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39章 【又一个意外】

第139章 【又一个意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么让朝廷的侦知处去调查,不是自己提供的情报不视,就是有可能打草惊蛇。只要对甲午战争稍微有点深入地了解就知道,著名的间谍有荒尾精、根津一、宗方小太郎、石川伍一、神尾光臣等等。其初期活动地点主要在上海、汉口、天津等地,甲午爆前开始在旅顺、北京、威海等地收集机密情报。

    如果这些间谍现在所做的是正当生意来掩饰身份,那么让朝廷的侦知处去调查,不是自己提供的情报不受他们重视,就是有可能打草惊蛇。

    只要对甲午战争稍微有点深入地了解就知道,著名的间谍有荒尾精、根津一、宗方小太郎、石川伍一、神尾光臣等等。其初期活动地点主要在上海、汉口、天津等地,甲午爆前开始在旅顺、北京、威海等地收集机密情报。

    其中石川伍一就是利用日本开设在天津的松昌洋行职员身份收买了汉奸汪开甲和李鸿章的外甥刘芬,从而盗取了不少情报。最后三人被天津衙门现被抓,三人被处决。

    宗方小太郎在威海得知北洋水师的出时间,立即将镇远号等十四艘中国的军舰开赴朝鲜的具体日期电告上海谍报机关。让日本舰队提前做好准备,中国在大东沟海战中失败。这个间谍因为这事被日本天皇召见,被日本大将本庄繁赞扬:“日清战争之时,他密行威海卫军港,详细侦察敌情,对君国做出极大贡献。”

    薛兴华面对半半的王炽说了一些间谍的姓名,也说了几处日本间谍组织所在的场所,例如:汉口洋华街那幢临街西式两层楼房,一家卖药兼卖书的店铺。英租界四川路与汉口路交界处的“瀛华广懋馆”……

    显然王炽被薛兴华所说所震惊,脱口问道:“日本人派了这么多间谍来了?”

    “这还是我所握的,只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水下面还不知有多少。”薛兴华见王炽一脸凝重,说道,“日本人处心积虑,一心想打败我们中国,派出大批简单很正常,他们不派间谍才不正常呢。我不敢请王大人立即派人追查抓捕他们,只希望能派人以正常的商业身份接近他们,让我们心里多少有点底。不要被人家卖了,我们还帮他们数钱。”

    王炽点点头,咬牙切齿:道:“如果他们真的是做这些事,老夫一个都不放过他们。我这人什么都无所谓,最恨的就是这些洋鬼子王八蛋。想跟老夫玩阴的,老夫要让他们后悔生出来。”

    薛华见王炽答应了心里又是一喜:王炽从底层走出来,什么事没见过什么风险没遇过?想必有了自己的提示,他要抓那些间谍不是一件难事。

    他衷心说道:“王大人。你可要注意安。这些日本鬼子可是杀人不眨眼地家伙。”

    王炽自信地说道:“这个你放。老夫几十年来没有大意过一天。能够杀到老夫地人还没有出生。”

    喊仆人添了水。等仆人离开后。王炽问道:“你认为中日开战失败地一定是我们大清国?”

    薛兴华说道:“如果现在这样不改进。我们中国很难取胜。据我所知。我们北洋水师徒有一副吓人地空架子。实际上他们训练训练不足。炮弹炮弹不行。士兵纪律散漫。有人还传言舰船上地炮弹很多都是用填塞地沙子、煤炭。而不是炸药。就是我们大清江南制造局正规生产地炮弹。也只是填塞威力不足地黑火药。

    相反。日本人士兵纪律严苛。舰船上正在改装速射炮。我们射一炮日本人能射好几炮。他们最近还配置出了一种叫下~火药地炸药。这种炸药填塞进炮弹之后爆炸地威力被我们地黑火药强大得多。而且还可以引起钢铁燃烧。你说这仗怎么打?还没开始我们就处在下风。”

    王炽惊讶地问道:“是不是真的?……,老夫对军队的事一窍不通,唯一知道的就是打仗依靠严明的纪律,必须将士用命,上下一心才能取胜。”

    薛兴华说道:“问题还远不止我所说的这么简单,据我掌握的消息。北洋水师的海军官兵不按纪律睡住在军舰上,军官在妓院夙夜不归,军官自己建房屋出租给手下牟利,购买枪支炮弹时收取回扣,军舰不保养或将用于保养的物质偷出来卖钱,鱼雷艇因为长期不保养而生锈。王大人,这种部队怎么能赢得战争?”

