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1章 【失踪的部队】

第221章 【失踪的部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1章

    另外,薛兴华给天津的张佩纶拍了一封电报,提醒他特别注意防守大连湾炮台和鸭绿江畔九连城的守军,提防这二处关键位置的官兵在长官带领下未遇敌即逃。本书来自w-\W-\W.\1-\6-\K-\B-\O-\O-\K.\O\R-\G也警告张佩纶和李鸿章,如果电报里所言的情况真的出现,兴华军将不再受以前双方约定的任何约束,采取自认为合适的措施应付今后的局势。

    因为薛兴华实在不放心驻守大连的分统赵怀业,在上封电报拍之后,他又给张佩纶追加了一封电报:要求北洋大臣李鸿章容许兴华军派出一支小分队进驻大连湾。在形势危急时,让这支小分队直接加入大连湾保卫战。

    办完这些事的薛兴华并没有轻松下来,失望的他实在不敢指望清军能守住金州、大连湾和鸭绿江防线。现在只期望清军不要如前世那样,逃跑时将大连湾海量的武器装备丢下,让日军看到堆积成山、满仓满库的武器装备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期望防守鸭绿江防线的清军不要在日军还没有到就将边陲重镇九连城丢弃不要。如果实在胆小而逃跑,至少先把武器弹药给炸了,把粮食给烧了。

    在等待张佩纶回电的时候,薛兴华更加感到自己力量的薄弱,对战局掌控的无力,如果能有一支上十万的强军就好了,就可以避免前世历史上的那些痛心之事。熟知历史的人都知道甲午战争中大连湾炮台的丢失实在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该炮台修建于1887年。修建该炮台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军工技术和式样,历时7年完工。建成后,有6座炮台,共架设12o余门加浓炮、野炮和行营火炮,在火炮杀伤力上已过旅顺,当时被称为“北洋精华”。

    当时日军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中将曾认为攻占大连湾必然困难。为了减少伤亡,他请求日本联合舰队助战,以海6夹击的方式摧毁大连湾的炮台群。不想在11月7日开始进攻时,清军只有少数士兵遥放几炮,便悉数撤离。

    日军轻取大连湾炮台,获得了让.日军惊喜难抑的武器装备:火炮1oo多门、炮弹246万枚、德国新式步枪6oo多支、各类子弹3381万颗,还有马匹、行帐、粮食以及没有启封的快炮等。这些装备成为日军日后攻占旅顺的物资保障。直到甲午战争结束,这些炮弹、子弹都没有用完,还要麻烦日军用刺刀逼迫中国老百姓扛到船上运回日本国内。

    除了武器装备没有处理,清军.还将机密文件放得好好的,让日军顺手获得。日军就是按照清军丢下的水雷分布图,清除了大连湾中的水雷。让大连湾成了日军一个坚强、安全的物资转运站和休整地。

    武器装备只是一些数字,估计读者即不相信也无.法想象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反正兴华军一直雇佣运输船在为他们运输物资,但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存储到二十万炮弹和五百万子弹。

    想起这些堆积如山的物资,想起这些物资都是中.国人用血汗钱从欧洲买回来的,想起小日本看到这些物资时出惊喜的吼叫,薛兴华心里就滴血,恨不得将李鸿章、赵怀业等人一个个砍杀干净。

    不放心是不放心,但薛兴华没有过多的精力去.管这事,他只安排情报参谋张思卿安排人与张佩纶联系,他自己则和军官们一起商量应付日军三路大军进攻平壤的事。

    远在上海的廖.卫先接到薛兴华的电报后,立即将魏利贺写的《霞岚山伏击战》文章和《日军果然在花园口登6》的新闻刊登在《风雨报》上。此外,廖卫先还写了一篇文章《兴华军和清军之战斗力为何天差地别》评论文章。

    评论文章先是例举了清军在成欢之役、平壤之役、花园口阻日军登6之役的表现。说明清军失败的根源就是畏敌如鼠、军官胆小士兵不战。接着例举了兴华军在霞岚山伏击战全歼日军四千人的战例。

    此外,为了给清军信心,报纸也例举了左宝贵亲率清军在平壤北门的牡丹台造成日军大量伤亡最后壮烈牺牲的事实,例举了北洋水师在大东沟击沉数艘日本军舰的事实,力图说明日军并没有三头六臂,只要清军战术得当官兵在战场上英勇顽强,一样是可以消灭日军的。

    报纸以极快的度传到了天津,传到了北京皇宫。

    天津的市民一下就汇聚在直隶总督的衙门前,大声叫骂着:

    “李鸿章是卖国贼!”

    “杀了李鸿章!”

    “我们需要兴华军!”

    “北洋军都是缩头乌龟!”

    “诛李鸿章九族!”

