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07章 【各个击破4】

第207章 【各个击破4】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o7章

    第2o7章

    一炮弹队伍后面射过来,砸在堡垒和庄子口之间,腾起一团火焰。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

    趁着这短暂的火光,埋伏在周围的少数几个士兵朝那些日军开了枪。

    爆炸声、单调的炮声、零落的枪声一下就把整个庄子里的人惊醒了,到处乱了起来。很快就传来日军指挥官粗暴的命令声。

    没有一分钟,在庄子里巡逻的十几个日军冲了出来,他们惊慌地朝外射击着,一边往堡垒所在的方向冲。

    又过了几分钟,庄子里又冲出一支上百人的队伍。

    双方立即开始对射。但埋伏在庄子口三百多米远的兴华军还是没有用上全力,只有正对庄子口的士兵镇静地瞄准,借助日军枪口冒出的火焰来寻找目标。

    远处的火炮还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射着,炮弹有时落在庄子外,有时落在庄子里。那射击的架势似乎是射完这一炮马上就停歇下来跑路,但就在日军以为没有炮弹来的时候,只听嗖的一声又砸来一颗。

    一百多日军冲出来,还没跑多远,.就被对方射杀了二十几个,一下把日军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只是一个劲的朝庄子里喊要求增援。

    有气无力的火炮就如悬在头.顶的一把刀,外面并不激烈的枪声更是刺激了庄子里的指挥官,他安排那些工兵、医疗兵等人防守庄子后,在所有人的期盼中,亲自率领庄子里几乎所有战斗部队冲了出来:“目标远处的火炮,冲!”

    近六百人的队伍冲锋起来气势惊人,堵在前面更.多的兴华军开始了射击。但这些自动似乎被日军视若无物,他们不顾身边一个个倒下的同伴,依然朝目标狂奔。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七十五米、五十米……

    当看到日军的大部队出了庄子口之后,董廷凯扯.开喉咙大喊:“扎口袋!”

    立即埋伏在庄子口附近的四挺重机枪几乎同.时开火:一挺向庄子里面倾泻子弹,阻止零散的敌人再出来。三挺则对着日军的屁股后面横扫。如果不是担心误伤自己的部队,他们还想干脆冲到日军后面从尾打到头,那就更过瘾了。

    日军的后路一.被截断,埋伏在前面和左右二翼的兴华军就没有再客气,重机枪、手榴弹、步枪一齐上阵,用怎么样的方式能更快地杀死敌人他们就采取怎么样的方式招呼。

    可怜的日军何曾见过这种阵势?飓风般的金属子弹流、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弹片将他们打懵了,他们如傻子般痴痴地站着,茫然地看着四面八方突然出现的杀神。足足三秒钟之后,他们才开始采取自己认为安全的行动:有的如无头苍蝇继续朝前狂奔,有的掉头回去,有的奔向自己认为子弹少的地方,但更多的聪明人则选择趴下,将身体紧可能地与土地接触,几个有限的浅坑成了众多聪明者选之地。

    那些直立的愚蠢士兵固然很快就成了一块块碎肉,但趴在浅坑里的日军未必就幸运,他们反而从了手榴弹重点照顾的对象。往往一颗手榴弹扔过去,一下能炸起三四具躯体。

    几乎称得上单方面的屠杀在继续。

    得势不让人是兴华军的优良传统,爱惜弹药的习惯似乎都远远没有在兴华军中养成,长达十分钟的肆虐之后,包围圈中的日军早已经停止了抵抗,许多日军用日军、朝鲜语、中文大喊着投降,但没有一个兴华军士兵上去受降。

    因为天色太暗,战场上虽然有炮火、手榴弹引燃的零星火堆,但到处弥漫的硝烟大大影响了双方的视线。万一有日本鬼子不服打冷枪,那就得不偿失了。

    虽然无人受降,但火力还是不可避免地小了下来,有很聪明的日军跪着举起双手,膝行到有火光的地方,准确无误地表示了他们的态度,这让兴华军有点下不了手。

    双方配合得越来越默契,日军先膝行到火堆边,表示诚意之后又按照兴华军的命令膝行一百米左右,挪到兴华军指定的位置。正如前文所言,日军一旦从内心降服了,态度绝对是可以的,膝行的距离虽然长得有点过分,但他们毫无怨言。他们似乎是不知道或者是不在乎胜利者对他们的作弄。当然,其好处也是明显的,他们温顺的动作至少让几个兴华军气恼地调转了枪口,压在扳机上的手指无奈地移开。

    “**小日本那个狗屁天皇,怎么就不让这些家伙火气大点,让老子多杀一个垃圾呢?”

    当最后归拢的俘虏达到二百多人还有一百多人因为伤势太重躺在战场时,包括薛兴华在内都对自己的火力感到失望:这么强的火力怎么就只杀掉了三百日军呢?难道日军都有护体的宝贝?

