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10章 【各个击破7】

第210章 【各个击破7】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1o章

    在徐健业离开后,薛兴华将从第五师团司令部缴获的大地图挂在了墙上。本书来自w-\W-\W.\1-\6-\K-\B-\O-\O-\K.\O\R-\G从地图上的标注明显可以看出兴华军的地图要粗糙得多。日军地图上很多细节在兴华军的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出来。

    从这张地图就可以看出小日本的狼子野心,他们对朝鲜是处心积虑势在必得。

    薛兴华从日军地图上无意中看到了日军对大同江的标注,地图上的数据使他现这条大同江完全能够被自己的舰队利用。

    大同江河水很深,从入海口到一个叫松林港的码头直线距离有四十三公里。河水平均深度都在十米左右,即使不进行疏通,从入海口松林港都可以通四千吨的船只。也就是说兴华军的舰队除了上海号(从智利购买的卜拉德舰,排水量69o1吨)、天津号(从智利购买的白郎古-恩卡拉达舰,排水量4568吨)二件外,其他都可以进这个民用港口。

    而且在缴获的一份日军文件中,日军间谍现在离入海口三十公里处有一个叫朴家湾的小渔村,那里的河道因为更靠近大海,所以水的深度更深,适合万吨货轮的航行、停泊。间谍在文件中建议日军在那里建设一个深水码头。但文件也说了那里背靠大山,交通不便,几乎没有大路通向外面。除了淡水,舰队补给很困难。

    薛兴华一眼就相中了朴家.湾:这个小海湾离平壤不到四十公里的距离,它与平壤的防守可以做为一个整体来考虑。这个海湾前面临江、后面背靠交通不便的大山,正好利于兴华军在这里进行防卫。这里离大海仅仅三十公里的距离,对舰队进去非常方便。而在黄海里的舰队却无法直接用舰炮打击,现在的舰炮射程没有这么远,即使能打这么远,也缺乏准头。敌舰要打击停泊在朴家湾的军舰,他们必须驶入大同江距离靠近了才行。

    如果兴华军在入海口、朴家湾附.近的山上建设简易炮台,还在河道里布放水雷,那么进攻者只能望江兴叹。

    至于6路交通不便,那完全没.关系,就用船在大同江里一次次运输就行。再说,兴华军的补给都是从海上来的,根本无须使用6路。

    当马奎、胡长石、魏利贺、牛长生等人来到的时候,薛.兴华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听到薛兴华都已经了电报,命令舰队直奔平壤,他们都没有什么异议,唯一提出困难的就是魏利贺:平壤的城防要建设,军港的炮台要建设,停泊的码头要建设。简易码头虽然说是简易,实际上任务可不小,至少得建几座栈桥,建几栋大型仓库,建军营。还有一个就是没有设计人才。海军参谋王杰民带着与海军有关的人还在高原镇那里休息。

    薛兴华说道:“你就不要讲太多的困难了。我认为我.们应以朴家湾港口的建设为重中之重,我也不要求你建得多好,只要比什么都没有强就行,等几天舰队来之后,至少有一个能够在岸上睡觉的地方。你现在帮王杰民多想想,想想该找多少民工,该找多少民船,需要部队提供哪些帮助,都列一个清单出来。我们这里立即派人通知王杰民他们马上过来。”

    胡长石的工作当然是立即对朴家湾已及周边.地区进行戒备,防止日本间谍混入那里。必要时将朴家湾的人全部迁移出来,不许一个无关的人留在那里。

    按照薛兴华的.命令,兴华军舰队应该在今天晚上(9月13日)或者明天上午到达上海外海域。廖卫先的人会通过渔船与他们取得联系。如果舰队没有与廖卫先联系上,或者联系上了薛兴华没有新的命令,则舰队在这里一分为二:

    航较慢的婆罗洲号、云南号二艘巡洋舰护加一艘徐州号炮艇送运送装载田虎和其他物质的船只穿过朝鲜海峡,到达朝鲜的东面海域,继续在高原镇附近靠岸。将田虎等人放下来,卸下所有物资。薛兴华相信婆罗洲号、云南号、徐州号和其他运输船只的路线是安全的。

    因为在胆小的李鸿章领导下,北洋水师没有袭击日本本土的雄心和胆量,日本人也就很安心地把几乎所有战舰都派到了黄海、渤海巡弋。在没有雷达、飞机的今天,宽达一百八十公里的朝鲜海峡依然是一条非常安全的海上通道。

    而其他军舰如上海号铁甲舰、天津号巡洋舰、海南号巡洋舰、台湾号巡洋舰以及长沙号炮艇则抱成团在黄海游弋,遇到日军舰队时打不过就避让,打得过就全力扑上去,将其撕碎。

    舰队到达的日期是薛兴华基于历史上9月17日爆大东沟海战这个“事实”来考虑的。如果13日或14日到达上海外海,军舰在外海休息一天或二天,用渔船补充一些淡水、粮食和蔬菜,在15日上午出前往大东沟方向去碰运气。历史上日本舰队就是于9月15日清晨从牙山附近出,16日达到朝鲜的长串山锚地,17日清晨达到海洋岛附近,中午12点达到大东沟海域与北洋水师激战。18日返回长串山锚地的外海域然后返回大东沟战斗现场寻找受重伤的军舰,19日回到长串山锚地。

