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28章 【夺汉城4】

第228章 【夺汉城4】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28章

    在手榴弹和重机枪的打击下,气焰嚣张的日军第一大队一下就懵了,抛下成堆成堆的尸体后,也万般无奈地停止了冲锋,自动地寻找隐蔽位置开始有一枪无一枪地与兴华军对射。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日军单步枪的一颗子弹往往换来兴华军几颗甚至十几颗子弹的报复。有时他们寻找的临时掩体还被兴华军的重机枪子弹给掏空,躲在后面也被子弹打成碎肉。

    唐逸虽然不是整个战场的指挥官,但他从眼前的战局就判断出汉城里面的日军并不多,离日军第一军指挥部只有几条街的距离,日军才派出这么多部队,说明日军已经黔驴技穷。所以他并不急,也没有严令手下拼死前进,而是稳打稳扎:先用重机枪压制让日军抬不起头来,再用手榴弹掩护,腾起的烟雾是日军看不清兴华军的动作,然后才是兴华军跳跃着前进。士兵前进的时候,在他们的后面还有神枪手掩护,一旦有不怕死的日军露头,子弹会在第一时间里招呼过去。确保冲锋战士的安全。

    慢慢地,日军的士气跌落了,一些士兵开始逃跑,有的士兵开始投降,他们临时据守的阵地也一块一块地被蚕食。

    唐逸和他手下的军官拿着望远镜高兴地注视着战局的转变。韩玉国笑道:“唐营长,这个大队的日军恐怕就这么交代在这里了,这可是日军的精锐。真要吃了他们,那个山县有朋还不大哭鼻子?”特种兵已经被打散分到各战斗部队,用于向指挥员提高情报和带路。

    唐逸笑道:“你也太小看山县有朋了,就这点人马他会哭鼻子?他手里的人命还多着呢,有我们吃的。呵呵……。……,咦,怎么回事,后面的日军撤退了!”

    韩玉国连忙将望远镜重新.举起来,一边说道:“不会吧,我们这才吃了他们多少,会不会是有什么诡计?”

    诡计倒没有,只是他们接到了野.津道贯的命令:马上撤退掩护第一军总司令部退出汉城。

    唐逸不解地看着日军成建制.的撤退,稍微犹豫了一下:他们这么退,谁来护卫他们的总司令部,难道他们不要总司令部了?不会就这么认输了吧?

    韩玉国也不解,说道:“不会啊,据我们的情报,面前的.日军绝对是日军精锐中的精锐,怎么可能就退呢,这才损失了多少。

    唐逸说道:“有可能是进展度快的徐一凡他们把.日军打怕了。把他们的信心打没了,……”想到这里,唐逸当机立断地喊道,“传令兵!“

    “到!”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精神抖擞地跑到唐逸身边。

    唐逸毫不犹豫地命令道:“命令预备队压上去!”

    “是!”传令兵迅转身离开。

    没有几分钟,枪声突然从还在抵抗的日军二边.响起,很快街道的二边冲出来无数的兴华军士兵,将还在抵抗的日军包了饺子。未等战场上的枪声停歇,这些唐逸用来包抄日军的预备队就丢下面前的少量敌人朝撤退的日军追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唐逸恨恨地盯了特种兵韩玉国一眼,说道:“就是你,让我打得太保守了!”摆好架势,捏紧拳头,用力出击后才现面前看似结实的敌手只是一团棉絮,着实让人郁闷。实际上,唐逸他们这一打在棉絮上的拳头吃掉了日军一百多士兵,让日军这个大队元气大伤,但这还是不让唐逸满足。

    韩玉国不好意思地说道:“谁会想到日军精锐部队会这么不堪,他娘的比兔子还跑得快!”

    唐逸笑了一下,自我安慰道:“不过,我们也赚了,至少伤亡很小。让他们跑吧,老子就不信他们能跑到天上去,他们就是上天入地,也要砍下他们二条腿来。”

    这里的日军让唐逸他们拳头落空,到西门另一路包抄的日军第二大队却让韩立意想不到。韩立接到报告说日军一个大队从西面大街朝向明阁疾进,他还怀疑手下的人谎报军情:“不可能!他们跑到那里去干什么?怕撑不死我们?”向明阁早已经成了兴华军的后方,这股日军冲到那里能得到什么?除了被吃掉就是再回头逃跑。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一个手下军官提醒道:“是不是日军狮子口大开,要把我们包围起来?”

