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6章 【夺汉城2】

第226章 【夺汉城2】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6章

    几个高级军官都围了过来,可野津道贯看了好一会。www.book.org直到有一个军官有点不耐烦准备说话的时候,野津道贯才把纸条递给了身边的军官。

    山县有朋看着地图道:“中将阁下,你说这支土匪部队会骚扰我们哪一路部队的后路?”

    野津道贯脸上的神情明显一愣,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他觉得自己的想的太疯狂了一些。他犹豫着没有说出来。

    旁边一个高级军官插话道:“依我的估计,这支部队肯定是骚扰大岛义昌少将阁下的部队。”

    山县有朋皱了一下眉头,瓮声瓮气地问道:“理由?”显然他不喜欢这种自作聪明的部下。

    这个高级军官也听出了山.县有朋的不乐意,心里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他是因为不忿野津道贯这个残疾、担心、无能,这才冲口而出的。他心里骂了野津道贯一句,慌忙立正解释道:“是,大将阁下!我三路大军进攻平壤及周边地区,只有大岛义昌的部队离其他二路的距离比较远,深入我军后面的兴华军活动的余地大,打赢了可以继续进攻我军,打败了可以马上撤退。”

    山县有朋说道:“退下!”

    “是!”那个军官敬礼之后连退几步,.不过用很骄傲的目光扫了还在沉思的野津道贯一眼。

    山县有朋看着野津道贯道:“阁下的意见?”

    野津道贯又想了一会,说道:“这.个理由不充分。三路大军相互之间间距最多二天最少一天半的距离,对于一个二千多人的大队伍而言,无论进攻我军的哪一路,他们都将有可能被我军包围。除非他们只派出百人以下的队伍。”

    刚才退后的军官正要反驳,但想起刚才山县有朋.的不高兴,他强行忍住了。

    山县有朋的手在地图上划了划,问道:“有没有可能.他们鲁莽的冲到这里?”他的手指在“汉城”二个字那里点了点。

    几个军官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山县有朋。

    野津道贯回答道:“刚才我的第一个预感就是这.里,我担心他们不顾一切的杀向我们这里。毕竟我们这里部队人数少,又大部分是新兵。如果出其不意的话,我们又可能被他们打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原因使你.否定这个预感?”山县有朋问完,笑了笑,又道。“粮食吗?”

    “是的,大将阁下!他们二千人要运动到我们这里,若想我们不现,必须走山里穿树林。一路辛苦不说,时间至少需要十天以上。在这十天里,他们需要消耗大量粮食,肯定不可能完全靠随身携带解决。但他们又不能靠抢来应付,只要他们进村子抢粮食,他们的行动就会暴露。一旦我们得到消息严守城门,他们攻不下这座坚城的话,面临的将是我们内外夹攻和四面包围。”

    山县有朋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他们在我们背后的某个地方,我们刚才的命令就必须修改。呵呵,这也算我们的运气好。如果这条消息未一天到,我们可就被动了。我们的部队在向前面进攻,他们在我们的后面打我们的屁股,那麻烦就大了。命令!”

    说到这里,山县有朋走到一把椅子前,坐端正之后说道:“命令各军继续按原计划行动,立即派出搜索部队寻找失踪的兴华军第一团。现目标后由桂太郎中将统一指挥各军围歼该部。”

    签完字交给少尉参谋后,野津道贯说道:“我心里还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我建议汉城实施戒严,同时命令周围各县、府派出搜索部队加大巡视力度,每天汇报一次搜索情况。”

    几个军官又用嘲笑的目光看着这个被兴华军打掉一条胳膊而变得胆小如鼠的上司。开始插言的那个军官忍不住又说道:“中将阁下,我们是不是太草木皆兵了?不管怎么说我们汉城还有六千守备部队,还有坚固的城墙可利用。除非他们是傻子才可能冲过来。其实,要我说,我还希望他们过来,这样的话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砍掉兴华军的一条胳膊。”说完,目光落在野津道贯的右肩包扎处。

    野津道贯还没说什么,山县有朋怒道:“巴嘎!滚出去!”

    等那个军官昂头离开,山县有朋按照刚才野津道贯的话下了命令。

    天还没有大亮,一个情报人员焦急地跑到了山上,在王岳亭的带领下来到了田虎的面前:“报告田团长,日军今天凌晨突然宣布全城戒严。同时向城外派出了搜索部队。”

    田虎和周国辉等人一愣,一下就从地上蹦了起来,问道:“他们现我们的行踪了?”

    “不知道。”情报人员说道,“像现了又像没现。”

    几个人没有追问这句含糊的话,而是马上跑到一个可以看见山下汉城的山坡处,拿着望远镜打量着下面。

    情报人员在旁边解释道:“虽然戒严了,但城里的部队调动并不大。派出来搜索的部队都是朝鲜兵。”

    看了一会,田虎道:“他们只是怀疑。可能他们已经现我们没有退回平壤,而是失踪了。你们说怎么办?”

