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19章 【胜利】

第219章 【胜利】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19章

    天津号的火力比其强上许多,火炮数量是对方的二倍,为十二门。www.book.org其中艏艉各有一门2o3毫米的舰炮,还有船艏的二座双联装152毫米射炮,舯部也是二座双联装152毫米射炮,舰艉一座双联装152毫米射炮。如果面对面地对攻,实在有点欺负人的味道。

    所以林启龙、林华没有这么办,而是命令军舰一边射击一边高走之字路朝天龙号的后面钻。如果站位成功,那么天龙号只有三门火炮能生威力,天津号将以对方三倍的火力压着大,如果考虑火炮口径的话,对方的火力更是少得可怜。

    天龙号舰长不是傻瓜,自然不肯把屁股交给对手随意插,他不断指挥军舰转圈,努力让自己的侧面面对天津号,从而挥最大火力。

    于是,大海里出现了奇怪的一幕:笨拙的日本军舰原地转圈保护屁股,天津号巡洋舰则在外圈灵活地紧盯其屁股。就如荒野里的一对野狗,母狗保护自己的贞洁一边对公狗狂吠一边转圈,公狗为了入洞房泄而步步紧逼……

    这样一来,天龙号的机动性更弱了,几乎成了海上的活靶子。而天津号机动性不减,让日舰很难瞄准射击。天津号虽然没有插到天龙号的屁股,但效果还是明显的。

    二轮试射之后,炮弹开始找.到了感觉,第三轮齐射砸过去,一2o3毫米的炮弹就落在了天龙号的左舷,近失弹不但横扫了甲板上忙碌的炮兵,还将舯部一门12o毫米的火炮掀到了一边,液压驱动系统成了一堆废铁,燃烧的液压油向四处蔓延……

    管损人员还没有将大火扑灭,又.有二152毫米的炮弹先后而至,一砸在舰桥下方,一砸在舰艏的甲板上。砸在舰桥下方的炮弹穿透甲板直到撞到军官休息舱地板后才爆炸。虽然没有军官在里面,没有生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也有限,但炮弹将船底炸开了一个直径过一米的大洞,海水迅地朝里灌,本就不快的军舰度更加慢了下来。

    砸在舰艏甲板上的炮弹一碰.甲板就爆炸了,它将152毫米火炮炮位上的人全部扫净,摆放在炮塔旁边的炮弹生了殉爆,将152毫米粗大的炮管炸成了一根麻花。

    受到三炮弹照顾的天龙号一下失去了近一半.的火力,机动性也大大减少。现在的天津号也不再需要紧盯对方的屁股了,反而努力避免与它的屁股相对,因为在那里还有一门活着的152毫米火炮。

    又砸过二轮炮弹之后,又有一152毫米口径的炮弹.击穿天龙号的大烟囱,炮弹在锅炉舱里爆炸,一台锅炉立即报废,从裂开喷出的高热高压蒸汽几秒钟就将锅炉舱里的十几个司炉工和其他人员蒸熟,熟透的肌肉被蒸汽吹得到处都是,原地只剩下几具白森森的骷髅。军舰冲起漫天的浓烟,如死鱼一样悬浮在海面。

    “右满舵,全!”林华不想再打落水狗,他没有征得.舰队司令林启龙的同意就下了命令。因为他相信林启龙会同意,自己的军舰也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万一天龙号运气好把一颗炮弹打到天津号上,那就亏大了。

    这时,剩下日本.的三艘日本军舰已经离这里约八海里的距离,南方海面没有看见其他军舰的影子,天津号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追上去。

    薛兴华看着身后冒着滚滚浓烟的天龙号,笑道:“等下小日本会不会再丢一根骨头给我们啃一啃?”

    林启龙也笑道:“看你师长说的,就像我们是狗似的。他们哪里扔的是骨头,是在砍自己的胳膊和大腿喂我们这些猛虎。十艘军舰出来,现在扔得只剩下三艘了,再要他们扔二艘,肯定还没到家就会痛死。”

    舰队参谋长赵严楚道:“哪四艘烂炮艇也算军舰?爬得跟乌龟似的,这种破船就是送给我,我也不要。我真不知道小日本怎么想的,连这种玩意都开出来。还真以为我们是按船的数量来计算战斗力不成?”

    大家都笑了。

    林启龙说道:“这次海战如此顺利,得益于我们的水雷阵摆得好。如果没有水雷阵,他们十艘军舰一齐扑上来还真是难办,蚂蚁多了咬死象。”

    一个参谋见大家情绪很高,笑着问道:“小日本会不会再丢下一艘军舰给我们吃掉?”

    薛兴华和林启龙听了这话,几乎同时拿起望远镜转身看向大同江入海口。

    林启龙看了一会,说道:“难说。如果我们的军舰能在半个小时内收拾那几艘船,那我们还有可能留下他们一艘。”

    薛兴华道:“就看小日本蠢不蠢。”

    林华问道:“这只与小日本支援舰队来得快不快有关吧?”

