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54章 【国内的盘算】

第154章 【国内的盘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夺清 第154章 【国内的盘算】

    15【国内算】

    对于-的兴华军敢于挑战强大如英国法国荷兰军队。而且在胜利之后占足便宜而退。三个领事是又嫉妒又佩服。他们一致认为兴华军的首领薛兴华不但胆大包天。而且气惊人。

    尾一郎说道:“这不是真正的力量体现。是兴华军卑鄙的偷袭。是他们投机取巧。完全一种无赖赌徒的做法。他们对不敢真的惹怒英国法国荷兰。他们更没有实抗衡我们三个国家。”

    西班牙领事摇头道:鸠尾阁下。我们三国似乎并没有结成军事同盟。他们现在扣押我们不需要实力。仅需要胆量而已。而他们恰恰不缺乏这个。当然。我们不会给他们扣我们的理由。”

    尾一郎见二个家伙铁了心要走。好问道:“们就这么离开?”

    比利时领事点点头。

    西班牙领事说道:“人还是希望阁下能拿出更确切的证据。本人希望找到元凶。也望延续我们的友谊。”

    尾一郎心一愣。问道:“阁下威胁吗?”“不。下的反应实在有点过敏。本人一直不认裴恒亲王号与贵国海军有任何联系。本人只是想多方证实而已。也好让本人向上司书写正确的报告。”比利时事趁火打的说道:“人将向鄙国政府报告。鉴于事情的复杂性。建议鄙国企业在北海号货轮调查清楚之后再对贵国进行赔付并保留采取对应行动权利。”尾一郎头上出了一,汗。想到绕来绕出绕到自己头上了。虽然他相信西班牙王国对不会认为是日本海军击沉的裴恒亲王号。但只要引来西班牙王国的一纸外交文。他的仕途也就完了。尾一郎思考了好一会。说道:“确切的证还需要时间。因为鄙国的情报人员在兴华军中的的位太。短时间很难获的证据并传递出来。”

    西班领事说道:“那我们给阁下一个月时间。当然。在这一个月内。我国皇家海军也会调查。”

    说完他和比利领事几乎同时起身离开。

    尾一郎如一条被`断了脊椎骨的狗。半天都没气站起来。费了老鼻子劲竟然造成了个该死的后果:二个愚蠢的家伙怀疑堂堂的大日本海军抢了他们的轮。俘虏了他们的军舰。真是岂有此理。

    生气归生气。鸠尾一郎可不敢对那两个家伙的话置之不理。他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拿纸和笔。将几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写成了一个报告。在报告里。他将兴华军的士气身体状况。队与市民的关系做了一个详细的描述。按他的想兴华军虽然规模不大但战斗力不容小看。仅仅靠婆罗洲的力量。不南部的荷兰殖民军对付不了他们就是北部的英国殖民军也对付不了他们。他怀疑这支小部队是大清国派过来。是为了收复人原有的的。他唯一奇怪的是这支部队远远比大清国国内的军队精锐的多。如果大清国有十万这种部队。那么日本想征服大清国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报告的最后面。尾一郎强烈请求政府加大对兴华军的情报搜集力度。现在他们对日裔打击力很大。了能收集到情报。他建议政府情报机关用高价聘请西方列强的人进来。因为这里对待西方人如对待华人一样。特别有技术的人们尤其欢迎

    第二天三国国家的领事打道回府。乘前往新加坡。比利时领事和西班牙领事一脸轻松。二人喝酒聊天谈笑风生。只有可怜的尾一郎先生苦着脸。一不发一言心里一遍又一遍的祈祷天爪大婶保佑那个潜伏的间谍能拿到直接的证据:相片或者西班牙海军随身物价。

    陈长荣老爷子松了一气。终于到了强硬和打太极的好处。但薛兴华却没有什么开心。对长什么这些坤甸的家伙敢不事先通报就兴师问罪实在可恶这个仇一定报。

    陈老看薛兴华的架势比真没有击沉裴恒亲王号没有抢劫北海号还理直气壮。

    陈老很是惭愧的想:“真是老了。我真是不适合与外国打交道啊。他年纪轻轻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明明自己错了反咬一口。还大义凛然的样子。不不行啊。他怎么就不追求问心愧。不追求将心比心呢?”