    如果按薛兴华原来规定的时间行动,兴华军舰队正好跟在日本舰队的后面,既可以于17日中午直接参加那场决定中日国运的战争,也可以在18日或者19日拦阻在长串山锚地到大东沟之间的海域,截杀他们受伤或落单的船只,甚至可以跟日本舰队决一死战。三天时间里都有打击日本舰队的机会,相当灵活,也不在乎历史生稍微的变化。

    薛兴华相信经过北洋水师打击的日本舰队元气大伤,组建时间太短经验不丰富的兴华军舰队也能赚到大便宜。那样的话,才算是大功告成,不负自己的一番心血。

    薛兴华认为战斗力提高了的北洋水师一定能把日本舰队打得比历史上的更惨。毕竟他们现在有了优质燃煤,更换了伪劣炮弹,优质炮弹的数量也比历史上多得多,打赢日军舰队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有时甚至问自己:“如果北洋水师真的打赢了海战,这甲午战争的走向会如何?”

    什么时候加入战斗,薛兴华认真考虑了很久,他并不准备在北洋水师和日本舰队决战之前就投入战斗。因为舰队简易的基地远在二千多公里之外的菲律宾小岛上,这种情况下舰队里的军舰只要受伤受损,它们就基本没有机会再参战了,必须立即撤退回那个简易基地,如果重伤甚至得回三市,在跟英国人进行谈判之后送到新加坡去修理。如果受伤的军舰多,甲午战争基本上就没有兴华军舰队的份了。

    现在英国、法国、美国等西方列强都宣布中立,新加坡会不会同意修理兴华军的战舰很难说,地球人都知道英国人在日本人身后撑腰,拒绝为与日本舰队为敌的船只进行修理是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扣押,直到甲午战争结束后才还。

    基地简陋而遥远是除薛兴华以外,所以人反对兴华军舰队参战的最主要原因。简直就是玩命,一旦出事就是大事。

    为了确保兴华军舰队在北洋水师和日本舰队战斗之后加入战场,薛兴华请王炽的商号出面在辽东租用了不少普通渔船在大东沟附近海面闲逛,让情报人员呆在船上守株待兔。虽然几率很小,但总比没有强。

    心里没底的薛兴华每天把“9月17日”这个日期念上十几遍,祈祷海战能在这天准备爆。

    兴华军掌握了大同江入海口,舰队的情况就改善多了,军舰有了一个暂时栖身的地方。而且大同江口就在大东沟和长串山锚地之间,不但渔船搜集到的信息可以及时地送过来,而且兴华军自己还可以偷偷地派出二艘度快捷的炮艇直接侦查。

    舰队在林启龙的率领下于9月14日凌晨达到上海外海域。在这里,舰队很快就和一艘伪装成渔船的情报船联系上了。

    看到薛兴华来的命令电报,林启龙没有犹豫,立即命令舰队改变原有计划,一起朝黄海进。前来传达命令的是王岳亭手下,他认真回答了林启龙的询问,告诉林启龙说兴华军已经占领了平壤城,日本主力舰队和北洋水师现在都在黄海、直隶湾(渤海)里捉迷藏,还没有起海战。同时也告诉他们这一带的海域还有不少其他国家的军舰在观战。

    等林启龙问完,王岳亭单独和手下谈了很多,之后就让情报员和他的渔船走了。

    整支舰队比薛兴华所乘坐的运输船队顺利得多,直到9月15日晚上进入大同江,它们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军舰。这种平静反而让准备林启龙有点失望。

    一路平静地进驻大同江其实很好理解,黄海加直隶湾(渤海)的面积过四万平方公里,十几艘船在这么大的面积里就如一根旷野里的绣花针,二支舰队相遇的几率实在很低很低。要知道日军军队为了寻找北洋水师的踪迹除了舰队不断寻找外,还需要6地上的间谍提示,报告行踪才行。如果不是潜伏在威海卫的间谍偷偷泄漏了北洋水师护送四千6军铭军前往鸭绿江,海战会不会在大东沟海面进行很难说。

    9月16日兴华军在朴家湾举行了热烈的会师会,从平壤赶来的薛兴华见了这些近一年没有见面的官兵很是激动,那些人的表现跟薛兴华的差不多,有的人眼睛都湿润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说着各自身边生的事,那些从来没有见过薛兴华的人都很惊讶薛兴华的年轻,心里有点迷惑这个个少年是怎么将队伍拉扯出来的,也怀疑他们听到的那些传奇故事是不是真的以这个人为主角。

    庆祝之后,田虎迅接管了朴家湾以及周边地方的防务,随运输船运来的大炮很快运往在周围的河岸、山腰处,在那里有的炮兵阵地已经初具规模,有的则还在查勘地形。

    马奎只负责平壤城的防守。

    卸完货之后,所有运输船返回菲律宾那个基地,它们将继续运输大量物资到这里来。

    当兴华军因6海军胜利会师而大肆庆祝,同时为所有立功将士进行奖励的时候,日本战时大本营里一片哀鸿:第一军在平壤作战失利的详细报告已经送到了这里。

    战时大本营总参谋长炽仁亲王将厚厚的报告往桌子上一摔,嘴里骂道:“巴嘎!都是蠢猪!二万三千虎狼之师竟然被一支万里而来的客军打得大败,他们四千人使我们损失了整整一万七千人!耻辱啊,真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耻辱啊!”