    “呵呵,是吗?把我们包围起来,真亏你想得到。”韩立大笑。即使他接到了唐逸、徐一凡那边的敌情通报,看了地图上的敌我态势图,也觉得日军把打仗当儿戏:一个联队一分为三,想来一个全面包围实在没谱。

    韩立针对日军的新情况,立即重新调整部队:一部分立即放弃面前之敌立即奔赴向明阁,坚决守住向明阁,为其他部队包抄这股冒进的敌人创造条件。一部分横穿过去,兜敌人的屁股,配合前一部分部队对敌包围。一部分留在原地继续向日军第一军总司令部前进。

    韩立亲自率领兜敌人后路的兴华军朝日军第二大队所在的方位横插。因为推进度过快,当他们达到日军通过的那条大街时,日军的部队才过去二个中队,还有一个中队没有过来。未等处在队伍中间的韩立下令,杀得性起的兴华军就一阵弹雨扫过去,加上一阵阵手榴弹,毫不费力地将日军斩成二段,日军和兴华军二支队伍形成了一个相互交叉的“十”字。

    韩立还没来得及骂人就现了一个令他张大嘴巴的情况,被拦腰斩断的日军竟然又做出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动作:前面的日军不理后面的战斗继续朝向明阁猛进,只有被拦截的日军不顾一切猛攻前面的兴华军。日军的表现象极了一条被砍断的百足虫。

    韩立看着战场,问道:“难道前面有黄金捡?这么急着赶过去?”

    既然日军敢玩壮士断腕的把戏,韩立也就不客气,他没有下令士兵追击而是倾其全力吃掉被截下来的这一个中队。

    战斗几乎没有悬念,半个钟头的时间,这一百多日军就全部被歼,其中玉碎的就有七十多名。留下十几个兴华军士兵押送俘虏、收集武器后,其余士兵朝向明阁杀去。

    完成穿插任务的日军指挥官很是得意,看到另一大队的日军久久不来,就大骂了同事一通,然后朝向明阁猛攻。日军士兵受长官的鼓舞,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以为这么快地穿插到向明阁一定会受到上司奖励,战斗的信心非常足,一个个舍身忘死地迎着子弹跑。

    这就导致生在向明阁外面的战斗异常激烈。匆忙赶到的兴华军防线几处地方被日军占领。如果不是兴华军久经战场,而且周围的形势对兴华军极其有利,恐怕日军的行动就会得逞——占领向明阁。虽然日军现在占领向明阁没有一点军事上的意义,政治上的意义也为零。

    韩立的部队赶到后,日军傻眼了。四面八方二十几挺重机枪居高临下的扫射,几下就把猬集的日军全部玉碎,指挥官的躯体都被金属弹头拆成了一个个血污污的零件。

    散乱未死的日军只坚持了等等的十几分钟就或死或降了:这仗实在不能打下去,自己好不容易射一颗子弹,对方就射来几十上百颗子弹。

    ……

    战场的情况以很快的度汇聚到了田虎手里,指挥部设在东门城楼上,他和周国辉举着望远镜朝枪声最激烈的地方看去。

    “报告田团长,日军第一大队已经撤退。第二大队还在朝向明阁开进。唐营长他们正在追击第一大队,韩营长准备放日军第二大队进来后再全部包抄。”

    田虎笑了笑,放下望远镜,对跃跃欲试的炮兵工兵营营长黄崂山道:“该我们去收场了。集合,出!”

    队伍早就集合完毕,田虎他们一下楼,队伍如利箭朝朝鲜王宫插去。

    越接近王宫,朝鲜二鬼子兵的阻挡越激烈。开始的时候,那些二鬼子兵都是随便放几鸟枪就跑,但靠近王宫时,从街道二边的房屋里射出无数的弓箭、铁砂还有子弹。有的朝鲜兵还突然从小巷里呐喊着杀出,试图冲进疾进的兴华军队伍里。

    但这些朝奸兵很快就绝望了,兴华军的手榴弹、手枪、连步枪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刚从小巷里冲出来,他们就丢下一堆尸体和伤员就逃跑了。

    田虎他们并没有追赶,只是用子弹收割那些逃跑得慢的朝奸士兵。他们走后的一路上留下一地的尸体和伤者,那些未死的家伙趴在血泊中一声声的惨嚎着。

    突然,王宫大门前传来一声日语的喊声:“敌人来了——!”接着是一阵阵枪栓的拉动声。不用人命令,兴华军都立即找地形掩护,没有找到合适地形的士兵则就地趴下,枪牢牢地锁定前面的方向。

    趴在大树后的田虎明白日军比他们先动手,已经进入王宫里去了。他立即命令黄崂山带一部分人往左边夺取另一座宫门。然后令一个熟悉日语的士兵对着王宫喊话:“王宫里面的人请听着,我们是兴华军,前来解救朝鲜王室的。小日本请听着,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除了投降别无出路,扔下枪投降吧!”

    喊完日语,另一个朝鲜招收的士兵又喊了起来:“里面的朝鲜护卫士兵们,你们听着。现在是你们洗刷投降日本人罪孽的时候,只有反击日本人,将里面的王室人员救出来,你们才能免于一死。动手吧,跟日本鬼子拼了,就是死也能让你们的家庭出掉耻辱,让你们的家人在其他人面前抬起头来!”

    喊完话,王宫里面并没有特别的动静,只是听到日本人在叫囔着“快点!”,“不许动”之类。

    田虎正要指挥部队用重机枪、手榴弹做掩护冲杀进去,一个士兵跑到田虎身边报告道:“报告团长,我们找到了这里的电报室,抓到了电报人员。”

    田虎无所谓地哦了一声,但很快就问道:“占领了电报室?……,马上给平壤的师长报,就说我们已经进入汉城,我们正在与日军激战。现朝鲜王宫已经被我们包围,争取解救朝鲜王室人员。快去!”

