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11章 【咬不动的铁疙瘩】

第211章 【咬不动的铁疙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11章

    炽仁没有对6军参谋的话表任何意见,而是把目光移到6军大臣大山岩身上。本书来自w-\W-\W.\1-\6-\K-\B-\O-\O-\K.\O\R-\G大山岩说道:“平壤之战是我大日本帝国6军的耻辱。我们一定要报仇雪恨,将他们彻底消灭。让他们知道得罪我大日本帝国的代价有多大。扩军是必须的,我们还可以利用这次剿灭兴华军的机会锻炼我们的战斗力。”

    炽仁亲王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他把目光转到海军大臣西乡从道的身上。西乡从道说道:“仇是一定要报的。但是,我们应该从大局来考虑。如果我们局限于与几千的兴华军苦战,那我们就真正中了大清和兴华军的奸计。”

    其实这个道理谁都懂:与大清国进行整体决战,即使平壤最失败,也是局部的问题。如果因为局部的问题而调动整个国家的资源来对付,那就是舍本求末,完全忽略战略层面上的问题了。

    6军参谋川上操六中将、6军大臣大山岩大将能够坐到这个位置,都是有眼光的。刚才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就事论事顺着刚才的谈话来,尽量给气急了的炽仁亲王一个安慰,想就此收一个尾,结束不愉快的开场白之后再真正谈战略问题。

    但经过西乡从道这么一说,就把川上操六、大山岩衬托得他们只是二个斤斤计较的蠢人。川上操六、大山岩二个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西乡从道很得意自己的杰.作,唯恐二个对手不生气,又问道:“二位阁下,如果我们拘泥于报仇,那么我们需要多少大日本6军才能彻底消灭兴华军?我们已经知道兴华军这次出动的是二个野战团,战斗部队有五千二百余人。”

    川上操六正要说话,大山岩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只好住了口。

    大山岩说道:“如果说到今后的.整体战略问题,我认为有二件事必须做。第一就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海军尽快找到大清国北洋水师主力,将其全数歼灭,让整个黄海成为我们的坦途,方便我们调兵补给。第二件事就是我们必须开辟第二战场,从大清国的辽东、朝鲜的义州起进攻。不但将大清国最看重的地域抓在我们手里,而且将整个朝鲜揽在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怀中。”

    大山岩的话没有顺着西乡从道的话说,干脆提出.了自己的战略主张。从他侃侃而谈的样子就能看出他这些话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早有准备。也就反击了西乡从道说他们鼠目寸光的暗示。

    桦山资纪脱口问道:“那平壤的兴华军就不理了?跳.过他们打义州和辽东,他们会不会在我们后方捣乱?”

    大山岩轻蔑地扫了桦山资纪一眼,但很认真地.说道:“如果我大日本帝国的海军能扫除北洋水师,那我们在黄海周围就没有什么前方、后方。无论是兵员还是物资都可以通过船来运输。所有运输船到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大后方。而且在清军的领地里,有我们所需要的粮食、武器,我们唯一的需求就是让我们平安地达到那里。”

    炽仁亲王对大.山岩的计划很感兴趣,这也最符合战争生之前所制定的战略计划。唯一变动的只是兴华军横插一杠子而已。他问道:“大山阁下,对于兴华军我们怎么考虑?”

    “困而不歼。”大山岩说道。

    “说说你的理由。”

    “兴华军的战斗力强,这是不容隐秘的事实,如果我们短期内要消灭他们,必须用上四万甚至五万的精锐部队才能达到目的。有这么多兵力,我们完全可以将平壤以北、辽东、热河的清军横扫干净。甚至可以打垮并赶跑山东半岛的清军。与小小的平壤城而言,这么广大地域远远比平壤重要,资源更多。只要我们增加足够的兵力,这次战争依然会以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完胜而结束。”

    大山岩停顿了一下,说道:“对于兴华军,他们存在补给线漫长,人数不够的致命弱点。他们能到朝鲜的也就是二个团五千余人。经过霞岚山、平壤北城门、南面守城这三场大战,即使他们的战斗力最强,也至少损失了二千左右的兵力。

    虽然他们用那些清军俘虏、朝鲜军俘虏、平壤民壮来填充,但由于补给的原因,队伍不会扩充很大。因为很多士兵是新补充的,他们的整体战斗力还是会在原来的基础上下降不少。他们守平壤城也许勉强能守住,但让他们外出进攻显然实力不够。只要我军在平壤的城镇要点加强固守,同时不时派新合成的部队对他们骚扰,保持压力,逐步削弱他们的兵力。他们这些部队也就只能如笼中老虎,大声地吼几声而已。

    等待我们收拾了清军完全占领了朝鲜的其他地方,然后派出数万精锐之师,等待他们的命运不是战后被遣返就是被我们从四面八方来砸碎他们。”

    炽仁亲王想来想去觉得暂时还真的只能采取这种办法,先用一个大笼子将他们围起来,等待与大清的战事结束才能腾出手来跟他们算总账。至于围困他们需要多少部队,主力部队和普通部队的比例是多少,那是细枝末节的事,由下面的参谋们具体筹划。

