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98章 【巧取平壤4】

第198章 【巧取平壤4】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夺清 第198章 【巧取平壤4】

    兴华这里顶日军的冲击。恩叶建斌滕青=样取了辉煌的战果。首先是滕青山率领的二十人从丹下来后。只用了几轮子弹十几颗手榴弹就将比他们先一步冲下来——实际上是逃下来的——日军歼灭。解决了叶建斌他们的侧背之忧。

    见了叶建斌的面。青山的意的说了一声:“老叶。老子来了。”之后。马上带领着支部队向城里进攻。叶建斌不服气的瞪滕青山一眼之后。率领剩下的四十多号人全力城外的堡垒。

    当薛兴华打退日军骑兵的时候。叶建斌和肖恩二支部队会师于成了废墟的堡垒前。

    因为肖恩自己被一个垂死的日军用刀刺中了右腿。他勃然大怒。不管自己以前是不是反感兴华田虎的命令。也不管日军是不是死了。命令手下人给的-具尸体的胸口都刺上一刀。

    二支部队没有间庆祝。立即朝薛兴华那里汇合。三支军队会师在一起。更让兴华军士大振。虽然三支部队加在一也只有六十多人。二挺重机枪。

    当然。他们还一支远程支持炮兵:胡长石在牡丹台上可以用火炮支援。可惜的是这种支援因为距离太。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

    没喧哗。甚至没有说什么话。士兵们马上按照兴华的命令进入战位。

    刚进入壕沟。日军的大部就到了。首先飞来的一轮轮炮弹。将炮台炸七零八落。一火炮被毁坏。炮台也打出三轮炮弹。但因为距离太远。实在不知道战果如何。

    下来。涌入兴华军视野的是漫山遍野的日军。朔宁支队全部兵力——二千多日军在立尚文少将的亲自率领下。朝薛兴华的阵的凶猛的扑来。

    立见尚文晚真正体会了什么是“冰火二重天”。开始西北城门方向人喊马嘶的时候。他心里一阵紧张以为是清军偷营。

    因为白取的胜利的朔宁军太高兴了。没有来的及做好防守的准备。如果让清军冲过来。肯定死伤惨。为了不使部队崩溃。他急忙召集部队源源不断的前去阻击。虽然在猴石山小有挫折被不知那支清军吃了一小股。但整个战斗还是相当顺利。特别是他从俘虏的嘴里知道清不是偷营而是跑后。立见尚文更是放开手脚大干。即使有小股部队在自己的营的肆虐引他的注意力。想用围魏救赵的计策骗他将主力部队调回去。但立见尚文坚决不上当。紧紧抓住清军主力不放。将毫无斗志的一万清军痛宰。

    此役至少击毙了二千俘虏了六百清军缴获了大量物资。真可以的上“辉煌”二字。所有接到探马说自己的的被一百骑兵全毁后。日将立见尚文大度的笑了笑。然后将漫山遍野追缴清军的骑兵召回。命令他们消灭那一名不知死活的清军骑兵。

    谁知道一百清军不踪影自己骑兵反而几乎被对方的步枪全歼。而且他还惊恐的发现自己白天辛辛苦苦夺下来的武门牡丹台全部落入敌手。这让他果不气愤?典型的中了清军的调虎离山计。虽然清军用来调虎的诱饵实在太大了一些。

    吐出二口鲜血后立见尚文亲自挥刀砍死了一个狼狈逃回来的骑兵然后严令部队全力压。一定要在今晚把玄武门牡丹台重新夺回来。否则。自他以下所有军官全部剖腹向天皇谢罪。

    日军采取的是波浪式进攻。每波三百人。前波冲上去后波接着上。给守军一种无穷无尽杀不尽打不完的巨大压力。直接将守军吞没或逼迫他们崩溃。

    趴在前沿的薛兴华表面很镇静但内心却惊慌了:。看来人太贪心也不行啊。三百人想占玄武门丹台还想占领城。这不。报应一就来了吗?

    他不由自主的回头瞧了一下城门方向。但城里还在激战滕青山二十人还没有将城里的日军消灭。

    曹大牛靠近薛兴华的耳朵。小声道:“师长。你还是先走吧。只要爬过那片营的。爬到江边就安全了。这里有我们顶。日本鬼子绝对讨不了好。我。老子至少杀他们十个才死。”

    薛兴华一愣。随即了拍曹大牛的肩膀说道:“小子。来朝鲜之前你跟日本人有仇吗?”

    “没有。”曹大牛不知道薛兴华这个时候说这事干什么。而且这里只有师长你的年龄最小吧?

    兴华看了一眼远:密密麻麻的日军。笑着问道:“呵呵。那你现在为什么打日本人?”

    对这个问题曹大牛真有点为难。嘿嘿了二下道:“他们打死了我们兴华军士兵。他们打我们华人。他们……师长你要我们打谁我们就打谁。”最后一句话才使己满意。

    旁边一个特种兵士兵也说道:“对。师长你要我们打谁我们就打谁。”

    兴华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打日本鬼子吗?”

