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92章 【水鬼夺舰1】

第092章 【水鬼夺舰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夺清 第092章 【水鬼夺舰1】

    从穆纳中校带着军走后。希尔上校的心就一直悬相信有了这三百五十名士兵的加入。就是天鹰军和市政府军联合起来也挡不住他们这支九百人的队伍。

    他担心的是自己的水军会损失多少。如果损失太多。那他这个舰队司令就难受了。水军毕竟不是陆军。他们在陆的的战力比陆军差不说。最主要的是培养他和招募他们很不容易。这三百五十名海军士兵真要是损失了。今后还什么脸在同僚中说话?

    他有点后悔自己做这个行动。

    等他们走后。希尔上校的时间就来越难熬了。真正是度日如年。特别是听到远处传来微弱的几声炮响。而自己与他们联系不上的时候。更是心急如焚。

    前去探寻信息的士兵派出了七八个。可都是有去无回。

    他想过派一艘前往坤甸去搬救兵。可有担心同僚和部下的嘲笑。嘲笑自己存不住气。被几个野蛮人吓的惊慌失措。所以他一直在部下面前强装镇定。坐在甲板上和他一起高谈阔论。一起喝咖啡。甚至连对岸的搜索警戒动作都没做。以显示他对野蛮人不屑一顾。

    受他的感染。上的士兵和军官都信心满满。心里虽多少有点不安。但也没有往心里去。

    他们时不望一望南面三发市的方向。希望能看到那里冒滚浓烟。更希望能在码头上看到慌不择路而逃奔过来的难民。看到他们的军舰后能乖乖献上手里的金银财宝。

    如果有三发市的官前来乞求调停就更好了可以勒索一大堆银子打道回府。过一段时间再来“调停”。

    可惜。他们想看到的都没有到。这里似乎被自己人和三发市的人遗忘了。从上午士兵出发到天快黑了都没有任何音信传来。

    舰的舰长趁希上校上厕所周围没有其他士兵悄悄的问道:“上校。我们是不是。”

    希尔开始还保持着那份高傲。但很快因为心急而改变了态度。低声问道:“怎么办?”

    舰长犹豫着说道:“猜想斯肯特中校和穆纳中校的情况不是很妙。如果。”

    希尔听他吞吞吐吐。怒了提高声音说道:“先生我听你的猜测如果可能。我问你我们该怎么办?”

    舰长心里道:我又不是舰队司令。你自己做出的愚蠢决定跟我什么关系?但他知道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蚱。不是相互埋怨的时候就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即派人到坤甸汇报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们同时要预防那些野蛮人从陆的对我们进行炮击。我们不能这么大模大样的停靠在这里。昨天我们的军舰就已经受到了损。”希尔不满的问道:“你是在质疑级长官稳定人心的决定吗?”

    舰长抿了一下嘴巴。说道:“……不是。我只是提醒阁下注意情况也许比我们想象的糟糕。”

    希尔来回走了几步。后痛苦而低声的说道:“现在我们每条船上不足三十人。如果派一艘军舰回坤甸。至少的给那艘船配备一百人把人员都移到一艘军舰上其他军舰怎么办?就是几只猴子过来也能把我们给俘虏了。现在这么做。我们还能舰炮进行还击。”

    少校争辩道:“可我们这么干等也不是办法。万一……好。不说万一。情况如果。如果一直这延续下去。我们怎么办?对不起。我不的不用如果这词。上校。”“如果”这个还真是忍不住。希尔点头道:“我明白。我是在我们一千人的伍有可能被几个野蛮人消灭吗?就是上帝也不会开这种玩笑吧?他们就是英国的军队法国的军队也不可能。”

    “但我们不不朝这个最不可思的结局想。也许上帝打瞌睡了呢。”又是一个“也许”。

    希尔显然没有注意这个“也许”。或者是他听见了也来不气。而是说道:“上帝打瞌?他打瞌睡了就更不会弄出一个这样的笑话。好。我现在强迫自己接这个倒霉的事实。我现在假设无能而可怜的斯肯特已经上天堂跟上帝去交涉去了。这行了吧?那我问你。舰长先生。我们难道应该丢下“旗鱼号”“梭鱼号”二艘军舰。艘补给运兵船逃之夭夭吗?”

