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0章 【龟速的ri本兵】

第220章 【龟速的ri本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o章

    这枚鱼雷是一艘炮艇采取诈降的方式冒死接近婆罗洲号射的。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当时兴华军已经接受了武藏号投降,都以为这艘炮艇是真心投降,结果中了计。也导致后面有一艘炮艇真心投降也被兴华军击沉。

    看着二艘孤零零的日本军舰慌乱地逃跑,又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远处天空出现了烟柱,薛兴华等人决定见好就收,不追了。

    被俘的大和号还有一台锅炉完好,在二艘炮艇的拖拽下,慢慢驶近了大同江口。

    看着天津号、四川号凯旋归来,周围的兴华军齐声欢呼起来,有的人还大喊:“兴华军万岁!”、“师长万岁!”

    一时间大同江两岸充溢着胜利、自豪的喜悦之情。

    为防止俘虏泄露兴华军舰队的秘密,这些俘虏被兴华军用渔船装运到了平壤附近上岸,直接从6路走进了设在平壤的战俘营。

    直到兴华军的舰队全部躲.进了大同江里面的朴家港,入海口空无一人一船之后,日本救援舰队才姗姗来迟。他们在入海口外海放了一阵炮之后,灰溜溜地回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日本拼凑成的新.舰队又出现在大同江入海口附近,但他们的嚣张气焰降低了很多,再也不敢靠近大同江口,每次都是在外海逛一下就走了,而且每天最多来一次——对大同江的封锁形同虚设。

    这让兴华军的物资运输一直.没有中断,上海的《风雨报》也通过船只源源不断地运到平壤。

    虽然日本间谍向西班牙在菲律宾的殖民当局出.示了相关证据,但让薛兴华奇怪的是西班牙人和比利时人都没有跟三市撕破脸。只是通过新加坡的领事要求三市政府提供反驳的证据,同时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英国政府则在新加坡表声明,说现在正在调查.伦敦号运输船失踪事件,如果确认该船和护送的军舰不是因为风暴而是被有些势力所劫持,英国将采取坚决行动主持国际公道。

    西班牙、比利时、英国都知道三市真正做主的.是薛兴华,所以其声明不但刊登在他们新加坡、上海的报纸上,还刊登在《风雨报》上。

    薛兴华、王岳亭.等人看了这些声明,心里没有激起一点波澜。倒是完全清楚这事的海军参谋王杰民、6军参谋魏利贺、情报参谋张思卿有点坐立不安:如果西班牙人、英国人一起翻脸,配合日本人进攻兴华军,那我们不就全完了吗?在三市的时候也许还能凭借当地华人力量和自己的地盘与敌人周旋一番,在这里能坚持几天就不错了。

    看到薛兴华一脸淡然的样子,他们不得不佩服薛兴华:薛师长真是太厉害了。二个团的部队敢于得罪这么多大佬,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

    私下里,王杰民也问过薛兴华,问他怎么一点都不着急,薛兴华故着神秘地说道:“这是上天叫我这么做的,你说我能不做吗?”

    见王杰民嗤之以鼻,薛兴华“解释”道:“我与小日本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能打败小日本,就是把全世界的人得罪了也没关系。”

    现在6地上和海面上都取得了巨大胜利,消灭的日本鬼子远远过他的预期,哪里会被英国人、西班牙人的声明所影响?就是英国人、西班牙人现在进攻兴华军,现在就把三市给抄了,他也不后悔。

    不过,也有一件好事让薛兴华差点扇自己**掌。那是在大同江入海口取得海战胜利后的第五天,薛兴华正组织军官们总结海战的得失时,一个本地朝鲜富人多方撒钱找了无数的人终于找上了薛兴华。他提出向兴华军海军销售煤炭,他说他有巨大的优质无烟煤煤矿。

    薛兴华半信半疑地派出后勤部专家随那个商人去了。这个专家检验了那个商人提供的煤炭样品、又看了深山里的煤矿后,兴冲冲地跑到薛兴华这里,高兴地说道:“师长,我们的燃煤解决了,我们的燃煤不再需要从三市运过来。这里有很多很多。”

    等问清这里的煤热量只比三市的优质煤低一点点之后,薛兴华这才后悔地拍了一下脑袋:“我x!我怎么忘记了前世的朝鲜是煤炭存储丰富,前世有很多中国人都做朝鲜煤炭生意,探明的总存储量达到一百九十亿吨。对了,记得前世报纸上还说朝鲜的菱镁矿存储量排名世界第一,菱镁矿有什么作用?要不要挖点出来?”