    周围的士兵都摇了头。在的他们都感到很奇怪也不解。

    兴华大声道:“为老子跟日本人有两辈子的仇恨

    拿十个鬼子垫背。子要拿一百个鬼子垫要一天。老子就跟他们斗一天。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都说道。心里想:看来师长父亲是被日本打死的传言是真的。要不怎么两辈子的仇恨呢?

    肖恩举起手用生硬的中文大喊道:“为师长报仇。”

    众人大喊:“为师长报仇。”

    兴奋的众人不知道薛兴华此时脸都绿了。薛兴华一拳砸在泥土上。小声骂道:“日。又没死。报啥仇?”

    不过。士气可鼓可泄。薛兴华着性子等这群无文化的疯子吼完之后。大声说道:“兄弟们。你们都是兴华军中的好汉。三千日本兵算什么。我们每人还不到五十个呢打完这一仗。老子和你们一醉方休。想升官的升官。想发财的发财。好不好?”

    “好。”

    “我想喝酒。”

    “我要发财。”

    “我要升官。”

    等众人吼完`恩喜的大叫:“长。我想升连长。再给我十两黄金可以吗?”

    面如此坦诚的部。薛兴华真是有种失败的感觉。他恶狠狠的对肖恩道:“老子本来想升你当营长的给你一百两黄金的既然你主动要求减少。就听你的吧。代表秦团感谢你为兴华军节省开支。”

    肖恩大惊。懊恼的啊了一。

    人狂笑。一个说“我要一千两”“一个说我要当团长。”

    叶建斌突道:“鬼子快进入射程了。”

    薛兴华道:“瞄了再打。”

    过了一会。薛兴华道:“开火”

    “啪。啪。啪……”

    “哒哒哒哒。”

    四门火炮二挺重机枪五十多支步枪一齐向日军泼洒。冲在前面的日军一个倒下。但在军官的逼迫下还在往前冲。

    虽然一个又一个军官被击毙。但组织严密的日军并没有崩溃。一个军官倒下下一级军官自动提升。而且在这个黑暗的晚上。即使兴华军里有不少神枪手。但要找到那些跟士兵一起冲锋的军官很难。

    数量庞大的日军嚎叫着奔跑子弹不断打在薛兴华的身边头顶。身边的士兵不断的被打死打伤。幸亏台上的火炮吸引了日军的炮火。否则兴华军还真是顶不住了。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

    突然不远处那挺重机枪哑了。副射手正忙于装挂弹链没有注意到射手的脑袋被日军子弹击穿。

    日军看到守军的火减弱。更加疯狂起来。嘴里的吼声更大。脚步更快。

    八十米七十米六十米。

    兴华迅速的扑到重机枪那里。将才反应过来的副射手一把扒开。大叫道:“来吧。狗日鬼子。”

    “哒哒哒哒。”子弹朝密集的人群中扫去。

    叶建斌大喊:“手弹。手榴弹。”

    正打的过瘾的士兵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另一个杀器。很快壕沟里都是“呼——。”“呼——。”“呼——。”的声音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正意的日军中。

    “轰。轰。轰……”

    一时间爆炸的手榴将日军炸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道躲避的他们被成片成片的炸倒。

    一块肚皮肉飞到了重机枪的护板前。重重砸在兴华的眼前溅了他一脸的污血。

    “我呸。”薛兴华看着恶心的烂。大骂道。“他娘娘的缺德。死了还吓老子一跳。”

    副射手飞快的将烂肉扯下来扔到一边。在迅速的`开最后一个弹药箱。

    日军最强悍也被这一通手榴弹炸的丧失了斗志。他们纷纷转身逃跑。但是。没有逃出多远就被后面另一波进攻的士兵回。那些士兵在军官的命令下。毫不留情的射杀这些吓怕了胆的逃兵。

    刚想嘘口气的兴华只好继续战斗。直到将这些行尸走肉全部射毙才安静下来。整个战场重叠着摆了一层厚厚的尸体。鼻的污血如小溪处流淌。

    第二波进攻者又进入了射程。子弹又开始在兴华军的四周响起。

    叶建斌悄无声息的爬到薛兴华身边。小声道:“师长。这样硬顶不行。我们没多少子弹和手榴弹了。现在只剩下五十多人能战斗。还有好几个受了伤的。”

    兴华知道战斗了这么久。就是药带的最足也快见底。如果徐一凡他们不离开。这里不但人数比现在多的多还多四五挺重机枪。凭借这些沟完全可以将日军打精疲力竭。

    想到这里。薛兴华又开始责备自己太贪心。也怪***历史左变动一下右变动一下。让自己有点无所适从。如果马奎他们的大部队在这里。老子还怕这些垃圾?