    薛兴华说话的时候,有时用敬词“您”,有时又用普通的称呼“你”,又时有用“王大人”,他自己没注意,王炽也懒得跟他计较。

    王炽点了点头,说道:“军纪的事老夫也知道一些,可我们告上去,也许官员会砍一二个小兵的脑袋,但对大。而且上报这些事是抓别人的痛脚,专门揭别人的|使官员不治我们的间谍罪,他们也会从心里恨我们入骨。”

    薛兴华说道:“所以我说中日如果现在开战,中国很难取胜。”

    另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亲兵道:“胡班长,你用泥巴糊起来烤出来的野物也好吃。”

    薛兴华笑道:“你们别忙着说怎么烤,先把猎物打来啊。等下王先生和胡班长一人烤一堆,看谁的好吃不就行了?”

    众人大笑着钻入了深山。

    在这个没有污、人们还没有能力影响这些深山老林的时代,各种飞禽走兽有很多。但是,有手枪的他们因为山路难行,要猎取大的野兽还是有困难。薛兴华举着左轮手机、带着水儿和王介元穿行在丛林,打了好久才猎到了三只野兔、一只子和有一头几十斤重的野猪。兔子和子都是动作灵巧、眼疾手快的水儿打到的,薛兴华只是最后兴趣大降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那头正在酣睡的野猪。听到脚步声,被惊醒的野猪还在打量这些不速之客时,薛兴华的手枪就响了。将野猪扛在肩上,薛兴华的脸面才堪堪保住,没有被一个水灵灵的丫环比下去。

    “蟒蛇!蟒蛇!”走前面探路的儿突然惊恐地大叫。

    薛兴华丢下猪连忙跑了过去,只见水儿吓得脸色苍白,身子靠在一丛古藤上哆嗦。直到薛兴华抓住她的手,她才安静下来。

    “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华前世今生最怕的就是蛇,现在就是有枪也心情紧张,眼睛到处扫描着。

    水睁开眼睛惊慌地看了一会,说道:“怎么不见了?刚才我明明看看它们的?”

    “有几条?”

    “嗯。它们……”水儿脸上有点羞涩。

    薛兴华没有注意她的脸色,眼睛只:死朝水儿所指的方向看,手枪也指向那里,但那里除了树叶就是杂草。

    “你刚才怎么不开枪?”薛兴华;怯地将眼睛扫向周围方向。在他们身后,扛着子和兔子的王介元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显然他也怕蛇。

    水儿说道:“它们……它们……,我怕嘛,我最怕蛇了。”

    薛兴华“大义凛然”地说道:“我们回去!有这么多,够我们吃的了。”

    王介元的手艺还真不是吹的,虽然他们身上只带了盐巴,但焦黄的子让大家直流口水。胡长石做的泥糊野鸡虽然也是香气四溢,但娇小的野鸡显然没有烤子那么吸引人。

    当王介元说可以吃了的时候,大家的匕和手掌几乎同时伸向了目标。不过,他们都还是给薛兴华让出了空间,让他一个人从容割肉。水儿割下一大块后腿肉用蕉叶盛着递给薛兴华:“少爷,王先生烤的真好吃。”

    “你跟他学一学,下次我们不也可以吃好的了?”薛兴华咬着香喷喷的薛兴华肉说道,“和那个宁石头的手艺差不多。”

    水儿转头对王介元道:“王先生,能不能教教我?”

    “没问题。很简单……”

    离天王洞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天王洞外围的警戒人员就看到了他们。连忙报知于天王洞的人。离洞还有五里地,彭二叔等人就走着迎了上来。薛兴华连忙跳下马迎上去。

    不过,迎上来的人中,只有彭二叔和刘灵灵显得很高兴。刘灵灵羞涩地招呼一声薛团长之后就拉着水儿的手唧唧喳喳地说着别后的事,那情形好像她们分别了好几年似的,哎,女人的感情就是不一样。

    彭二叔高兴地喊了一声少爷就自动站在薛兴华身后,帮他牵着马。

    薛兴华看出田虎、关应雄有情绪,笑问道:“二名虎将今天怎么啦?被人偷袭了?”

    关应雄和田虎同时张嘴,但关应雄没有说出话。田虎说道:“大当家……团长,我们训练了这么久,应该让我们出去试试身手了吧?马奎他们在外面开心了这么久。”

    薛兴华看了田虎一眼,转头对彭二叔道:“彭二叔,马奎他们进行得怎么样?”

    “哈哈,手到擒来,马奎他们占了十几个寨子了,还送来不少的财宝和吃的,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彭二叔笑道,“少爷,你等下就会看到,山坡上的那些人都不见了。”

    田虎说道:“那还不容易,人家都是一些拿木棍、竹弓的,哪里敢跟我们的部队打。要是我出马,一百个镇子都占了。”

    关应雄也帮腔道:“就是,只要站在寨子外吼一声,那些土司什么的还不吓得哭爹喊娘?”

    彭二叔说道:“那些寨子、村庄没几个防守的人。那些土司的保镖最多是几杆鸟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