    徐一凡马上说道:“马上打!趁他们还没准备好,正举棋不定的时候,我们冲下去,灭了他祖母的。”

    田虎挥手道:“滚开,你***每次意见和我的一样,别在这里闹。老子怕了你行不?你这么一说,我都想下令冲锋了。”

    徐一凡笑着走开了,嘴里嘀咕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田虎转头问唐逸道:“你的意见呢?”

    “派人潜入城里,通知里面的人跟我们里应外合。这样把握大一些。”

    这时,一直在观看城里情况的王岳亭说道:“一队朝鲜兵朝我们这里的山路过来了。”

    团参谋长周国辉连忙问道:“多少人?”

    “一个连。”说着,王岳亭突然说道,“我们把他们给包了,然后我们化妆成他们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怎么样?”

    怎么样?这还需要考虑吗?当一百朝鲜士兵进入丛林里的山路后,以为周围没有危险的朝鲜兵吃惊地看到山路的两边突然伸出一层层寒光闪闪的刺刀。胆小的马上吓得晕倒在地,大胆的颤抖着问你们是谁,勇敢的准备动手反抗。但从刺刀丛林的后面飞出几把飞刀,它们或插在目标的脖子处或插在目标的胸口上,那些想反击的朝鲜兵一个个连呼喊来不及就给收拾了。

    这下,所有的朝鲜兵都跪了下来,一个个被兴华军如拎小鸡似的提到山上。很快就问清了他们的任务、路径、回城的时间、东门附近的兵力、指挥官姓名职务……。在审问的同时朝鲜士兵的衣服被脱了下来。他们的军服既不是以前朝鲜士兵的军服,也不是日本人的军服,是一种斜襟的古怪服装。可能日本人为了区别自己的队伍与朝鲜人的队伍吧。

    没有多久,一支朝鲜兵拿着长矛、大刀、鸟枪等武器懒懒散散地从丛林里走了出来,在他们后面是一些商人、砍柴的农民、挑担挎篮的小贩、……,他们一起朝东门而去。

    走在前面的是朝鲜兵百户长,也就是连长。这家伙脸上煞白,双腿不住地颤抖,如果不是后面的胡长石用匕顶着他的后腰,这家伙恐怕就已经倒下去。

    当队伍走到东门吊桥附近看到桥边一个日本士兵的目光扫过来时,这个百户长更是拉稀,屎尿横流,牙齿竟然嗑不停,身体只往下栽。

    胡长石暗骂了一声***胆小鬼,然后走到他前面弯下腰来,低声而严厉地说道:“上来,老子背你。”

    站在吊桥边的有四个士兵,比平时多了一倍,左边是二个日本兵,右边是二个朝鲜兵。看到早上出去的朝鲜兵回城,日本人把眼睛望到了天上,对这些二鬼子不屑一顾。

    二个站岗的朝鲜兵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他们向路中间走了二步,询问口令验证证件。听口令无误证件正确,就退回了原处,看到百户长的样子,关心地问道:“连长大人怎么啦?”

    一个加入兴华军的朝鲜人按照刚才胡长石偷偷告诉他的话连忙说道:“连长大人刚才在检查山里出来的小贩时,,吃了一个家伙篮子里的煎鸡蛋,结果肚子又痛又拉。……”

    他的话还没说完,二个站岗的士兵忍不住笑了,只是因为级别太低不敢放声大笑。二个日本人听不懂朝鲜话,连忙用日语问一个站岗的士兵笑什么。

    那个会说日语的朝鲜士兵添油加醋地将连长抢农民的东西吃结果吃坏肚子的事大声说了。不但那二个日本人大笑,就连门楼上的士兵也笑了起来。而且站岗的日本兵还闻到了一股明显的屎尿味。

    日本人皱着眉头,更加鄙夷地斜视着连队形都站不好的朝鲜兵,他大声而厌恶地挥手让他们快点进去。

    在他们进门洞的时候,跟随在队伍后面的小贩突然打起架来,那些人又是叫又是骂,有人抛出了蔬菜有人扔着粮食,最奢侈的扔出了鸡蛋,又二个鸡蛋还砸到了二个站岗的日本脚步。四个站岗的士兵和门楼上的士兵如看猴似地欣赏着这一幕。

    门洞里有分左右二边站立着二排值守的士兵。听了外面的吵架声,都把脑袋转了过去,伸长脖子看着外面。有几个站在后面的朝鲜兵还不住地打听着:“他们怎么啦,谁打赢?”

    胡长石将早已经站好位的手下低声喝道:“动手!”

    门洞里正看热闹的日本兵和朝鲜兵还没明白什么回事,胸口就感到一阵剧痛,很快就咽了气。只有一个家伙现了异常,大喊道:“他们不……”但后面的话很快就被掐断了,一把匕深深地插在他咽喉处,只听见一阵咕咕的冒血泡声。

    门洞里士兵将手里的原始武器一扔,从怀里掏出手枪来,兵分三路猛冲:一部分在滕青山率领下留在门洞里接应后面的队伍。一部分在叶建斌的率领下往城里冲,占据城门附近的街道。一部分则在胡长石的率领下顺着楼梯往门楼上冲。

    当他们抽出手枪的时候,门洞里那些等待出城的百姓一下惊呆了,一些人还看见了正在流血的尸体,惊恐地大叫道:“造反了!王室兵造反了!”

