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96章 【巧取平壤2】

第196章 【巧取平壤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池口廉冲出十几步就发现了不对头,停住脚步转头看发现那几十号人不但没有跟上来反而冲了上去。

    他心一沉,暗叫一声:“中计!”人软软地倒了下去。等他缓过气人时,守箭楼的士兵早已经冲了下去,而守城门的士兵围着汇报着上面的不正常。

    坐在地上斜靠着女墙的井池口廉用尽全身力气大喊道:“他们是清军!打——!”

    晚了!

    这个“打”字喊出来,他身边的士兵没有开枪,而炮台上的枪声却如炒豆子一样响了。箭楼里也立即随之想起了枪声,子弹打在快要疯掉了的日本身上。

    他们大叫一声,下跑了,留下井池口廉一个人喘着粗气。他想剖腹,可惜没有刀。他的指挥刀在厉敬胜背他的时候因为拌脚被厉敬胜扔掉了。他想跳楼自杀,却无力爬起来。

    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大,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

    一颗子弹打了他的腰部,他忍住不哼一声。

    一颗子弹击在他肩膀上,他摇晃下。

    一颗子弹击中了他太阳**,他见他的天爪大神去了……

    薛兴华看到从高处打来炮弹。落在门口地堡垒附近。他欣慰地笑了。大声道:“兄弟们。胡队长他们把牡丹台给夺下来了!加油干啊!”

    北门和北门之外打地真是难分难解时。猛烈地炮声也传到几里之外地大同江东岸地大岛义昌军营和西南门外野津道贯地军营。

    开始地时候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几里地距离将炮声衰减了很多。听起来只是隐隐约约。至于手榴弹和枪声就更不清晰了。他们二人都向北门方向派出了探马。可惜地是大岛义昌地探马只能隔河远视。看到地是营地里燃起地大火烧红地天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等待探马总算找到船过了河结果看不到一个自己一方地人。原来地营地成了一片废墟。但还有近百穿着奇怪军服地骑兵在破坏。远处地枪声也异常激烈。

    茫然不解地探马避开这些骑兵。冒着危险在外围继续查找。最后在一丛灌木里找到一个负伤地日本兵后。才问清是清军晚上偷营。被日军赶了出去。结果这里地大部队出去后来了一百奇怪地骑兵把营地搞得一团糟。现在立见尚文少将率主力还在围攻偷营地清兵。这些骑兵只能等大部队回来之后才能收拾。

    探马没有找到正兴奋追杀清军地立见尚文少将。只好带着这些消息回去向大岛义昌报告。

    日军地探马走后薛兴华他们也赶到了北城门外。

    当大岛义昌收到探马提供的消息后立即派人过河向野津道贯汇报,并等候他的命令。

    平壤城建在二条江之间,东面是大同江池将其一段做了护城河。西边是普通江。日军虽然从三面进攻,实际上被大同江和普通江这二条河流两两分开,相互之间来往很不便,通信也困难骑马、乘船、再骑马。送一封信、发一个命令要好几个小时。

    大岛义昌这么做可以说无可厚非,因为他今天率部队打了一天,部队实在太累了,不宜进行夜战。自己的额头还被流弹击中,差点见了天爪大神。

    但大岛义昌没有当机立断出兵援助的最大原因是他有点的私心,甚至对立见尚文受到损失有点幸灾乐祸。今天攻守双方在南门、西南门、北门三处地方都发生了大战自己和野津道贯中将都无功而返,只有立见尚文少将在负责的北城门取得巨大的胜利。

    他的部队不但攻破了北门城外的五个堡垒占领玄武门强行佯攻不计代价地占领了全城的高地牡丹台。因为这家伙取得了战果,野津道贯还给他补充了一千士兵他的兵力还超过了战前。

    这些战果让大岛义昌实在有点脸面无光,要知道他的兵力可比立见尚文的多了三千。

    大岛义昌没有动只坐等命令津道贯开始也没有行动。在大岛义昌的信送来之前,他自己的探马已经给他报告了北城的情况,跟大岛义昌不同的是,他还收到了立见尚文少将派人送来的口信:职部受到少量清军的袭扰,朔宁支队保证全歼来犯之敌,以辉煌的战果向天皇报喜。

    野津道贯从立见尚文矛盾的口信中得出偷营的清军不少,否则不会在战果前面用上“辉煌”二字,但他有绝对把握打败他们。

    所有从探马嘴里知道朔宁支队的营地被一百骑兵毁损后并没有放在心上:也就是损失了一些不多的粮草和弹药,损失了几顶帐篷而已。至于无用

    死了就死了。

    既然立见尚文不愿意自己派兵插手,抢他的功劳,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小题大作,应该让士兵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攻城。

