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199章 【巧取平壤5】

第199章 【巧取平壤5】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三颗手榴弹落入已经报废的堡垒里,那刚冲过来的日马翻

    第四颗手榴弹在众人吼声“操你小日本!”中落入逃跑的日军里。

    第五颗手榴弹在众人吼声“操你小日本!”中落在那个跪下的日军双腿之间,厉敬胜自己也倒撞在大树上,当那个倒霉的日军炸成碎片的时候,他也软软地倒了下去,嘴角流出了鲜血。

    滕青山大吼一声:“操你小日本,杀!”

    众人用尽全力吼叫着端着枪冲了上去,将一个个哀嚎的日军伤兵刺成了烂筛子。

    当这十四个特兵在滕青山率领冲进城外薛兴华的壕沟时,日军第二波进攻已经攻到了壕沟边上,所有还能战斗的兴华军士兵和薛兴华一样用手枪近距离点着名。刚过来的滕青山将他们剩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扔进了敌军丛中。

    看到援军来了,兴华军士大振,就是伤员也双手拿住手枪,使出吃奶的力气朝日军扣着扳机。

    早已经是弩之末的日军看到对方援军源源不断而来,还带来了威力巨大的手榴弹,哄的一声退了下去。

    虽然时的日军最好打,而且大家都知道这些溃退的日军等一会又会被第三波日军逼回来,但差点虚脱的兴华军没有理这些,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跑了。

    就薛兴华也大叫一声:“日!累死了!”然后斜躺在壕沟边上,看着黑沉沉的天空。

    滕青山想不到这里打得这么惨。现在沟里没有受伤地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能扔手榴弹地估计就薛兴华和曹大牛了。能开枪地也就十几人而已。炮台上地火炮因为人手不够。也只是有一炮无一炮地放着。仅仅在向日军宣告守军手里还有炮。也吸引着日本人地炮火。

    看到这一幕。他为自己刚存实力而羞愧。虽然他知道不顾牺牲强行冲锋也未必就能提前结束城里地战斗。

    过了好一会薛兴华依然看着天空。问站在身边地滕青山道:“滕青山。城里地敌人解决了?”

    滕青山摇头道:“我不知道城里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敌人。我们只是把离城门口附近地敌人给灭了。现在我们可以安全进城。”

    “有人在守着没有?”

    “厉敬胜和三个伤员在守着。”滕青山回答道。

    “好。总算坚持到了这一刻。叶建斌马上通知炮台把大炮给炸了。

    肖恩,通知下去,我们准备撤,撤进城里!滕青山,你们断后!”

    三人同时大声道:“是!”

    薛兴华叹了一口气:“日他娘娘的,老子这次亏大了。”说着手撑地准备起来。

    叶建斌、肖恩、滕青山都笑了,转身就去安排撤退、断后的事情。薛兴华突然大喊:“停!停住!”

    众人一愣,都看着一跃而起的薛兴华。

    “听!听!”薛兴华惊喜地大喊。

    一个个竖起耳朵,除了零碎的枪声还是零碎的枪声。

    “真他娘娘的笨,把耳朵贴在地上,对地上。”薛兴华大喊大叫,然后问道,“听见了吗?”

    没有一个人回答们把脸紧紧地贴在地上倾听着。

    但很快就有一人道:“我听见了!”

    接着当过骑兵的肖恩惊慌地说道:“骑兵!大量骑兵!”

    叶建斌伏下头,抬起,又伏下头,再抬起,说道:“马奎,马团长他们来了。他们在喊杀日本鬼子!”

    众人还在半信半疑,天空远远滚来一声声怒吼:“杀!”

    “杀鬼子!”

    “冲啊!”

    壕沟里的士兵都兴奋地大叫起来:“援兵来了!”“我们的援兵来了!”

    薛兴华笑着对叶建斌道:“老叶,你说马奎这小子是故意这么晚来还是有意这么晚来?”

