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血狼魔途 >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九章 炼体之劫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九章 炼体之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空间仿佛停滞了似的,夜狼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就像被禁锢了一样。不止是夜狼,整个紫极天阳殿都处在一种绝对静止的状态中。

    心中一直叫到要冷静,但是夜狼还是有些惊慌,毕竟在这种看不到对手的情况下不明不白的被杀死的话,夜狼是绝对不会甘心的。

    “小子,不要怕,你不会死的,现在你在我的静止领域中,外面的一切在你出了我的领域后又会继续开始。我之所以将你召到我的领域中来是受了一个前辈的吩咐,叫我向你讲解一下你现在的情况。”一个声音在夜狼心中突然响了起来。

    夜狼有些吃惊,但是还是努力的镇定下来。从那个声音的话看来,他对自己没有恶意,若是他要杀自己,绝对会不费吹灰之力的。想到这,夜狼试探道:“前辈可是来告诉我这个无名天劫是怎么回事的吗?”

    “不错,小子,现在我不能告诉你太多的事情,但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修练了那狼魔决你的人生就与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关系了。在这个世界上,那些对修行之人的法则在你身上也不再适用了,像这样怪异的事情还有很多会发生在你身上,可以说你的未来是九死一生的。现在,我想问你,你是不是还想继续下去,若你要放弃的话,我可以给你另一部修行的功法,是你们那个世界的顶级功法,你选吧。”那个声音似乎有一种诱惑的力量,让夜狼差一点就答应了下来,但是最后夜狼还是清醒了过来。

    所谓危险越大,回报就越大,这个世界从来都是撑死胆大的,锇死胆小的。夜狼决定搏一搏,“前辈,小子虽然不才,但是被一些危险就吓回去了,也不是我的风格。更何况这部功法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修练,既然上天选中了我,我就要走下去,不管前面是生是死,人生能有几回搏,所以小子决定选走下去,若我真的死于非命,那也是我的人生。”

    那声音大笑起来,“好!小子有志气,那这场灾我就不帮你挡了,是死是活先过了这炼体之劫再说。”

    夜狼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是话说出口,就要死撑下去,不要让人觉得你没实力又没有品。但是那什么炼体之劫还是要先问清楚,就是死也不能不明不白啊。

    “前辈,那个炼体之劫是什么劫数?”夜狼在心里发问道。

    等了一会,那声音传来,“在你学了这狼魔决之后,就要经过炼体和炼魂两劫,现在我只和你说下这炼体之劫是怎么回事。那炼体之劫就是专门针对你的身体的一种劫数,在经这个劫的时候,如果你只用身体去抗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的,所以说这两种劫数就像你修的狼魔决一样,福祸相依,就看你怎么把握。”

    声音一落,空间就开始动荡起来,还没等夜狼反应过来,那强大的电流便从夜狼的身上经过,一股烤肉的香味飘荡在空中。只见一身烧焦的夜狼站在那无言地看着上空,一脸的悲愤。

    还没等夜狼的心情平复,那云洞又出现了一条电蟒,比刚才那条还要大的多,那银色的光也更加刺眼。

    看到这样的场面,夜狼彻底无语了,刚才那道电流虽然没有给夜狼的身体带来什么伤害,但是也发挥了它麻痹的作用,现在的夜狼还没有缓过来,再来上一次更猛烈的话,那下一道岂不是又要硬抗。想到这,一阵悲哀的感觉在夜狼心中久久不散,但是夜狼能怎么办,既然无力反抗,那就默默地忍受吧。

    此时站在那的破心正在犹豫,要知道帮别人抗天劫是对上天的大不敬,在自己度劫的时候老天就会给你加倍的困难,所以在修真界一般没有人会帮别人度劫。更别说,再过不久破心就要达到度劫期了,现在这样做那天劫来的时候就是九死一生之局了。早知道这样以前就应该给这小子一点护身法宝,现在好了,这小子居然蠢到用身体去抗那该死的天劫,破心在那愤愤地想到。

    第二道电蛇也降了下来,如夜狼料想的一样,那强大的电流让夜狼全身更加麻木,还好夜狼的**能量已经达到了分神中期,不然就这两下,那夜狼的小命就报废了。即使是这样,那夜狼此时也再也没有能量去抵抗下一道电击了。

    在这面对绝境的时候,夜狼没有焦急,反而变的十分的冷静起来。这一生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回放,那苦难的童年,冷血的少年,以及现在有了一点人情味的青年时代。

    就再夜狼无力反抗的时候,原本在火山救过夜狼的那股紫色能量终于不再沉默,以闪电般的速度在夜狼体内游转了一周。让夜狼吃惊的是,身体能动了,全身的伤都好了,而且那**变的更加坚韧,虽然能量还是分神中期的水准,但是变的更加凝炼的精纯了。

    收回主动权的夜狼再也不敢怠慢,快速地将全身的状态提升到最高峰。虽然夜狼并不怕死,但是能不死还是不要死的好,抬眼向那云洞看去,让夜狼无言以对,原本让自己压力非常的云洞不见了,那天依旧是那么蓝,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若不是夜狼的衣服没了,还真的会怀疑刚才是在做梦。