    薛兴华随即下令马上停止从三市运输燃煤过来,转而只运送粮食、弹药等补给物质,其中粮食也可以少运——就在朝鲜本地征粮,而且以前王炽的商号好留下了不少粮食。

    他同时下令:平时军舰燃烧朝鲜的燃煤,战时才使用三市的优质燃煤。实际上,经过试验之后,朝鲜的燃煤完全可以用于军舰锅炉,锅炉减小的动力并不是很明显。

    燃煤的事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薛兴华的心思依然在战场上:表彰战斗英雄、加强港口防务、审讯处理俘虏、维修船只、调配物资,进一步强化平壤城城防工程、做好迎接日军报复的准备……。

    一天,薛兴华带着一班子将领登上山顶,检查大同江的防务情况,正好看到了日本舰队来这里例行公事,大家都兴致勃勃地看着那群无可奈何的舰队来去匆匆。

    林启龙笑着对薛兴华道:“日本人肯定很郁闷吧,丢掉了八艘军舰,连我们的虚实都没有探明。”

    薛兴华笑道:“就那八条破军舰还想咋的?能吓吓我们就不错了。船龄都是好多年了,又是木头的,只配给我们练练靶的。”

    说完,他转身对田虎道:“田团长,你的部队能把这里守住不?日本人可是派了一个师团过来。他们海上赚不到便宜,想从6地上摧毁我们。”

    田虎自信地说道:“师长请放心,我们第一团绝对能守住这里。只有平壤城不出问题,我们在朝鲜的整个6地防线就没有问题,他们再来二个师团都不怕。”

    关应雄在旁边大声道:“师长,如果有哪里吃力,还有我们海军6战队呢。在海里我们是高手,在6地上我们也是英雄。保证不给师长丢面子。”

    薛兴华笑道:“你们海军6战队这次立了大功,人家都眼红着。你又想抢他们的功劳?”

    田虎说道:“就是!老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开一枪。”

    关应雄笑道:“嘿嘿,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哪里吃力我们才上,没有抢你们的功劳啊。”

    日军为了确保旅顺金州战役的顺利,为了防止兴华军在日军背后插上一刀,他们这次动用了足有三万五千兵力。其中从南面直接进攻大同江港口要塞和平壤城南面的有二点五万部队,兵分二路:一路由第三师团长桂太郎中将率领从汉城直接杀过来,直抵大同江入海口,人数为一万二千,整整一个师团。另一路则由第五旅团长大迫尚敏少将率部从黄州、中和攻击前进,试图占领平壤和朴家港之间的小镇——江南镇,以切断朴家港和平壤的联系,以便个个击破。人数达到八千人。

    除了南面这二路,还有一路由大岛义昌率领,沿着以前朔宁支队的路线,由汉城出,经平壤东北的遂安、祥原、江东县城,直插平壤的背后。此路人马远远过那支已经被消灭的朔宁支队,达到一万五千人,不但包括一个师团,还有一些从国内新调入的部队。

    让薛兴华等人意外的是,此次日军的战略目的非常明显,但行动却异常迟缓。特种部队和情报人员早已经看到了他们出,可是每天仅仅前进一二十里就不动了。每次都是**点才拔营起身,搜索部队也是成团前进,来回扫荡。不但大部队所要经过的马路要搜索彻底,就是周围的山峰、谷底、河流都要搜索,一切都是小心翼翼。

    下午四点多钟就开始宿营,周围派出大量的部队占据有利位置,巡逻队一队接着一队,再加上无数的明哨、暗哨,简直就是固若金汤。

    想捞点油水的特种兵看着这个刺猬,真不知如果下口。虽然日军的这个乌龟前进度已经不需要他们再阻拦,但总吃不到一点腥味,让胡长石很是不甘。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想冒充本地的朝鲜人接近,但没有想到的是,日军见了朝鲜人就打。除了从汉城和汉城南面强征来的民夫,其他一切非日本人都没有接近日本军队的机会。

    胡长石他们最多就是利用夜色和对地形的熟悉,远距离打点冷枪,偶尔射杀一二个,然后掉头就跑。

    情况汇报到薛兴华那里,薛兴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日本人这么气势汹汹而来却又乌龟似地爬行,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作战会议上,马奎的意见让薛兴华多少明白了日军的企图:他们现在是围而不打,将兴华军困在平壤城,不去增援其他战场上的部队。

    薛兴华说道:“马团长说的有道理。现在日军是真正怕了我们,既然他们派来了这三万五千部队,他们也没有充足的信心消灭我们。加上他们要在其他战场用兵,一时腾不出更多的兵力,所以采取这种步步紧逼的方式,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不要到其他地方坏他们的事。”

    田虎问道:“那是不是说我们兴华军现在无仗可打?”

    薛兴华点头:“是的,暂时没有大的仗可打。只有他们在其他战场取得了胜利,能够调来他们认为足够消灭我们的部队,他们才会最后收拾我们。”

    6军参谋魏利贺指挥参谋人员将敌我态势图根据情报做了调整后,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理他们,继续加紧练兵?增修更多的工事?”

