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16章 【飓风前的宁静】

第216章 【飓风前的宁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16章

    另一艘铁甲舰镇远号虽然伤势稍轻,但也被打得伤筋动骨。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

    李鸿章说道:“日本人怎么一下多出这么多军舰?他们的本土不还留有其他舰队吗?”

    幕僚周馥很干脆地说道:“不知。据丁提督报告说,那些军舰都是旧舰,似乎是最近从泰西列强那里购来的。”

    李鸿章坐下,端起茶杯,说道:“老夫就是担心这个啊。如果我北洋水师全力一拼,也许能与日本舰队打一个两败俱伤。可是,如果泰西人加入,这局面就难说了。我们就是打败了倭国,最后失败的还是我们。战绝对不是办法。对了,幼樵怎么还不过来?务山,你知道他到平壤的情况怎么样?”

    “回中堂大人,幼樵他到军械局有点事。这次幼樵到平壤没有见到兴华军的那个少年,只是见到了他下面的一个团长,叫马奎,年龄也是不大。那个姓马的说那个姓薛的少年到元山津旁边的高原镇去了,但幼樵估计那个少年就在附近,只是不愿意见面而已。他们答应只要我们跟日军真心打仗,他们暂时不把他们歼灭一万七千日军的事说出去。听他们的口气,他们对大人在京城帮他们争取赏赐不是很在意,而且他们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双方共通消息。幼樵答复对方等大人拿主意。”

    李鸿章笑了笑:“暂时不说出.去,终究要说出去。”不过,他心里明显松了一口气。初次接触能取得一点共识就是很大的成果。

    “这事也很难包住,只能瞒一时。如.果我们能在鸭绿江防线打一次胜仗,也就不在乎他们说不说出去了。”

    “是啊。你到鸭绿江防线走了一.趟,你觉得那里情况怎么样?”

    “如果日军过上几个月来,也许我们能有一战之力。”

    “如果他们马上进攻呢?”

    “不妙。士兵士气低落,武器装备没有到位,军官人心.不稳,特别是从朝鲜回来的军官人人自危。宋庆宋大人又有点驾驭不了这些部队。”

    “依你的估计日军近期会不会绕过平壤,进攻鸭绿.江、旅顺?”

    “取决于我们的舰队什么时候能投入战场。我们.的军舰越早投入战场,日军的进攻越晚,我们的军舰越晚投入战场,日军的进攻越早。”

    “是啊。老夫现在.真是为难。这点点种子总不能全撒进这黄海的海底吧?将来天津、北京、山海关由什么来拱卫?我们就是使出全力也没有一个头啊。”

    周馥没有说话。

    李鸿章叹了一口气道:“还得老夫用这张脸去贴洋人的冷屁股,但愿倭国天皇的心不会太大。一个小小的岛国能得到一个朝鲜,应该知足了吧。”

    李鸿章确实有郁闷的理由,日本海军打仗可以调集全国的军舰过来,沉没一艘可以补充一艘。而他却不能,他除了得到了广甲、广乙、广丙三艘南方的军舰外,大清的其他三个舰队(南洋水师、福建水师、广东水师)他无权调动。

    ……

    海战之后的第三天,《风雨报》详细报道了北洋海军在大东沟与日本联合舰队海战的事,赞扬了北洋海军英勇杀敌。同时也报道了兴华军舰队收拾了四艘日本军舰。当然,报纸毫不掩饰地说了这四艘军舰是被北洋水师打伤之后,兴华军捡了便宜。主要功劳还是北洋水师的。

    看了报纸,国人对于这场胜负难辩的海战兴趣不是很大,没有像之前叶志弃平壤城逃跑、兴华军夺得平壤城那么激动。有人读了报纸之后感到松了一口气,有人读了报纸后感到悲伤。

    更多的国人则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只有年轻气盛的年轻人觉得脸面无光:堂堂的北洋水师打成这样,实在是丢了大清国的脸,如果没有兴华军收拾那四艘军舰,那真是输得裤子都没有了。虽然他们明知道日军的军舰要比北洋水师的多,但心里总觉得大清国不应该打平局,而是应该胜利,而且应该大大地胜利。

    不知不觉地,他们的心里又有了兴华军的一席地位。

    让上海租界里的国人很不爽的是,《风雨报》报道海战之后的第三天,日本人在租界大量散日本舰队大胜的消息。其胜利的理由竟然是日军沉没的七艘军舰中,只有一艘叫松岛号的军舰是主力军舰,其他都是临时从国外购买的报废战舰,它们的沉没对日本舰队的实力几乎没有影响。相反,北洋水师沉没的五艘战舰中,靖远号、广甲号、济远号等巡洋舰都是主力战舰。

    不知何故,日本人的这些报纸竟然运到了内地,不但在天津、南京等地大量散,就连北京也有不少。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国人都以为北洋水师打了一个败仗。

