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09章 【各个击破6】

第209章 【各个击破6】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o9章

    “到!”一个猥琐的家伙讪笑着从士兵堆里站出来,说道,“我只是看热闹,没打,我的兵还守在那里呢。本书来自w-\W-\W.\1-\6-\K-\B-\O-\O-\K.\O\R-\G”

    薛兴华瞪着眼睛,说道:“滚过来!”

    “是,是,……”韩立此时哪像一个连长的样子。

    薛兴华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说道:“老子看了你就不高兴,知道为什么不?”

    “知道,知道,我违反军……,不,是我主动进攻。”韩立心里慌慌的,脸上出了一层汗。

    “老子不高兴的不是这个,当机立断,战场的情况千变万化,一个军官该怎么做就该怎么做。徐一凡这王八蛋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老子都可以只准备撤他的职不杀他。你这点小动作算根鸟毛?”

    “就是。”韩立大喜,腰杆也直了许多,但随即又弯了下去,说道,“我仅仅是……,不知师长那里不高兴?”

    “老子不高兴的是你怎么不.敢跟徐一凡那王八蛋一样挺直腰杆,该杀该剐随便,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何况你小子还立了功?”

    韩立惊讶地看了薛兴华一眼,目.光扫了更加牛皮的徐一凡一眼,一瞬间就挺起了胸,说道:“报告师长,我错了!”

    薛兴华一拳打在他身上,看着.韩立痛苦地连退几步,说道:“滚!把你的队伍全带过来,我们搬东西。”

    “是!”韩立欢叫一声,转身就跑。

    司令部里捆着一溜的日本军官,一个个跪在地上.一声不吭。特种兵林荣庄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盯着他们,嘴里不停地说道:“王八蛋,叫啊,怎么不叫了?不就是甩了几个耳光吗?你们应该还可以叫的。”

    看到自己的连长滕青山、队长胡长石、还有兴华军.师长薛兴华进来,这家伙才住了嘴,动作迅地弹起来,跑到薛兴华面前敬礼报告道:“报告师长,特种兵林荣庄正在教育俘虏,请指示!”

    看着俘虏前面地板上的几滩血水和几颗散落.的牙齿,薛兴华笑道:“都教育好了?”

    林荣庄说道:“只.是老实了,如果要他们说实话,还需要时间。”

    薛兴华一边朝里面走,看着墙上大幅作战地图,说道:“那你继续忙你的吧。”

    “是!”林荣庄大声说道。

    薛兴华不管林荣庄,转身对徐一凡说道:“徐营……,徐一凡,这里的东西都有用,每一张图每一片纸我都需要。你都给我收集整理好了,少了一点维你是问!”

    “是。”徐一凡很认真地回答,恐怕他一辈子都没有这么认真过。但没有一秒钟,他的本性又开始暴露了,他凑近薛兴华问道,“师长,你真的撤了我?”

    “你说呢?”薛兴华问。

    “日本人太可恶,我当时真的……”

    “你带出去的一百人还剩几个?”

    “还剩……只有二十七个了。”

    “那你还想当营长?”

    “……,副营长行不?要不连长,排长,最少是排长吧。”

    当徐一凡与薛兴华讨价还价的时候,平壤城的攻防战已经进入了**。战斗在南面朱雀门、西南门静海门展开。二路日军共计七千人马分多路进行,但是武器之间的巨大差别让日军想一举突破城防的企图完全落空,只能凭士兵的生命来逐步消耗守军。

    兴华军的人数虽然少,但用于防守的武器却相当于二支守城部队的:清军的武器完整地留在这里,兴华军自己带来了一批,还有上次战斗缴获的日军武器。

    城墙上的火炮不但压制住了日军的铜炮和缴获的清军火炮,而且还能为城下守军提供精准的火力支持。按照薛兴华的要求,下面的堡垒和战略要点都安装了电话,炮兵参谋已经早早划定了射界,只要堡垒里的观察员在电话里报出敌人所在的区域代号,城墙上的火炮基本能在几分钟内来一颗颗炮弹,有力支援了城下守军。

    但是,日军这次战斗虽然起仓促,但野津道贯和大岛义昌的决心大、态度坚决,加上日军人数上的巨大优势,基本抵消了守军的火力优势。日军缓慢但顽强地侵蚀着兴华军的防线,兴华军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地死亡,城下的堡垒一个个丢失。

    马奎站在朱雀门旁边的城楼上,看着下面前赴后继的日军忧心忡忡。他问6军参谋魏利贺道:“清军动手了没有?”

    魏利贺连忙回答道:“早动手了。等会就会把民壮押送过来。”魏利贺担心地问道,“马团长,让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民壮上去,能有用吗?”

    马奎很出乎魏利贺意外地说道:“没用。最多消耗一些日军的子弹。”

    “那……”

    “我要让城里的人知道打仗了。如果不想下去送死,就跟我老实点,帮我们运子弹、送炮弹,帮我们修补城墙。”

    “那还不如直接要他们帮忙就是。”

    “你不知道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路?如果有二件危险的事情命令他们做,他们就会选择危险性小的。懂了吗?等下清军来了,你也这么安排,让他们直接给我冲进堡垒里。我们兴华军能在那里打仗,他们也能。”

    “……,明白!”

