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093章 【水鬼夺舰2】

第093章 【水鬼夺舰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了凿船底的水鬼没有动手而靠在船身上外,安装炸有条不紊地将炸药包紧紧和船身相连;拿抓爪的水鬼将用布条包扎好的抓爪扔到了船帮上,水鬼们一个个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关应雄是第三个爬上“剑鱼号”甲板的,让他很不理解的是甲板上竟然没有看见一个荷兰士兵。前后左右陆续露面的都是仅穿短裤的天鹰军水鬼们,就连舰炮炮位上也没有一个敌手。如果不是舰桥上探照灯还在朝码头方向扫描、锅炉还在冒烟发出咝咝的声响,他们都要怀这军舰是不是无主之物。

    关应雄听到身后一个水鬼不满的嘀咕道:“见鬼,人呢?难道让老子白来了?”

    关应雄正要制止,只听船中部的舱门一声轻响,接着传来一阵叽哩咕噜的说话声,门打开洒出一片灯光。关应雄和几个水鬼非常敏捷地在舱门二边藏好身体。

    二个水兵说笑着低头走出舱门,未等他们的眼睛适应外面的黑暗,他们的嘴巴就被堵住,胳膊也拧到了身后,虽然挣扎了几下,但突然遇袭的他们哪里是几个壮汉的对手,很快就被击晕了扔到一边。

    “冲!”关应雄低吼一声,率先冲进里面。这里是船员的宿舍,所有床铺都是空空的,只有二个士兵坐在地板上抽烟闲谈。一个家伙看见关应雄进来,以为见了鬼,惊恐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水鬼们冲过来。直到被捆上,嘴里被塞上破布,他也没有叫喊和挣扎。

    轻松擒敌地关应雄气得朝那个胆小鬼踢了一脚,说道:“你他娘娘的倒是还手啊,真没劲!”

    一个水鬼在收捡枪支、一个水鬼在翻箱倒柜地寻找值钱的东西,关应雄没好气地说道:“放下,放下,这里全都是我们的了,还搬过屁!你们二个在这里守着,其他的随我抓当官的去!”

    当他们从船舱里出来的时候,甲板上地水鬼已经有了二十多个,关应雄一挥手,众水鬼立即扑上了“剑鱼号”舰桥。

    作战指挥舱里,希尔上校斜靠在椅子上假寐,左手放在椅子把手上,右手压在额头上,脸上全是沮丧的神情。一张崭新的海图胡乱地摆放在桌子上,三角板、量角器、圆规随意摆放,一支铅笔还被折成了两截扔在一边。

    二个参谋站在桌子边。二人大眼对小眼。

    门外传来一阵不同寻常地声音。二个参谋一愣。眼睛再次对视。都想从对方眼里读出点什么。可惜除了不解还是不解。

    希尔将右手放下。睁开眼睛转头对着舱门烦躁地大骂:“安静一点!吵什么吵?”

    门被粗鲁地踢开。进来地不是他们所想地护兵而是一群赤膊汉子。他们动作敏捷地冲了进来很快就占据了各舱门、窗户位置。手里或拿匕首、或举手枪。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

    一个参谋吓得大叫一声。手自然地朝腰间伸出。

    关应雄一个健步冲上前。对着那个参谋就是一拳。

    参谋惨叫一声连退三步,四脚朝天倒下地板上干呕着。

    希尔和另一个参谋哆哆嗦嗦地举起了双手。

    “绑起来!”关应雄抓起桌上地作战海图,猛地一扯,几下揉成二团塞进了希尔和参谋的嘴里。

    希尔似乎没有感觉到嘴被硬纸划破了皮,而是心痛地看着一张珍贵的海图就这么被这个野蛮地家伙给毁了。

    舰桥上的敌人轻易地被收拾干净,锅炉房、武器弹药库的敌人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当远处传来水雷的爆炸声时,留在河心地二条军舰已经被水鬼们牢牢控制在手中,整个“接防”过程中,只发生了几次小小的冲突,二个荷兰兵因反抗或误会而死亡,六个荷兰兵受伤。水鬼们损失更小:一个被船上地钉子扎伤了胳膊,一个因为高兴从高处跳下时葳了脚。