    舰长对这个现在没有主见的上校恨的痒痒的。但还是认真而严肃的说道:“也许。我们只这么做。这是我们避免全军覆没能够报仇的最好办法。也是唯一法。”

    “可是。万一他们还没有崩溃。现在只是在交战。也许最后赢的了战斗的胜利呢?我们都受到上司的惩罚同僚的嘲笑。你知道吗?”希尔自己也用起了模棱两可的词来。因为他不敢相信斯肯特穆纳他们失败的事实。如果是那样。他的军事生涯就结束了。或许还要被送上军事庭。

    面对优柔寡断的上司。舰长心斯肯特他们不崩溃。我都快被你弄崩溃了。他无奈的耸了耸肩。双手一摊。

    希尔看着不高兴的舰长。看了很久。说道:“也许我们真的错了。”。

    关应雄检查完自己的水鬼部队。信心十足的朝他的指挥部走去。

    这时。一个士兵指着对岸对关应雄说道:“关。你看。敌人的军舰升火了。”

    关应雄大惊。连忙将望远镜举在眼前。果然。排中间的一艘军舰烟里冒出了淡淡的白烟。因为兰军舰使用的优,动力煤。单位热量很高。黑烟很少。如果不是眼睛看。在这黄昏的时候还看不清呢。

    “他娘娘的-不升火迟不升火。等到老子都准-好了才升火。”关应雄气差点将望远镜给摔了:就是信心最。他道自己的小划子要对付这种活动的军舰是绝对不行的。水们在水下最厉害也追不上正在行进的军舰。如果军舰要逃跑。当前他们能够使用的办法就只有二个:一是用水雷拦截只要能炸掉一艘船其他的船就会放慢速度。或者等待探明水雷情况后再前进。那时才有可趁之机。二是让田虎王胜道他们用火炮轰。能炸坏多少算多少。

    当关应雄跑进树林下的指挥部时。林华却不在。

    雄大声问道:“林营长呢?”

    正忙于收拾行张的士兵马上回答道:“林营长已经带人到下游去组织布放水雷了。他说洋鬼子一时半会走不了水鬼队的事全部由你决定。”

    关应雄恨恨的说道:“既然一时半会走不了他娘娘的。为什么就这么跑了?”

    士兵笑了一下。没回答。

    关应雄笑着骂道:“滚。”听说鬼子的军舰一走不了他心里轻松了许多:不要一个小时。天就会黑下来。那时候水鬼队就可以大展神威了。

    但很多士兵们知道这个情况。以为军舰一升火就会跑。就会让他们白花花的银子变成水。在其他兄弟面前露脸的机会就会消失。他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军舰心急如焚。

    一个连长手抓着帽子急匆匆的跑到关应雄前面心急火燎的说道:“关营长。快点下命令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关应雄走前踢这个连长一。骂道:“你娘娘的。老子都不急。你急啥。人家林营长已经到前头布置水雷去了。怕留不下这些洋鬼子。柯良玉。你给我滚回去。老老实实的等着。”

    柯良玉还没有说话。,面一个急迫的声音说道:“关营长。军舰都让水雷给留下的。那我们还立屁功啊?再说。水雷炸下来的军舰还能用吗?都成木板片片了。”

    不用看。关应雄就知道这个伙是谁。他骂道:“兔崽子。你们他娘娘的当兵都是吃饭的?它们一时半会跑的了?你们的脑壳就不会想一想吗?”

