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3章 【全州旅顺之战1】

第223章 【全州旅顺之战1】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3章

    第223章

    三个营长一时哑了,都不解地看着田虎。www.book.org大家都是打仗的,都知道包抄敌人不是说的这么简单,你在人家的后面包抄别人,别人更容易包抄你。防御的一方还有一个天然的条件:他们在自己家里调动兵力更容易。现在日军兵分三路进攻平壤,实际上相互之间相距并不远,最多二天时间就能相互靠拢。

    田虎笑道:“刚才黄营长说的很对,我们插入敌后确实很难运送火炮,因为师长和我都一致同意黄营长的火炮移交给守军,黄营长就不必去了。”

    黄崂山急忙说道:“不行!我们炮兵必须参加,我们保证把火炮运上去。大的火炮跟不上,难道小的不行?一门火炮总比你们十杆步枪要强得多吧?团长!”

    看黄崂山焦急的样子,其他三个营长都幸灾乐祸地笑了。

    田虎嗯了一下,说道:“75炮肯定不行,37炮倒是可以考虑。那就这样,你们把所有的37炮带上,工兵也带过去,万一架桥什么的,少不了你们。”

    黄崂山连忙说道:“谁说75炮不.行?新改装的几门75炮就可以,只要十个人就可以搬运,我们六门炮只需要六十个人就行。其他的75炮就算了,怎么样?团长,打仗的时候有炮与没炮的区别大着呢,多几十个人有什么关系?”

    田虎只好说道:“你可要保证你们.炮营不拖我们的后腿。”

    “一定,一定,谢谢团长。”黄崂山一.听慌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唐逸问道:“团长,这里的地形我们都熟悉,哪里还要.架桥修路什么的?难道……”

    他的话还没落,黄崂山就急了,以为唐逸建议把他.手下的工兵留下,所以大声说道:“姓唐的,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吧?团长说了要架桥就架桥。你怎么就知道不需要架桥?万一哪座桥给敌人炸了呢,难道你们游过去?冻死你!”

    唐逸知道这家伙是对事不对人,刚刚被田虎允.许携带75毫米火炮参加行动,自己这么一说,他肯定怒了,以至于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就打断。于是,他笑了笑,说道:“黄营长,你能不能让我说完?”

    黄崂山也马上.来了一句:“有屁就放!只要不扯到我身上就行。”

    田虎也乐了,看着唐逸道:“唐营长,说吧。”

    唐逸道:“团长,你的意思是不是准备让我们杀到更后面的地方去?”

    田虎一巴掌拍在张贴地图的木板上,大声道:“对!老子率领你们一直打到汉城去!他们小鬼子不是把主力部队都派出来了吗?家里留的肯定是一些小喽罗,我们突然给他们一下子,你们说,他们急不急?”

    徐一凡立即跳起来,说道:“对头!他娘娘的,准他们打我们,我们难道就不能打他们?”

    团参谋长周国辉一直没有说话,此时说道:“团长,这风险也太大了吧?我们深入敌后没粮没弹药补充,能呆多久?而且我们走了之后,平壤城和朴家港的守军只剩下了三千多人,他们能守住几万人的进攻吗?一旦出现危险,我们还得杀回来。杀进去也许能出其不意,但杀回来要保密就难了,这么多日军挡在我们前面呢。”

    徐一凡没有注意参谋长和团长的意见相左,此时的他只顾看着地图,说道:“怕个鸟!我们真要在汉城闹出大动静,他们这些鬼子还敢不撤?不撤的话,我们更好,不但把汉城给占下来,还将仁川这些海军港口给端了,看他娘娘的忍得住不。留在平壤的守军实在守不住也没关系,都退到朴家港守着就行,实在不行乘船回婆罗洲去。哈哈,真是舒服。”

    周国辉骂道:“你简直就是流寇。”

    徐一凡笑道:“我们本来就流寇。我们从云南打到景栋,从景栋打到班那欣,再杀到婆罗洲,现在又在万里之外的朝鲜。这种流寇我徐一凡才喜欢呢,我最喜欢薛师长这么打。哈哈,真要让我天天窝在一个地方,没意思。”

    唐逸看着成竹在胸的田虎,问道:“团长,是不是粮食、弹药补给问题解决了?是不是靠船来补给?”

    田虎说道:“师长帮我们解决了,海船补充只是一个方面。”

    周国辉惊讶地看着田虎,见田虎点头,他说道:“补给解决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打!”

