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血狼魔途 >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六章 离别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六章 离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狼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总部,像往常一样先到刘姐的办公处,在门口看到正在打着瞌睡的刘姐,夜狼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刘姐说这件事,毕竟修真界的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在夜狼心中,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让他选一个对他最好的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刘姐。虽然义父对他也很好,但更多的是因为他有价值让义父对他好,而刘姐则是真心对他好,没有丝毫功利的。

    在面对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时,夜狼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自己已经决定要离开这件事,也找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自己要离开的原因。可能她也会像那些长老们一样认为自己要脱离组织吧,自己可以不管那些长老,但是对刘姐,自己是无法不去在意她的想法的。

    “小狼回来了,到姐门口怎么不进来啊,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姐啊?”熟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夜狼抬头一看,是刘姐。

    “姐,你还有事吗?我想让你陪我出去走走。”想了半天,夜狼还是决定说出来,毕竟自己不可能对刘姐不告而别。但是在这之前,在这个可能是和刘姐在一起的最后一天,夜狼想好好的陪刘姐。

    看着眼前这个叫自己姐的大男孩,刘雪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他真的是自己的弟弟一样,相信他也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亲姐了吧,想到这里,刘雪不禁又有一些失落的感觉。

    露出一个美美的微笑,“小狼是不是刚完成了任务,领到了酬金要请姐吃大餐是吗?”刘雪有些调皮说道。

    夜狼认真的点了点头,转而一笑,说道:“不知道小弟是否有这个荣幸可以和美丽的刘雪女士共进晚餐呢?”说完还搞笑似的行了一个并不标准的绅士礼。

    “呵呵,你这小子几天不见变得这么搞笑了,说是谁教你的,我要去扁他一顿,竟然将我的酷酷小狼变成了搞笑小狼了。”刘雪有些没形象地笑了起来。

    看到刘姐笑了,夜狼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向她开口说要离开,一向勇敢的夜狼有些退缩了,“走了之后给刘姐留一封信吧,现在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好好陪刘姐过这最后一天吧”,这就是现在夜狼的想法。

    这一天,夜狼和刘雪将一切可以玩的地方都去玩了一遍,还去浪漫之屋吃了晚餐,两人都过得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夜狼就写了一封信放在自己的房里,之后便去找义父项天绝了。

    来到项天绝的房间,轻轻地敲了下门,“谁啊?”里面传来了一个深沉的声音,那是义父的声音,夜狼知道。对于义父,夜狼虽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他觉得自己受义父恩惠太多,所以在面对义父时他总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是我,夜狼。”简短的回答了一声,便静静地等在门外。

    “进来吧。”过了一会,里面传来了项天绝让他进去的声音,轻轻地推开门,看到坐在前面看资料的项天绝,夜狼心中不禁有些伤感。在项天绝的一生中,每一天都在和人争斗,就是当上了天狼刹的刹主,他依然那么辛苦,那么小心。

    等了好久,项天绝没有听到夜狼说话,在些疑惑地抬起头,“有什么事吗?”心情有些振荡,因为他从夜狼眼中看到了真情,那是从来没有在夜狼眼中出现过的,至少从没在自己面前有过。

    夜狼看着项天绝,第一次真心地叫出了“义父”两个字,恭敬地鞠了躬。平静下来,认真地说出自己要离开这件事,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因为要去修魔而离开的,只是说自己已经厌倦了杀手的生活,想去过平静的生活了,希望项天绝能同意。

    项天绝有些吃惊,也有些不愿,因为夜狼在他眼中是他的得力助手,也是他以后的保障和继承人。要是夜狼离开了,在天狼刹他的地位一定会有影响地,而且作为项家目前的惟一后人,夜狼是他惟一的希望。

    但是再刚才看到夜狼的真心流露他有些不忍,现在项天绝很为难,是要地位还是亲情,两样他都想要。终于,他决定要亲情,因为他不可能再有心力去培养一个继承人了,为了项家的传承,他决定让夜狼走。

    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惊人事实,那就是夜狼达到了霸王金身第九重的极郅地步,这也是他选择让夜狼走的原因之一。能看出并不是因为他功力高,而是因为在那功决的原本上有描述达到第九重的情况,而项天绝就是世界上惟一一个知道这种情况的人。

    点了点头,“你走吧,我会去和那些老家伙说的,也许作为一个普通人才是比较合适你的吧。”项天绝露出了这一生他觉得最真实的笑容,“我的孩子,能让我最后要求你一件事吗?”

    夜狼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容易就让义父答应了,看着项天绝的笑容,想也没想就道:“义你,你对夜狼的恩情是夜狼一生都无法还清的,我很抱歉要离开,我知道这对你的地位肯定会有影响,但是义父你却没有怪我,我还有什么不可以为你做的呢?”

    项天绝满意地笑了,“我的要求就是你真正成为项家人,作为第一百一十三代的项家家主,你能做到吗?”

    夜狼有些不解,“义父,你为什么要把家主之位给我呢,我并不是一个好的领袖啊。再说义父你还很年轻,一切都还有变数,而且不瞒义父,我这次走了至少要有三十年不出来了,义父你现在还要这么做吗?”