    虽然关应雄不是二八经的海军。但通过这段时间的虚心的向林华询问。他也知艘战舰从开始升火到锅炉的蒸汽压力够用。军舰能够航行能够战斗。必需很一段时间。小的军舰动作快。约需要一个多小时。大军舰一般需要二三个小时。

    经过关应雄这一通骂。二个连长也多明白了一点。他们也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培训。所以二心里高兴但装着灰溜溜的样子跑了。回去之后就照搬关应雄的话回自己的手下。只是根据自己口头禅对他的话稍微进行了一点加工:

    “小王八蛋。你们他***当都是吃饭的?它们一时半会跑的了?你们的脑壳就不会想一吗?”

    “日你们先人板板。你们的脑壳就不会想一想吗?它们一时半会跑了?就只知道吃。吃。吃死你们这些笨蛋。”

    有什么样的将就**什么样的兵。这些士兵被骂之后。心里反而舒坦了。

    “日。老子一定要一个洋鬼子军官。”

    “我不砍死三个。不。十个。不砍死十个洋鬼子我就不当水军。我就不活了。”

    夜幕降临。远处军舰影越来越模糊。关应雄一直用望远镜看着那里。虽然心里知道它们暂时走不了。但还是焦急的很。万一他们不等蒸汽压力完全到位就开动。那就麻烦了。

    如果他不是指挥员。他早就忍不行动了。

    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关应雄身子一个趄。双举着的望远镜差点从手里掉落:军舰动了。

    接着。传来一声长的汽笛声。

    关应雄大手一挥:“上船。准备行动。”

    他和传令的士兵几是同时冲出去的。士兵的身体还撞在了他身上。关应雄忍不住骂道:“你娘娘的。没长眼睛吗?。”

    所谓的船就是一种只能装七八个人的小划子。它们并不能用来战斗。只是在敌人的视野外运送水鬼们。让他们节省一点体力。更快的接近敌舰。

    当关应雄坐在划子上。正要下令前进。准备死马当作活马医。几十艘小划子趁对方不备全力缠上去的时候。他发现最大的“剑鱼号”旗舰最小的“梭鱼号”舰并没有立即调头朝西方顺着水流撤退。而是朝他们这个方向过来了。另一艘中间排水量的“旗鱼”军舰则原的不动。还在那里升火增加蒸汽压力。

    “靠。洋鬼子搞什名堂?”关应雄头上一下冒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们的小划子被军舰现。只要一炮。甭管打中没打中。都是船翻人落的结局。熟悉水性的水鬼虽然不会伤多少。但要成夺军舰的任务无疑会完全泡汤了。

    他低声命令道:“许动。看动静再说。”

    “剑鱼号”“梭鱼号”朝对岸慢慢的移动着。很快就到了河心位置。

    柯良玉凑近关应:“关营长。看它们慢吞吞样子。肯定没发现我们。现在距离近多了。我们干游过去粘上它们。”

    关应雄看了看还在移动的军舰。下令道:“下船。入水。”

    水鬼们悄无声息的船上滑入水。一边紧盯着越来越近的二艘军舰。一边等待着关应雄的下一道命令。

    “下锚了。它们下锚了。”一个士兵差点大喊出来。

    关应雄低:“静点。大家不是瞎子。”

    刚过河心二艘军舰就停了下来。口都转向码头方向。不久。二艘运兵补给船也在河心抛锚停下。

    关应雄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靠。你们他娘娘的终于害怕了?再也不敢打肿脸充胖子?

    他命令道:“上岸。休息。”既是停靠在河中间而不是逃跑。关应雄更放心了。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天色越来越黑。不久河中的船舶连轮廓都看不清楚。只有当它们舰桥上的探照灯一时间就扫一遍河面对岸码头时。它们那庞大的身躯才展现出一部分来。

    一直未动的“旗鱼”军舰总算到了足够的蒸气压力。它鸣着震耳欲聋的汽笛。慢慢朝边驶去。“剑鱼号”“梭鱼号”二条军舰的探照灯都为它指路。

    关应雄低声道:“入水出发。”

    水鬼们立即悄悄的走入水中。嘴里含着一。毫无声息的朝军舰接近。四百米的距离他们而言并费力。接近军舰后。他们各自按照事先的分工有条不紊的工作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