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2章 【黑虎掏心】

第222章 【黑虎掏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2章

    第222章

    听了他的话,所有参谋都笑了起来,眼神里全是蔑视,有人甚至轻轻地吐出一个词:“幼稚!”

    所有军人都知道,如果让敌人偷袭得手,如果让敌人找到薄弱环节,敌人的战斗力当然要放大几倍,自己的战斗力也将大大折扣。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这还用得着一个中将来说?肯定是这家伙被兴华军偷袭搞惨了,所以在这里胡言乱语。

    山县有朋显然站的比普通参谋高一层看问题,他问道:“你的意思是兴华军擅长偷袭战,擅长利用地形地物?”

    野津道贯点头道:“他们很卑鄙,但我不得不说他们的方法也很有效。”

    山县有朋说道:“兴华军的手掌已经收成了拳头,随时可能砸向我们的薄弱环节?”

    “是的。他们的情报工作很有.效,还有一支很灵巧的部队穿梭在丛林中,如毒蛇一般潜伏着,只要有机会就可能咬上我们一口。”

    “那你对我们现在的战术有什么意见?”

    “没有意见。我希望我们一直这么.慢慢地推进,不让兴华军有任何可趁之机。即使有可趁之机,我们的损失也能控制在可接受范围。”

    山县有朋叹了一口气,说道:“从.桂太郎中将到大迫尚敏少将,还有这里的所有参谋都对我这个计划不认同。要求加行军主动进攻的报告都有这么大一叠了,虽然战时大本营告诉我说困住这只老虎就是胜利,可我也心有甘啊。敌人才五千多人,我们有三万五千兵力。不说兵力是敌人的六倍多,就是想起以前在平壤损失的一万多帝**队,我们也不该这样慢吞吞地前进。现在第二军、第三军都在取得辉煌战果,他们的进展甚至过了战时大本营的预期,可我们……”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嘴巴紧紧抿着,眼睛盯着墙.上的地图。

    野津道贯说道:“不胜比失败强上千倍。我想海军也.是这么想的。”

    海军在大东沟海战只能说取得了小胜,虽然报.纸上大肆吹捧,但日本军队特别是6军内部并不认同他们的胜利。被兴华军打残了日本海军的第二游击队和第三游击队之后,日本海军再也不敢也不好意思在大本营大声叫嚷了。他们现在也是和6军一样,对兴华军敬而远之,都是期望先把最重要的事情做完,等收拾了清军再来和兴华军死磕。

    日本海军和6.军现在是殊路同归,对兴华军是又恨又怕。也都奇怪兴华军怎么不大肆炫耀他们的战绩,不明白他们如此低调究竟是为了什么。

    山县有朋在野津道贯的坚持下,终于认命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现在第一军真的输不起了,特别是当其他各军都在节节胜利的时候。

    他对手下参谋道:“不再讨论新的作战计划!”

    众参谋动作整齐地大声回答:“哈伊!”但语气明显不服,看向野津道贯的目光也明显不善。心里对这些胆小的上司不以为然,也哀叹自己在他们的手下毫无建功立业的机会,都羡慕那些在第二军、第三军效力的朋友和军校同学。

    日军第一军的低级官员郁闷得差点吐血,田虎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在望远镜里看着日本工兵小心翼翼地将兴华军埋设在路上的地雷一颗颗取出来,田虎气得将望远镜一摔,说道:“我x他小日本***,世上哪有这么胆小的人?纯粹就是一乌龟,一天前进不了二十里。”

    徐一凡很有同感地附和道:“小日本真他娘的怕死。团长,要不让我们营再试探性地进攻一次,如果他们不出乌龟壳,我们干脆冲进去将他们给灭了。大不了把我们营给废了,也要让这个乌龟壳砸开一个窟窿,让团长你们收拾它。”

    徐一凡本来就是隶属于第一团的,这次走薛兴华的后门,很顺利地调到了田虎手下,只是他的骑兵被马奎给没收了。徐一凡虽然心痛不已,但也无法,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是在山沟沟里钻,在丛林里躲,骑兵实在用不上。是率领骑兵逞威风还是上阵打仗立战功,他只能选择一个。

    第一团团参谋长周国辉说道:“那办法已经不行。真要因为这么做而丢掉一个营,薛师长不但饶不了你徐一凡,就是田团长和我也脱不了干系。”

    徐一凡怒道:“日!我只是说一说,你以为我们营真的会丢掉?我呸!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能吃掉我们营的。……,参谋长,你有什么办法让日本鬼子冲出来?”

    团参谋长一时语塞,作为上级,周国辉对这个直肠子营长还真不敢摆长官的架子。这家伙依仗自己是田虎的爱将,连薛兴华都不怎么惧怕,在田虎面前更是大大咧咧。

    徐一凡得理不饶人,继续追问道:“周参谋长,你说啊。”

    周国辉道:“如果我有办法,我还站这里?你小子不是欺负人嘛?”

