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08章 【各个击破5】

第208章 【各个击破5】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o8章

    滕青山对准刚清醒的麻生连甩四个耳光,说道:“命令你的部下投降!否则,你就死!”

    麻生哼了一声,对着外面喊道:“我是麻生大佐,我命令你们马上开枪,不要……”

    滕青山用右膝盖朝麻生右肋猛地一顶,叫嚣的声音嘎然而止。www.book.org他吩咐道:“将他们全部捆起来!二人守后面,一人守左边,一人守右边,一人看俘虏,其余给我到前面阻击。用不了多久,我们的部队就来了!”

    一个特种兵笑道:“最好晚点来,让我们过一过瘾。哈哈……”

    虽然麻生下命令让外面的日军开枪,但群龙无的他们并不敢真的开枪:要知道他们现在最大的军官才是少尉,房子里顺便一个军官出去都比少尉高几级,这么多高级军官真要出了事,他们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场面一时僵持下来,几个新.进来找司令部有事的日军见到这种情况,吓得转身就跑,慌忙不迭地向上司报告去了。

    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啪!”方向从西边方向传来。

    ……

    王胜道指挥的二个连被日军逼.到了山顶上,四门没有炮弹的大炮早已经被炸毁扔在了当时的阵地上。手下的五十个炮兵现在充当了步兵,不过他们都被留在了最后面。不是王胜道给他们搞特殊,而是王胜道知道,如果现在将不是步兵的炮兵用在第一线生死伤的话,薛兴华肯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会骂他是败家子,要安排炮兵当步兵上前线,除非大家都要死了。

    薛兴华以前就说过,遇到这种.情况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平等对待,否则炮兵当炮兵用,步兵当步兵用。再说,炮兵毕竟不是步兵,用步枪打仗不是他们的强项,放在一线也没多大用,不如让他们做一做后勤工作,当预备队使用。

    日军在他们的面前完全没有讨到好,刚才一次冲.锋就死伤了五十多人,但日军从朝他们进攻开始到至少死伤了七百多人。因为火力相差悬殊,敌我双方的死伤比例大大出十比一。原来的骑兵因为死伤太多而撤走了,换上了全部步枪。

    敌人又一次冲锋被打退后,战场一下安静下来。王.胜道扫了一眼正在装压子弹的士兵,抬头看了看平壤城方向,那里不时传来一点点火光,作为炮兵团在的他知道那是炮弹爆炸后产生的光。他心里念道:“敌人在攻城,师长他会怎么做?”

    他当然希望城里能派出援军来救他们,士兵们.现在不但疲劳,士气有点低落,更主要的是弹药已经不够。连枪的好处是明显的,对方开一枪,兴华军能开上好几枪。但缺点也同样明显——子弹的消耗量太大。虽然每个人出来的时候带了五十子弹,五颗手榴弹,还有几匹马专门为他们驮运弹药,但大手大脚惯了的他们很快就把手榴弹用光了,身上的子弹消耗完,现在拥有的都是驮马驮运的。一人分到了二十颗,只有几个神枪手多一些,但也只有一百颗。

    重机枪也在刚才的战斗中吃完了最后一个弹链。

    刚才一轮战斗.就消耗了不少,再这样下去,再多还能抵住敌人二次冲锋。

    可是,王胜道作为一团之长,多少还是有点战略意识,他知道现在城里的兵力情况,如果调兵出来,可能会中了日本人的奸计,平壤城不保,死伤的人会更多。

    “在这里能拖住敌人自然最好,可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啊。这些日本真是可恶,死伤了这么多还他娘娘的阴魂不散。”想到这里,王胜道转头朝山下看出,借着地上奄奄一息的火星,他现日本人又在移动。

    刚准备提醒其他人,几个神枪手已经按下了扳机:“啪!啪!……”

    山下偶尔传来一声惨叫:“啊——”

    日军又像之前无数次冲锋一样,开始不开枪,要接近了才射击。因为他们的单步枪射太慢,必须尽量缩短双方之间的距离提高射击准确率,才能弥补这个令他们难受的差距,如果很远就开枪,虽然对方在步枪的射程之内,但在如此黑暗的晚上,准头就不要提了,而且还浪费宝贵的时间来装填子弹。导致不少士兵从山脚下辛辛苦苦爬上来,还没开一枪就死了。

    村田十三式步枪在这里环境下很难挥其射程远、威力大的优点,吃了连枪的亏,很多日军心里开始谩骂那些上级军官。

    日本在远距离不开枪,大大方便了山顶上的神射手们,他们根本不用更换射击位置,连身体都不在乎隐藏,怎么方便就怎么摆他们的射击姿势。直到日军进入一百米之内才开始按训练时的要求来。

    除了神枪手,其他兴华军却没有这么好待遇,他们只能强行改变过去的习惯,严格按照指挥官的要求放敌人近了再打,而且不能像之前一样随心所欲地扣动扳机。

    付出二十多人的死伤后,日军终于又爬到了离山顶八十多米远的地方,训练有素的日军利用地形、遗留的尸体、树木一步步朝上爬着,躲避着上面射下来的子弹,他们的子弹也一颗颗呼啸着朝山顶飞。兴华军也开始出现伤亡。

    前进到七十米,日军还没有听到那种恐怖的“哒哒哒哒……”声,他们又惊又喜,聪明的家伙马上知道山顶上的人不但没有了手榴弹也没有了那种吓破胆的机枪子弹了,不由得欣喜地大叫着:“他们没有机枪子弹了!”