    项天绝有些得意地道:“你不要装了,我知道你是要去安心修练,成就武仙之道,也知道你已经到了第九重的至高境界,所以才会任你离去的。你只要记得自己是项家的人就可以了,想我们项家自项羽始祖死后一直都没人修到过八重,现在你竟然到了九重,这也算是上天对我们项家的补偿吧。”

    夜狼刚听项天绝说知道自己是去修行很是吃惊,后来看到项天绝仍然没有恶意,并且已经将自己当成真正的项氏子孙看待,也不知道自己是去修魔的,便让他误会去吧。

    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义父你怎么知道的,本来我觉得这件事太过玄妙,怕你不信才不说的,没想到义父你这么厉害。”

    项天绝笑了笑说:“本来我也不敢肯定,但是你刚才说要三十年不出来,我就肯定了这个想法。对了,你什么时候走,要走的话就快一点,不然让那些老家伙知道你就不好走了。虽然我知道你现在不必怕他们,但是那也是很麻烦的。”

    夜狼点了点头,“我明天就会离开了,义父你要多保重啊,以后狼儿没在你身边一定要小心才是,义父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项天绝挥了挥手,“走吧,你只要将项家传承下去就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快走吧,免的夜长梦多。”

    “想走,你走得了吗?”一声大吼从门外传来,“砰”门被踢开了,十几个老者带着数百个年轻人出现在夜狼和项天绝面前。

    “你们在干什么!想反了是吧?”项天绝看到十三长老带着组织里的精英杀手这样无视自己的权威,极为恼怒地叫了起来。

    带头的那个老者说道:“项刹主,你能说说背叛组织是什么罪吗?包庇叛徒又是什么罪?现在你还认为你有资格再坐在刹主这个位置吗?”

    夜狼看到事已败露,也无话可说,看着那个带头的老者说道:“那大长老你想怎么样?还有我义父你能不能在刹主的位置上好像不是你说了算的,是不是还想再和我战一场吗?”说到最后一句时,夜狼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屑。

    大长老有些羞愤地道:“小子这没有你说话的份,你认为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场面你还有可能逃走吗?”

    夜狼不屑地看着大长老,“当年我能在你手中拿到金狼令,今天我就能从你们这些人围攻下从容离去,你相信吗?”

    夜狼此话一出,众多弟子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要成为一个狼级杀手就要拿到金狼令,而金狼令有两种方法可以拿到。一是,从自己的长辈那获得,还有一个方法就是从那些有金狼令的人手中夺取。

    一直以来,这些人都认为夜狼成为狼级杀手是因为项天绝的关系,没想到是从别人手中夺来的,更没想到被夺的是那个号称不败杀手的金狼大长老。

    项天绝也有些吃惊,他一直以为那金狼令是从一般的长老手中弄到的,没想到是那个和自己相比也不会逊色多少的金狼。

    大长老看到众人询问的目光,恼怒地道:“我们一起上,看这小子有多厉害!”与其他十二位长老对望一眼,十三道人影分成五人和八人分别围上夜狼和项天绝两人。

    夜狼轻蔑地看了围过来的八个人一眼,“今天让你们见识下我的真正实力,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话音一落,只见一道紫金色光影飞快地闪了几下,八个长老飞了出去,除了刘雪的爷爷九长老受了不太重的伤,其他七个长老都没有了战斗能力,的确对于已经达到金丹期的夜狼来说,这些只是达到先天初期的凡人高手是没有什么挑战性的。

    震惊,在场的人,除了项天绝有点心理准备外,其他所有人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对于天狼刹的杀手们来说这绝对是最不能让他们接受的事。一个在他们眼中只比自己高出一点的狼级杀手竟然将八大长老瞬间击败,这比前面他们刚知道他的金狼令是怎么得到的更是惊讶千百倍。

    看到这样的场面,夜狼开口道:“现在你们还有谁说我是叛徒,还有谁说我义父不应该坐在刹主的位置上,说!”最后一声“说”字让所有的人都清醒过来,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看到这些人不说话,夜狼有些烦了:“你们哑巴了,再不回答就是对我的话有意见是吧。”

    所有人,包括刚刚扬言要留下夜狼的大长老在内全都惊慌地说道:“没有!”

    夜狼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有事要出去,如果你们有什么不好的举动的话,我义父会发讯息给我,到那时就没这么好说话了,知道吗?”

    众人哪敢怠慢,连忙点头称不敢了,再也不会了。

    夜狼走到九长老面前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大长老了”转身向着众人说道,“你们知道了吗?”

    众人连忙称是,不敢多言。

    夜狼挥挥手让他们散了,见识到他那恐怖实力的众人一轰而散,生怕会让夜狼看不顺眼给杀了或是揍上一顿什么的。

    看到众人都散了,夜狼才对项天绝说道:“义父,孩儿要走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接下来又教了项天绝关于传讯的方法,刚要走又被项天绝叫住。

    “你和雪丫头说了你要走的事吗?义父看的出来你们俩很要好,雪丫头是个好女孩,若不是以前我和他爷爷不是一个阵营的,我一定会帮你向她爷爷提亲的。不过现在你入了那武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来你们是有缘无份啊。”项天绝认了这个儿子,自然也开始关心他的人生大事了。

    “义父,我只是当刘姐是姐姐,没有你说的那回事,现在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说,不如你去帮我说吧。还有我房里有一封信,你替我交给她。”夜狼说完便告别走了。

    顶天绝摇了摇头,回房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