    当然,这么做也有一个风险,就是得到喘息的兴华军会将新招收的士兵训练成老兵,增加将来剿灭难度。现在剿灭他们可能需要四万之精锐之师,但将来也许需要五万甚至六万精锐之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每一个精兵都要用在刀刃上,实在容不得浪费。将来胜利了,则浪费几万兵力问题不大,因为那时有了本钱,也许到时兴华军见清军败了他们可依仗的而主动投降。

    炽仁亲王无可奈何地认可了大山岩的计划,但补充道:“除了当面战场,我们还要从他们的老窝入手。如果西班牙那艘裴恒亲王号巡洋舰和比利时的北海号货轮真是他们做的,那我们完全可以在国际上打压他们的声誉,也能鼓动西班牙对他们采取军事行动。

    你们想想,他们兴华军从婆罗洲过来海路至少五千公里,他们在路途中间不可能没有补给基地,这个基地不是在菲律宾就是在台湾岛,补给物资通过货轮不断运到朝鲜。从他们不与清军合作的迹象看,清政府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认同这支部队,我认为他们在菲律宾北部拥有基地的可能性最大。如果我们使西班牙与他们敌对,那个基地就不会再给兴华军提供后勤保障了。”

    众人都赞同地说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其中有人建议邀请英国人或者法国人出面施压,要求兴华军自己撤回三市去,

    炽仁亲王认可地点了点头,并吩咐记录人员记下来,准备就此问题向伊藤博文和天皇做专题汇报。

    讨论完兴华军和大的战略,心情不错的炽仁亲王朝海军参谋桦山资纪问道:“新购舰队是否已经形成了战斗力?”

    大的战略虽然有点自欺欺人的味道,但总算有了一个解决之道。接下来讨论的当然是如何寻找北洋水师主力并歼灭的问题。

    桦山资纪认真回答道:“已经形成战斗力,完全可以上战场。现在它们已经组建成为支援舰队,归入日本联合舰队,由伊东祐亨海军中将指挥。整个舰队一直在黄海寻找北洋舰队。我们在大清国的情报网络被摧毁之后,现在尚在建设中,一时无法提供适时的情报。”

    自从《风雨报》大量揭露北洋水师存在的大量问题,受到压力的北洋水师主动或被动地改正了不少。鉴于北洋水师的这种变化,日本军方在哀叹运气不好、憎恨《风雨报》的同时,他们也做了积极准备,不但加紧海军的日常训练,还利用从英国伦敦股市凑集的大笔资金在世界各地购买了一批战舰。日本舰队的实力远比历史上的实力强大得多。这个没有露面的支援舰队就是历史上所没有的。

    因为日军保密得很严格,薛兴华不知道这些。历史总有它自己的平衡之道,蝴蝶效应不但让日军增加了一支兴华军舰队,也让日军增加了一支舰队。但是,双方现在都蒙在鼓里。

    ……

    就在同一天下午,李鸿章看着手里的几份情报苦笑不得。一份是情报人员从平壤附近乘渔船过来报告说日军在平壤城下被兴华军大败,留下无数尸体和俘虏逃回汉城。第五师团长野津道贯中将身手重伤,生死未卜。

    一份是一封从奉天来的电报:叶志的部队已经逃到了鸭绿江边。整个朝鲜从这一刻起,竟然没有一个清军了。

    一直寄希望于调停,想保存自己的实力,又不想给朝廷以把柄的李鸿章真是迷惑了:四千多兴华军竟然能打败二万三千人的部队,消灭比它本身多四倍的日军,到底是兴华军的实力群还是日军太不堪一击?

    这个小青年到底是撞了狗屎运还是真是算无遗策?他怎么敢凭几百人在众敌包围之下先一步抢占偌大的平壤城?如果说在霞岚山伏击战是他从间谍手里得知日军要经过那里而精心准备了一场伏击战,但他又如何得知叶志会在没坚持一天的情况下弃城逃跑的?

    他取得了如此战绩,怎么又不大肆宣传呢?这不是让他们扩大影响的最好时机吗?清军在日军面前狼狈而逃他们却将日军打得丢盔卸甲。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

    对于这种事情,李鸿章只愿意跟自己的女婿张佩纶谈论,连自己过继的儿子李经方、重要的幕僚伍廷芳、堪称左右手的周馥都不好谈。

    等了一会,张佩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招呼一声之后接过李鸿章递过来的情报、电报仔细地看着。过了良久,张佩纶单刀直入地问道:“父亲,您不是想改变主意?”

