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夺清 > 第230章 【向兴华军宣战】

第230章 【向兴华军宣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23o章

    就是傻子也知道,兴华军即使最有本事,也无法挡住日本倾其全力的一击。本书来自⒗kВООк.оЯg即使他们最后能逃出来,也再也没有什么力气来与法军作战。可以说,这次法军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只需放手进剿就是。而且法国人知道,现在英国在清日战争中名义上保持中立,实际上,他们还是从心里到实际行动上都偏向日本一方,因为他们觉得大清国太强大了,广袤的土地、无穷的人口、无数的资源都是小小日本无法期盼的。虽然现在清政府怯弱无能,但他们一旦苏醒,就会像狮子吃兔子一般把日本给吃掉,甚至把西方列强从亚洲扫出去,更有可能伸手到欧洲。

    他们当然希望日本这次能极大地削弱大清国的实力,能够让大清国从此一蹶不振,以便英国更好地掌握亚洲局势,更好地在清日之间谋求更多的利益。

    现在打击兴华军不会过多地触犯英国利益。金三角留下的部队都不是兴华军的精锐,法军胜利的可能性至少在九成以上。

    于是,法国殖民军开始了积极备战,军队开始朝金三角地区集结。

    在安南的法国殖民军是如此想的,在婆罗洲的荷兰殖民军也是这么想的,因为都是聪明人,都知道现在的时机千载难逢。此时不把兴华军干掉,今后就更难干掉他们了。6军精锐已经到了朝鲜,薛兴华那个怪物不在这里,军舰全部离开,正是三市最虚弱的时候。

    于是,荷兰殖民军开始了积.极备战,军队开始在坤甸集结准备进攻三市。

    就是英国人也没有闲着,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得到伦敦号货轮是被兴华军海军夺走的证据,但有一个消息却刺激了他们的神经,迫使他们的思路朝伦敦号被兴华军掠走的方向转变:西班牙的裴恒亲王号军舰失踪后,有日本间谍冒着生命危险偷出了军营里西班牙海军军官的一件物品。证明了西班牙海军俘虏被兴华军关押在三市。

    虽然这个马脸间谍被张越的.反间组织所现,最终被砍下了头颅,但兴华军击沉西班牙裴恒亲王号的事实却无可争辩。

    只是现在英军眼光看得很远,他们还在沙俄、日本、.大清国、兴华军之间思考,还在权衡各个集团之间的力量和怎么才能对他们英国最好,所以一时之间还没有决定对兴华军采取什么措施,心里对兴华军矛盾重重:兴华军的存在可以抑制法军扩大南亚殖民地的企图,从而有利于英国。可兴华军在朝鲜的崛起,又削弱了日本人对清国的打击,增加英国今后向大清国要价的本钱。大清国、日本、兴华军在朝鲜的搏杀又可能刺激北方的沙俄……。

    西班牙人则没有再客气,在确认他们的裴恒号亲.王是兴华军击沉的之后,跟着日本宣战之后宣布将打击兴华军势力,并在第一时间内没收兴华军寄放在菲律宾北部小岛上所有军火物资。

    一时间阴云朝兴华军四下涌来,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薛兴华实在想.不到一个简单的宣战能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在各国所有的反应中,最让他难受的是西班牙人的反应,因为在菲律宾北部小岛上,那里还有价值十几万两银子价值的子弹、枪械没有来得及运走,还有成堆的煤炭和新起的仓库被西班牙人白白地占有。

    至于金三角和三市,薛兴华没有过多的担心。只要不是这些进攻者派出上万的人马,想轻易攻下这二个地方是不可能的。

    不说金三角修建了那么多防御工事,就是放弃这些工事,只利用那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法国鬼子就占不了多少便宜。就是前世的时候,现代军队有飞机、导弹、坦克也难以消灭丛林中的贩毒武装,更别说现在兴华军的武器装备比法军的只好不差。他相信以前自己的亲兵赵冬至能够渡过这一关。

    三市的防御工事比金三角的工事还修建得牢固,特别是针对那条接近三市的厄拉珐河,不但在入海口附近建设了多处明的、暗的要塞炮阵地,还在河流里布置了多个水雷阵。军舰想从厄拉珐河打入三市不是不可能,但得有损失十几条军舰的准备。十几条军舰的损失绝对是每个国家损失不起的。除了英国人不在乎损失三四条军舰外,荷兰、西班牙现在连一条军舰都损失不起。他们的海军力量本来就薄弱,现在的几条军舰比起英国人的军舰,只配提鞋子,如果还损失几条巡洋舰,等于就是将制海权拱手交人。

    如果仅仅从6地进攻,那就拿命来趟子弹吧,就看兴华军的子弹多还是荷兰、西班牙的士兵多。作为防守方,兴华军不但有牢固的防线,坚固的工事,还有入侵者所没有的重机枪、大型火炮、手榴弹……