    薛兴华道:“你说的当然是最主要的。但他们在逃跑的时候就出了求救信号,说明他们早有这手准备,支援的舰队用不了多久就会过来。问题是他们现在吓破了胆,我们冲上去,他们如果只顾旗舰,那他们还会留下一艘跑得慢的给我们。”

    显然,日本指挥官也不是蠢人,他们估计了在自己支援舰队来之前,兴华军舰队只有后面跟来的这艘威胁到自己,他们并没有再采取丢卒保车的做法,而是三艘军舰一字排开,金刚号居中,大和号居右,高雄号居左。用三艘军舰的艉部火炮来共同对付天津号。舰队保持十三节的航。

    林华看到对方的阵型,苦笑道:“他们还真是聪明啊,知道用这种方式抱成团,像刺猬似的能打能逃。”

    林启龙笑道:“这种阵型也就是欺负我们只有一艘军舰而已,如果我们多几艘,他们这种阵型肯定吃大亏。师长,你说打左边还是打右边?”

    薛兴华明白林启龙的意思就是利用自己军舰高、火力密集的态度不跟在敌人的屁股后面硬下手,而是从旁边侵消,让其他两舰不能挥很好的火力。他认同地说道:“打右边那艘大和号。但不要靠得太近,能留下它更好,不能留下就算了。”

    林启龙对林华道:“林舰长,执行吧!”

    林华早明白了他们二人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立即出命令:现在离日本舰队还有近八海里的距离,用不着这么早就转变航向,笔直跟上去距离拉近了再说。

    以天津号二十二节的高,不要一个小时就可以追上。天津号上的官兵们都一脸的轻松,战斗开始前那种紧张的气氛荡然无存。

    这时一个参谋指着前方左边一艘渔船道:“报告,前面三海里处那艘渔船是日本舰队传递情报的,就是它刚才点燃的浓烟。请问要不要击沉?”

    林启龙立即命令道:“击沉!”

    枪炮长马上下令副炮准备。在林华的指挥下,军舰也稍微改变了一下刚才的航向,朝那艘正在逃跑的渔船驶去。可惜只有风帆的渔船度实在太慢,在众人的眼里几乎就是固定不动。

    当相聚只有一点五海里时,二门152毫米的副炮进行了一轮试射,一打在渔船的左舷附近,一打在渔船的右边,这枚炮弹在飞越过去的时候将酱色的风帆穿了一个大洞。算这渔船运气好,如果炮弹稍微偏一点打在旁边的桅杆上,爆炸的弹片估计就能将渔船和船上的间谍收拾得差不多了。

    未等渔船上的人回过神来,紧接着十门152毫米的火炮对着它来了一轮齐射:二炮弹正中渔船,三枚近失弹在它的附近爆炸。

    渔船在众人的眼里一下撕成了碎片,当水柱落下时,海面上只有几块烂木板,几乎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更不用说有一个活人了。

    众人的眼睛很快就移开,舰队参谋长赵严楚还对勤务兵道:“给大家每人上一杯咖啡。”

    薛兴华摇了摇手:“我就免了,来一杯白开水就行,我得节约一点。你们这群败家子,一艘破渔船值几个钱?用得着这么照顾它?十二炮弹多少银子啊。”

    众人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大方的枪炮长说道:“师长不是经常叫我们杀鸡用牛刀吗?如果不是对我的炮兵有信心,我还准备让二门主炮也训练训练呢。”

    薛兴华只好败退:***,反正花的不是你们的钱。

    又追了一段时间,直到测量室报告:“敌舰队离我三海里,航十三节!”

    林华大声道:“右舵五!目标敌大和号,炮火准备!”

    战斗警报再次拉响,所有的官兵很快进入了自己的战斗岗位。

    林启龙提醒道:“至少保持二海里的间距!”

    天津号的战术使日本舰队司令有马新一无所适从:停下来用侧面对准敌舰,他担心兴华军的其他军舰收拾完断后的军舰后猛扑过来。一旦自己的援军不能及时赶到,那么等待他的只有全军覆灭。丢下大和号,让它继续与强大的敌舰周旋,结果肯定是肉包子打狗,对方吃得满嘴流油。现在这么边打边跑,看起来很稳健,但是,万一敌人猛烈的火炮打中了一艘、二艘,那离全军覆灭也不远。天津号不但航快、火力猛,而且皮厚肉糙,自己的炮弹砸上去效果实在有限。

    有马新一不由自主地又看了一眼一览无余的南方:那里除了水天相接的地方有几只海鸟形成的活动黑点外,啥也没有。

    他的目光还没有收回来,指挥室外就传来了火炮出膛声和爆炸声。一炮弹还落在他所在的金刚号和大和号之间,水柱溅起几十米高,一只飞翔在军舰直接看热闹的海鸟被弹片撕成了撕破,洁白的羽毛四处飘落。

