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24章 【生死之战1】

第124章 【生死之战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着北海号和运输船在云南号的护卫下缓缓离开后,快速度朝海盗的老巢驶去。柯良玉因为担心薛兴华让他当海盗头子,主动要求担任云南号的舰长,离开了薛兴华。

    因为没有了拖累,四川号一直以十八节的速度前行,在第二天中午就达到了海盗盘踞的索罗岛。在接近索罗岛之前,海盗们分布在海上探听消息的小渔船就已经把大军舰过来的消息传到了岛上,但他们不知道这艘军舰是专为他们而来,以为只是一艘路过这里的军舰。

    岛上的海盗将他们剩下的海盗船都藏到了港湾里,码头上只剩下几艘小破渔船。岛上的人也“悠闲”的劳作:修补渔网、晾晒海产品、耕种蔬菜地……

    薛兴华让军舰绕着海岛转了一圈,海岛不大,也就十几平方公里的样子,上面有一座不高的山峰,山脚下只有一些破烂的小屋,从望远镜里完全看不出这里是海盗的老巢,那里不但有微颤颤的老头,还有天真无邪的孩子,也有人家养了鸡和猪,一副难得安宁的田园净地。

    霍斯特摇着头笑道:“想不到,想不到,谁能想到这里是海盗的家?”

    薛兴华问一个被抓获的海盗小头目:“你们的炮台就是那一堆草的后面?”

    “是的。在山上还有几个地堡。”那个小头目老实地回答道。

    “你们地海盗船藏在哪里?”

    “从码头前面的一个小河道进去,就在那片树林的后面。那里可以藏好几艘船。”

    看着码头上的老头和孩子,薛兴华还真有点不忍下命令进行炮击。特别是那些孩子里面明显有一些是华人地孩子。他对海盗小头目道:“你带一个人下去,上岛找你们的三领、四领,就算我们限定他们在一个小时内投降,否则,后果自负。”

    等那个家伙带着一人登上交通小艇划向海岛之后。薛兴华又命令舰上地主炮瞄准岛上炮台所在地方向。做好射击准备。随时准备开炮。

    没有让薛兴华担心多久。群龙无地海盗在大军压境和精锐被俘地情况之下很明智地选择了投降——岸上树起了一杆白旗。

    接下来地事情就顺畅多了。当先遣部队上岸接管了炮台、地堡之后。薛兴华就上了岸。和三领、四领进行谈判。落实他们地待遇问题。宣布他们地今后工作。

    三领韦远超是一个从福建逃过来地华人。曾经在福建马尾船政学堂学习过一段时间。在中法海战中受伤。后来随堂兄弟出海讨生活。不像出海地船被海盗抓获。他们几个人就落了草。韦远超凭借他地技能很快在海盗群中脱颖而出。一步步爬上了“高位”。如果不是因为来地晚。大领、二领又迟迟不死。他早就爬上了大领地位置。

    这次他之所以投降。除了因为精锐失去了大部分。敌方地舰炮直指海岛。最重要地是因为他看见了四川号上地那么海军旗。以红色为底地金龙和“中华”二字。华人与其他国家地人不一样。他们心里总有一个祖宗之地地情结。韦远超知道当海盗不可能当一辈子。海盗是不缺钱。但家里还有父母。还有兄弟姐妹。如果当海盗地名声传到家里。家里会在众乡亲面前抬不起头来。年迈地父母也许还因此而气死。

    韦远超不知道这艘军舰属于谁。但能公开打出“中华”二字。肯定与一直牵挂地家乡有关。所以。他毅然决定投降。并说服了心里犹豫地白人施奈德。

    无良的薛兴华最关心地是那个藏赃物的山洞,但他抑制住自己想马上进山洞查看物品的冲动,而是一本正经地宣布韦远超为团长、施奈德为副团长,先期投降的五个小头目分别为营长,余下的官员由他们自己任命。他命令他们暂时继续在这里行侠仗义,告诉他们在三市那里兴华军将分配众海盗们田土和房屋,并决定从即日起众人开始领取每月与兴华军士兵一样的薪水。

    最后,薛兴华还简要介绍了有关兴华军的情况,让海盗们心里踏实了很多,除了极少数想当一辈子海盗的人外,大部分都为自己洗脱海盗之名,能够拥有自己固定、稳妥的家产而高兴。

