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血狼魔途 >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五章 拜师天阳宗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五章 拜师天阳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狼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回到旅馆,趁着没有人注意一个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倒下便昏睡过去。等他醒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了。

    检查了下身上的伤势,发现只是有一些酸痛而已,原本很重的伤势竟然消失不见了,回想起那黑影自爆的时候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护住自己。心中暗想:“难道我转运了,上天开始庇佑我了,不过之前还出现过让自己成就金丹的那股能量好熟悉,好像是火灵的能量。我就说呢,老天对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开眼呢,那个小气鬼怎么会让我好过。”

    想到这里,一阵昏沉的感觉从脑海深处传来,莫名的一些画面在脑海中闪过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孩童去一个古时的饭店偷剩菜吃,发现后被小二毒打。此时,夜狼竟然有一种自己去替那个孩子受打的感觉。就在夜狼出现这个想法的时候,那个十几岁的少年真的那么做了,用自己的身体去替那个孩子受打,全部的棍棒都打在少年身上,那个孩子只有不停的哭,少年却没有丝毫屈服的念头。

    话面一转,变成了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人对着那个小孩说愿不愿意当他徒弟,小孩有些天真的问到,“那有没有吃的,我们还会不会挨饿?”

    当听到中年人肯定的答复后,小孩高兴地跳起来,说愿意。旁边一个更大一点的那个少年很开心,同时也有一丝的悲伤,因为从那个中年人的眼神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对自己的不屑。夜狼此时发现自己居然知道那个少年的心情,就像那些都是在自己回忆一样。

    此时当小孩知道那个中年人并不想收少年为徒时,也决定不当中年人的弟子了,少年虽然心中好感动,但是却劝小孩不要这样做,因为在他心中,这惟一的亲人比自己重要的多。后来那个中年人还是决定让少年跟着,并说是因为他年纪太大才不收他的。后来少年才知道是自己资质太差了才不被看好的,但他却没在小孩面前提过这件事,他不想让小孩心中对师傅有怨恨。

    之后的画面多是一些小孩快乐地长大,成为门中最有前途的弟子,而少年却一直不闻于人,只是一个普通弟子而已。

    夜狼就像看电影一般过了这些画面,脑海中又出现了不少信息,此时他已经知道这些画面是那个死在他手上的那个黑影的记忆,而那个小孩则是他的弟弟。

    同时他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特殊的人存在,他们就是传说中的修行的人,而自己杀的这个人也是其中的一员。

    在这个名叫紫极的黑影的记忆里,他还知道在修行界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凭定修为,就是修真的十大境界:筑基.开光.旋照.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度劫.大成。

    而自己的情况则比较特殊,是以武入道的形式,现在自己的修为应该在金丹初期左右,但因为是武道修行在真元上比得上金丹中期的修真者。

    不过由于自己没有一点运用的法决,就算对上金丹初期的修行者也是不易取胜的,不过现在有一部名叫极阳决有功法,凭这是因为紫极的弟弟才有机会学到这一点来看应该是比较好的功法吧,夜狼这样想道。

    若有人知道夜狼这样评价极阳决的话一定会气的说不出话来,在修真界,这套紫极天阳决中最好的功法之一绝对是顶级的功法。

    正在夜狼考虑是不是要修练这套功法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被打断的夜狼很不爽地走到门口开门。

    门开,一个穿着工作服长相纯美的少女出现在夜狼的眼前,好像有些吃惊似的看着夜狼,看到夜狼一脸不爽的样子,忙开口道:“先生,我是这里的服务员,你已经有五天没有出去了,也没有到用餐,经理让我来问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被打扰的夜狼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像有什么事吗?不就是几天没去吃饭吗,现在我就要吃饭了,你去给我弄一些好一点的过来,我要在这里吃。”

    那少女看夜狼态度这么恶劣不禁有些恼火,心中暗叹,“长的倒是人模人样的,想不到说话那么粗俗。”也没有问夜狼要吃什么,转身走了。

    现在的夜狼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变了,自从上次在那个阵中悟道结丹后,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天地间的万物感到厌恶了,好像变的有了很多淡薄的心情。要是以前,自己决不会和那个少女多说一句,大概就会说句“没事”就回房吧。

    其实现在的夜狼正处在不定性的时期,以后他可能会变的很淡漠,也可能会变的很名利,现在是没有办法说清的。

    回到房间,正要继续思考是不是应该去学这个极阳决(他没有丝毫意识到刚刚那个少女说自己已经有五天没出去了,也就是说,从他醒来时又过了一天,这一天是在思考中度过的),却看到一个穿着古代长袍的中年人站在自己的床前,正一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若是以前,夜狼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给那个中年人一拳,但是吸收了紫极的记忆的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以轻松杀死自己的人,而这种人一般就是作这种打扮的。

    看到那中年人并没有对自己有什么出手的迹象,还一付令人发寒的笑容,马上就被夜狼认定对自己没有恶意的人。马上摆出一副恭敬的样子,“这位前辈,不知道找小子有什么事啊?若是有什么需要小子效劳的,请尽管分付。”