    “哈哈……”众人一齐笑了起来,郁闷的心情稍减。

    这时,通信员跑来报告道:“报告团长,6军参谋魏利贺到了。”

    田虎愣了一下,说道:“他来干什么?”

    魏利贺的级别不高,但这家伙一直在薛兴华身边工作,平时大家都卖他的面子,见了他都客客气气地打招呼。司令部现在肯定很忙,他不在薛兴华身边帮忙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没有多久,魏利贺就站在了田虎面前,敬礼后大声道:“报告田团长,6军参谋魏利贺奉薛师长之命前来向你报到!”

    田虎认真回礼后问道:“薛师长派你来干什么?”

    魏利贺说道:“一是通报清军和日军的战斗情况。二是通报日军在朝鲜的布防情报。三是代替薛师长询问你们的作战计划。”

    徐一凡在旁边说道:“魏参谋,你啥时候当太监了?”

    魏利贺先是一愣,接着笑道:“好你个徐营长,骑兵被薛师长和马团长没收了,你就找我来出气?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来督战的,等我汇报完之后就回去。顺便把你刚才说的话也告诉师长,但愿师长能网开一面,让你下到连队去当连长。呵呵……”

    因为涉及到机密,所以魏利贺和田虎到了一个单独的地方交谈了很久,魏利贺告诉田虎旅顺金州的战事情况:

    在正定镇总兵徐邦道、金州副都统连顺的指挥下,加上兴华军小分队的督战,清军拱卫军和新编成的民壮在金州和金州外围的石门子地区与日军进行了顽强地战斗,日军进展缓慢。

    在给予日军大量杀伤之后,终因寡不敌众而丢失了金州城,朝大连湾、旅顺撤退。

    在金州之战打响的时候,鸭绿江防线也几乎同时进行,日军强渡鸭绿江成功,与清军争夺虎山成功,聂士诚所部虽然奋起抵抗,但在援军不敢救援之后,虎山阵地被迫放弃。

    田虎问道:“二处地方都是顽强战斗,可为什么都丢了?金州之战打死了多少日军?”

    “金州之战,清军只有二千多人的正规部队,其余都是临时拉上来的农民。自然打不过日军,徐邦道和连顺他们都努力了,我们派出的小分队也努力了。至于打死打伤日军多少,数字还没有确认,有的情报人员说打死了七百多日军,有的说打死了九百多日军。具体是多少,不知道。”

    “呵呵,才打死九百日军就说给敌人大量杀伤,那我们兴华军消灭了日军一万七千多,那战绩不就撑破天了?我们现在每天偷袭打冷枪也要收拾他们几十个,那算不算大量杀伤?”田虎对清军的能力讥笑不已。事实上田虎问的没错,如果这消灭一万七千多日军放在前世的甲午战争,绝对是一个撑破天的战绩。历史上金州争夺战中日军死了多少人,恐怕会感到更加不可思议:整个金州战役,日军只有十三个被打死,一个受伤。

    当时驻守金州外围十三台子阵地的二哨淮军士兵见日军进攻,放了数枪就丢弃阵地而逃,三门火炮无人去拖而交给了日军。

    现在金州守军能杀死八百多日军,比历史上的战绩扩大了六七十倍。所以薛兴华评价他们顽强,说他们难能可贵。自然引起了田虎的不忿。

    魏利贺的内心和田虎的想法完全一样,都觉得清军表现太臭了。与兴华军比,清军简直就是一群窝囊废。守军也有二千多人,加上武装起来的民壮,将近五千人。有武器可用,有城墙可以依仗,结果才消灭八百多日军就把偌大一个金州给丢了,实在配不上什么“顽强战斗”。但是,薛兴华是这么说,还说他们的表现难能可贵,魏利贺也只好按照薛兴华的口气对田虎这么说。在他心里,他估计薛师长这么说是为了照顾清军的面子,以便将来二军进行更好的合作。

    之后,魏利贺又说了日军在朝鲜的布防情况,然后问田虎有什么想法。

    田虎知道薛师长派随身参谋过来问自己的作战计划肯定不同寻常,至少是不再认为他们以前制定的作战计划是最好的。他想了想,说道:“在你来之前,我是准备继续执行原来的作战计划,面对抱成团的日军只能采取零打碎敲逐步消灭敌人的办法。”

    “那你现在的想法呢?”

    田虎大手一挥:“抄他们的屁股!”

    “谁的屁股?”

    “呵呵,看来师长也是这个想法。”魏利贺这么一问,田虎的想法更大了,他回答道,“当然是那个山县有朋的屁股,难道我还去拱第五旅团长大迫尚敏的屁股,或者是第三师团桂太郎的屁股?”