    叶建斌笑道:“他肯定不是故意的。应该是事,有意……”

    薛兴华说道:“你说的对,他就是有意这么做的。”开完玩笑他自问道,“有了他的三千二百生力军杀进来下应该没有悬念了吧?”

    旁边的士兵眼睛紧盯着战场。

    日军朔宁支队原来有四千人,白天打了一天损失了几百人在被野津道贯补充一千之后,达到了四千七百多人。

    但是,在堵截逃跑清军的行动和与兴华军的拼杀,争夺城门等行动中二千多精锐消耗殆尽。仅仅刚才二百多骑兵和二波冲击就差点损失了一千生力军。

    营地被那一百假骑兵肆虐一番损失了好几百,里面的伤兵无一幸存。

    现在立见尚文少将手里的部队也就二千三百人左右。他们从昨晚八点半开始战斗直打到现在已经苦战了六个多小时,没有力气不说无奈的是没有了弹药。

    他们从清军手里缴获的物资确实是无数,但清军的子弹却与日军标准配备的“村田十三年式”单步枪不配套。士兵的子弹还得从国内运来的弹药里分。现在哪有时间分?就是有时间分些弹药也早被那一百个骑兵给毁了。

    兴华军三千二百生力军,特别是他们强大的火力,与疲劳缺弹的二千多日军战斗,就如沸水扬雪。

    先是六百多假骑兵骑

    毫无阻挡地冲进敌阵中,遇到日军多时就扔手榴弹,少就直接冲。假骑兵后面是一列列整齐的步兵,连步枪掠倒一个个痴呆的日军。

    等骑兵刚退出,几十挺重机枪排成一长列同时吐火,就如用子弹铺出一张巨大的钢板,切割一条条朊脏的生命。

    看着自己如山崩的部队,立见尚文少将泪流满面。他默默地抽出指挥刀,走到目瞪口呆的吉村大佐面前,先狠狠地甩了对方一个耳光。当吉村大佐回过神来“哈伊!”之后,立见少将诚恳地对他说道:“吉村大佐,拜托!”

    吉村大佐看了一眼立见尚文,又看了他的指挥刀一眼,终于明白了对方要干什么,半天没有说话。

    立见尚文冷冷地骂道:“巴嘎!”然后严厉而高声地喊道“吉村大佐!”

    “哈伊!”吉村冷汗冒,说道:“属下愿意效劳!”

    “哟西!”立见尚文少将就地下,因为兴华军的骑兵就在不远处正在朝这边冲来,他来不及用干净的布擦拭指挥刀了,只好快速地将刀插进了自己的腹部。

    随着肚皮刀刺穿,“哧”的一声轻响之后,一股臭气弥漫出来。

    吉村佐举刀欲帮立见尚文砍下脑袋,以完成剖腹的最后一道工序,但几匹战马已经直朝他冲来。他吓得转身就逃,但仅仅跑了二步就被马上的兴华军士兵用手枪打在**上。身体被战马撞倒的后蹄踩在他的背上出喀嚓一声响。

    剧难忍又未死的立见尚文见自己的脑袋迟迟没有砍断,心里大声地狂骂背信弃义、胆小如鼠的吉村大佐。直到一群战马踏着他的躯干离开后,他才咽下最后一口气,和被他冤枉的吉村到天爪大神那里打官司去了。

    此战全歼朔宁支队立见尚文少将以近五千人,其中俘虏六百二十人。

    说全歼也不对,在白天与军争夺玄武门、牡丹台时死了二百多,晚上阻截逃跑的清军时又死了一百多,加上趁黑夜逃跑的十几个,应该排除在外。

    在战场会师的薛兴华没有多话了马奎的第一句就是:“你手里还有生力军没有?有的话马上将他们派往西南城门静海门,南面城门朱雀门派出五百名士兵。向其他城门派出一百人。再留五百名做预备队,随时骑马支援。”

    马奎反问道:“如果没有呢?”

