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02章 【急了】

第202章 【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202章【急了】

    只有徐健业、马小六、曹大牛和那个吃了饭过来的报员目瞪口呆:有这样修报机的?

    薛兴华自己小心翼翼地将绕制的铜线展开拉直,将铜线被划破的地方出掉其毛刺,尽量不把上面涂的绝缘材料弄坏,再给伤了的地方涂上润滑油作为绝缘用

    等木筒和电磁铁研磨差不多了,他小心地绕着线圈。这个工作并不难,大学在学校金工实习时做收音机时就绕过,那种线很细绕的圈数又多,比这个复杂多了。当然,绕的时候尽量错开铜线被划破的地方,防止它们碰在一起短路而报废。

    将这个宝贝安上去后,薛兴华吩咐那个报员将外线、蓄电池连上。

    等报员小心:连上后,薛兴华对他说道:“试试!”

    总算没让薛兴华失望,当半疑的报员按下时,那个电磁铁出了轻微的移动声。报员惊讶地张着嘴。

    徐健业连忙道:“怎么样,怎么样?”

    薛兴华说道:“马上给上《风雨报》总编辑报,就说‘日寇三路围攻,叶1晚八点弃平壤而逃。薛。’”

    这个报员对民用普通的汉字代码记得不错,无须翻看代码本就能直接在电报机上按下一连串的C和1。

    看着报员熟悉、灵巧地按着按键。出一串串动听地声音。徐健业地神色就如前世刘德华地粉丝突然在街上看见了华仔。

    薛兴华得意地笑了一下。咐徐健业安排人员值守。暂时不许向外拍电报后就离开了这里。

    曹大牛很实在。走在街上问道:“师长。听说报机这玩意值老鼻子钱。我们是不是让这里地木匠多做几套?卖出去可以赚好多钱了。”

    薛兴华说道:“等我们不打仗了。就做这玩意卖。到时候你可要帮我地忙。”

    “没问题。那个在油里抽一下插一下地事我保证做得比他好。”眼睛看着前面那个士兵。他现在一手地油刚才研磨那个木套筒把他地双手都弄得酸酸地。

    “肚子饿了。快点吃饭去!”

    ……

    不知薛兴华是不是预计到了他出的短短电报产生了什么效果当上海电报机房的打孔字条被扯下,技术熟练的电报员就直接从一排排小孔上读出了内容。他异常惊讶地啊了一声,然后送到翻译房。

    上海电报局的规模比平壤电报局的规模大十倍不止,里面分工非常明确,有管机械的有专门报的,有专门校对的有专门编码人员、专门翻译人员也就是有人说的译电员。至于经理、送报员更不会少。

    平壤的电报局实际上也不是仅仅一个人,只是现在其他人跑了,这个没跑的是本地人,家在这里,又掌握的不是秘密代码,所以留了下来。现在收报、报、编码、解码全是他一人。徐健业虽然是通信参谋但他对这个并不熟悉市培养的电报员将和田虎他们一起过来。

    内容很快就被翻译的员工工整地写在电报稿子上,连同收报人地址一同交给了值班经理。值班经理从神情不对的翻译员手里接过电报稿扫了一眼即如装了弹簧似地跳起来,说道:“怎么可能?谁是‘薛’?”

    他急忙按下桌上的电铃按钮咐送报员马上送到《风雨报》报馆,另外又写了一张纸条交给了秘密电报组送到其他地方。

    廖卫先写了好久的稿子看门人说来了给报馆的电报,他亲自走出来。

    松完懒腰顺手接过电报纸,问道:“哪里来的?”

    “平壤。”电报员回答道。

    廖卫先扫了一眼,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是:“平壤这么快就丢了?”他脱口而出的第二句话是:“他这么快就成功了?”

    送电报来的人气愤地盯着廖卫先问道:“你说日本人成功了?”

    似乎将“成功”这个褒义词用在日本人身上有点刺耳,让他很不舒服。虽然《风雨报》是上海电报局的大主顾,但送电报的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毫不含糊的。

    听到送电报稿的人语气不善,廖卫先笑道:“不是,我只是气愤叶志超太无能了。”

    送电报的小伙鄙夷地说道:“你们读书人就是没骨气!日本人占了平壤你还笑,你是不是汉奸?”

    “对不起,鄙人有点失态。你请回。”廖卫先连忙收住笑。

    “签字!”送电报的小伙将签字本生硬地递给廖卫先。

    廖卫先飞快地签了字,想拍一拍这个爱国小伙的肩膀,却见他转身就走,嘴里嘀咕道:“平壤是不是丢了还不一定呢。”

    廖卫先连忙跑进房间,从保险箱里拿出昨天收到的信息,然后坐在桌子前铺开稿子快速地写了起来。半个小时后他对外面喊道:“张大爷马上通知大家印号外!”

    在廖卫先写号外稿子的时候,李鸿章和张佩纶、伍廷芳正在商议沙俄、英国调停中日之战的事,突然主管情报的官员急匆匆地进来。

    李鸿章不满地看了一眼这个

    里说道:“什么事这么急?”

    “中堂大人,上海急电!”说着他将一张纸直接递给李鸿章。

    李鸿章狐地接过纸张,拿起茶几上的眼睛,先看了一眼额头出汗的官员,说道:“天塌不下来。还这么毛毛躁躁,你已经不是年轻人了。”说着,他的眼睛才慢慢移动纸上。

    张佩纶、伍廷芳眼睛都落在那张小小的电报纸上。

    但是不到一秒钟李鸿章就如**着了火似地跳了起来,身体敏捷得如小青年,接着大喊道:“不可能!”

    等张佩纶上前住他,李鸿章才现自己有点失态。他轻轻地坐回椅子上,又轻轻地挥手让那个官员离开后将薄薄的电报稿子交给张佩纶,声音苍老地问道:“幼樵,你说这可能吗?”

    纵使张佩纶有了心理准,当接过这张电报稿看了之后还是张大嘴巴,然后将电报稿递给茫然的伍廷芳。

    伍廷芳扫了一眼寥寥几个字的电报稿,说道:“如果是真的我们就麻烦了。”

    李鸿章眼睛看在张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