    二点三海里的间距虽然不是舰炮瞄准、测量、射击的最佳距离,但早已经在舰炮的射程之内。即使是75毫米的“小炮”射程也过这个距离。

    二轮试射之后,天津号大小火炮开始朝大和号起一轮又一轮齐射。被动挨打的大和号等不到最佳距离,也只好被迫应战,顽强地向漂浮不定的天津号射着一枚又一枚炮弹。

    至于躲在大和号后面的金刚号、高雄号主炮也了言,他们将炮口扬起,根据大和号上信号员用旗语来的信号进行盲射。能完全看清天津号身影的大和号尚无法射中目标,其他两舰的准确率就可想而知了,当旗语还在出和传递的时候,天津号的位置早已经不在原位。他们出的炮弹也就是增加一点声势而已,他们只能祈祷那个万一:“万一打中它就好了。”

    因为双方都在高行驶,双方炮弹的准确率都非常低。让天津号上的官兵非常郁闷的是,大和号一12o毫米口径的炮弹竟然先命中目标:打在天津号舯部的左舷装甲上,左舷被砸进了一个凹坑,弹片还将一个炮兵的胸膛撕碎,将一个炮兵的大腿打断。

    不过,好运毕竟是好运,它无法弥补双方在火炮数量、机动能力上的差距。当这造成一死一伤的炮弹落下之后,日本军舰就再也没有射中目标了。天津号一2o3毫米的炮弹落在舰艏甲板上,将舰艏的甲板炸出一个黑色的大洞,舰艏那门笨重的舰炮直接掀到了一边,斜挂在舰舷上,炮口插进海水里。原来在炮位上操作的士兵没有一个是肢体齐全的,血染红了整个舰艏。

    一152毫米的炮弹直接插进舰桥二楼,将参谋室、计算室的人和物一起扫光。六根支柱断了二根。整个舰桥上部向后倾斜着,正在上面指挥的舰长、参谋等人一个个滚倒在地板上,露出惊慌的目光你看我我看你。

    到了这个地步,舰队司令有马新一还在犹豫是丢下负伤的大和号拖住天津号,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三艘军舰全扑上去,与天津号来一个鱼死网破。

    这时,高雄号上来信号,询问是否冲上去。

    有马新一听到通信参谋传达手下的请示,心里一阵恼怒,表面上这话没什么意思,仅仅是询问一句话而已。但里面包含的意思则有责备他这个司令胆小怕事的意味。

    有马新一听了之后,反而下了决心,他立即命令道:“命令大和号全力拖住敌舰!金刚号、高雄号全撤退!”

    如果现在突然战法,三艘军舰能不能消灭天津号难说,会不会把兴华军的其他军舰引过来也说不准,但这么做就无异于宣布自己之前丢下天龙号的战术是错的。

    如果错就一错到底吧!只要能保全二艘军舰就不会被逼剖腹。

    作为弃子的大和号只好硬着头皮朝天津号冲去。火力弱小的它只有抵近才能伤到大个子天津号。当然,抵近的后果也同样适合它自己,它给对方更多更准炮弹的同时也得接受对方更多、更猛的火力。这就是玩命!

    大和号巡洋舰舰长舟木炼太郎出这条几乎是送死的命令,心里是苦涩的。他只能给周围的同僚一个无奈的苦笑。

    看到大和号脱离舰队朝自己驶来,师长薛兴华、舰队司令林启龙、舰长林华等人都笑了:“哈哈,又啃下了他们一条胳膊!”

    “只剩二条腿,看他能跑多远。”

    “师长,这次吃饱了没有?”

    薛兴华盯着那艘冒着浓烟的军舰,说道:“别让它靠近了,我们就这么跟它玩。只要日军的援军不到,就这么玩死它。”

    天津号改变了一下方向,朝前面赶去,装着追赶逃命的金刚号和高雄号。但火炮却没有停止倾泻炮弹。因为大和号是采取最近距离的直线接近方式,所以天津号一直是以左舷对着日舰,军舰上的所有火力全部挥了作用。

    谁也不知道打了多少轮炮弹,当日军总算接近天津号二海里的距离时,又有一2o3毫米的砸在舰桥上。这炮弹将舰桥从根部炸飞,军舰上所有军官全部清理完毕。

    不久,最上面的观测员大声喊道:“日军投降了,日军投降了!”

    林启龙笑道:“都打成这样了,还投什么降?继续揍,揍沉为止。”

    想起薛兴华已经的论调,大家都笑了笑。林华自然没有出停止射击的命令。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薛兴华念完一句“这舰是大和号吧?”之后吩咐道:“留下它!”

    林华马上问道:“都打成废铁了,还留?修好它所花的钱绝对比买一艘新的少不了多少。”

    “谁说要修它?我们就用来它建一个博物馆。让小日本的子子孙孙都知道这艘以他们民族名字命名的军舰落在我们手里。”

    停止射击的命令下达后,天津号用旗语向对方出舰上所有人员离舰、保护军舰的命令。

    等接受了投降的日军,派人上舰接管了那艘伤痕累累的大和号之后,四川号率领二艘炮艇也赶了过来。四川号舰长施奈德告诉他们,日军的四艘炮艇全部被击沉,武藏号巡洋舰被俘虏。兴华军只有婆罗洲号中了一枚鱼雷。舰艘被炸掉了一截,死伤十五个士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