    “那派出的部队加倍!”薛兴华说道,“拂晓时分就会生战争。”

    马奎朝团参谋长刘云点了一下头,牛长生如闻到了血的蚂蝗,立即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一定要争取自己被派过去。

    几个将领慢慢朝城门走去,兴华军主力正迅速地进城。

    马奎看着薛兴华他们战斗的壕沟,看着一身脏兮兮的薛兴华,问道:“得意了?”

    薛兴华笑道:“有点。你呢?”

    想不到马奎破口大骂:“你不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吗?你他娘娘的玩得不亦乐乎一你玩完了,千千万万兴华军怎么办?无数的人都会被你害死知道不知道?”

    辉煌的战果让薛兴华很开心,听了马奎的骂声,他笑了:“呵呵,我命硬,死不了的。”接着不领情的薛兴华问道,“你们为什么才来?”

    “路上遇到了一支从霞岚山查消息过来的日军精干部队。因为设伏消灭他们以耽误了一小段时间。”

    “难怪你的战马超过了我们的预想。呵呵,我说我们留在金家堡的战马加上我们后来送过去的战马没有多少啊。”

    马奎问道:“神仙师长,下一步我们怎么做?”

    “先休息有伤的养伤,无伤的养膘,到时候有的是事做。”

    “你是想将这个平壤城当包袱背还是当黄金卖?”

    “就如这次打仗,该顶的时候还是要顶。当包袱背!”

    “那就要尽快将高原镇的物资运过来。”

    “你安排吧,这种小事我不屑做。除了特种兵,其他的人你都可以调,所有人、牲口、物资都归你用。对了,准备明天晚上……不,应该是今天晚上,全军大吃大喝一顿,庆祝庆祝,你可要安排好,吃的不好都怪你。”

    时间已经到了9月11日凌晨,平壤之战比历史上的时间提前整整五天!

    马奎怒了:“你们就是饿死,也关老子的事。”

    薛兴华笑了笑,安排魏利贺等人分担一些相关工作。

    ……

    走在血腥味和硝烟味刺鼻的街道,薛兴华真有点感慨不已:“平壤城竟然被老子真的拿下了!”

    突然,曹大牛说道:“师长,那是不是电报线?你可以给水儿团长电报了。”

    薛兴华顺着曹大牛手指的方向看见,在火把的微光中果然有木头电线杆,上面挂着二根导线。“对啊,好像在甲午战争的时候汉城、平壤都开通了通往国内的电报线。”

    他急忙喊道:“马小六!”

    “到!”亲兵连长兼军法队长兼警卫头子马小六从远处跑了过来。

    “你马上派人寻找并控制这里的电报机房,在未得我允许之前禁止任何信息送出去。另外,你通

    参谋徐健业去电报机房,看电报机能不能用,技术在。有消息马上告诉我!”

    “是!”

    ……

    走进叶志超遗留的军营,薛兴华的感受和徐一凡在城墙上看到那些火炮和成堆的炮弹所产生的感受一样,想夸这个叶大人真是一个好人,什么都留下了,粮食、饷银、武器、弹药等等。就连吃的蔬菜、猪羊,喝的酒都有少。唯一不好的是他帐篷里残留了一桌酒席,桌上的大鱼大肉都没怎么吃杯里的酒也只喝了半杯。如果菜、饭是热的就更棒了。

    刚夸完大方的叶大人,薛兴华心里马上就骂叶志超这个乌龟王八蛋,国家费了这么多钱让他在这里打仗,他**一拍就走,所有物资全部资敌。你就是要逃,也应该先炸掉、烧掉这些再跑不迟吧,真的就等不了这么点时间?真的就这么怕惊动了日军?