    除了这些,防守者还有已经成长起来的善于利用地形地势的制造陷阱的游击队,自从华龙会的游击队交给兴华军之后,甘飞山他们完全按照兴华军的要求训练游击队员们,将老弱病残全部剔除,手下全是精干部队。虽然暂时还不足以和入侵者打阵地战,但熟悉地形、弹药充足的他们完全可以拖累、拖垮进攻者,打乱进攻者的步伐,让入侵者还没有进攻就遭到难以忍受的损失。

    无论是金三角还是三市,薛兴华都充分相信那里坚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问题,最终的结果不是入侵者自动撤退就是被无情地歼灭。

    就在法军、荷兰军、西班牙军蠢蠢欲动,准备联合剿杀金三角、三市的兴华军时,日军派遣了数万新兵从成欢等地登6,剥夺了大将军衔的山县有朋戴罪立功,依然充当这支部队的总指挥官。第一军总司令部的许多军官纷纷切腹报效天皇,有的是上面命令有的是失败后羞辱切腹。

    围堵平壤的三路大军留下大岛义昌的大部分部队断后,其他二路大军和部分大岛义昌的部队急撤退,参与对汉城的围攻。

    大岛义昌的部队不断担负断后的任务,而且还有阻拦平壤的兴华军主动出击为汉城兴华军解围的任务。自感任务重大的大岛义昌不敢托大,无奈之下放弃了一部分部队交给桂太郎中将,但他从桂太郎中将手里要了不少武器装备,其中就有从清军军火库里搜罗来的少数几挺马克沁重机枪——清军称之为“赛电枪”——和加特林多管机枪。

    因为到处都受到敌人的入侵,薛兴华只好命令在汉城偷偷装载了战利品的轮船趁夜色出海,将货物运往广州。然后用密语电报让王炽派人出海引导该货轮靠岸,将船上的金银、贵重药材、珍宝等物转换成银票存放在他的钱庄中。当然,电报我信息都转过好几道手续,免得被有心人瞄上。

    “报告,沙俄特使求见。”一个护兵进来报告道。

    薛兴华嘀咕道:“他来干什么?”

    想了想,他对护兵道:“带他到会客室,我等下就过去。”

    当薛兴华走进会客室的时候,一个大胡子笨汉就迎了上来,先给了薛兴华一个熊抱,然后很热情地用中文说道:“祝贺你们兴华军,本人和本国政府实在没有想到阁下的战斗力如此之强。”

    薛兴华一身的事,不想跟他打太极,直接了当地问道:“贵使为何而来?”

    俄使说道:“本使想咨询一下,贵军抓到朝鲜王室人员之后如何处理?”

    “我军没有解救朝鲜王室的能力,也没有解救朝鲜王室的计划。不知贵国政府为何咨询这事?”薛兴华很平静地说道。

    “据本使所知,朝鲜王室人员被贵军第二团在汉城所俘获。”俄使盯着薛兴华道。

    “据本人所知,没有!汉城已经被日军毁坏,几乎没有多少活着的朝鲜人存在,我们更没现什么朝鲜王室人员和我们联系。另外,光复汉城的我军无能力去寻找贵使所说的什么朝鲜王室人员,而是在加紧备战,以迎接日军的三面夹击。”薛兴华问道,“贵使就是咨询这事而来?”

    “不是,不仅仅是这个。”俄使连忙摇头,说道,“本使想了解阁下有没有在朝鲜自立为王的打算。如果有,本使可以向本国政府积极游说,尽本使最大的努力帮助阁下和贵军摆脱目前三面受夹击的困境。”

    薛兴华道:“如果相反呢?”

    俄使说道:“那本使无能为力,只能坐看阁下和贵军悲惨地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据本使所知,现在阁下的几个基地都处在暴风雨之前。”

    “哦。你的消息还很灵通嘛。”薛兴华问道,“如果不介意,你能说说你们的帮助吗?是采取何种方式,力度为多大?贵使能自信地认为贵国政府能劝住法国、荷兰、西班牙进攻我们?”

    “能不能阻止法国、荷兰、西班牙进攻阁下的基地,本使暂时不能保证。但本使我们保证平壤这里和汉城的贵军安全。本使可以劝说本国政府派出军队帮助贵军防守。与贵军共同抗击日军。”俄使说道,虽然他的话里刻意撇清这事不是沙俄政府所为,但薛兴华和俄使本人都知道这事只能是政府所为。

    薛兴华冷笑了一下,说道:“贵国政府的手伸得很长,你们不仅仅是想帮助我们抵住日本人吧。我告诉你,如果说朝鲜不容日本人染指,那么你们沙俄更没有理由来插手朝鲜的事。朝鲜是中国人的朝鲜,不容任何人来图谋。”

    俄使笑道:“就凭大清国和贵军来保护他们?呵呵,大清国的战力已经有目共睹,小日本还没有使尽全力,李大人的部队就已经土崩瓦解了。贵军的战斗力是不错,但人数有限,没有后勤补给,本使毫不怀疑你们能坚持一段时间,但在日本向贵军宣战的条件下,贵军能坚持多久,实在值得怀疑。本使可以给阁下一个更好的建议,朝鲜交给我们,我们帮贵军在大清国占领一块远比朝鲜面积大得多的领土。怎么样?”