    “太好了!”

    “杀掉他们!”

    “我们成功了!”

    “冲啊——!”

    兴奋的日军士气一下高涨,很多日军甚至站起来朝前猛冲。但他们忘记了连枪也不是吃素的,起身的家伙没跑几步就被射成了马蜂窝。

    这里的兴华军不是特种兵,极大多数人都听不懂日军叫囔什么,对方的喊声对他们的士气影响不是很大。但日军冲击的度越来越快,离山顶越来越近,如蚂蚁一般的日军很快就过了上次冲锋的界线,离山头不到三十米了,这让大多数没打苦战的兴华军士兵开始害怕起来。几个胆小的士兵动作开始走形,眼睛不时朝二边偷瞄,只要别人一动,他们起身就跑。至于军官事先所告诫节约子弹的命令在已经丢到了脑后,右手食指按在扳机上几乎就没伸开,心里不断地喊:“我打!我打!打死你!”

    只有子弹出膛的时候,这些胆怯的士兵才稍微心安一些。可惜子弹不多,没几下就被他们射完了。

    很快日军攻到了离阵地前二十米的地方,甚至能听到他们喘气、压子弹、枪机击的声音,那些胆怯的兴华军更加害怕了,身体还颤抖起来。不少兴华军被日军射杀。

    王胜道大喊道:“打!狠狠地打!把鬼子赶下去!预备队上!”

    五十名炮兵的加入,一下将天平压到了兴华军这边,冲到前沿的日军不少人反而犹豫了,不知道是压了子弹再冲锋好还是空着枪冲上去好。最让日军指挥官难受的是,往往冲到最前面的人因为没时间压子弹所以大部分都是空枪,只能凭血肉之躯强行闯上去。

    强弩之末的日军不是成了连枪的靶子就是被同样注重拼杀的兴华军刺死。没有坚持多久,死伤太重的日军再次溃退,这次冲锋留下了四十多具尸体和更多的伤者。伤者的哭嚎声一个接着一个从山脚一直连续到山顶。

    兴华军也是死伤惨重,这次有十一个人死亡,二十个人受伤。因为没有重机枪、没有手榴弹,敌我双方的死伤比例开始大幅度下降。

    一个连长弯腰走到王胜道前面,问道:“王团长,师长他们会派人来接我们不?”

    “当然会!你不要看小日本现在凶,那是他们狗急跳墙,只要再顶住几次,他们就没戏唱了。我们在这里拖住他们,也是在帮师长他们守城。”

    “那我们坚持到什么时候?”

    “坚持到敌人撤退的时候。你怕了?怕了你就交出连长的职务,让不怕的人来当。”

    连长连忙说道:“我怕?怕字怎么写的还不知道呢。我只是问问。我去安排去了。”

    王胜道安慰道:“你放心,师长绝对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那是,那是。”连长急急忙忙地走了。

    山下的日军指挥官后悔刚才没有将所有部队一次性全派上去,也许刚才全部压上的话,对方已经被击溃了。汲取教训的中佐这次将所有预备队、轻伤员甚至连一百多民夫都召集起来,决心毕其功于一役,这次一定要将可恶的对手全部杀灭!

    在这个中佐的严格命令下,仅仅休息了二十分钟刚才进攻的日军加上其他士兵、民夫一共八百多人又开始了新的进攻。

    山顶上的兴华军没有打了胜仗的兴奋,反而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中。没有几个人能相信缺人缺弹药的他们能抵住日军的下一轮进攻。王胜道将舍不得动用的炮兵也安排上了第一线。

    “咕咕咕……”在他们身后响起了一阵奇怪的鸟叫。

    王胜道一听就知道是自己一方的情报人员,马上让自己的警卫去后面联络。随着身后警卫员也是一阵明显不是鸟叫的鸟叫声出,他们接上了头。

    几分钟后,警卫员带着一个人惊喜地跑了过来,用颤抖的声音小声道:“团长,我们有救了。”

    王胜道故着冷静地说道:“看你这样子,难道比我还害怕?我还要你保护呢。你是谁?”最后三个字是问的那个新来者。

    新来者认真地敬了礼,说道:“我是马团长派来运送弹药的。”

    “弹药呢?”

    “在下面,这里太陡峭,需要你们帮忙。”

    “怎么帮?”