    ……

    听到愤怒的吼声看着激动的人群,外面站岗的士兵此时一个个低垂着脑袋,一副不敢见人的样子。小心地躲避着人群中偷偷扔过来的石头、泥块。整个衙门的人都胆颤心惊,尽量都缩在屋子里不出来。

    李鸿章气得将茶杯往地上一摔,低声地骂了一句什么,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直到张佩纶进来关上大门后,外面的声音才小了些。

    见张佩纶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李鸿章叹了一口气,说道:“幼樵,你帮我起草一个认罪折子,在折子里帮老夫请辞。”

    “父亲,万万不可。现在朝廷并没有其他旨意下来,如果此时请辞,徒增清流们攻讦您的口实。至少会说您在战争之关键时刻撩担子,给朝廷加压。”

    “老夫何尝不知,可现在倭国贪心不足,吞了朝鲜还要……,完全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我淮军又不堪一战,今后兴华军的战例一公布,老夫还有何面目立足于人世?”

    张佩纶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说道:“此乃朝廷之罪,非父亲之罪。大清已成朽木,军队最多也是废物。能维持眼下局面都已经难能可贵,换着他人更是难为。”

    李鸿章突然问道:“你准备怎么答复那个小子?”

    张佩纶将拟好的电报交给了李鸿章,李鸿章眯着眼睛瞧了好一会,说道:“他肯定不满意。老夫真不敢保证大连湾炮台的赵怀业、九连城的宋庆会不会不战而逃。”

    “那父亲难道愿意让他派一支小分队过来?父亲你也知道,他派小分队来的目的可不是着眼于参战,而在于监视。监视赵怀业他们是不是真心打仗,万一被他说中了,他们和我们之间不是会打起来吗?那不更便宜了日军?”

    “这小子一向预计准确。如果大连湾炮台真的不战而逃,老夫还有何面目掌兵。反正最坏的情况已经出现,让他们监视又有何妨?不如我们干脆任命他的小分队为督战队。既让我们的官兵知道他们的头顶还有国法,又可以看看兴华军到底怎么样?”

    “小婿担心朝廷将来大作文章,并以此为借口攻讦您。毕竟朝廷怎么看待他们兴华军,一直没有一个准信出来。依小婿看,朝廷对这支新部队又好奇又害怕,他们还没有想好怎么对待。上次您为他们争取正名,争取赏赐,结果朝廷都只针对回国了的人,并没有给依然住在海外的人给什么好处。现在兴华军出现这么久了,朝廷竟然没有派一个去联系,显然是不屑,看不起他们。”

    “所以,老夫想你和他详细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让他们的小分队穿我们的服装,假装是我们派过去的。”

    “我们以前可没有派过督战队,会不会引起赵分统的反感?”

    “赵怀业他们已经让日军登6,罪在不赦。现在我们派出一支督战队,他们应该能接受,也只能接受,否则,老夫诛他九族。”

    “我看了兴华军士兵,他们脑袋上都没有留辫子,这……”

    “他们不是在平壤解救了我们一些士兵吗?他们早已经是兴华军的人了,他也肯定愿意将他们派出来。”

    经李鸿章一提醒,张佩纶立即就想起来了。北洋军一样向平壤派出了情报人员,这些人利用地熟人熟的优点,将平壤城里兴华军的情况了解了不少。那些在平壤战役中被解救的清军很多被薛兴华编入了兴华军,身强力壮的直接编入一线部队,身体素质稍微差的编入二线部队。其中二个城门还是清军在镇守,他们依然穿着清军的服装,留着清军的辫子。如果只从外形看,与国内的清兵没什么区别,只是训练不同,精神气质不同。

    张佩纶点了点头,又问道:“现在在辽东登6的日军有二万多人,金州旅顺这里怎么办?”

    李鸿章气愤地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外面愤怒的骂声还在隐隐约约传进来,说道:“增援吧。把金州、大连湾、旅顺的民壮也组织起来,把兴华军送的枪械全部下去。另外,向朝廷请求援军。”

    “朝廷?他们现在只关心奉天、辽阳一线,兵都往那里调,哪里会有兵给我们?”

    “朝廷没有兵是朝廷的事,我们不救援就是我们的事了。”

    张佩纶见李鸿章挥手连忙下去准备去了。李鸿章依然坐着没有动,也没有喝茶,心里在思考朝廷和兴华军:将来太后又怎么样剿杀这支部队?那小子会不会接受招安?

    ……

    接到张佩纶来的电报,薛兴华稍微舒服了一些。不管怎么样,李鸿章在舆论的压力下,现在在慢慢改变。与历史上李鸿章在辽东半岛麻木不仁的情况相比,现在的防御要主动得多,虽然不足以阻挡日军的进攻步伐,但也不会再让日军轻松地进入金州、大连港、旅顺港。

    他将电报交还给副官吴铭,然后说道:“把王团长叫过来。”

    王岳亭一进房间,薛兴华就吩咐道:“从我们招收的那些清兵中选一个最可靠、最有指挥能力的出来,我有事要他带队去大连湾。”

    王岳亭反问道:“李鸿章同意了?”见薛兴华点头,王岳亭说道,“我们关注的那几清兵都很可靠,在国内的家不是没有了就是最穷困的人,他们完全愿意呆我们兴华军里。如果不是我们劝阻他们,他们的辫子早已经剪了。通过特种兵训练的孙志荣、林振峰的能力强。”

    “他们现在是什么职位?”

