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43章 【湖广总督府】

第143章 【湖广总督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夺清 第143章【湖广总督府】

    清查寨子里的战利品。里面除了一样东西外。没一样华看上眼的。布匹盐粮食弓箭长矛大刀步枪等等都有一点。但数量少质量差。带回去简直就是累赘。薛兴华士兵将这些玩意全部扔进火堆中。

    唯一让薛兴华眼睛一亮的是寨子里竟然有一块块黄金。而且数量还不少都是一块块天然的狗头金。

    看着脚下一堆金矿。薛兴华对田虎道:“是不是这里有一个天然金矿?”

    田虎拿起一块狗头金咬了一下。说道:“肯定有。这种金子我在缅也见过。直接从山洞的洞壁里捶下来就行。”说话的时候。田虎眼睛一亮。说道。“头。们如果占下这块地方。是不是发财了?其他人肯定不知道。”

    “现在不忙。反正金子埋在下面又不会烂。”

    “我们不应该跟荷兰佬么协议。现在要占这里就难了。”

    “呵呵。你要当了。还怕没轿子让你坐。

    好好把兵练好。来可以占地方多着呢。协不协议。只要我们的力气强大了。它还不是一张?”

    田虎讪讪地笑了笑。土匪身的他对守信有一种天然的执着。对于薛兴华这种“无赖”似的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薛兴华笑道:“放心。我不会使你为难的。我们不打兰人。兰人一定会打我们。到时候你带兵狠狠地反击他们就行了。这个没问题吧?”

    田虎出乎意料地说道:“我不会那么傻。跟不好心的洋鬼子将义气。那是找死。凭什么只允许他们不遵守协议。我们为什么不能撕毁协议?头你我就干!天王子也敢打。”

    兴华说道:“对头!凭什么洋鬼子可以全世界抢劫我们只能守自己的?”说着。他转身对胡长石道。“你懂了吧?今后跟敌人打仗也是一样你愿意怎么打怎么打。越阴越好。只要对们有利就行。”

    胡长石一愣。机械地点着头嘴里说道:“整他们不知东南西北。”

    薛兴华问道:“我们今天在哪里宿营?”

    ……

    兴华带人在丛林中获的节节胜利。他却不知道他和王炽所创办的报纸受到了更多的人所重

    武广总督府

    远在武昌的总督府里。一个老头拿着几份草黄色的报纸勃然大怒:“一群成事不足败事余的书呆子妄议朝政。该!”

    拿着一叠卷宗刚进来的辜鸿铭看着怒发冲冠的老头。恭顺地问道:“制台大人何事生气?”

    “你看看。你看看。真是胆大妄为!”湖广总督张之洞将手里的几张报纸抖个不停。

    辜鸿铭连忙将卷宗在公案上。双手接过张之洞里的报纸一边眼睛快速扫描嘴里一边念叨道:“《风雨报》?一万两白银为赌?这……。”

    张之洞一**坐在太师椅上。猛喝了一口茶。因为喝的太急。一下呛住了。大声地咳嗽二。稳了稳神。量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汤生。报纸你暂可以不看你……。你先坐。坐下谈。”

    辜鸿铭在旁边一张太师椅上坐下来。眼睛看着张之洞。

    张之洞抚了抚处的长须。底气不足地问道:“你说我们生产出来的钢铁会不会真有题?到底是洋鬼子骗我们的钱还是……”

    辜鸿铭为难地说道:制台大人。学生对炼铁……”

    辜鸿铭的话未落。张之洞宽慰道:“汤生。你是喝过洋墨水的。精通九国语言。人之翘首我知道你心里有想法。我以前是固执了一点。但张某的心你应该明白。张某只是想我们大清国-日强大起来。我们也能船坚炮利无论是造洋船还是造洋枪都离不开优质钢铁。我们总不能什么都要靠买国外。那样的话我们永远不可能追上去。

    前几期《风雨报》张某也读了。面有几篇文章不泛真知灼见。特别是对日本国情军情的分析很有见地。怎么他们就这么糊涂呢?难道要把我们几个探寻强国之路的人全灭了才甘心?都学他们夸夸其谈才是能臣干吏?荒谬!”