    士气旺盛的军官们看着田虎拿出的补给图,一个个嗷嗷叫。第二团早到朝鲜,立了无数的功劳,虽然徐一凡也参与了战斗,但总归不是以第一团的名义立的功,现在有这个机会当然不能放过,得好好表现表现。

    他们全然不顾后方的平壤、朴家港是不是能守住。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汉城,都想将山县有朋抓到手,立下不世之功。

    第二天凌晨,薛兴华派出部分部队接手营房冒充第一团后,田虎他们悄无声息地钻入了老林中。在特种兵的引导下,避开日军的部队,直往东面插去,经过延山、谷山,进入虎飞岭山。三天时间就行进了一百三十多公里的山路。进入这里,也就意味着田虎的部队完全脱离了与三路进攻平壤日军的接触,在他们的前面只有零散的日军,一直到汉城。

    在虎飞岭山休整了半天,然后秘密来到山下里伊川县城三十里外的一个小村里,在这里士兵补充了粮食,再朝东南方向而去。

    日本人虽然感觉到面前的第一团有了变化,营房在一步一步撤退,但没有引起他们的足够警觉。他们只高兴于兴华军的骚扰减少了,前进更顺当了。但他们的前进度依然慢得可怜,一天还是维持二十里左右的路程。唯一变化的是,他们在骚扰减少之后在宿营的时间内竟然明目张胆地进行射击、拼杀等项目的训练。

    第三师团长桂太郎中将还自以为得计,在写给山县有朋的报告中得意洋洋地宣传兴华军拿他们这么推磨进攻毫无办法,只好灰溜溜地回去加强防守了。他向山县有朋保证,只要给他们半个月的时候,就能达到战略目的,将兴华军赶下大海或全部歼灭。当然,也忘不了拍上司的马屁,说山县有朋的战斗计划真正地高明:既练兵又挤压敌人。

    日军利用行军的间隙训练新兵,加强老兵与新兵之间的磨合时,平壤城里和朴家湾里的兴华军也一样在训练,在磨合。前去骚扰日本人的部队很少了,都是一个老兴华军带几个本地朝鲜猎户,埋伏在森林里,看见巡逻的日军或落单的日军就开几枪,不管打没打中就反身逃跑。或者在日军即将经过的马路上、马路边埋上几颗地雷,也就祈祷懒猫撞到死耗子而已。

    现在兴华军的规模又扩大了,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从本地朝鲜人中招收了二千多人青壮年,加上解救的清军,现在兴华军在朝鲜的6军——包括炮兵、工兵——总人数达到了七千二百多人。

    海军和海军6战队还是原来的人马,没有招收本地人,他们分别为三千五百人和一千五百人。此外还有一千多军事辅助人员,这些人员主要用于军舰的修理、后勤物资的运输、防御工事的修建。

    在田虎的人马迂回奔向汉城,进攻平壤的三路日军还在磨磨蹭蹭只给平壤压力的时候,辽东半岛、鸭绿江的战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大连湾三十多门火炮一齐向如蚂蚁一般爬来的日军射愤怒的炮弹,在大口径的要塞炮面前,日军的铜炮很难挥什么战斗力,他们只能依仗他们手里的步枪,一个个射杀城墙上的清军。

    在李鸿章和朝廷的高压下,也在兴华军督战队的威逼下,赵怀业和他手下的清军没有如历史上那样遥放几炮转身就逃,而是认认真真地战斗着。

    只可惜要北面的黄山炮台上的塞炮炮口大部分不是指向金州来的方向。在炮台设计和建设时,主要考虑的是防止敌人从海上进攻。金州作为大连湾的大后方,不是炮台考虑的重点,炮台的出入口都开在这边。现在炮击日军的三十几门火炮中有二十门还是临时改装过来的。步兵依仗的城墙也是最近才加修的。

    战斗的第一天,日军丢下了四百多具尸体撤退了。虽然轰塌了一段城墙,射杀射伤了三百多守军,但清军的主力还在,塌陷的城墙也在天黑前修好了。

    在这里督战的孙志荣、林振峰很欣慰地松了一口气,满以为这么打下去,完全可以阻挡日军很长一段时间,炮台里存储的炮弹足够打上一年的。日本鬼子如果不怕死,那就让他们来吧,等其他炮位上的炮移过来,他们更赚不到任何便宜了。

    吃完饭,一直神经紧张的他们回到分配给他们的军营就躺下了,其他士兵也更是早早地打起了呼噜。今天的战斗他们只牺牲了一人,还有一人被流弹射中左胳膊而受伤,但只是皮肉伤,问题不大。

    门外站岗的二个士兵,一个是才参加兴华军不久的清军士兵,另一个是特种兵。他们是离开平壤登船的时候认识的,二人小声地说着今天的战斗情况。特种兵是一脸的得意外加不屑,清兵是一脸的惭愧和决绝。因为特种兵话语里对那些清兵全是讥讽,说他们胆子太小,躲在女墙后连头都不敢露,日军还没有来就吓得瑟瑟抖。幸亏大家遇到的是日军进攻,如果换上兴华军进攻,大连湾包准一天就被攻下来。

    清军士兵听了特种兵的话,心里很替昔日的同伴感动羞愧,暗暗誓要在兴华军里混出模样来,决不能让他们看扁了。

    这时,特种兵说道:“你听,远处是什么声音?”

    清军又是一阵惭愧,猜测道:“很乱,吵吵闹闹的,可能是他们抢市民的东西吧。”

    “抢东西不砍头?”特种兵明知故问道。

    “……,可能是打架,不知道。”

    “要不要出去看一下?”