    “是!”士兵立即立即转身就跑。

    王宫里一颗子弹嗖地射出来,打在这个士兵身边的墙壁上,溅起的石屑吓得这个士兵连忙扑到在街道上。

    旁边的重机枪手一看,对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就是一梭子弹:“哒哒哒!”

    宫墙一下被崩出了好几块石头,里面传出一声惨叫。不知道是被子弹射中了还是被崩起的石头弹中了,但从声音听出来那家伙并没有死,叫得中气十足的。

    扑下的士兵立即爬起来,迅地跑了。

    薛兴华这几天一直牵挂着田虎这支奇兵,虽然他知道田虎他们没有危险,有胡长石的特种兵在那里,肯定不会出现被日军埋伏、偷袭的情况。如果面对面的碰撞,田虎的部队至少可以挡住日军四五千人的部队而不败。在汉城周围没有这么强大的部队,唯一强大的力量都在汉城。

    他正在平壤和马奎围着军事地图,应付新的朔宁支队。在田虎的第一团和胡长石的特种部队插入敌后之后,大岛义昌率领这支部队几乎没有了阻挡,不久就接近了平壤的东面郊外。只不过这支部队还是在试探,无数的陷阱设在他们前面,这些家伙就是不冒险,继续一步一个脚印地接近。

    “报告!田团长来电!”通信参谋徐建业满脸喜色地跑了进来,人还没有站稳就大声喊道。

    指挥室里所有的都乐了,眼睛一齐看着徐建业:能够打电报过来说明什么?说明田虎的第一团已经进了平壤!

    薛兴华一边笑着说:“这家伙总算成功了!”一边接过徐建业手里的电报纸。

    稍微看了一眼,就将电报交给了马奎,脸上呈现一层沉思的神色。过了一会,他挥手让其他人离开,周围只剩下副官吴铭、第二团团长兼平壤保安司令马奎、通信参谋徐建业,说道:“密令:严密追查日本和朝奸诛灭朝鲜王室、毁灭朝鲜王宫的罪证。”

    负责记录命令的吴铭、负责通信的通信参谋徐建业还没在奇怪这道命令:刚才田虎的电报没有说朝鲜王室被诛杀干净、王宫被毁啊。

    旁边的马奎却嘘了一口气,很佩服而欣喜地看了薛兴华一眼。

    田虎的部队以牺牲十多名士兵的代价已经从宫墙缺口攻入进去,缺口是火炮轰塌了一段石头墙形成的。一队朝鲜王宫卫士在兴华军凶猛的进攻面前明智地选择了投降。他们在兴华军的驱使下作为进攻的前锋部队在与日本人对射。

    田虎挥着手枪冲正要冲进王宫,这时传令兵送来了薛兴华的密令。按照级别这种密令只有他、胡长石、周国辉能看。

    田虎一眼就读完了电报上的每个字,然后狐疑地将电报纸交给胡长石。等电报纸传到周国辉手里后,田虎说道:“师长有没有搞错?我们还在外面打,他怎么这么命令?他没有命令我们迅占领汉城,却关心这些破事。”

    周国辉认同地说道:“是啊,这实在不合常理。”

    田虎看着胡长石,问道:“你怎么看这命令?”

    胡长石看着枪声激烈的王宫方向,却问起了另一个问题:“师长会不会要在这里扎下来?”

    田虎想都不想就说道:“废话!如果不扎下来,我们辛辛苦苦跑这么远干什么。你……你什么意思?”

    周国辉也似乎悟到了什么,说道:“一山不容二虎……”

    田虎笑了,说道:“明白了!”他高兴地抓起头上的帽子在脸上抹了一下,布满灰尘的脸上留下几道黑印,大声喊道:“传令兵,马上命令黄崂山黄团长过来!”

    黄崂山离田虎并不远,田虎给传令兵的命令他也听到了。不过,他没有急于跑过去,而是命令手下立即架设火炮对准王宫。他明白在战场上田虎招他过去,绝对是要动用一直没有动用的火炮了。

    果然,黄崂山遵命跟在传令兵身后跑到田虎身边的时候,田虎只说了二个字:“轰平!”

    黄崂山转身也只吼了二个字:“开炮!”

    黄崂山的话音刚落,大地一阵颤抖,六75毫米口径的炮弹嗖嗖飞进了王宫,爆炸声还没有传过来,大地又是一阵颤抖。

    一栋高出王宫围墙的漂亮建筑突然消失,涌起的是一大团团黑色的灰尘,一阵阵木头、瓦片跌落的声音传来,里面夹杂着不少惨叫。

    很快又有一轮炮火砸过去,又是一栋漂亮的房屋从兴华军士兵眼前消失。

    接着,更多的火炮投入了射击,结实的宫墙如豆腐般射成了筛子,很多地段是一段一段地倒塌。缺口处不但露出一具具尸体,也露出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有日本人的也有朝鲜人的,还有女人……

    缺口打开后,兴华军反而没有如之前那么冲进去,而是架起一挺挺重机枪朝里面倾泻着子弹。只要出现一个能动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还是其他,无数的子弹就扫了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