    辜鸿铭想不到张之洞将几篇文章上升到这么一个度。他又扫了一遍文章。理了理自己的思绪。说道:“制台大人。容学生斗胆。学生也从市井买了几份《风雨报》读了。依学生看来。这张洋人办的报纸是披着洋人的皮。里面的骨肉还是我们国内的人。其宗旨也和制台大人的宏愿相差不大。他们之所以拿我们汉阳铁厂做文章。也仅仅是做文章而已。并非

    制台大人强国之为。他们这样纯是哗众取宠。只是借大人斗来提高他们报纸的名。以万两白银之巨来博取市井朝廷内外的目光。”

    张之洞苦笑道:“张某何尝不知他们是借我来树名气?可是他们这么做是将老夫架到火烤。

    张某心里担心这文章一语成。廷知道以后就麻烦了。这么多年来。张某做的事罪不少清流。的罪了不少暮气老朽。那些御史清流正巴不有这些事。他们还不趋之若鹜?如不出所料。参我张某的折子将如雪花一般飘进内。当今太后六十大寿在即。是缺银子的时候。我们汉阳铁厂需四五百万两白。还不是一个家子项目?”

    辜鸿铭点了点头。说道:“制台大人考虑极是。虽然制台大人已经和李制台大人他们一起捐献了银子。但六十大寿所缺银子远远不够。如果我们的汉阳铁厂生产出来的铁真如这篇文章所言不堪使用。那么我们还需要大量的银子来解决这个问题。”

    张之洞叹了一口气道:“张某当不也是为了能快一点出铁吗?哎。现在是不做事的无错。做事的有错。做的事越多错的越多。如果当时按洋人一步一步地来。又是验矿石又是验煤炭。几经来回往返。恐怕铁厂还没动工就被扼在图纸上。老夫我不独断专不行啊。就是我们生产的钢铁差一点。总比没有强吧?再说。这是洋人的预计。事实未必如此。”说到这里。张之洞伸手茶几拍。说道:“到时候老夫看这家《风雨报》是不是真拿出一万两银。哼!”

    辜鸿铭说道:“制大人息怒。这事还从长计。我们还是要有备无患。洋人这么说。报纸这么说。也许我们生产铁还真会这样。与其到时陷入被动。不如现在未雨绸缪。学生的意见是改造!”

    张之洞看着辜鸿铭。苦笑道:“汤不会不知道我们的家底吧?改造二字说出来容易。可做难啊。银子呢?”

    辜鸿铭说道:“学生知道这的难处。但比今后处处被动强。我们可以放缓整个工程进度。着力进行一台炼炉的更改。这样的话。资金缺口不大。如果能证明现在的炼炉真的不行。我们可以将还未安装的设备退回去更换。或者转卖给他人贴进去的钱就会更少一点。”张之洞想了会。问道:“你的意思是减少铁厂的规模。用换回来的钱和补进去的钱来更换炼炉?可报纸一样会穷追不舍。还会利用这事吹嘘他们有先见之明老夫……我们的汉阳铁厂一难逃厄运。再说。时间来的及吗?”辜鸿铭说道:“时间肯定要一些。不过。现在石和煤炭都已经经过了洋人的检验。只要他们根据些资料重新订购设备就行。学生要求他们尽量利用现在已有的附属设备。也要求他们以原价接收原来的设备。这样一来。我们可能只需赔偿运费就行。学生先跟铁厂的洋人协商好之后再赶往上海与《风雨报》接洽。他们应该不是见钱忘义徒。”

    张之洞说道:“看只有这样了。如果他们真要老夫对。老夫也只好全力而为。八年前老夫能在安南将法国洋子杀的鬼哭狼嚎。老夫就不信他们躲在洋租界比洋鬼子还厉害。刘先生那篇反驳文章不应该写。别人会以为是老夫授意的。我张之洞有么沉不住气。有这么肤浅吗?他们还不配跟老夫斗。”

    辜鸿铭小声道:“先生也是出于义愤。京里的位不也出来了?”

    “嘿嘿。老夫估计也是下面的人自告奋勇做的事。未必是翁大司徒真想出什么风头。”张之洞笑了笑。道。“汤生。你给其他人提一个醒。不要无事找事做。”

    “是。”

    ……

    天津北洋大臣府邸

    当辜鸿铭竭尽全力扭转张之洞在汉阳铁厂所犯的错误时。天津的李鸿章也是喜忧参半。哭笑不。

    他将张佩纶递给他的几张报纸扔在书桌上。轻轻摇着头说道:“老夫真不知道是该破口大还是仰头长笑。一群书呆子还开口大清朝闭口大清朝。好像离了他大清朝的天就会垮下来似的。不自量力。我李鸿章身经百战。一刀一枪才走到今天。难道老夫还不知兵?难道老夫的兵真的都是酒囊饭袋?笑话。放眼我们大清。有谁的兵能有老夫的北洋兵精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