    在大吃大喝一顿之后,韦远超带着薛兴华等人进了那个山洞。显然这个山洞被海盗们利用了很多的一段时间,里面不但有现在新生产出来的枪支弹药,更有以前的什么遂枪、前膛炮等“老古董”。因为山洞很潮湿,里面很多东西都锈蚀、了。薛兴华捏着鼻子在里面转了一圈,几

    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更没有什么黄金、白银了。

    不过薛兴华也很理解:海盗们就是靠掠夺物品维生的,有值钱的东西早被他们换成了金钱、粮食,哪里还会放在这里腐烂生锈?此次接管的唯一收获就是得了一些水性不错的海盗。

    第二天一早多少有点失望的薛兴华跟韦远超、施奈德约好派运输船前来接送海盗家属的日期后就下令四川号出了。在四川号上新增加了四十七个有航海技术的海盗,这些人是韦远超从海盗群中挑选出来交给薛兴华的。

    离开索罗岛的时候,海面上只有微风吹拂,视野很广。但边训练边航行三个多小时后,海面上空就有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正在甲板上观看水兵进行火炮射击训练的薛兴华嘀咕道:“奇怪,中午怎么会有雾?”

    旁边一个年老的海盗笑着接口道:“这一带海域经常这样。有人说是气压差造成的。与傍晚和清晨的雾不同,没有那股湿气,等下就没有了。”

    说话的人是从海盗里选出来的四十七个中的一个,说的中文很是拗口,薛兴华随口问道:“有这雾会不会下雨?”

    “不会。这雾说明近期没有台风过来。嘿嘿,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经验,应该不会错。”海盗得意地说道。

    薛兴华点了点头,带着护兵爬上了舰桥,雾的底层刚好在这个高度,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飘渺的雾,这雾果然不象平时所见的雾那么潮湿。

    看着无边无际的雾气,薛兴华心里担心那三艘船会不会遇到麻烦。

    那三艘船没有什么麻烦,倒是薛兴华他们自己遇到了天大的麻烦。从索罗岛向西走南方向走了半天,军舰刚从干雾里穿出来,望台上的望兵就大声报告道:“报告,在我们的右前方现船只。”

    所有人都不当一回事,因为在大海里遇到其他船只很平常。

    没有多久,望兵又报告道:“来的是一艘军舰,是上面悬挂的军旗显示是属于西班牙战舰。”

    四川号继续前行,没有理会。

    又过了一段时间,望兵报告道:“对方用旗语向我们致敬,它是裴恒亲王号,他们属于西班牙皇家海军菲律宾舰队。他们询问我们属于哪个国家?责问我们为什么不归还被海盗抢劫的北海号货轮?”

    望兵的报告让舰上的人开始紧张起来:对方显然认出了四川号是俘获那艘比利时货轮的军舰,也许对方就是针对四川号而来。从对方的询问来分析,百分之百地肯定这些信息是那些释放的船员告诉给西班牙军舰的。

    大家心里都在问道:“它来干什么?”

    众人不约而同地把眼睛落在才进指挥室的薛兴华身上。副舰长霍斯特—荷兰人——听了翻译的话后,转身拿着望远镜盯着越来越近的西班牙战舰。

    薛兴华思考了一会,说道:“回答他们,北海号是我们从海盗手里夺回的战利品,不予放。”

    信号出不久,对方又来信号:“他们要求我们立即交出合法经商的北海号。否则,他们将视同我们是海盗同伙。”

    薛兴华说道:“真是见鬼了!早知道这样,不如将那些比利时人给全灭了。你们记着,今后生这类事情最好是杀人灭口,免得自找麻烦。肯定是那些家伙在西班牙军舰那里告状并说动他们来追我们的,真是恩将仇报的杂种!”

    薛兴华心里道:靠,北海号都送回家了怎么交出?西班牙真他娘的多管闲事。

    他又对部下说道:“告诉他们,我们正在调查北海号与海盗的关系。

    暂时不能交还北海号。”

    说到这里,薛兴华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会,接着对林华道:“立即口头出战斗警报!不要升战斗旗。”

    既然遇上了这种多管闲事的家伙,这里又是驻菲律宾的西班牙殖民地海军的活动范围,一味地逃避不说给自己的士兵留下胆小怕事的坏印象,而且未必能逃掉,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战!

    指挥室的家伙们都不解地相互对视:就因为这点事与强大的西班牙海军开战?还采取偷袭的方式?

    不升战斗旗就意味着不提醒对方就开始战斗,也是偷袭。在不知道对方军舰能力的情况下,偷袭无是最可靠的办法,可这样合适吗?

    【感谢各位对《夺清》的关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