    李鸿章说道:“也许《风雨报》上说的对,能战方能言和。你说日军的战斗力到底怎么样?难道真的不堪一击?一万七千人死亡,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佩纶没有顺着李鸿章的话说,而是小声道:“这个结果肯定不久就会传到朝廷那里。我们北洋肯定会被国人、清流骂得体无完肤。如果您现在逼迫叶志他们回去,即使真的胜利了,我们得到的还是骂名,除了说我们捡兴华军的牙慧外,清流们还会说他们是如何如何聪明,如何如何料敌如神,说我们北洋是如何贪生怕死如何愚蠢。

    仅仅被人说被人骂,也许不算什么,问题是我们的胜算有多大呢?从平壤逃到鸭绿江的部队士气低落,武器装备粮草都丢得干干净净。五天时间能跑到鸭绿江边,一天能跑一百多里,我还真没有看见过这么快行军的。但是,如果您下令让他们回去,保证五十天都达不到平壤。一有风吹草动肯定就会转身逃跑。而其他部队一时半会又到不了。”

    李鸿章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没有兴华军横插一杠,老夫又何尝有这么多苦恼。老夫也知道就算朝廷拿着大刀放在叶志的头上,他也未必敢进朝鲜。老夫倒不是怕别人的谩骂,而是在思考日军的真实战斗力。如果日军的战斗力真是这么不堪一击,那我们虽然担一身的骂名,但可以高枕无忧。如果这不是日军的真实战斗力,或者只是兴华军的运气使然,那我们就危险了。”

    张佩纶一愣,问道:“父亲的意思是?”

    李鸿章说道:“如果日军的战斗力很差,他们也许就会收取他们的野心,从此偃旗息鼓撤军回国,等待下一次机会再来。如果仅仅是兴华军凭的是运气,日军的战斗力不是这么差,他们肯定不会服气,而是更大规模地集结兵力。”

    张佩纶说道:“那危险的不仅仅是兴华军吗?他们要报仇找的应该是兴华军……,”说到这里,他突然脸色一变,说道,“不好!”

    李鸿章慢慢地说道:“当他们跳过兴华军这块硬疙瘩直接进攻我们大清的国土,我们该怎么应对?哎,老夫都不知道是感谢兴华军还是诅骂兴华军。没有他们,日本人也不敢有胆量进攻我大清国土吧,现在他们军方下不了台,肯定拿我们开刀赚回失败的面子。他们处心积虑这么多年,不可能就这么虎头蛇尾地不体面结束。”

    如果薛兴华在这里,肯定会大喊一声:“李老头,你醒醒吧,日本人的目的远远不止一个朝鲜。老子的兴华军不来,日军也会要进攻大清国本土的。”

    张佩纶沉思了一会,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必须加强辽东的防守,加强鸭绿江的江防。把其他各地的军队尽早调往这些地域。”

    “老夫现在还有一个担心,就是这支兴华军战胜日本人的消息什么时候会上报。如果上了《风雨报》,我们加强鸭绿江城防的事就难了。”

    “是啊,清流们肯定会说日军太容易打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花费人力物力做这种劳民伤财的事,而是应该直接派兵返朝驱赶日军回老家。可是,《风雨报》已经出了号外,很难封锁这类消息。”

    “也不是完全封锁,只是不要详细披露兴华军的事就行。如果国人都知道他们仅仅四千多人就全歼了日军的‘元山支队’,在平壤城下偷灭‘朔宁支队’,谁知道国人会怎么想。只要报纸不详细说,其他人最多是猜想而已,也许国人会估计兴华军没有三万也有二万吧。这样的话,我们北洋军的压力就小得多。哎,这小子还真是战神,也许能够与霍去病、卫青等古代名将有一比。呵呵,老夫年纪大了,早没有以前的雄心壮志,好像羡慕他们这些年轻人。”

    “也许我该去一趟平壤,与那个姓薛的好好谈谈。消息迟一天出来,我们就多一天准备时间。以小婿估计,要说服他不是很难。上次张之洞张中堂的事不也是由辜鸿铭解决的吗?”

    “也好。幼樵你去一趟平壤,老夫则进京城。先给太后、皇上备一个底。他们肯定在不久之后知道这些。但愿太后、皇上不会丧失理智才好。”

    “您这么一去,恐怕叶志就……”张佩纶担忧地说道,政治就是交易,如果李鸿章去求别人就必须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虽然张佩纶并不喜欢平日趾高气扬一上战场就变成软蛋的叶志。但这个软蛋毕竟是李鸿章的心腹,是李鸿章的得力干将。而且叶志现在之所以表现这么软蛋,除了位高权重过惯了安逸日子不想死以外,还有一个因素不容忽视:叶志对李鸿章心里的小算盘一清二楚,他知道只要保住了清军主力就没有事,天塌下来有李鸿章顶着,只是圆滑过头了。真要砍了头,李鸿章将来不好对其他部下对朝廷交待,意味着李鸿章的方略全面失败。

    李鸿章疲倦地说道:“那是他自己自找的,就是做做样子也不该一天不到就跑了吧。平壤城那么大,手里那么多兵,打成这样,朝廷不杀他他也没脸继续活在世上。老夫现在是有心无力,想保他也保不了。对了,你去朝鲜之前找丁禹廷谈一谈,日军舰队肯定在寻我水师主力决战,为他们下一步扫清障碍,你再去告诫他们尽量保持舰队在一起,不要让日军各个击破。巡逻的范围还是按老夫前二天给他的命令来,东部黄海靠朝鲜的那些海域先放一放,尽量不要刺激日本舰队。”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