    虽然《风雨报》专门刊登了几篇文章说北洋水师没有失败,不但完成了护航任务还有力地打击了日本海军。无奈其战果没有达到国人的预期,所以《风雨报》所起的作用非常有限,很多人还是认为北洋水师败了。

    这与历史上李鸿章的做法同出一辙:前世李鸿章在大东沟海战之后人为地放大日本舰队胜利和自己舰队的损失,为他北洋水师雪藏起来做舆论上的准备。直到百年之后,很多人都还在以为大东沟海战中国是完败、北洋水师剩下的实力不足以与日本舰队一战。

    接下来的日子,日本海军军舰抱成团一起在黄海游弋一起进出,他们几乎每天都到大同江口外海转上一圈,但没有攻进内河来。日军多次这样的行动,到后来慢慢形成了规律,这让一直不敢让运载物资的货轮进来的薛兴华找到了漏洞,利用日本舰队离开的机会抢运物资进来,使中断的运输线又慢慢恢复了。

    日军抱成团对日军而言是双刃剑,抱成团之后日军的巡逻面积非常有限,到处都是漏洞,兴华军的运输船、装载情报人员的渔船,只要避开对方来的那段时间就可以畅通无阻。

    日军得到的好处就是兴华军不敢进攻他们。

    兴华军舰队见无机可乘,也就没有出去主动惹他们。

    没有几天,日本本土就调来了第二游击队、第三游击队。第二游击队一共有六艘巡洋舰,它们分别是金刚号、葛城号、大和号、武藏号、高雄号、天龙号。

    这六艘军舰除金刚号排水量为2284吨外,其他的都在15oo吨左右。只比兴华军的云南号略大。

    第三游击队一共有五艘军舰,它们分别是筑紫号、爱宕号、摩耶号、鸟海号、大岛号。不过这一组军舰吨位最大的是筑紫号巡洋舰,排水量为1372吨。其余四艘都是六百二十吨左右的小炮艇,不但吨位比不上兴华军的徐州号、长沙号炮艇,就是航也没法比。它们的航最多跑出十二节,而徐州号和长沙号能跑出二十点六节的度。

    此外日本还有一艘附属于联合舰队本部的16o9吨的巡洋舰——八重山号。

    当日本这些军舰全部到位且受伤的巡洋舰如吉野号修复之后,他们派出了一支庞大的舰队在大同江出海口外面游弋。这支监视兴华军海军的舰队包括了日本第二游击队的全部六艘军舰,还包括第三游击队的四艘炮艇,其总吨位到达126oo吨。

    显然,这次日本人很小心,生怕派少了反而被兴华军吃掉。他们已经把智利从英国购买的那艘军舰计算在兴华军舰队里。按他们的估计,隐藏在朴家湾的兴华军舰队包括四艘巡洋舰和二艘炮艇。

    监视舰队与兴华军舰队的实力不相上下,只要不是冲进河道去攻打,他们就不怕,更愿意兴华军能冲出大同江跟他们在外海决战。即使打不过也能拖住它们等待主力舰队的到来。

    兴华军舰队自然不会这么傻,也不想现在就暴露全部实力。薛兴华准备在另一场海战的时候让兴华军舰队再全力出击,那样才可能让兴华军这支小舰队的挥出最大的威力,能够给小日本一个狠狠的打击。那就是威海之战!

    知道历史走向就有这么一个好处,薛兴华能够用最小的成本取得最大的战果。

    在各方的克制下,日清双方和兴华军在朝鲜和黄海都沉寂下来,各方一时相安无事。

    与海面相类似的是,6地上的战事似乎也安静下来,败退回汉城的日军只是派出小股部队进行侦探骚扰。

    日本在积极扩军备战,清军在鸭绿江边加强城防,兴华军同样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没有精力起大的战斗。

    先,兴华军必须将存放在高原镇的物资紧急搬运回平壤,路途远路面窄而崎岖,如果不趁日本人元气未复的时候运回来,今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其次,平壤城的防御工事必须在近期修复,以前应付似的修补完全不适合大战役的需要,平壤城被炸塌的那一截更要复原,这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

    还有,很重要的一件事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好朴家湾的港口防御设施。这些防御设施不但要提防日本的海军,还要提防日本的6军,要求相当高。最后就是兴华军培训新招的兴华军士兵——不少平壤城的朝鲜人愿意加入,马奎、田虎他们各又招收了一千多身强体壮的本地人加入。

    都在忙于今后战争的时候,只有胡长石的特种兵在朝鲜的丛林里群山上与日本小股部队捉迷藏,做着你死我活的小“游戏”。不过兴华军有朝鲜人帮忙,特种兵的素质又高于日军,所以每次都是以日本人失败而告终。只是每次都是小打小闹,死伤的人数都是一个巴掌能数过来,所以双方脑对这种事都是不闻不问。

    战果虽然不大,但让胡长石他们对平壤附近的地形越来越熟悉,现在他们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自己想到达的地方。