    马奎一边下楼,一边说道:“这里就交给你了,谁违反战场纪律你就杀谁,但你必须给我守住了,否则,提头来见。……,我去西南门,那里是野津道贯的主攻方向。”

    “是!”

    当天开始亮的时候,野津道贯举着指挥刀还在督战,嗓子喊哑了,但还在喊冲上去。

    一个参谋急匆匆地走来,凑近野津道贯的耳朵小声地说了几句。他先是嗯啊了几声,但随即明白了什么,眼睛突然圆睁,一把抓住这个参谋的衣领,大声吼道:“你再给我说一遍!大声地!”

    参谋犹豫地看了一下身边的军官。那些家伙很知趣地离开了一些。参谋这次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我们围剿偷袭者的行动失败了,他们只逃出了四十几个人。回到军营时,他们还现我们的军营里被敌人袭击,我们留守的所有人员不是被杀就是被抓走。所用物资也被他们运走了!”

    野津道贯将参谋猛的一推,厉声问道:“谁?什么时候?你的快说!”

    “是平壤城里的兴华军,在二个小时前!”

    “不可能!不可能!”野津道贯朝参谋就是一脚,吼道,“我们在攻城,他们在防御,不可能,他们在撒谎!”后面的他们显然指那些倒霉的日本士兵。

    参谋一个趔趄,他忍住腿上的剧痛,恭顺地哈伊了一声,又说道:“他们找到了一个被敌人刺刀刺伤的情报人员,他说他看到了有二千兴华军出现在庄子附近。他们是从南面过来的。”

    “南面?”

    “哈伊!”

    野津道贯脸色变得苍白,冷汗滚滚而下。突然,他又举起了指挥刀,大声喊道:“随我冲锋!”

    在野津道贯的鼓舞下,各级军官争先恐后地冲到了队伍前头,前面的倒下,后面的依然前进,从军官到士兵没有一个人退缩,更没有人因害怕而逃跑。就是受伤了,只要没死,日军都咬牙向前射击。兴华军的炮火炸起的碎肉、泥土落在日军的头上,他们理都不理。

    在日军不计人命的攻击下,西南门城墙下堡垒几乎全部失陷,望着近在咫尺的城门,日军士气大振。

    另一路进攻队伍中,躺在尸体堆里的三个受伤的日军,利用黑暗和守军对他们的大意,他们抱着炸药包一寸一寸地爬向城墙,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留下三条血迹,终于爬到了城墙下。

    三个家伙相识一笑,毅然拉燃了导火索,然后同时高呼:“万塞!”

    守军的子弹随之而来,但在他们临死的那一刻,二个炸药包同时炸响。

    “轰轰——!”的一声巨响,大地一阵颤抖,这里所在的城墙如被巨手托起,上升几米后又向下摔去,接着就是哗啦啦的一阵声音。无数的碎砖碎石撒向四面八方,这段城墙上的兴华军惨叫着抛向了高空,整个静海门被浓浓的烟雾笼罩。

    当硝烟和尘土逐渐散开,人们才现高大的城墙垮塌了一段三十多米长的缺口。

    守城的兴华军傻眼了!进攻的日军眼红了!

    双方的战斗在这一瞬间突然中止,这里没有一声枪响,没有一枚手榴弹爆炸!

    野津道贯用力甩了甩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缺口,虽然这个缺口依然陡峭,但刺激得他的心脏一阵阵猛跳。

    他用尽全力吼道:“杀给给!”

    日军如梦中惊醒,他们如如苍蝇见到血一般,嚎叫着朝缺口奔去。

    兴华军也醒过来了,远处几乎所有的重机枪都调转枪口,朝缺口前狠狠地倾泻着金属弹丸,飓风呼啸着横扫疯狂的日军,带走一条条肮脏的生命。

    但是,因为地形的限制,重机枪的射界终究有限,大部分子弹被依地势而修建的城墙,也被垮塌的石头、砖瓦挡住,日军一个又一个跳入了缺口,兴奋地朝上爬。

    刚在静海门城楼上的马奎被震倒在地,军帽也滚落在一边。几个军官和警卫脸色都变了,双腿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内脏被刚才炸药包炸起的冲击波冲得难受极了,就如有人伸手在体力用来地抓、用力地揪。

    马奎抽出手枪,大声喊道:“不想砍头的跟我冲!”喊着,他迅站起来,推开欲保护的警卫朝缺口跑去。

    刘云立即抽出手枪跟上,牛长生抽出手枪跟上,肖恩抽出手枪跟上,警卫员们早已经冲到了马奎的前面……

    更多的士兵跟了上来,更的民夫、民壮跟了上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日军残暴不畏死,兴华军敢战不退缩。

    双方在缺口处相撞了,双方用中文、用日语喊着:“杀——!”“冲——!”