    这里的战斗进行得正热闹时,干稻田军营里的日军组织了一支一百多人的部队,在一个中尉的率领下支援庄子口的战斗。但这一百多人却没有什么值得兴华军勾引的资本,他们刚冲近庄子外围就遭到了几挺重机枪的迎头痛击。

    高志瑞刚等那一百多日军出营,他就命令除一个连留下继续监视外,其余部队全部凶猛杀向这个营地。

    干稻田里的日军战斗部队名义上还留下了一百多人,但他们分布在营地各处,面对强大火力、人数有占绝对优势的兴华军毫无还手之力。当兴华军突然出现在营地门前,子弹和手榴弹齐飞,重机枪子弹如飓风扫进去的时候,日军立即傻眼了,全都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少数日军想到自己反正是逃不了,很是顽强地开了一二枪,单步枪的射实在太慢,开完一枪,对方的子弹就已经有三四颗钻入了他的身体里。

    抵抗的人死了,其他的士兵很快就崩溃了。剩下的事就是逃跑,丢下伤员、丢下营地、丢下能够丢下的一切尽可能的离开这鬼域之地。

    没有甲午战争的胜利、没有有日俄战争的胜利,此时的日军并没有前世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么变态,也比不上日俄战争中那样强顽。他们的战斗意志也比其他国家的军队稍微强一些,但面对敌人绝对优势的火力和绝对优势的人数,他们也会像其他军队一样逃跑,虽然坚持的时间稍微长一点。

    但他们跑的最快也跑不过子弹,跑不出四周的包围圈。千辛万苦跑出营地,迎面而来的不是黑洞洞的枪口就是呼啸的子弹。这还咋玩呢,投降吧!

    干稻田军营里的战斗可以说是一边倒,但庄子里的战斗却复杂得多。这里是第五师团司令部所在地,司令部所属的最精锐部队已经随野津道贯去了平壤城下,但这里还有二个排六十多人精锐卫士守卫在这里,因为司令部里还有不少参谋人员,有不少的作战文件,还有作战地图和其他机密文件,还要第五师团沿途抢劫来的贵重物品。

    即使外面的战斗异常激烈,但这六十个士兵还是异常认真的守护在这里,没有离开一步。他们已经装备了在成欢战役中从清军手里缴获的连枪,火力比一般士兵强得多。

    藏在暗处的滕青山焦急地打量着一丝不乱的司令部大院,又看了看门口两边的二个用条石建成的堡垒和门口两个荷枪实弹如木桩似的哨兵。

    特种兵林荣庄小声问道:“滕连长,里面还有那么多兵,他们不出来,我们怎么办?”

    滕青山将脑袋摸了摸,无奈地说道:“如果厉敬胜那小子在这里就好了。让他把手榴弹扔进去不就什么事都结了?”

    厉敬胜因为那次攻打内城的日本堡垒受了内伤,现在还没有好,这次出战留在家里。其实就算厉敬胜真的在这里,他也未必能用手榴弹炸掉二个堡垒,二个互为犄角的堡垒也许很快就会把并非百百中的厉敬胜打成蜂窝。

    因为庄子外的战斗异常激烈,为防止对手偷袭,日军在堡垒外燃起了火堆,院墙四周临时搭建的瞭望台上日军严密地注视着院外的空地,就是一只老鼠要溜进去都困难。

    特种兵无法采取匍匐偷偷接近的办法,也没时间采取挖掘壕沟的办法接近。司令部两边都是工兵、后勤部队驻扎地,如果从那些地方进,虽然那里不是战斗部队但人数众多也配备有武器,还是无法通过。

    林荣庄懊恼地说道:“难道只能等师长他们带火炮过来?”

    滕青山低声吼道:“你瞎说什么。我滕青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正在这时,南面村口在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爆炸声时,也传来了一阵其他声音。滕青山心里一动,说道:“有了!走!”

    十个特种兵在滕青山的率领下,迅插进了一条黑暗的小巷。在这里他们迅地脱掉外面的破棉袄,露出里面的日军军服,除了手里没有日本人的步枪,其他与日军没有什么区别。

    看大家身上没有什么破绽,滕青山说了声跟我来。这支小分队左穿右插不断地接近南面的庄子口,枪声越来越响,庄子外的硝烟飘到了他们身边。有一次炮弹甚至差点落在他们的队伍中,小巷里还有不少吓破了胆的百姓朝北面狂跑,看到他们这支日军部队,百姓眼里全是鄙夷和畏惧。

    林荣庄和其他特种兵一样迷惑不解,不知道滕青山带着他们往南面战场跑干什么,难道放弃进攻敌人的司令部而去打庄子外日军的屁股?那不是多此一举吗?庄子外有二千兴华军,还需要我们这几个人帮什么忙?

    滕青山带着他们很快转到庄子那条南北向的主马路上。这里能看见外面不断爆炸的火光,不时有子弹射进来,在他们身边“啾!”“啾!”“啾!”地钻进地下。路上有好几个日军被打死打伤,接近庄子口那里有几个还被重机枪子弹打成了一堆烂肉。不少日军躺在地上哀嚎着、翻滚着。

    在通往司令部的路上有几个日军狼狈地跑得,可能是向司令部报信,报告出去的日军与庄子里的日军已经被兴华军的重机枪隔断。

    “活该!”一个特种兵小声道。

    “呵呵,打得好!”另一个说道。

    滕青山用日语说道:“捡枪!跟上我!”