    等所有俘虏集中在一起,才发现二条军舰上的荷兰人加起来也只有八十多人,还不够那条小军舰“梭鱼号”地额定编制,不足“剑鱼号”军舰定编的一半。

    关应雄他们过来好久才知道,军舰上地其他人都被抽调到那条“旗鱼号”军舰上,用以保证航行中的安全,以更好地完成它的任务:前往坤甸报信,护送援军过来。

    而且在这被俘的八十多人中战斗人员极少,基本都是司炉工、管损人员、技术人员、勤杂人员以及海军高级指挥员、参谋、驾驶人员。

    可以说,关应雄他们打了只是两头虚弱的病老虎。

    听着西边传来的爆炸声、看着远处燃起的火光,关应雄很是惋惜地说道:“太可惜了,林华这小子炸坏了我们一条好船!兄弟们,夺另外那二条船去!”

    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夺取军舰毫不费劲,反而在运兵补给船上却大费周章,远处的爆炸声提醒了这二条船上值守的士兵,他们一边拼命用灯光发信号询问旗舰,一边到处打枪,只要有动静就是一轮子弹打过去。

    军舰上的人少,运兵补给船上的人更少,偌大的船只只有十几个士兵。他们虽然反抗激烈,但很快就被水鬼们的火力压制住。加上旗舰上一直没有回答他们的信号,这些人很快就知道了不妙,在死伤几个士兵后,二艘运兵运输船上的士兵先后选择了投降。

    ……

    一直关注河面战斗的薛兴华听到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接着就听到了一阵阵枪声,这使他很不安,和其他人一起朝声音响的方向望去。因为树林的遮拦,他们什么也看不见。

    焦急地等了半个小时,田虎带着护兵气吁吁地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靠,全让他们过瘾了,我们啥也没做。”

    薛兴华连忙问道:“情况怎么样?”

    “全夺下了来了,那个什么狗屁希尔上校也被关应雄抓住了,真是撞了狗屎运。”田虎说道。

    薛兴华大乐:“他们是怎么夺下军舰的?”

    田虎不好意思地朝来地方向一指,说道:“报信地还在后面呢。”

    薛兴华苦笑不得地看着田虎。过了好一会,一个上身**的水鬼也是气喘吁吁地在二个士兵的带领下跑了过来:“都……都给我……我们

    了,只有一艘逃跑……逃跑的军舰被水雷炸烂了船+里……那里不动了。”

    薛兴华最终没有从来人的嘴里听到他满意的报告,干脆把手一挥,说道:“走!我们到河边。”

    马小六一愣:“现在?岸上也许还有敌人呢。”

    “别嗦,还有什么敌人。走!”薛兴华说完就走。

    彭二叔、马小六连忙召集护兵。

    实际上薛兴华不发话,在树林中休息的士兵就想去看了,听说整个舰队都被关应雄、林华他们俘虏了,个个都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好多人还没有看见过军舰呢,就是薛兴华自己也是在前世见过军舰,来到这个世上只见过运输船、小炮艇。

    他们很快就到了目地地。

    当他们赶到码头的时候,所有的军舰和运兵补给船都在俘虏的驾驶下停靠在码头上,俘虏们都被关进仓库里。闻听薛兴华来了,关应雄和林华还整好了队伍在等待他们。

    薛兴华站在队伍前,大声说道:“谢谢兄弟们,你们立大功了!”

    众士兵都自豪地大笑。

    关应雄说道:“你们在岸上地兄弟们都立了大功,我们水里的人也都是大老爷们,如果不立功还敢挂卵子吗?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几个无良地家伙大声叫好,几个腼腆的士兵则小声笑着。

    薛兴华开玩笑道:“我是又高兴又紧张啊,我这不又要拿出一把大银子赏给你们吗?”

    “哈哈……”

    在关应雄、林华的带领下,薛兴华一行人上舰参观了“剑鱼号”,不但看了甲板、舰桥,还参观了锅炉舱、轮机室、弹药库。

    前世今生都没有见过**的薛兴华被152毫米的舰炮和笨重的炮弹震撼了。如果不是天色太晚,薛兴华还想乘军舰兜兜风,用舰炮轰上几炮呢。

    留下必要地值守人员,薛兴华带着其他士兵列队回军营,他们连续战斗了二天,实在太疲劳了,不少士兵还身上带着小伤口需要处理。

    走近军营的时候,军营门口站满了看热闹地市民,不知道他们是一直在这里还是闻讯赶来的。听到天鹰军将洋鬼子地军舰全给缴获了,洋鬼子一个不纳地被俘获,市民们一个个激动地大喊起来:“天鹰军万岁!”