    天劫不是九道的吗?疑惑在破心心中浮起。

    夜狼看到破心站在那里呆呆的样子,起了戏弄之心,劫后余生的他此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要补回那失去的童年似的,那被封锁的童心也开始解禁了。

    悄悄地起到破心身后,大喝一声,“妖孽找死!敢上我师傅的身,还不快束手就擒,免得让小爷动手。”说完,还煞有介事的挥着拳头。

    破心吓了一跳,看到夜狼一付假装凶狠的样子,笑骂道:“你小子还学会戏弄师傅了是吧!是不是找揍啊。”

    夜狼忙一付惊奇的样子,问道:“原来师傅你没有中邪啊,刚才看你在那呆呆的,还自言自语的,我还以为你中邪了呢。”

    破心敲了夜狼一下,道:“少跟我贫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有天劫降临,还是那么诡异的天劫。”

    夜狼想了一想,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可能是和我修练的功法有关吧。”

    破心想想也是,自己都不知道的事,这小子又怎么会知道呢?但这套紫极天阳决到底是怎样的功法,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现像出现?想不清楚,破心只好暗中决定小心观察夜狼,希望不要出什么差子才好。

    “既然这样,这几天你就休息一下,出去看看,要知道修练之道重在修心,我们天阳宗虽然被称为魔门,那也不过是因为那些正道嫉妒我们罢了,我们的功法其实还是更偏向正道的,明白了吗?”

    夜狼点了点头,道:“那我可以出去了吗?我想回去看下。”

    破心看着夜狼摇了摇头,“夜狼,要知道我们修行之人最忌心恋红尘,。虽然我们也有入世的观点,但是那入世也是为了修行,让我们的心境提高,少去心魔烦恼。现在要你断去尘根是不容易的,毕竟你入门太短,不过你一定要记住我们修行之人要忘却红尘这一要条。到时,就算你学那佛宗道济一样在凡间疯颠,为师也不会去管你的。记住,要本心时刻清明。”

    “是,师傅。徒儿明白了,这几天,我要在狼魔窟好好看下那些图。”夜狼说道。

    破心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瞬移走了。

    过了这个怪异的炼体之劫,夜狼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起来,那个神秘的声音曾经说过,只要用**抗过那炼体之劫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并且这次夜狼并没有失去意识,所以对那个紫光也是很想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身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好处啊,难道那个声音耍自己?不会,若那个人想杀自己都是轻尔易举的,这样的人能为了耍自己将自己摄入他的领域?可是实在没有什么地方出现异常啊。夜狼想了想没什么头绪,只好去查探下那紫色的光芒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夜狼不管怎么查探都无法找到那紫光的痕迹,仿佛它根本就不曾出现过似的。

    无奈的夜狼只好去那狼魔窟中看那些图,现在夜狼知道只有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才可能在这次与天的较量中获胜并活下去,所以每一天对于夜狼来说都是相当重要的。过了这炼体之劫,夜狼能不死完全是那紫光的功劳,虽然那紫光救了自己,但是对于自己不能把握的力量,夜狼从来不会抱有幻想的,毕竟谁知道那紫光会不会在关键时候高放弃自己。

    现在,夜狼才开始认真对待起来,以前在他心中认为自己既然是这紫极天阳决,或者叫狼魔决的命定主人,那自己就一定可以将它修成,成为修真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但是现在那个神秘的声音让他明白,要想天上掉馅饼是不可能的,对于修行之人来说,多多少少都算是逆天抗命的一群人,上天都会降下天罚,就是天劫。而夜狼修行的狼魔决绝对是一部更加触怒上天的一部功法,劫难多不胜数,经常处于生死一线的境地是夜狼以后的人生。这些在今天过这炼体之劫的时候,夜狼已经有了深切的领悟。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夜狼不断地观察着那第二副图,让夜狼欣慰的是自己这几天并没有浪费,自己不但领会了那运行轨迹的奥妙,更重要的是心境又有提升。自从夜狼的心境提升到了元婴中期时,那提升的速度就非常地慢了,如今又有了明显的提升,达到了出窍初期的境界,这对夜狼来说是很让人欣喜的事情。

    同时在对这个第二副图理解的时候,夜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第一副图修炼的顶峰境界,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到这狼魔决真正的门槛了。现在,夜狼知道急是没有用的,自己惟一欠缺的应该是对狼魔功的领悟,所以夜狼再对第二副图有了大体的概念后就又转回去研究那第一副图。

    看到那魔狼吸日的那个场面时,夜狼不禁心中一动,在这狼魔窟中呆了这么久,夜狼已经猜到这里可能是被一个人建造出来的。只是以前自己觉得这种情况太让人无法接受了,因为开天辟地这种事夜狼一直只当成是神话来听的,即使是他开始修真后,对于这件事也是持不可信的态度。

    可是那天度劫时,那个神秘人给他的震憾太大了,一个人可以使空间静止,那是什么样的实力。而且听那个神秘人说是受前辈的吩咐才来告诉自己一些东西的,那这个神秘人的前辈又拥有怎么样的实力呢?夜狼不敢想像,但是他有些相信这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未知生物建造的,而那个生物与神秘人说的前辈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肯定有密切的关系。

    现在夜狼心中所想的就是既然这是人为建成的,那这个太阳会不会就是那第一副图的关键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