    “不错,不错,处变不惊,分的清时务,是一个好苗子,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啊?小子。”看到夜狼这样的反应,破心很是满意,本来在他看来夜狼肯定会动手的,任一人身边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都不会有好的心情,而像常在生死边缘行走的人更是会马上下手。

    现在夜狼没有动手,正可以看出他要不对自己十分自信,要不就看出事不可为,无论是哪种都说明了夜狼比一般的人心理素质要好很多,这也说明日后修行境界的提升也会比常人快很多。

    夜狼听到来的中年人目的是想要收自己为弟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从紫极的记忆里他知道一般修真者只有碰到天赋极好的人或是急着找传承之人才会主动去收弟子。正在夜狼考虑那个中年人是因为哪一种情况收自己的时候,那个中年人已经开始诱惑他了。

    “你也许不知道我是谁?也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现在我告诉你一件你们凡人不可能知道的事情”

    夜狼想问题时被打断了,心情不爽地道:“是不是想说你是一个叫做修真界的地方,是不是想说你就是我们古代传说中的神仙一类的人物?”

    破心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夜狼,心想:“难道有人在我前面找到了他,不会啊,那个预言只有我们历代宗主才会知道的啊,而宗主卸任后是不会管这件事的啊。”定了定神,向夜狼问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要知道凡人若是知道了这些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加入我们,要么死!”

    “利诱不成改威逼了”夜狼心中暗想,脸是却装着一副不屑的表情对中年人道:“大叔,你吓唬谁啊,那小说里面都写太多了,只要看修真小说的人都知道你们的事,你要不要把他们都杀了啊,那可有些麻烦了,那可是上亿的人啊,你杀的完吗?”

    虽然被夜狼说得很不爽,但破心还是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么知道的,那就好说了。现在的人啊,一个个鬼精鬼精的,没以前那么好骗了。

    “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了,现在我只想问你要不要拜我为师?当我徒弟可是有很多好处的。”破心又开始他的诱惑政策了。

    夜狼想了想,那个修真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更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天才型的仇人啊,如果不提升自己的实力那最后自己一定有死无生。现在夜狼之所以没有答应是因为他想知道给这个人当徒弟有什么好处,由于有了紫极的记忆,他对修真界的一些事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不知道前辈的宗派是什么?我听听看是不是威风的门派,若是名字好的话,我就拜你为师。”随便找了个理由来试探下再说。

    破心听到夜狼这么说不禁有些恼怒,毕竟对于修行的人来说门派就是家,怎么可以用来取笑呢!但是夜狼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只好和颜悦色的对夜狼说:“我宗就是十大门派之首的天阳宗,而我正是天阳宗宗主。”为了怕夜狼反感,破心并没有说天阳宗是魔宗。

    夜狼不禁有些好笑,看来今天运气不错,做了宗主的弟子,那个紫极的弟弟应该不敢在明面上杀自己了吧。不再多说,夜狼立马行了拜师礼。

    破心看到夜狼同意了终于松了口气,这并不是破心的心境修为不够,而是在预言中夜狼对天阳宗极为重要,甚至关系到天阳宗的生死存亡。从储物戒子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储物戒子拿给夜狼,边教夜狼如何使用。

    夜狼不禁有些欣喜,那是储物戒子啊,在紫极的记忆里,这是只有长老以上级别才有的灵器啊。听到破心叫他先滴血认主,心中一阵激动啊,看来没跟错师傅啊。

    破心看夜狼学会了使用方法后,对夜狼说道:“还有三十年就是下届宗主挑选赛了,你要在这三十年内达到出窍后期以上的水平才有获胜的机会,所以在凡人界有什么事就快去办吧,我在这等你十天,十天后你就跟我回宗,有意见吗?”

    夜狼想了想自己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值得交待的事,但是告别一下还是要的,像刘姐那肯定是要去告别的,还有义父,虽然一直以来义父都是利用自己,但没有义父,自己是绝对不会有今天的,说不定早就饿死了。

    便点了点头,与破心学了一下通讯的方法,以他现在金丹期的修为对于这些基础的东西还是可以运用的。

    只有十天在俗世了,虽然以后可以回来,但听破心的话可以知道在这三十年自己是不可能回来的,等自己下次来这里的时候,恐怕早就物似人非了。

    想到这里,夜狼不禁有些不舍,毕竟是自己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啊。但是在这个世界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停留的了,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应该怎么向刘姐和义父说这件事。已经决定要走了,怎么也不能再和他们有什么冲突才是,但是以义父的性子,自己要走的轻松是不太可能的。

    就在夜狼想的入神时,那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才想到应该是叫的饭菜到了,不禁有些奇怪这饭菜怎么这么迟才到,不会是刚才自己的态度不好,那个女服务生在报复自己吧。

    夜狼还真是猜对了,饭菜这么晚来还真是那个女服务生的关系,不过不是她故意的,虽然她是有这个想法,但主要是她不知道夜狼要什么,又不想再来问,后来一想反正夜狼不是说让她上好一点的吗,想到这她就去叫了这里最好当然也是最贵的饭菜,也因此弄到现在才好。

    送饭的不是那个少女,夜狼与破心吃完饭,就离开了。本来破心是不用吃的,但是夜狼说这是拜师宴,而破心看那饭菜蛮诱人的,就和夜狼吃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