    魏利贺笑道:“师长就知道你会知道他的想法。你看!”说着,他从随身挎包里掏出一张地图,“师长希望你们抛开眼前的一切,直插汉城!现在汉城只有六千兵力驻守。周围城镇的兵力更少。能够打山县有朋一个措手不及,宰了那老小子最好,不行就在他们后方搅他一个稀巴烂。这几个三角形地方是师长在战前安排的人存放粮草的地方,圆点处是存放部分弹药枪械的地方。如果有伤员也可以放在圆点处。如果日军全部回撤,你们顶不住,可以在这二处地方登船撤离。”魏利贺的手指在地图上移动着。

    田虎大喜,说道:“哈哈,太好了。师长就是牛,连这些都考虑好了,我田虎还有什么担心的。他让我们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出的时间由你来订,师长不干预。他唯一的一条就是你们轻装前进,在敌后要量力而行,不与日本鬼子死拼,以搅乱日军的部署为此次行动的目的。你们的火炮和其他多余的物资马上移交给守军。还有就是胡队长的特种兵暂时归你指挥。”

    “全归我指挥?”

    “不错。”

    “呵呵,有了他们,我得好好琢磨琢磨,也许还真的能抓到山县有朋那个老乌龟。六千人守城,只要出其不意,来他一个黑虎掏心也不是不可能吧。”

    “师长说你不要太贪心,如果部队伤亡太大,他惟你是问。”

    “嘿嘿,但是他也说了‘以搅乱日军的部署为此次行动的目的’。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你还有事吗?”

    “都下逐客令了,我哪好意思再呆这里?”说着,他不好意思地说道,“田团长,你能不能帮我在师长面前说说,下次打仗的时候,我也出去露几手?”

    “呵呵,心痒痒的?行,到时候你和我的参谋长换一换。”

    魏利贺的脸一下绿了,说道:“你这不是敷衍我吗?人家是中校级别,我才是……”

    “什么敷衍你?师长说了,他的司令部将成立一个参谋部,准备调一个人当真真实实的师参谋长,那可是上校级别。我想让我的团参谋顶上去,那空下的位置不就是你的?”

    “我知道,可我也不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我只要当一个连长、一个营参谋就行。实在没位置,只要有仗打,当排长也可以。”

    “呵呵,太谦虚了。什么行不行的。不是师长,我这个大老粗还是一个在山沟沟里打转转的土匪呢。师长常说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就是说谁都有机会当王侯将相。我看我们师长还能当皇帝呢。你好好干吧。”

    “是,田团长!”魏利贺用力将脚后跟一磕,右手猛地举到头上,很认真地敬了一个礼。

    田虎笑骂道:“***和那个洋鬼子肖恩一个德行,听了升官就全身痒。滚吧!”说完,还在魏利贺屁股上踹了一脚。

    魏利贺笑眯眯地走了。

    田虎让参谋长周国辉立即通知四个营长和特种兵队长胡长石马上召开作战会议,半个时辰后,他手下的四大干将徐一凡、韩立、唐逸、黄崂山就先后到了。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地,见面的第一句都是骂一通小日本是乌龟,只知道缩在窝里不出来。然后惭愧地对田虎说今天又没有战果。

    特种兵队长胡长石则洒脱得多,他一来就说了一声:“累死了,正式开会时再喊我。”然后自己找一块干净的石头去睡觉了。虽然胡长石的手下只有二百来号人,比一个连长的手下稍微多一点,但他的级别却比营长的还高,因为直属薛兴华领导,平时就是田虎、马奎、王胜道、林启龙、关应雄这五个上校团长也不敢对他怎么样,都对他另眼相看。也都想从他的手下挖几个兵出来,可惜这家伙太吝啬,至今无人成功。他的特种兵就是因为负伤退出来,不是被王岳亭抢走就是被薛兴华安排回军校当教官,其他人都想都不用想。

    田虎没有理会手下营长的话,只是安排先来的等一等,让他们或看地图或找警卫员闲聊。

    等所有的人一到,田虎就让警卫员把胡长石拖过来,宣布开会:“你们这些***这几天都憋坏了吧?老子也一样。如果继续这么打下去,我们不但取不到战果,还会被小日本给气死。怎么办?师长来了命令,……,坐下!师长命令我们杀到鬼子的屁股后面去,你们敢不敢?”

    徐一凡说道:“团长,你就快点放吧,啥敢不敢的,不就是打仗吗?”

    三个营长都笑了起来,胡长石也笑着看田虎如何反应。

    田虎骂道:“你***徐一凡才放屁呢。你知道我们抄谁的屁股不?”

    “是我放屁。不就是那个什么龟太郎的屁股吗?这三路人马只有这个龟儿子是中将师团长,不抄他的抄谁的。大伙,你们说是不是?”

    “对啊。”

    “打就打最大的。”

    “插到他们屁股后面容易,可他们总这么缩成一团,怎么打?”营长唐逸怀疑地问道。

    喊完之后的团火炮工兵营营长黄崂山也说道:“在前面不好打,我们插到后面不还是不好打?而且我们的火炮运输困难,还要担心其他几路日军反包抄我们。难!”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