    “丢绳子下去,将他们连人带弹药扯上来。只要稍微借点力就可以上来。”

    王胜道连忙命令一个连长和自己一起带人到了身后不远处的悬崖边,几根绳子绑在一起丢下去之后,下来立即就有人抓住了。很快,一个人扛着一箱子弹被迫不及待的他们扯了上来。

    不用王胜道吩咐,这箱子弹就被扛到了前线,以极快的度分到了士兵手里。如果不是王胜道低声传来命令,阵地上一定会欢呼起来。

    兴华军的士气一下大振。援军不但送来了弹药,更重要的是来了一百名战友,他们还扛来一挺重机枪,使山顶上重机枪的总数到达了九挺。

    除了大量的步枪子弹,他们还扛来了手榴弹、重机枪子弹,甚至连炮弹都扛来是十。可惜没有炮,只能望弹兴叹。

    情报人员还送来了周围的情报。通过简单的交谈,王胜道知道附近只有进攻自己的这六七百日军,其余日军都攻城去了。正因为敌人少,援兵才得以凭熟悉地形转到了他们的背后。王胜道也知道现在徐一凡生死不明,师长薛兴华带人执行其他任务。但守城情况不清楚,这个情报员和支援他们的小分队出来时,日军还没有开始攻城。是在半路上努力避开日军时才听到平壤城那边传来火炮声。

    加了人有了弹药,兴华军没有一个害怕的了。刚才那些胆怯的士兵还隐隐有一层说不出口的羞愧。

    王胜道决定给敌人来一个出其不意,他严令士兵在敌人没有达到一百米之内时不许开枪,只有当他开枪的时候,大家才许开枪。

    为了不使敌人起疑心,神枪手还是继续自由射击,但人数还是控制在开始时的数量。

    日军对山顶上的神枪手恨得牙痒痒的,刚开始进攻就被对方掠倒了三个,其中一个还是打中脑袋当场死亡。

    中佐举着指挥刀大叫道:“冲!第一个冲上山顶者升三极!”

    看到一个民夫因为身边的士兵被子弹打伤而畏惧地往后躲,中佐一刀劈在那家伙身上,骂道:“巴嘎!胆小鬼。敌人没子弹了,冲——!”

    懂日语的兴华军士兵看着阵地上严阵以待的同伴笑了。阵地上九挺重机枪一字摆开,士兵手头上各有六颗手榴弹都旋开了底盖,捅破了防潮纸,拉环都已经露在了外面。步枪的弹仓里都压满了子弹。

    王胜道看到下面黑压压的敌人,也乐了。他走到一挺挺重机枪射手那里,告诫道:“注意打日军的后面,前面由手榴弹和步枪解决。千万不要让这些家伙跑了。”

    当他回到原来的位置时,日军已经冲到离前沿不到一百五十米的地方。

    日军趴在那里利用尸体、石头、树木略微休息了一下,然后继续弯腰往上爬。到了约一百米的时候,这些家伙又休息了一会,之后那个中佐站在一棵大树后举着指挥刀大叫道:“今晚的战斗就此一举,天皇在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冲啊——!”

    日军轰然大叫一声,不顾时不时响起的枪声和呼啸钻入人群的子弹,站起来端着枪跑了起来。

    “杀!”

    “杀光他们!”

    “他们没子弹了!”

    ……

    九十米、八十米、七十米、六十米……

    枪膛里唯一的一颗子弹舍不得射出,距离这么近了,日军还是没有开枪,似乎是要等看清敌人的面目之后才按下扳机。

    王胜道右手持弹、左手扣着拉环,然后用力一扯,大叫道:“打——!”

    早已经握弹在手的士兵几乎同时抛出了手榴弹。九挺重机枪一齐出了“哒哒哒哒……”的声音,金属旋风从日军队伍的中间刮起,卷向了后方。

    日军中佐指挥官刚从大树后冲出来,手里的指挥刀被打成二截,他还没来得及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排重机枪子弹就已经将他的身体从胸口处分开,下身倒在树干上,上身则骨碌骨碌地滚到山下去了。

    冲锋的日军都懵了:这……他们不是没子弹了吗?他们哪里来的弹药……

    带着无数的疑问,一个个不甘地被炸成了碎片。

    九挺重机枪还没有射完一个三百三十的弹链,士兵还没有扔完手头的六颗手榴弹,连步枪里的子弹还没有射完,前面战场上几乎没有一个能活动的日军。

    王胜道痛快淋漓地站起来,大喊道:“杀小日本!冲啊——!”

    ……

    薛兴华随着董廷凯的队伍冲进庄子里时,遇到只是一些轻微抵抗,完全没有遇到薛兴华所担心的巷战。

    队伍冲到日军第五师团司令部门口,那里已经有兴华军在迎接他们。薛兴华还如见了鬼似的看到了徐一凡!

    薛兴华上前对着这个家伙就是一拳,徐一凡负痛地连退几步,惭愧地说道:“师长,对不起!”

    薛兴华骂道:“你他娘娘的怎么没死?”

    几个担心的军官听了薛兴华的话,都一齐笑了起来,不约而同地骂道:“徐营长,你他娘娘的怎么没死?”

    薛兴华心里大悦,手一挥:“走!进去看看!”

    司令部的院子里横七竖八地摆满了日军的尸体,薛兴华问滕青山道:“这些都是你们打死的?”

    “不是,是我们里应外合打下的。我们在里面,胡队长、徐营长还有韩连长他们从外面攻进来。”

    薛兴华嘴里嘀咕道:“韩连长……,***他也……”

    他大声喊道:“韩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