    有了以前的经验。陈老先生对坤傀儡政府的代表就更加心应手。对方每次求见看到的几乎都是老先生努力装出的臭脸和冷谈的几个外交

    不到证据的外交部长在间谍们确认兴华军当时没有进行大规模军事调动之后也好带着满肚子的狐疑打道回府。心里那个郁闷啊真是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道:“一来号人就这么消失了这么大的动不可能不知道啊难道真是上天惩罚?”

    兴华事情真是多。三个国家驻新加坡的领事离开也好。坤甸傀儡政府的外交部长离开也好。他都没有按外交礼仪去送。甚至连象征性的派个军方代表露面的应付动作都没有做。

    他正在阅读一张从上海发来的电报。新上任的副官吴铭为薛兴华的茶杯续满水之后静静的站在一边。

    ,粗看了一遍又仔细的阅读了一遍之后。他对副吴铭道:“请把廖卫先廖先生喊过来。”

    吴铭立正敬礼,无声的离去。出门时还轻轻的带上门。对于这个副官。兴华很是满意。小伙子(实际比薛兴华还大四岁)不喜欢多话。做事认真。素质不错。如果一定说缺点。那就是他的那个不喜欢多话的优点有时不对薛兴华的胃口没事的时候不说几句话。实在有点无趣。

    廖卫先很快来了:“师长。你找我?”

    兴华没有答他的废话。而是将上海王介元的电报交给了他。

    廖先扫了一眼电报。随即笑道:“呵呵。张南皮很重视我们的这张报*。辜鸿铭这个人都亲自出马了。不会是想赢我们打赌的一万两白银吧?”

    兴华道:“你觉我们是答应他们还是不答应他们?”

    廖卫先看着薛兴华了。说道:“这就要看师长的目的何在。从辜鸿铭亲自出马并答应捐献部分银两给报馆来看。我们是赢定了。至少他们自己对能不能生产出高质量的铁没有把握。或他们已经试炉。或许是洋专家断定铁水不好。如只想打击张南皮的威信提高我们《风雨报》的知名度。那这个目的容易达到。可以说指日可待。”

    兴不满的说道:说重点。”

    廖卫先还是一副淡的样子。说道:“其实打击一下张南皮也未尝不可。洋人的技术是要学。但绝对不能不计成本的瞎学。难道他就真的只是为国家考虑。他就没有为自己树名声的想法?所以我们应该给他提一个醒。提醒他不要急于求成。当。这些也不能闹大。否则的话就是给国内的洋务派当头一。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大胆吃螃蟹的人。如果我们把他的名声搞太臭。那对我们国家也不利。会把那些保守派利用。会更加闭关锁国。我们国家就更惨了。”

    兴华点了点头。问道:“你的意见呢?”

    廖卫先道:“不理也不继续。”

    兴华道:“就让鸿铭吃闭门羹?这人在张之洞心中的份量可是不低。依我看。他这次来未必仅仅是为了一万两银子打赌。很可能像问清楚我们凭什么就断定他们出的铁质量不行。有没有解决办法。”

    “我们又不是洋专家。无法提供有力的证据。更没有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我们只有不理事。为了不给保守派兴风作的借口。我们也不再提这件事。就这么让它自然平息。”

    听到廖卫先嘴里说证据二字。想起灰溜溜回去的领事和伪外交部长。薛兴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让廖卫先和官吴铭莫名其妙。

    廖卫道:“你笑什么?难道你真的有解决办法?”

    兴华反问道:“有解决办法呢?”

    廖卫先说道:“如果有解决办法。那更好办。我一边继续高调这个打赌以吸引读的注意力。一边暗的里派人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这么一来。我们的报馆提高了知度。张南皮也不会受到保守派的攻。只是一万两的赌金就不知道归谁了。不过。我想薛师长做这么大一件事。想将来的汉阳铁厂为我们所用。不会在乎区区一万两银子吧?”

    薛兴华异样的看了廖卫先一眼:这伙想的很远。野心也够大。嘿嘿不过我喜欢。汉阳铁厂虽然在期耗资巨大。但在历史上却是为中华民族立下了赫功勋。在前世的抗日战争中。阳造几乎分布各抗日战场。无数的士兵拿着汉阳兵工厂的枪支打击日本侵略军。这些枪就有汉阳铁厂很一部分功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