    6军大臣大山岩铁青着脸,低着脑袋不敢说话。平时趾高气扬的6军参谋川上操六也一脸的惭愧。侍从武官长冈泽精脸上神情很复杂,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海军大臣西乡从道压下内心那股幸灾乐祸的情绪,小声说道:“亲王阁下,主要是这支兴华军火力太猛,他们处心积虑地想打击我们。不是我们的将军无能,实在是兴华军太狡猾了。”

    炽仁亲人短短的手掌朝报告上一拍,怒道:“你还在为他们说好话!他们兴华军处心积虑,我们大日本帝国就没有处心……,哼。”

    说到自己一方处心积虑似乎有点心理障碍,这个词不是一个好词,炽仁亲王只好用一个“哼”字来代替,他继续说道:“他们兴华军才出现多少日子,就算那群土匪从开始就计划打击我打日本帝国,那也最多二年,二年啊。西乡阁下,我们准备了多少年?至少比二年久吧?我问你西乡大将阁下,当叶志那个胆小鬼撤退的时候,他兴华军疲惫之师敢于把有限的军队分得七零八落而强行进入平壤城,可我们的野津阁下、大岛阁下是如何做的?大岛义昌这个胆小鬼干脆坐在家里休息。野津道贯仅仅派了五百人试探,被打了一下就没有缩回去了。这可以用兴华军狡猾就能解释过去的吗?”

    海军参谋桦山资纪说道:“也许他们之间消息联络不畅。当立见尚文少将在北城拼杀的时候,野津道贯、大岛义昌一点也不知道。”

    桦山资纪点了一下眼药水,果然让炽仁亲王再次怒火狂升,他几乎是咆哮地说道:“6军的表现真是令人失望!内部争功相互倾轧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容忍的地步!大山阁下,你们必须给予下面的部队以适当的指导。对,必须!天皇陛下已经怒!那个立见尚文自私,愚蠢,贪功,这种人怎么能率领我大日本军队为天皇陛下开拓疆土布威四方?”

    炽仁亲王继续说道:“还有我们的情报部门,简直就是辜负了天皇陛下的期望。兴华军从组建到出到出现在朝鲜战场上,我们竟然一无所知。我们还是从他们自己在电报里透露的‘兴华军’三字上找到的他们。一支几千的部队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潜伏了几个月,我们却没有一个情报人员报告。他们的手榴弹、他们的重机枪,我们直到今天才听到名称。

    据本王估计,上海的《风雨报》就是他们办的,是他们破坏了我们在大清的布局,是他们提醒并督促了北洋水师提高了战斗力,也是他们杀害了我们安插在大清的无数情报人员。

    本王严令情报部门必须立即将这个兴华军作为我们注意的重点。情报部门不但要把兴华军在朝鲜的一切情况调查清楚,还有把婆罗洲的情况调查情况。除了来到朝鲜的6军,本王还需要他们的海军情况。也许,他们的海军也会给我们大日本海军当头一棒!”

    侍从武官长冈泽精连忙报告道:“我大日本帝国驻新加坡领事鸠尾一郎先生曾经报告说兴华军有一支还三艘巡洋舰、三艘小炮艇的舰队。他还怀疑就是这支舰队在海上冒充海盗抢劫了为我国运送重要物资的比利时北海号,击沉了西班牙裴恒亲王号巡洋舰。”

    “鸠尾一郎?”炽仁亲王对这个人有印象,但印象很不好。当三市无故抓捕当地日裔时,外交大臣命令他跟三市交涉,不但没有交涉出预期的效果,反而让西班牙、比利时怀疑是日本在北海号被劫、裴恒亲王号失踪有关。那家伙现在还在调查那件事,却迟迟没有拿到兴华军肇事的证据。

    “是他!”冈泽精说道,“我已经找了他提高的报告。”

    “他的报告可信吗?”炽仁亲王马上吩咐道,“这事由你来负责,必须尽快调查清楚形成报告给我。”

    冈泽精想不到自己惹上这件麻烦事,但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官大了远远不止一级,他连忙站起来,大声道,“哈伊!”

    完脾气,炽仁亲王总算平静了一些,问道:“诸位,情况如此,下一步我们该如果做?”

    很久没有人应声,最后见炽仁亲王的目光扫到自己身上,川上操六只好说道:“我认为我们大日本帝国应该马上组建新的部队。兴华军的战斗力比我们强大,我们必须用人数上的优势彻底地消灭他们,然后再进攻其他地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