    薛兴华道:“本人和兴华军不希望贵使和贵国政府操心。只要是中国国土,无论是朝鲜还是辽东都不容任何国家染指,谁有这种非份之想并付之于实践,那就是我们兴华军的敌人。我们兴华军将与之拼杀到底。”

    俄使不相信地看着薛兴华,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大清国似乎并没有认可你们。”见薛兴华并不准备回答,就讪讪道,“那我们拭目以待,如果你们兴华军坚持不下,可以随时找本使。再见!”

    等俄使走后,薛兴华让人将俄使的意思整理成文,将它通过电报给了远在缅甸的英国人霍伯特。薛兴华相信英国人会有所反应,因为他们非常不愿意看到沙俄插手亚洲事务,当然不想沙俄占领朝鲜。为了阻止兴华军有可能投向沙俄怀抱,想必英国人会对兴华军有所表示。

    忙完这些额外出现的事,薛兴华再回到了作战室,与马奎一起商定进攻大岛义昌的部队。二人的意见惊人的相似、大胆:以小股部队拖住并吸引大岛义昌的部队,大部队直抵汉城城下。平壤城、朴家湾则交给关应雄的海军6战队和林启龙的海军来保护,其保护的重点自然是朴家湾。另外新招收的本地朝鲜人、转化过来的清军全部上平壤城城墙。

    日军少将大岛义昌虽然手下人数众多,但肩负断后任务的他并不感到轻松。相反,他感到很紧张,因为他现在已经领教了兴华军的厉害。不但是兴华军火力乎他的想象,更让他难受的是兴华军的神出鬼没:巴嘎!一个团竟然敢在四面都是敌人的情况长驱直入杀上汉城,做出这个决策的兴华军领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可……,可偏偏让他们成功了!

    大岛义昌的骨干部队还是他原来指挥的混成第九旅团,新加入的部队人数虽多,但都是国内新征召上来,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菜鸟。其整体战斗力增加有限,局部战斗力甚至还有减弱的趋势。

    接受任务后,大岛义昌出的第一个命令全军收缩向通往汉城马路的几个要点集结,以守住几个要点为目标,防止兴华军大部队前去救援。

    至于兴华军小股人马,他们愿意去就去吧。不能因为堵截少量的兴华军而让大批的日军损失。而且大岛义昌严令自己的部下加快防御工事的修建,尽量不要主动进攻兴华军,遇到兴华军挑衅时,在确保能战胜对方且己方损失不大的情况才能做有限的出击。

    面对日军的主动示弱和龟缩不出,兴华军对此也没有多少好的办法。第二团团长马奎只好命令几个部下自行设法消灭敌人。

    牛长生是马奎手下的一个营长,与马奎一样也是一个稳重或者说阴沉的家伙。他带着自己的几个手下亲自到日军占领的一个叫牛栏的小镇进行了侦查,现这里的日军挖掘了好几层壕沟,里面甚至摆了三挺从清军手里缴获的机枪。

    看到里面来回走动的日军素质不高,兴华军要消灭他们不是很难,但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牛长生决定在镇子外面,靠近日军不远的地方也摆上一个阵地,与日军针锋相对。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忍得住不出来,如果不出来兴华军就时不时地轰上几炮,让镇子里面的日军给郁闷死。

    一个手下笑道:“日军占了我们牛营长的家,这下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了。呵呵。”

    牛长生当然姓牛,而小镇又叫牛栏,岂不是他的家吗?

    当天夜里,兴华军忙碌了一整夜。第二天镇里的日军大吃一惊,镇子北面的田野完全变了样,一条条壕沟依托远处一座小山展开、延伸,无数的枪口从壕沟里伸出来。镇子外围都在对方的步枪射程内。

    看到情况的日军慌忙不迭地跑到其长官那里,惊慌失措地将看到的情况向长官做汇报。长官先甩了这家伙几个耳光,说他谎报军情动摇军心。但当其他士兵6续来汇报同样的情况后,这个军官急了,一边朝急匆匆地走向镇子北面一边派人向大岛义昌报告。

    这个长官没有走出镇子就完全相信了手下士兵的报告,因为他听到了外面传来的枪声和镇子口外自己士兵的惨叫。

    此时牛长生就领着士兵摆上了三挺机枪,呈品字形开火了。几个偷偷观望的日军只注意前面壕沟的兴华军,不想在后面的壕沟机枪突然开火,来不及反应就这么被金属弹雨撕成了碎片。唯一一个幸运的士兵只中了一颗子弹,未死将死的他惊恐地大叫着。

    日军指挥官旁边的一个少佐红着眼睛立正向他的长官说道:“长官,我们必须出击,必须把兴华军的气焰打下去,否则,我们的士气会崩溃。”

    日军指挥官看着众军官气愤填膺而街道上士兵苍白的脸,他看着这个少佐道:“你出击能保证胜利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