    “薛团长万岁!”

    “你们太有本事了!”

    “天鹰军威武!”

    ……

    军营门口,张越挺胸收腹地站在外面,在他身后是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士兵,水儿站在队伍地最后面,也挺胸收腹纹丝不动。

    “敬礼!”张越大喊道。

    水儿也学着士兵的样子将手举到鬓角处,不过动作有点生疏而迟疑,在前世电视里见过女兵敬礼的薛兴华看她那个样子有点别扭。

    走近水儿,薛兴华忍不住说道:“水儿,你敬礼的样子太不标准了。”

    “啊,少爷你……”水儿脸一红,连忙放下手,跑了。

    众人大笑起来。

    整个晚上,很多人都激动得没有睡觉,加上军营外热闹的市民,就如过节一般。有市民还连夜从城里买来了鞭炮,在军营门口噼里啪啦地放了起来。一批市民回去又有一批市民过来。

    躺在床上的薛兴华也是心潮澎湃,但他的心思更多的集中在缴获的三艘军舰上。不知道如何利用它们,想用它们建立一支小小的舰队,又怕林启龙招聘不来更多的海军,也担心荷兰人派舰队来围剿。

    如果荷兰人派舰队来剿杀,那么损失就肯定巨大,不但军舰会毁坏,好不容易培养的海军人员也会被歼灭。

    “建!有军舰不建海军,那真是傻瓜。大不了到时候弃船上岸就是,老子的天鹰军不也是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吗?是不是再买几艘?到时候老子就不怕你荷兰海军了。”薛兴华带着笑容终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吃完早饭,薛兴华安排好军营的事带着一队士兵再次前往码头。水儿、张越也抢着跟了上来,她也没见过大的军舰。

    林华他们早做好了准备,当薛兴华他们上军舰后,已经加足了汽压的“剑鱼号”巡洋舰就缓缓驶离了码头,先朝东边的上游前进了四海里,然后掉头走了十海里,再掉头往回走。这让大家都过了一把兜风的瘾。

    接着,林华命令俘虏用152毫米的舰炮发射炮弹。在俘虏的操纵下,炮弹传送机将弹头从弹药库里运出来,自动进行装弹。

    看着这一幕的薛兴华与其他人的感受完全不同,其他只是新奇、高兴,而薛兴华则有一种沉重的紧迫感。一种能不能赶上西方工业国家的焦虑感。

    虽然薛兴华他们被安排到远离舰炮的船+,耳朵也被耳塞保护,但当舰炮射出炮弹的那一瞬间,众人都脸色被得苍白。水儿更是吓得花容失色,连退二步倒在了身边薛兴华的怀里,半天都没起来。

    薛兴华揽住她的细腰,将耳塞取下倾听着远处传来的爆炸声。

    张越捂了又捂自己的耳朵,说道:“我的老天,这么大的炮弹要是打中了城墙,那城墙不一下就被称了粉末?如果他们从这里向我们三发市**,那我们……”

    众人再次失色。

    水儿从薛兴华怀里挣脱出来,默默地站到一边。

    薛兴华说道:“我们必须杜绝这种事的发生,真要有一发炮弹落在城里,死伤就大了。”

    这时关应雄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对薛兴华道:“团长,这舰炮太他娘娘的过瘾了,轰的一声,站都站不稳。”

    薛兴华问林华道:“林营长,荷兰人在坤甸的的海军力有多大?他们的军舰跟这艘军舰比,大还是小?”

    林华回答道:“他们一共也只有八艘巡洋舰,现在被我们夺了三艘。像‘剑鱼号’这种大军舰一共二艘,另一艘跟这艘差不多。”

    薛兴华看着河岸问道:“如果他们倾巢出动,我们能抵挡住他们吗?”

    【感谢各位的打赏、订阅、月票、推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