    “连长。”

    “让他们各自从自己的手下选带一个排的人马,在每个排里插进我们一个班的特种兵,晚上乘船前往旅顺。你要派人搞好双方的接洽。”

    王岳亭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你把他们二个和特种兵的二个班长喊到我这里来,我还有一些事要交待。”

    王岳亭出去没有多久就安排好了这些事,很快薛兴华召见的四个人就在警卫带领下走进了他的房间。进来的四个人都是一身清兵的军服,二个特种兵的脑后还悬了一根辫子。只有熟悉内情的人知道,这根辫子是假的,用线捆在帽子上。特种兵里不但有能装扮清军的,还有能装扮日军的、荷兰兵的。

    实际上薛兴华没有说多少话,无非要他们内部要团结,有什么大事四个人商量着办。在战斗前尽量不要与清军官兵闹矛盾。战斗的时候不但要督战更要奋不顾身地杀敌。

    另外,薛兴华重点讲了他们要提防大连湾炮台那个叫赵怀业的统兵军官。他告诉孙志荣说,到达大连湾后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警告赵怀业,如果他不认真指挥战斗而一心想逃,那么督战队就会立即处死他,还将派人灭了他的家人。督战队在战斗的时候,可以自行挥,如果战事无可挽回,则不惜一切代价将带不走的军用物资全部炸毁焚烧,决不能轻易落入日军之手。

    送走这些士兵,薛兴华又继续回作战室主持军事会议。经过长时间的讨论,薛兴华命令田虎率二千人另外加上胡长石的特种兵主动出击,试探进攻大迫尚敏率领的部队。理由是这支部队人数“少”,只有八千人。二是这支部队的战略目的太阴毒,企图插入平壤城和大同江入海口之间,切断两地之间的联系,以便日军各个击破。

    ……

    在田虎的部队离开防地准备虎口拔牙时,日军第一军总司令部作战室里一片紧张。接到情报的山县有朋紧紧地盯着平壤周围的地图,长时间没有移动脚步。

    最新转任参谋长的野津道贯恭顺在站在山县有朋的旁边,显然他负伤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右肩伤口处还缠着洁白的绷带,脸色是一种病恹恹的苍白。他的目光落在山县有朋的身上,心里似乎很平静。

    “中将阁下,你说他们分出来的二千人战力如何?”山县有朋没有转身,问道。

    野津道贯将唯一的胳膊紧紧贴近裤缝,大声说道:“报告大将阁下,本人认为兴华军的平均战力至少高出我x军战力一倍。如果考虑我军士兵大部分是从国内调过来,很多士兵甚至才入伍二个月,新兵和老兵相互之间的磨合还没有完成,他们的战力起码高出我们二倍。”

    他的话引起了周围参谋的一阵愤慨,心里都在鄙视这位失败将军。一个低级参谋忍不住说道:“中将阁下,您不觉得您太胆小,辱没了大日本帝**队的威名吗?”

    野津道贯没有说话,甚至连目光都没移动,淡然的目光依然与山县有朋的目光对视着。

    山县有朋转头对那个言的参谋喝道:“退出去!”

    “遵命,大将阁下。”低级参谋很认真地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就走。转身的时候,他蔑视的目光又扫了依然一本正经站着的野津道贯。

    山县有朋看着野津道贯说道:“我提醒阁下的是,兴华军分出来的这二千部队也是才加入战场,战斗力应该与原来的兴华军有所区别。”

    野津道贯语气不变,说道:“我提醒大将阁下的是,这二千兴华军隶属于第一团。他们的团长是兴华军第一团团长田虎。”

    日本人的情报工作真是不错,相关情报都传到了总司令部。

    山县有朋似乎这才知道这些,他转过头看着军事地图,嘴里念叨道:“第一团,以前跟我们打的是第二团,是不是意味着它的战斗力更强?按惯例第一团比第二团组建的更早,至少不会晚。”

    山县有朋基本是自言自语,野津道贯没有说话,其他参谋有话也不敢说。

    过了一会,山县有朋转头问道:“中将阁下,是不是意味着这二千部队相当于我们六千部队。”

    野津道贯大声道:“报告大将阁下,不止!”

    他的这句话不但让早已不忿的参谋们怒气爆涨,也让山县有朋茫然不解,他制止其他参谋言,自己问道:“为什么不止?难道相当于我们战斗力的四倍?”

    野津道贯说道:“如果是面对面地冲锋,他们二千兴华军的战斗力相当于我们六千士兵的战斗力,或许还不如我们六千士兵的战斗力。但是,如果他们利用地形偷袭,如果像钢刀一样从我们薄弱的环节刺出来,我们就是一万人未必能打过他们二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