    整个兴华军里面,最郁闷的莫过于关应雄。他带着士兵在智利那里训练了将近一年,本以为来朝鲜后能大干一场。结果却是6军有仗打,海军也有仗大,就他这个什么“海军6战队”没有仗打。名字看似二边都沾边,可二边都没有让他们插手。

    薛兴华除了送了这个很牛气的名字,一点事也不让他们干。而且看样子短时间里还没有出动的可能,除了天天在6地、军舰、水里来回折腾,真想不出有什么新的活动。

    关应雄一看见薛兴华就囔着要他把自己的部队改名字,要么改为6军并入田虎、马奎的部队跟6地上的日军干,要么改成海军并入林启龙的部队名正言顺地乘军舰四处威风。这种两不搭界的名称真难受。

    薛兴华只是笑笑,告诉他将来有的是事做,就怕他现在没训练好到时候变孬种。

    所有的人都知道现在的平静只是一种假象,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种令人恐惧的惊悸。

    让薛兴华有点不安的是主管情报的水儿给他来了一封电报:“倭调查我天津号。正寻银行贷款大购重机枪。守备军中一名炮兵叛逃,尚未追回,疑为倭谍。”

    因为来往于朝鲜的电报都需要在上海转,水儿担心泄漏不敢说得过多,但里面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薛兴华不担心日本知道天津后的来源,也不担心日本大批采购重机枪,这些事日本迟早会知道、迟早要做。

    他再担心的是那名叛逃的炮兵。水儿如此郑重其事地拍电报过来,说明这名日本间谍掌握了不少兴华军的内幕,也许上次日本、比利时、西班牙三国驻新加坡的领事一起来到三市就是这个家伙提供的情报。他现在没有暴露身份就叛逃,会不会是因为掌握了对兴华军极端不利的证据?

    用电报与水儿商量这事肯定不安全,薛兴华只能和这里的情报头子王岳亭一起分析。但三人都无法确定这个倭国间谍掌握的是哪些情报。相对而言,兴华军最怕别人掌握的情报,最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二件:劫持了比利时北海号货轮,击沉了西班牙的裴恒亲王号巡洋舰;击沉了为英国银行运送财宝的货轮和护航军舰,将船上的财宝抢劫一空。

    这二件事只要公开一件,兴华军就会被人看成是海盗,其他国家特别是当事国就可能出兵讨伐。现在兴华军对付日本人都感到吃力,哪里能对付西班牙的进攻,更别说拥有强大海军的英国了。或许南方坤甸傀儡政府和荷兰人也趁火打劫呢。

    “王岳亭,你说一个炮兵能接触到哪个内容?”薛兴华头疼地问。

    王岳亭说道:“不好说。现在我不知道这个间谍是什么职位,如果他是连长甚至以上的军官,根据权限二件事情他都可能知道。即使不能直接知道,如果有心,他可以从其他军官嘴里问道。如果是连长以下的军官或士兵,那么他可能不知道英国银行船的事。那件事做的很隐蔽,除了参与行动的海军,其他人并不知道,现在也没有任何物证留下。参与行动的这些人这次都已经到了朝鲜这里。当然,也不能排除有人被他收买,渗透,让他间接地得知。”

    “对于比利时西班牙的事呢?”薛兴华问道。

    “这个就很复杂。因为我们不但扣留了北海号,现在改头换面正在使用,而且我们俘虏的那些人关在三市,知道这事的人不但包括我们兴华军士兵,还有韦远他们那些海盗、海盗家属,以及关押俘虏让俘虏劳作的地方人员。间谍如果有心,他要取得人证、物证都不是很困难。”

    王岳亭的意思就是只要有内鬼,这种事情防不胜防。

    薛兴华不满地说道:“你们怎么就没揪出这个家伙呢?”

    王岳亭内疚地说道:“我估计这个家伙就是你所怀疑的那个引来三国领事的人。虽然我们加强了信件的监控。但还有一个很大的漏洞:在坤甸和我们三市之间的边界并没有控制死,当地农民土著都可以毫无阻拦地来往。如果间谍雇请人从边界偷偷送到坤甸,再从坤甸把信件送到新加坡,我们无法知道。”

    薛兴华苦笑道:“看来我们要做多手准备了。不但要家里提防西班牙人烧火,还要在这里提防英国人的观战舰队突然打击我们。嘿嘿,看来人太贪钱了也不好。”

    王岳亭则轻松得多,说道:“我们本来就是土匪出身,能够抢而不抢那还是土匪吗?有师长你在,我们谁都不怕。”

    薛兴华被他的话逗乐了,笑道:“呵呵,老子有三头六臂就好了。”

    王岳亭道:“人家有三头六臂未必有你厉害。”

    薛兴华挥手阻止他的马屁:“行了,拍马屁还没完没了。要来就来吧,老子相信天是塌不下来的。今后你们可以汲取这个教训,把所有新加入兴华军的人好好筛一遍。现在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抓这事,辛苦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