    说着,他第一个从黑暗中冲出来,冲上马路捡起一支日军丢弃的步枪,其他人有样学样。但也有人小声说道:“我没有!”

    滕青山将自己的枪递给后面,带着大家朝司令部跑。追上前面的日军时,他一个健步靠上去,在日军还没回过神来,他的拳头就打在对方的腰上,在对方痛得倒地之前,早已经将这个倒霉鬼的枪抢在了手里。

    等追到司令部门口赶上前面的一小伙日军时,特种兵人人手里都有了一支日军步枪,当然,马路上也倒了好几个或死或晕的日军,只是因为天色太暗,暂时没有人注意。

    追上那伙丢盔卸甲的日军后,他们才现自己的枪抢的太多装备太齐整了一些:前面的七八个日军手里只有二三条枪几个人连帽子都跑丢了。

    司令部门口站岗的士兵大声喊道:“站住!禁止靠近,这里是司令部!”

    前面一个胳膊受伤的家伙哭丧着脸说道:“我们被敌人的子弹隔断了,请求增派援兵。”

    滕青山靠近那个家伙,一边推着他往前面走,一边大声说道:“冲出去的部队被敌人包围了,马上就要打进来,我们是来支援的。”

    或许是看这些家伙太狼狈,或许庄子外面传来的枪炮声太响,哨兵没有为难他们,刚才大喊他们站在的日军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报告长官。”

    旁边那个哨兵受不了伤者身上的血腥味,皱了一下眉,悄悄地后退了半步。

    那个哨兵没走几步,里面一个声音大声:“巴嘎!谁在外面瞎叫?滚进来!”

    滕青山心里一下,大声道:“哈伊!”

    那个受伤的家伙很是感激地看了主动认骂的滕青山一眼,眼里不由得有点迷惑:这是谁啊,怎么没见过,我们走在最后面都受了伤,他怎么一身干干净净?

    滕青山推了他一把,又把手一挥,说道:“长官喊我们进去呢,快!”

    二个哨兵觉得这人的话有问题,但又不敢肯定长官不是叫他们都进去,一个哨兵灵机一动,大声说道:“麻生大佐,他们一共十八人过来了。”

    麻生大佐不耐烦地说道:“巴嘎!快点!”

    特种兵一边往里走,一边打量着院子里的情况。现这里完全是外紧内松,从外面往里看,里面的部队似乎不少,到几乎都防守在大门口附近、院墙周围。拐过士兵用砖头堆砌的一段掩体后,里面可以说没几个兵了。作为司令部的房子台阶上只站了一个哨兵,房子的里面只有几个穿军装的参谋进进出出,没看见其他士兵。

    一个三十多岁的军官唬着站在屋檐下,怒气勃勃地看着他们进来,问道:“福田大佐怎么样了?你们为什么逃回来?说!”

    受伤的家伙急忙说道:“我们是来向长官求援的,福田大佐他们一出庄子就被包围了!”

    “哼,你们一身干干净净,像作战的样子吗?”麻生大佐恶狠狠的目光转到了滕青山和他后面特种兵的身上。

    滕青山笑了并举起右手伸开手指摆了摆。

    身后的特种兵立即将手伸进了腰间。趁对方惊讶恼怒之即,滕青山突然用中文道:“上!”

    说话的同时他二步上前,一拳重重地击打在麻生大佐的腹部,这家伙惨叫一声,一股脏污的东西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五个特种兵如猛虎下山,左手拿日本人的步枪,右手举着手枪迅地冲进了司令部。

    剩下的五个特种兵迅收缴身边日军的武器,这些家伙还在愣神,枪支就被别人夺走了。一个家伙还胆怯地说道:“你为什么抢我的枪?”

    滕青山左上夹起还没缓过气来的麻生大佐将往里面冲,那个哨兵慌乱地从肩上取枪,但很快被另一个特种兵的飞刀扎中了胸膛,虽然没有立即死去,但枪却掉在地上,嘴里大叫:“敌袭!”

    司令部里传出二声枪响,外面的特种兵也没有客气,立即对准反应过来企图反抗的日军开了火:“啪!啪!啪!……”

    将他们几个击倒之后,立即随滕青山冲了进去。

    里面十几个军官、参谋和二个护兵都被打倒在地,一个少尉因为反抗被林荣庄二枪击毙,一枪打在右胸一枪打在脑袋,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

    专心防备外面进攻的日军一时间不知所措,他们纷纷调转枪口,从各隐藏地点冲出来,将司令部团团围住,开枪不敢不开枪又不甘心,只好一个劲地乱叫:

    “你们被包围了,马上投降!”

    “放出我们的人,我们放你们一条生路!”

    “给你们三分钟,我们要进攻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