    门楼上一个日本士兵看见胡长石举着手枪冲上来,用日语大声喝道:“下去!”到随即明白过来,“啊——,敌袭!”

    “啪!”胡长石毫不犹豫地开了枪,那家伙猛退一步转身扑倒在地,背后露出一个碗大的血洞。

    其他茫然的士兵一下苏醒过来,纷纷把肩上的枪取下,有的装子弹有点拉枪机。但他们的反应已经太迟了,冲上来的兴华军纷纷对准日本兵开枪。

    只听见一阵“啪!啪!啪!……”枪声和一阵阵士兵临时前的惨叫。一个站在女墙边的日本兵刚拉开枪机将子弹上膛,三个子弹就射到他头上、胸部、腰间,他连叫都没叫一声,残缺的身体就从在女墙垛口处摔下下去,出噗通一声巨响。拿着大刀长矛的朝鲜二鬼子兵吓得丢下武器就跑,但在子弹的追击下,他们不是跪下投降就是成了一具具血糊糊的尸体。

    在胡长石他们冲上来的同时,田虎他们也立即将藏在柴禾、蔬菜、粮食里的步枪、重机枪取了出来,呐喊着朝门洞里面冲。

    叶建斌的特种兵已经和闻讯赶来的守军开始了对射。但仓促应战的日军和朝鲜二鬼子兵哪里是叶建斌他们的对手?实际上朝鲜二鬼子兵几乎取不到任何作用,因为他们都没有步枪,最多就是几杆鸟枪,他们才刚露面就被一轮手枪子弹给打得非死即伤。

    日本人的步枪射程很远,但在弯弯曲曲的小巷里,他们的射程优势并不能体现出来。倒是手枪可以连的优势让日军单步枪明显处于劣势。十几个日军和三十几个冲过来的朝鲜兵一下就崩溃了,被叶建斌他们开心地追击着。

    与其说是追击,不如说是驱赶,或者说是让这些溃败的家伙带路。直到一支日军大部队闻讯到来之后,叶建斌他们的步伐才放缓了,各自找合适的位置与日军对射。

    面对上千日军,只有三十几个手下的叶建斌一下紧张起来,边打边开始撤退。

    “不要急,我们来了!”徐一凡动作敏捷地滚到叶建斌身边,兴奋地嚷道,“哈哈哈哈,太过瘾了!这么多王八蛋,真够我们扫的。肖恩,机枪!把所有的人都给老子架起来!”

    肖恩也是一脸的幸福,在远处用生硬的中文大声应道:“好咧!看我的!”

    没有多久,汉城东面到处都是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间或还有炮声和一阵恐怖的子弹连射声——重机枪出“哒哒哒哒……”的声响。

    “报告大将阁下,东门遇到了不明部队的进攻!”一个参谋脸色惊慌地跑了进来,连立正的都没做标准。

    其实不用这个参谋报告,司令部里的山县有朋和野津道贯等人就已经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枪声。一个军官正要这个参谋再派人前去弄清楚是什么人打进来了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炮弹爆炸声和重机枪的声音。

    山县有朋、野津道贯不约而同地看着对方。山县有朋问道:“是他们?”额头上流出了汗珠。

    野津道贯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点了点头,脸色变得一片铁青。

    山县有朋马上吼道:“佐藤护卫联队出击,一定要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忐忑不安的军官们一下如受惊的兔子般快跑动起来。

    山县有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很不满地朝野津道贯问道:“他们怎么到了这里?”

    野津道贯依然没有说话,两只眼睛变得血红。唯一的左胳膊强行按着腰间的指挥刀刀柄。

    山县有朋再次问道:“你认为我们能守住这里吗?”语气显然低了很多。

    这时,野津道贯总算开口了,他先双脚一嗑,立正后大声道:“大将阁下,请允许职部率敢死队与兴华军决一死战!”

    山县有朋朝桌子上猛地一拍,怒喝道:“野津君,回答本大将问你的话!”

    野津道贯大声回答道:“大将阁下,不能守住!职部唯有死战以报天皇!”

    几个军官一惊,不可置信地看着野津道贯,目光里全是不信:兴华军能有多少人,我们这里有六千士兵还不能守住?

    果然,山县有朋说道:“我们有六千大日本勇士!”

    野津道贯立即回应:“一半以上都是未经训练的新兵!如果派上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增添敌手的功绩。”

    山县有朋底气不足:“我们有三千朝鲜兵!”

    野津道贯冷哼一声:“土鸡瓦狗!不冲散我们的队伍就算不错。”

    山县有朋如落水者,什么都要抓:“我们有地形可用!”说到这里,他心里后悔自己太托大了,没有想到在汉城城里修建防御工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