    但是,当他想起探马所说的营地肆虐的是一支奇怪部队,大岛义昌的报告里也报告那支骑兵穿着不同于清军的服装后,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马上想到了佐藤正大佐率领的四千兵力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事情。精干部队和探马出去二天了,但现在还没有回信。

    野津道贯心里想道:“那四千人马会不会被这支部队给全吃了?今晚这场行动会不会是他们和守军共同行动要吃掉立见尚文的朔宁支队?如果真是他们二支部队配合起来吃掉朔宁支队,那么平壤城里必然空虚!”

    想到这里,野津道贯坐不住了,立即命令部队进攻西南门,开始的时候,野津道贯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对,所以试探性地派出了一只五百人的部队进行进攻。

    轰了三**炮后,城里一点反应也没有。当五百人小心翼翼接近城门下的堡垒时,白天顽强抵抗的堡垒现在毫无动静。

    见此蹊跷事,进攻的日军为是守军布下的陷阱,不敢轻易冲进去,连忙把这些怪现象派人向野津道贯报告。

    野津道贯接这个报告也是愣住了:堡垒没有反击、城头没人反应,难道守军死绝了,这么重要的位置都没人。即使守军真的去聚歼朔宁支队了,那也不可能家里不留一个人吧?就是傻子领兵也不会这么办。难道中国人设下了一个什么圈套给我们钻?

    犹豫了十几分钟,最后还是他的谋长说了一句话解决了这个问题:“不管守军是不是设了圈套,反正我们只投入五百人。损失也只损失五百,也许守军在玩诸葛亮的空城计,真要是这样,那他们就去哭吧!”

    于是,野津道贯下令五百人要“不惜一切代价攻下西南门!”

    五百人很顺利地占领了城门前的垒,部队一直顺利地推进到了城门下,守军还是没有反击。日军大喜,一边向后报捷一边埋设炸药炸开城门。

    随着炸药轰然爆炸,城门声破碎,城门洞里不少木块被炸药点燃,冒出滚滚浓烟。

    趴在地上的日军几乎同时跃起,疯狂地向城门里倾泻子弹。

    可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

    狐疑的他们觉得实在太怪异,在军官的指挥下弯着腰,一步一步地小心靠近。借助燃烧木块发出的火线,走在前面的士兵发现城门洞里空无一人,只有堵塞城门的一些条石和木块,还有几具早已死了多时的尸体!

    日军愣了整整三秒钟,脑袋差点因高兴过头而晕过去:守军逃跑了!

    惊喜的他们不约而同地大喊一声万塞后蜂拥而入。

    炸药炸响时,徐一凡带着骑兵正在朝这里狂奔。虽然有向导带路,但徐一凡开始心里很不踏实,他和野津道贯一样,实在没想到守军竟然走了一个一干二净。所以队伍从城外开始就用战斗队形展开,小心翼翼地前进着,生怕遭到突然袭击。如果不是西北城门七星门完全洞开,他也许还要在那里耽误很久,先用火炮轰跑守军,再用炸药炸开城门,然后冲锋。

    走在大街上,他也不敢狂奔,依然有左翼、右翼、尖兵、断后,动作中规中矩。特别是队伍分开各赴一个城门后,他更小心了。

    五个城门才一百三十多人,平均一个城门分不到三十个。当然,徐一凡还是有头脑的,知道现在对平壤城威胁最大的只有西南门和南门,所以他将人马进行了科学地分配:西南面、南门各五十,进来的西北门七星门留了十八个,其他二座城门就象征性地派了六个。剩下四个人做预备队兼通信兵。

    如果不是薛兴华强行命令徐一凡同学这么做,他绝对不会这么办,这事将来说出去,没有人不会说他愚蠢到极点:用兵最忌撒胡椒面,这里一点那里一点,方便对手一个个歼灭。别人不会说他是将军,只会笑话他是散财童子。

    分手之后,徐一凡带着这支数量最大的“大部队”——四个预备队员跟着他,因为他是最高司令官,要跟着他随时接受命令——继续朝西南门前进,走了约五百米,徐一凡才光棍起来:“日!要咋的就咋的,反正老子五十个人也挡不住大部队,最小心翼翼也是保不住,不如赌一把!”

    【感谢订阅感谢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