    夜已深官兵都累了,除了值守的部队,大家都随便找了一个地方睡觉。薛兴华就躺在叶志超的床上只是没有盖他的被子,睡在自己的睡袋里。缴获的物品暂时也没有人去清点。

    薛兴华并没有多久,天一亮他就被军营内大树上的鸟叫声惊醒。听惯了鸟叫声的他是因为牵挂着今天的战事。

    他醒来现天以大亮,连喊道:“曹大牛!”

    “到!”曹大牛只是洗了脸,身上的衣服还是血迹斑斑。

    “西南的战事怎么样?”薛兴华问道。

    “战今天没生战事啊。”曹大牛连忙说道。

    薛兴华一愣,问道:“真的没生战事?外的敌人都没进攻?”

    “没有!现在徐营长守南门,营长守西南门,他们都没有派人送信过来。我们也没有听见炮声。”

    “哦,那就算了。你上午好好休息吧,把衣服洗一下。”

    “师长……我的衣服弄丢了身上这一套。等高原镇的东西运过来了我就换。”

    “我的天,你想臭死我啊。不行是光着**你也得给我把衣服洗了。”

    “师长,你自己的衣服还不一样丢了?我们这次打仗有好几个人都丢了衣服。”

    薛兴华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曹大牛你混蛋。在金家堡出的时候,我的衣服不是都交给你保管吗?什么我的也丢了好像是我的错,你给我马上找回来。”

    “嘿嘿师长,……这么一回事,本来是我帮你保管衣服可……可后来我实在有点事,我想关键时刻把你扛起来就走,所以就请罗进那臭……罗进大哥就帮我拿。结果,就弄丢了。”

    “罗进大哥?怎么一下突然变得亲热了。你把他给我喊过来。”

    “他……他昨晚牺牲了。”

    薛兴华顿时无语。

    “现在我们还在找他们呢。”

    “我们一共牺牲了多少人?”

    “二百三十八人,我们亲兵队牺牲了六个,特种兵大队牺牲了十九个。”

    “他们的遗体都找到了没有?”

    “大部分都找到了,但有的变成了碎肉,不知道谁是谁了。”

    ……

    薛兴华心情很沉重,继续穿上了昨晚的衣服,洗了脸就骑着马走上了平壤城的大街。他带着马奎、王胜道、魏利贺等人去了西南城门。站在城门下,看着上面三个黑色的汉字“静海门”,薛兴华停了一会。这才从马上跳了下来。

    阶段虽然经过了士兵整理,城门洞里还是显得乱七八糟,战死的鲜血黑,破残的衣服在乱石堆里摇摆。

    拾级而上,兴华军士兵都立正想薛兴华敬礼。牛长生占在一层平台那里迎接。但他和马奎的性格差不多,只是朝薛兴华等人认真敬礼之后就跟在薛兴华的后面默默地走。

    “牛营长,日军没有动静?”

    “还没有。”牛长生回答。

    “有把握守住吗?人手够不够?”薛兴华问道。

    “完全不需要五百人,二百人就够了。如果能配备几个好一点的炮手,他们就是来五千人我也敢担保守住这里。”

    “呵呵,这么自信?二百人守得住五千日军的进攻?”

    “师长上去看了就知道。”

    薛兴华上来之后,不得不大摇其头,嘴里骂道:“你们真他娘娘的败家子。有你们这么用武器的吗?”

    薛兴华稍微看了看,数了数,不到四百米长的城墙上竟然摆放了英寸的火炮三门,75毫米火炮四门,37毫米火炮六门,重机枪十五挺。

    牛长生总算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情况紧急,我们还可以调至少十挺重机枪上来。”

    薛兴华苦笑道:“这地方能摆下吗?万一人家一炮弹打过来,损失多大。”

    马奎说道:“据我们的情报,日军射程最远的火炮是75毫米口径的山炮。我们的寸速射炮比他们的远,而且我们是在高处。王团长,你说是不是?”

    【祝各位书友新年愉快,万事如意。推荐老谢的新书《从政》书号438004】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