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37章 【留下三个就行】

第137章 【留下三个就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炽抬手挥了挥,说道:“只要你能上战场打日本人,是你贤侄,而不是我这个老头。老夫只是出几个钱而已,而你们却是拿命来拼杀,为国尽忠。”

    说着,他对薛兴华道:“老夫出了钱,你就不要把眼睛盯在你伯伯的财产上了,他的财产可是准备让家里人过日子的。当然,你伯伯百年之后那些财产怎么办,那是你的事,老夫不管也无权管。只要他活一天,老夫就要看管一天。他和你父亲辛苦一辈子,积累下来的也就是那几十万家产,你忍心就这么扔进去?”

    为了从王炽这里得到更多的钱,薛兴华只好再次装逼地说道:“国将不存何以家为?”

    王炽道:“那是大话,国家要,家也必须要。你知道老夫和你家的关系不?你应该知道你父亲、你大哥、你堂哥是怎么死的,你伯伯是怎么受伤的吧?”

    薛兴华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我穿越过来的,知道啥?

    王炽说道:“老夫和你家有多年的交情。从老夫年轻时跑四川起,你父亲和你伯伯就和老夫在一起。说起来,你父亲他们都是因为老夫的生意而死了。”

    薛兴华说道:“我只听说我父亲、我大哥他们是在南洋被洋鬼子打死的。他们与你的生意有什么关系?”

    王炽叹了一口气,他简要地介绍他了的“同庆丰”商号和薛兴华“父亲”死亡的事情:

    婆罗洲上有不少的金矿、银矿、煤矿。几百年以前就很多漂洋出海的华人在那里生活,他们靠挖矿赚钱。在荷兰人进来之前,那里的华人还一度超过原地的土著人。更不用说华人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实际上是国家形式地兰芳公司。

    十年前,王炽在那里开办了几个“同庆丰”钱庄,专门承办存汇兑业务,就是那些华人把钱存到婆罗洲的“同庆丰”钱庄,他们在国内的家人就能在国内的“同庆丰”钱庄取到钱,就如后世的邮政银行一样。

    因为“同庆丰”钱庄地信誉好。保安力量强大。存放地资金安全保险。不但在那里打工地华人争相把赚地钱通过“同庆丰”钱庄汇款回国内。或寄放在里面。就是本地地华人商家、矿主也争相把金银存放那里赚利息。因为王炽想利用婆罗洲钱庄地钱在南洋滚雪球式地展生意。准备在南洋其他地方如新加坡、马来、爪哇、暹罗等地建立分行。所以没有及时把婆罗洲赚地钱运回国内。而是将那些金银财宝存放在秘密地点。

    谁知道兰芳公司地大总制刘阿生一死。荷兰人就在兰芳公司内奸地帮助下进来了。等在昆明地王炽得到音信。那已经离荷兰宣布接管兰芳公司好几个月了。焦急地王炽只得派薛兴华地伯伯、父亲等人带领镖局地人急匆匆地前往“同庆丰”钱庄取款。准备将存放在坤甸附近地金银—赚地钱和客户存放地钱——运回国内。

    但是。当他们赶到坤甸地时候。“同庆丰”钱庄已经被荷兰人和他们扶植起来地土著霸占、掏毁了。钱庄里地钱被他们抢走。连房子都被烧成了白地。薛兴华地伯伯和父亲等人自然要找对方讨一个说法想要回那一片山林。但荷兰人横蛮不讲理地开枪射击。如果不是薛兴华地伯伯被薛兴华地父亲压在身下。薛兴华地伯伯这个唯一幸存也会死掉。即使如此。薛兴华伯伯地腿也被子弹打断。

    王炽最后说道:“你家一直和老夫风雨相随。我王炽欠你家一份天大地人情啊。”

    薛兴华想不到自己地一家与王炽还有这段渊源。难怪王炽这么帮助自己。他说道:“这完全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那些荷兰人。”

    王炽没有说话。目光看着地板上。

    薛兴华忍不住问道:“那钱庄地钱是不是都被那些人夺走了?”

    王炽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藏钱的地方,荷兰人已经在附近建了军营,任何人不能靠近,谁知道他们现没现。就是知道钱埋在那里,我们也无法取出来。”

    薛兴华心里乐了,上次取得缅甸朝廷地钱让自己了一笔大财,这次难道到婆罗洲又要一笔大财?只是钱埋的地方太不对了,怎么能埋在坤甸呢,那里现在成了荷兰鬼子重兵把守地老巢。

    王炽说道:“我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那里是婆罗洲的府,就是我们大清国的官兵派过去也未必有用。我很内疚啊,那些人把钱存在我的钱庄里,却无法还给

    因为收据存单都被战火付之一炬。”

    薛兴华笑道:“付之一炬还是好的,如果人家拿着收据存单过来要钱,你不更亏?”