    “不行啊,不是规定我们只在这里站岗吗?外门由他们负责。”

    “但是也规定了我们可以自由出入啊。”

    “那有什么好看的,我们的任务是督战,又不是军法官。”

    这时,隔壁也传来声音,同样很乱,但声音却比刚才大得多,还有人在喊:“快点,快点!迟了就走不掉了。”

    另一个则骂道:“***癞子,你***叫这么大干什么?让他们听见啊。快点!”

    除了声音,还有一阵阵脚步声,而且这脚步声还是从隔壁军营里传来,朝外面大街上去了。

    特种兵和清兵面面相觑,不知道隔壁生什么事了,但不像是抢劫东西出的声音。特种兵犹豫了一下,对清兵道:“把保险打开,谁乱撞进来你就开枪,我去喊班长他们。”

    说完,也不管清兵手忙脚乱地开保险,人如一阵风似地冲进房里,一下就把他的班长给推醒了。

    班长飞快地坐了起来,问道:“生什么事了?”

    “外面很乱,不知生什么事了。”

    “啊,快把孙志荣、林振峰他们二人叫起来。”

    孙志荣、林振峰二人才睡着,被人推醒正一肚子的怒火,但看到推他们醒来的是特种兵,连忙收住脸上的愤怒,客气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外面很乱,到处乱哄哄的。”

    “是不是日本人进来了?”孙志荣大惊,连忙问道。

    “不知道。”特种兵回答道。

    很快,所有特种兵都起来了,枪都抓在了手里,眼睛都看着自己的班长。特种兵班长大手一挥,说道:“走!出去看看。”之后又说道,“孙排长,你们马上整队,等我们弄清楚情况了马上通知你们。”

    “好的,好的,我们马上整队。”孙志荣连忙答应。

    当特种兵们走出他们的军营时,现隔壁军营几乎全空了,炮台里到处都是四处乱跑的清兵和如苍蝇一般乱窜的武装民壮。

    他们抓到一个小军官后,才知道赵怀业他们早已经偷偷地跑了,其他清兵有样学样也跟着逃跑。只是因为无人指挥,跑的方向乱七八糟,加上流言,使整个守军的秩序全乱了。他们唯一知道的是不能冲进督战队的军营,不能把督战队惊醒了,否则就跑不成了。

    特种兵一听急了,一面派人通知孙志荣、林振峰,一边朝各城门奔跑,同时大喊:“不许逃跑,违令者杀!”

    但是,部队已乱,群龙无的他们哪里一下能安静下来?接近城门的清兵、民壮们一听他们的喊声反而跑得更快了,有人还拿大刀砍杀挡路者,甚至有人开了枪。

    随着这声枪响,更多的地方响起了枪声。少量本来不想逃跑的清兵也随之加入了逃跑的行列,而且这些家伙遇神杀神遇佛屠佛,完全是一副不怕死勇往直前的样子。

    遇到这种如同啸营般情况,特种兵知道仅仅凭他们这点人是无法阻止疯了的清兵逃跑的。他们只能采取占据高地警备清兵攻击的行动,同时预防北面日军闻讯赶来捡便宜。

    直到黎明时刻,逃跑的清军才逃得差不多了,城里只剩下五百多人来不及逃跑。督战队这才用子弹将这些人约束住,然后关闭了城门。

    不知是子弹的威吓取得了效果,还是这些清兵良心现,他们都老老实实地按照督战队的要求集中起来,一起回到一个面积较大的军营。他们如行尸走肉般走进乱七八糟的军营里,或坐或躺地等待着,眼睛不时从督战队士兵的身上扫过。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孙志荣、林振峰以及二个特种兵班长知道这仗是无法打下去了。他们稍微一商量,决定按照薛兴华的命令执行最不想执行的任务:将炮台里的所有存储武器装备的地方全部安上炸弹,将所有粮草物资全部浇上火油,只等日军破城的那一刻就引爆就点火,将一个废墟交给日本人。

    为了给日本人一个教训,四人还决定在北城门处的藏兵洞里全部装填炸药,等日本人进来之后再点燃。

    稍微休息了一会,他们立即忙活起来:一部分人前往炮台给要塞炮里塞炸药,一部分人则用枪口和刺刀押着那些麻木的清兵搬运弹药、布置伪装。

    因为特种兵的身份和能力都强于清兵,加上赵怀业及其手下的清兵表现太糟糕,孙志荣、林振峰内心惭愧,主动将指挥权移交给了特种兵的二个班长。

    随着劳动的继续,那些清兵的神情竟然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有一个清兵军官还主动找特种兵班长,说是他有一个办法,管叫日军死伤惨重。

    他的办法很简单,也很冷酷:不但在北城门附近的藏兵洞里埋设大量的炸药,而且还在通往北城门的街道二边民房里埋设大量炸药,等日本鬼子进城后,这里就成为了他们的葬身之地,逃无所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