这么多华人帮助,整个婆罗洲到处都有华人,总比荷兰人的基础好些吧?”

    “有地华人还不如没有。”

    薛兴华说道:“有了我天鹰军,情况就不会如过去那样。我会让某些人知道我们天鹰军的本事。”

    ……

    二人进行一番艰苦地讨价还价,在得到薛兴华默许后市政府继续存在,不会如荷兰殖民者一样强抢几大家族的工厂、庄园、企业后,陈长荣带着薛兴华分配给他地任务走了:他将作为三发市的全权代表前往坤甸和荷兰殖民者谈判,商谈瓜分婆罗洲的问题。他动身出发的时间就是河面上的战斗结束的时间。

    他一边蹒跚地离开,心里一边感叹这个少年的野心太大,一千多部队竟然要霸占婆罗洲的四分之一的面积。

    实际上薛兴华对自己提出占领四分之一婆罗洲的谈判条件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万一成功如何管理也没有通盘的考虑,刚才纯粹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不过,他觉得既然是谈判,要求当然要提多些,这样才有谈地必要。如果条件提的太低,对方还会以为天鹰军心里发虚。

    天色已近黄昏。

    关应雄、林华他们都带人潜入到了河的对岸,其他士兵和小船都隐藏在岸边的草丛和树林中。田虎他们则按关应雄的指令埋伏在河流下游附近的

    ,以备关应雄他们偷袭失败后沿途用武力攻击,夺不要把它们打坏。

    这条河有九百多米宽,水流平缓。

    关应雄和林华从树林中走到岸边,看了看远处的河对岸。那里停泊着三艘军舰和二艘运兵船补给船。因为距离远,水面有淡淡的云雾,所以这边的人只能看清军舰的轮廓,看不清军舰上具体地东西,但能看见军舰上走动的人小黑点。

    关应雄对林华道:“林营长,你说这荷兰人是蠢还是傻?他们还没有生火,难道就这么干等?难道他们的指挥官还没猜出他们地部队已经被我们全吃了?”

    林华笑道:“蠢和傻有什么区别?不说是他们,就是我也不相信薛团长他们五六百人又要守营房、又要杀三四千土著,还能将一千多荷兰军队给吃掉。真的,打死我也不信。”

    关应雄得意地调侃道:“真要打死了你,我们损失就太大了,你和林启龙还有你手下的兄弟们可都是我们团长的宝贝。”

    林华看着远处地战舰,眼睛盯着看起来比筷子大不了多少的烟k;,说道:“他们还在犯轻敌的错误。以为我们没有海军,没有战舰,我们就拿他们没办法。”

    关应雄问道:“如果不轻敌,应该怎么做?”

    “几个动作少不了。第一,必须派出搜索船只不间断地搜寻周围地带,包括我们这边。因为我们虽然没军舰,也可以用岸上的火炮对付他们。如果兵力充足,还应该在这里建立防御阵地。第二,战舰不能熄火,在不能确保安全的地域应该随时保持警戒状态。万一遇到岸上火炮的袭击也可以随时应战。第三,遇到友军情况不明,不能死等,军舰应该游走,应该向上级救援。”

    关应雄说道:“受教了,今后我要率军舰,一定按你今天所说地做。不过,我现在也知道对方的那个家伙为什么不这样做。因为他们没人。你说的他们一艘军舰正常有一百五十多人,现在一艘军舰才二三十人,哪里能游走,哪里还把警戒线布置到我们这里来。”

    “所以我说他们太轻敌了,遇到当时那种情况就不应该派海军上岸,而应该命令陆军退回。”

    “呵呵,谁能咽下这个口气?堂堂的荷兰军队被我们给打败了,回去估计会被其他人嘲笑死。……,呵呵,还是跟着我们团长爽,反正自从我跟我们团长起,我就没有一天不爽快的。谁能想到这么短地时间我们从一伙没饭吃没衣穿的土匪就成了一支这么牛的军队?在我们这里呆久了,我保证你会越来越喜欢。”

    林华没有跟他扯这些,看着对岸地舰队说道:“他们总不动,让我的心总吊着,我们布放地水雷能不能炸中他们的船,我心里可没底啊。要不,我们把水雷拖到上游去,放在他们军舰地前面,让它们主动冲过去炸?反正他们不动。”

    “不要着急。炸了我们就没军舰了,还是让我们今晚动手,把他们的船抢了,我和你就可以当真正的海军司令了。”

    “都准备好了吗?”

    “昨天就准备好了,如果不是团长让我们采取最稳妥的办法,也许我们早开着它们到处跑了。”

    “你不要想的太简单,人家在军舰上呆了这么长时间,不会那么容易就缴械投降的。”

    “不投降就死。”关应雄简单地说道。

    水鬼队的队员装备很简单:一把匕首、一根芦苇、一条短裤是他们的标准配置。其他配置则五花八门,根据分工不同配置也不同:有人配备了左轮手枪、有的配备了步枪、有的则只有凿子和锤子、有的配备炸药包或者燃烧瓶、有的配备绳素、抓爪、也有的提着一盏防水信号灯、……。

    薛兴华一直想做一批手弩,可惜没人会做。在前世薛兴华虽然用朋友的手弩过了几次瘾,但只会使用不会制造,甚至连原理图都画不好,只好无奈地放弃了,所以水鬼们也就少了一门利器。

    看天色将晚,关应雄走到躲在岸边丛林中的士兵身边,问道:“兄弟们,准备好了没有?”

    一个士兵吐出嘴里的草根,问道:“关营长,什么时候动手,我们都等不及了?”

    一个士兵无奈地看了对面一眼,很是赞同:“就是,昨天晚上我们就准备去的,可……”

    旁边一个士兵反驳道:“可什么?听团长的没错。”

    刚才说话的士兵马上辩解道:“我也不是说团长说的不对,我只是想早点去嘛。”

    一个小军官说道:“关营长,要不我们现在就直接游过去,不要等天黑,游到那里时间也差不多了。”

    ……

    关应雄透过杂草之间的缝隙看了看对岸,说道:“不行。这么宽的河消耗了太多的力气就不好杀人了。各人做的事都清楚了吧?”

    “都清楚了!”众人回答道。

    关应雄随意指着一个士兵道:“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是负责在水下安装炸药包,一旦上军舰的人夺军舰不成,我就将它给炸了。”士兵自信地说道,“我一定把它炸的稀巴烂。”

    关应雄笑道:“那你是希望炸掉它让你立功好,还是让其他兄弟夺了船,让他们立功好?”

    士兵摸着脑袋说道:“当然是夺了船好,我们自己就有军舰了。团长就不用花银子买军舰了。”

    “好小子。不错!比我的脑瓜子强。”关应雄笑道,“如果夺了军舰,不但上军舰的兄弟们有功,你也有功。团长说,如果夺下一条军舰,参战的每个兄弟都奖励一百两银子,如果炸掉一艘船,每人只奖励三十两银子。我告诉你们,如果能把这些军舰全部抢下了,我们就大赚了。老子请你们大喝三天酒!”

    几个士兵马上争先恐后地说道:“我们一定把它们给全夺下来。”

    “如果能俘虏几个肥羊,那也是银子,不过,必须保证你们自己不被他们给害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

    ……

    【感谢订阅、月票、推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