    兴华无奈的说道:“现在可是骑虎难下啊。滕青山那里不下来。我们就是撤到城里去。也会被日本前后围死。徐一凡他们也会被日军消灭。

    那就亏大了。我们必须坚持到滕山消灭城里的日军。”

    叶建斌说道:“我知道。我的意不是我们全退。是请你先离开。只要你在。我们

    了你也会为我们报要是你什么事。我们就全”

    薛-说道:“我心里有数。放心吧我没事。先打退日军的这次进攻再说。”

    一百五十米一百七十五米。

    当日军进入六十米距离内时。兴华军的手榴弹就飞了过去。看重机枪只剩最后一个链。薛兴华干将重机枪交给了副射手。他专心致志的投掷手榴弹。心里想着那个投能手厉敬胜到哪里如果他在。一定能消灭更多的日军。

    虽然兴华军士兵舍身忘死。镇定的压子弹射击投弹。但人数上的巨大差别是无法仅仅靠意志就能弥补的。第二拨进攻的日军又被兴华军击毙击伤了近三百人。但兴华军也伤亡巨大。现在能开枪的只有三十多人。有力气扔手榴弹的不到二十人。

    很多伤员只要一口气在。都在射击或者帮战友往弹夹里压子弹。

    战线一攻击。丹台上的炮火然一直没有停但落入敌军中的实在有限。往往连续好几颗落到无人的空的上去了。

    听身边的枪声越越希。薛兴真有点发狂了

    正在城里进攻的滕青山道自己的重任但他手里的人马实在有限。二十个人在连续攻陷日军的二个阵的后已经只下十几个人。这还庆幸日军的阵的是今晚临时仓促修的否则付出的伤亡还要大。也庆幸他的队伍里有了敬胜这个变态。手榴弹几次直接被他投入堡垒里的射击孔里。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是。直接扔进小小的射击孔里可不是扔一次中一次。每次都要扔上十几次才能中。战场上进行上百次的投掷。让厉敬现在累的像一条狗。二十人的手榴弹几乎被他一个人耗掉了。

    现在还剩后一个堡垒双方都在进行对射。不喜欢硬顶的特兵在这种无的形利用的环境里真有点束手无策。

    “让我休一下。休息一下一定准中。”厉敬胜擦着头上的汗说道。

    “我看还是按师长说的用泥土堆在桌子上往前推。不就失败了二次吗?再来。”一个特种兵说道。

    日军的堡垒不是孤立的。它还连着一段壕沟。日军利用它们可以从多方面对进攻者射。薛兴华告诉他们的“土坦克”却只能阻挡一面的子弹。所以二次尝试进攻都失败了。牺牲了一人。伤了三个。

    “如果有人从后面杀过来吸引他的注意里就好。我看他们也就二十几个人吧。”

    “那不是废话。如果我们这里有一炮。我们也解决问题。”

    “就是。要不我跑牡丹台上去。他们抬一门炮下来。”

    “狗屁。上面的都是75毫。等你搬过来天都亮了。”。

    正说着的。厉敬胜站了起来。说:“好了。老子再试一把。成了咱们就喝酒。不成大家都去扛炮去。就这六颗手榴弹了?”

    “这还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了。每一个死去的兄弟我都翻了一遍。”一个特种兵说道。

    厉敬胜抿了一下嘴巴。眼睛盯着不时射击的日军堡垒。手将手榴弹的防潮底盖慢慢拧开。防潮纸捅破。在将拉环拉出

    滕青山想帮忙。但厉敬胜止住。

    妥当一颗。他就这颗插进自己腰间的手榴弹袋里。

    伏在壕沟里的众人静心的看着厉敬胜。受他缓动作的感染。几个心情浮躁的特种兵也慢慢冷静下来。开枪的动作也越来越镇定。

    “啪。”一个特种兵慢慢扣下扳机。堡垒里传来一声惨叫。

    “打中了。”一个特种兵乐道。“啪。”又一个人开枪。

    “啪。”第三个人开枪。对面又来一阵惨叫。

    足足有四分钟。厉敬胜才把他的六颗手榴弹弄妥当。他慢慢爬出沟。再走到一棵大树后。他退后几。嘴朝右手吐了一口唾沫。眼睛死死盯着刚换了士兵的堡垒射击孔。抓起一颗手榴弹。一边起跑一边吼道:“操你小日本。”右手猛的一扬。

    手榴弹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落在八十米外的堡垒顶上。

    “轰。”那里发出几声惨叫。

    “好。”几个特种兵大声喊起来。虽然没有投入击孔。但效果。

    厉敬胜后退几步。朝右手吐了一口唾沫。眼睛死死盯着正在冒烟的堡垒。抓起一颗手榴。一边起跑一边吼道:“操你小日本。”右手猛的一扬。

    手榴弹画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落入了射击孔里。

    “轰。”爆炸的声音比刚才沉闷许多。但日军的惨叫更多更大。

    厉敬胜后退几步。这次没有朝右手吐唾沫。但眼睛还是死死盯着正在冒烟的堡垒。抓起一手榴弹。助跑五步然后扬手。

    众人齐声:“你小日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