    日军的一颗子弹穿透二个兴华军士兵还有杀伤人,兴华军在日军射一个子弹时能射近五颗子弹,特别手榴弹随便一扔就可以砸进日军的人堆中,收拾一大片。

    尸体逐步在缺口处增多,开始几具然后几十具,后来几百具……

    日军的残暴在巨大的死伤前慢慢收敛,冲击的锋线在守军的挤压下慢慢向城外移动,每退后一米,尸体又多铺一层。

    双方的鲜血从砖缝、石缝里渗透下去,只留下漫天的血腥味。

    重机枪封锁了日军后面的援军,实际上日军已经没有了援军,他们的援军、预备队几乎都被疯狂的重机枪绞成了碎肉。

    马奎手枪里的子弹已经射完,他不甘心地再按了一下扳机,然后将空枪往冲他刺来的小鬼子头上一扔,只听嗵地一声响,那家伙哎哟一声,鲜血从他额头上冲了下来。

    马奎斜移一步,双手抓住倒霉鬼的步枪往前一拖,右腿猛地铲在还在嚎叫还在抹开眼里鲜血的鬼子。

    鬼子再次疼哼一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然后软软地倒下。马奎举着步枪继续朝前跑去,刺刀飞快地插进了一个日军的胸口……

    野津道贯此时已经昏迷,一颗重机枪子弹打在他的右肩,连肩带胳膊和指挥刀一起被轰飞,肢体分离落在一边的那一瞬间,亢奋的他竟然还没有觉,还在朝前猛跑。但在下一秒他就倒了下去。周围的官佐警卫立即抬起只有三肢的他撤离,付出五个人的性命后,总算撤到了安全地带。

    看着昏迷不醒的师团长、中将,日军参谋长一筹莫展,等前方汇报部队全完了,他才下令停止进攻,所有士兵朝南面方向转进。那里还有大岛义昌在率部攻城。

    看着几百日军撒腿狂奔而逃,兴华军都没有再追击,一个个只是用子弹欢送着他们,不时让他们留下一具具尸体。

    马奎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管地下是污血还是尸体,嘴里大口气喘着气,眼睛看着东方一抹绚丽的朝曦:“如果此时日军再增兵一二千,这个平壤城能不能保住真难说。”

    当太阳升到头顶,时间快到中午的时间,整个平壤城恢复了平静,就是薛兴华提前凯旋归来也没有人太激动。

    从霞岚山战斗开始到现在为止,兴华军牺牲数达到了八百多人,这还不包括那些不在兴华军编制内的清军和朝鲜军,也不包括新上战场的民壮。张德彪领导的营在这次守城战斗中损失了一半的部队。

    走进指挥部,只有通信参谋徐健业在里面,他告诉薛兴华:日军撤退了!侦查人员已经追踪过去。从日军撤退的情况分析,他们有可能直接退到汉城。

    薛兴华大喜,连连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想不到这些家伙这么不经打。”

    确实不经打,二万三千部队兴冲冲地出来,不但战略目的没有达到,反而丢下了一万七千多人,失去了一个少将,四个大佐,十多个中佐,几十个少佐,还有师团长一条胳膊回去了。

    “师长,我们要不要向外宣布这件事?”徐健业问道。

    薛兴华摇头道:“暂时不要。看小日本怎么说。你认为呢?”

    徐健业说道:“我也认为暂时不公布为好。一是防止世人产生日军很容易被消灭的错觉。二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立稳脚跟,如果因此而引起日军全方位的报复,那我们经受不起。”

    薛兴华说道:“现在我们最要紧的就是加紧休整恢复元气,同时将高原镇的物资马上运过来,放弃那个基地。我们要将平壤建得固若金汤,让小日本看着平壤就头痛。另外,我们还有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电报房收到有用的信息了没有?”

    “没有,大部分都是询问情况的,询问平壤的情况、询问我们兴华军的情况、询问日军的情况。也有记者提出要来采访我们兴华军的,另外,汉城的日军第一句司令部对我们来了一封最后通牒,要求我们立即退出平壤城让第五师团进驻,他们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

    “哈哈,现在就是让他们进驻,他们也不敢来了吧。对了,你马上把马奎、胡长石喊过来,再向上海的廖卫先拍一封电报,就说……就说‘船暗入平壤’。还有就是给三市的陈长荣市长和水儿一封电报,就说我们一切顺利。就让我们一步步露出水面吧。”

    “让我们的舰队直接到这里来?”

    “嗯。”

    “是不是太危险了。”

    “就看他们的运气了,我想偌大的黄海不一定会遇到日军的舰队吧。如果日军不知道我们的行踪,很难现的。”

    “问题是我们的舰队到了这里停哪里?在茫茫大海里航行也许没现,但要长时间停在海边,肯定有人会知道。”

    “你喊人来吧,我们商量的就是这个事:停泊在哪里最好。”

    “我们的电报是不是太明显了?能不能用暗语?”

    “自从中日宣战之后,按照现在的国际惯例,所有民间电报和进去中国、日本的电报都只允许采取明码,以防止间谍用电报传递情报。你不知道?再说,‘船暗入平壤’似明实暗,没有几个人能知道这个船是我们运煤的货船还是我们的舰队。清政府的侦知处不会为难我们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