    “是人家的当然要还给人家。前二年有人拿着存单漂洋过海来问我们要过钱,老夫都让柜台上支付了。可惜不少人都被荷兰人和那些傀儡给杀了,能拿出存单的人不多。当时很多人都是不认识字,睡的又是工棚,连一个收藏东西的地方都没有,他们就连收据都存放在我们钱庄上。结果大火一起,啥也没有了。相比那些一穷二白的人,老夫还是幸运的。”

    薛兴华一下无语了,王炽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形象越高大起来:好人啊。

    薛兴华试探着问道:“王大人,如果那些财宝被我们取出来。你能给我们多少?”

    王炽一听乐了,说道:“呵呵,你取出来当然归你,难道老夫还厚着脸问你要?只要你今后少问老夫要钱,老夫就心满意足了。”

    见王炽现在的心情不错,薛兴华问道:“王大人,这个问题解决了。我还能麻烦你其他事不?”说这话的时候,薛兴华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点无耻,就是就是贪得无厌。

    王炽倒没有什么厌恶,他还赞赏薛兴华的直爽,他喝了一口茶,说道:“你说说看。”

    薛兴华说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想利用你分布全国的钱庄商号建立一张庞大的信息网,我想了解全国,包括朝鲜的情况。如果能派人到日本去就更好了。”

    王炽马上断然拒绝道:“不行!老夫只是一个生意人,间谍的事老夫不做。你既然已经出海,你还需要这些信息干什么?难不成你真的想造反?”

    薛兴华说道:“王大人,你先听我说。我请你做的不一定非得是间谍才做的事。中日之战是一场决定中日二国的国运之战。如果我对国内的什么信息都不知道,我的二千人马上了战场能有多大作用?上了战场也过是一群无头苍蝇。特别是在朝廷官兵不认可我们的情况下,他们不对付我们,也会防备我们,那我们怎么放手大干?这就需要有人事先帮我们接洽消除误解,只有我们和官兵之间相互配合,而不是相互提防,我们才能杀灭更多的日本鬼子。”

    王炽冷笑道:“这些事也就需要有人跟官府联系一下就可以了。完全不需要建什么信息网,更不需要到处建接头点。”

    薛兴华说道:“如果战争已经爆,当然只要一个人联络就行。问题是战争爆前我们如果贸然带兵入朝鲜的话,就有很大的风险。朝廷肯定不会相信战争就要爆,也不相信我们真的会帮他们,反而以为我们是帮朝鲜农民造反的。

    况且军队打仗越保密越好,只有突然杀出才最有效果。我们花过多的精力去劝说朝廷,能不能劝成功都不重要,我担心的是一旦我们的计划被日本军队知道,他们完全可能封锁海面,让我们无法上岸,甚至直接将我们击沉到海底。我的设想是在战争爆前,利用你的商号在朝鲜偷偷地囤积一批粮草、弹药,然后我们在日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上岸藏起来,等待战争的爆。那样,我们就能杀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

    王炽心里有点失败的感觉,感觉自己竟然说不过这个侃侃而谈的少年。他说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道理。不过,我们在朝鲜没有商号,那么远建起来也麻烦,成本太高。”

    薛兴华大言不惭地笑道:“呵呵,不麻烦我就不求王大人了。”

    “不过,我可只答应你囤积粮草,安排人跟朝鲜的清军搞好关系,到时候再安排你们见面。这可以了吧?”

    “不行。这些商号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做?”

    “还有什么重要事情?”

    “跟踪调查日本在中国和朝鲜的间谍。”薛兴华马上砸下另一个重要的差事。

    “日本的间谍?”王炽惊讶地看着薛兴华,问道,“我们怎么知道谁是日本间谍?”

    “由我提供线索,你们按我的线索去跟踪调查。”

    “那你还不如直接交给官府,军机处下面的侦知处就是做这些事的。”

    “我只是怀疑,暂时还没有真凭实据,怎么能马上报告侦知处?他们会理我吗?”实际上薛兴华不清楚他所知道的那些甲午战争中的著名间谍现在是不是已经在做情报收集工作。如果这些间谍现在所做的是正当生意来掩饰身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