    田虎马上反对道:“那有什么劲?他们不来,我们难道就不能打出去?”

    马奎冷冷地说道:“打?你怎么打?”

    田虎问道:“什么怎么打,留一部分兵力守老家,其他的部队主动迎上前,难道你还怕了他们?”

    马奎说道:“就是打,也是我们第二团上,你们留守。”

    田虎断然否定:“屁话!你们守的可是平壤城,是我们的老家,一旦出问题,那我们就无立足之地。当然是你们继续守城,我们二团杀出去。”

    马奎冷笑了几下,没有再说话。

    田虎知道这家伙的脾气,只好把目光落在薛兴华这个决策者身上,说道:“师长,你说谁出去进攻?”问话的架势好像他刚才说的主动出击已经不需要讨论了似的。

    薛兴华说道:“现在还没定出击不出击呢?如果真的出击,能出去的还真只能是守平壤的部队。恰恰相反,平壤城我们可以丢,而朴家港不能丢!”

    田虎大急:“什么?一个破码头难道比平壤城还重要?一所这么大的城市总比几艘军舰重要吧?”

    马奎得意地哼了一声。

    薛兴华说道:“当然军舰更重要。平壤城就算丢掉了,我们还可以住野外,山林,也可以住朴家港。增加的只是辛苦和劳累。但是,如果朴家港丢掉了,我们就没有回去的路了。一旦清军战败,日军腾出手来,我们非困死在平壤城不可。”

    田虎更急了,说道:“朴家湾也好,平壤城也好,都是我们从日军手里夺回来的,都不能丢。朴家湾要守,平壤城也要守。况且,马奎的第二团在平壤城呆了这么久,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他们对防守平壤城更熟悉。所以他们不能动。朴家湾则可以交给和我们同来的海军6战队,我们第一团完全可以腾出手来灵活运用。”

    薛兴华点了点头:“你这个理由倒是有点道理。”

    “就是,我田虎一般都是讲道理的人,嘿嘿。”田虎得意地问道,“师长,就让我们打他小日本***吧。”

    兴华军主动出击的行动计划还没有制订出来,有关北洋水师的情况以及日军在辽东、鸭绿江战场的情报就源源不断地传到了薛兴华手里:

    北洋水师各主力战舰全部调往威海卫进行休整,如历史上一样,李鸿章将黄海的制海权拱手交给了日军。使日军只需要提防兴华军舰队即可以在黄海里横着走。

    正因为如此,日海军用少量的军舰护送日军第三军先于鸭绿江口附近的朝鲜地面上登6,他们毫无阻拦地进入朝鲜义州城,与鸭绿江对岸的清军遥遥相对,清军的鸭绿江防线尽收眼底。宋庆、聂士诚等人坐视日军在朝鲜北部做战前的准备。他们做的只是尽量完善鸭绿江防线的工事,准备在这里与日军在大打一场,御敌于国门之外。

    朝廷也看重鸭绿江后面那块爱觉新罗皇家的龙兴之地,从四川、湖南、广西等地抽调不少的部队前来加强鸭绿江防线。

    在日军第三军准备起鸭绿江战役的时候,日军第二军在日本舰队的护送下在辽东半岛登6。登6地点依然与历史相同,它就是距旅顺港不到一百五十公里的花园口,时间则比历史上的十月二十四日提前了二十五天,变为九月三十日登6。

    虽然薛兴华已经提醒了北洋军,还在报纸上公开宣布了日军的动向,但北洋军在花园口附近仅仅部署了五百人的防守部队。守军将领的理由是防线太长,在无法确认日军的最终登6点之前,军事部署不能根据报纸上的话来进行安排。结果五百名清军在日本军舰的一阵炮轰下,很快就土崩瓦解逃之夭夭。

    与本来的历史相比,日军在花园口登6时几乎没多少变化。虽然上岸时遭到了少许的阻截,但日军仅仅死伤了四十多个日本兵,消耗了一些炮弹。整个登6行动顺利得不能再顺利了。

    ……

    看着这些情报,薛兴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气得差点吐血:清军也太扶不上壁了吧?所以能想到的办法都实施了,结果还是这样。到底是历史难以改变还是李鸿章这个人的脑袋实在太顽固?

    薛兴华想了很久,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只好拍电报给上海的廖卫先,吩咐他将早已经送到上海的那篇有关兴华军在霞岚山伏击并全歼日本元山支队四千人的事迹在《风雨报》上刊登出来。

    同时要求廖卫先写文章就霞岚山伏击战和日军在花园口登6这二件事合并在一起进行评论,引导舆论批评李鸿章只守不攻的保守思维,抨击清军的**无能,指出清军将领贪生怕死。同时《风雨报》还被授权宣布:为了配合清军在辽东半岛、鸭绿江的防御战,兴华军从日本人手下抢夺平壤后,还将在平壤附近主动攻击日军,牵制日军的行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