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修真 > 血狼魔途 >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十章 一阳生

第一卷 杀与被杀 第十章 一阳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狼想到就想去做,看着那天空高悬的太阳,仿佛饿极的人看到饼一样,咽了口唾沫。学着那图上的魔狼摆好姿势,张开口,心中想像自己就是那图上的魔狼,要吞那天上的红日。

    一股比以前夜狼练功时要强大的多的能量进入了体内,但是那太阳却没有被吸动的痕迹,心境比以前高太多的夜狼并没有急躁,而是保持着姿势不断地加强着意念。

    就这样过去了一天,没有丝毫的动静,而夜狼仿佛入定了一般也没有丝毫的改变。又过去了几天,夜狼和那太阳似乎耗上了一般,不动,还是不动。

    期间,那破心到这里看过夜狼一次,因为上次见识了那别样的天劫,破心的心境修为也有了突破,达到了度劫初期。只要破心闭关几年就可以达到真正的度劫期了,到时在这地球上能比的上他的几乎没有了,要知道在地球上灵气太过稀薄,能修到度劫期的几乎都是各大宗派的上层人物。

    只有大的宗派才有灵气比较浓厚的福地,而这些福地也只有上层人物才有资格占据,但是地球的灵气每年都在锐减,已经有近千年没有人修到度劫期了。当然不能修到度劫期并不只是因为灵气的关系,还有那最难突破的合体后期的心境,那是只能靠机缘才有可能成功的。

    而天阳宗作为十大门派之首,灵气也是在大门派中数一数二的,特别是在紫极天阳殿中,那灵气比地球上所有的量都要多,并且出浓厚的多,这也是天阳宗数千年不倒的原因之一。而那些退位的宗主大多都去别的修真星历练去了,希望能突破合体后期的那个屏障。

    本来那次破心是想告诉夜狼他要去闭关的,但是由于夜狼正在修练,而且进入了那入定的状态,破心就没有打扰他了。

    时光如梭,从夜狼那次入定到现在已经快有十八年了,离那宗会也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了,而破心也在一年前出关了,修为达到了度劫期的破心看上去更飘逸,也有了几分仙长的风范,比那些修仙的宗门宗主反而更像一个仙人。

    其实在天阳宗十几种功法中,虽然全是脱胎于狼魔决,但是这些功法大部分都是些中性的功法,毕竟那些功法全是从那狼魔图的运行轨迹悟出来的天道至理,天道是不分善恶好坏的。还有一种叫做浩阳决的,明显就是一部仙道功法,而破心修练的就是这套功法。

    而紫元修练的极阳决则是天阳宗所有功决中最霸道的功法,与浩阳决并称天阳宗最难修练的两种功决。

    此刻的夜狼已经被那尘土所掩盖,但全身散发出的银炽光芒依然透出,使夜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银色的茧一样。

    这一天,破心照例来看夜狼是否出关,因为宗会临近了,若夜狼错过的话,那事情就严重了。以现在那些精英弟子的修为来看,绝对是那已经达到分神初期顶峰的紫元最为强大,其他的精英弟子最高的才出窍中期,大部分都在出窍初期左右的修为。

    若是让紫元得了那宗主之位,那紫元入主紫极天阳殿时发现夜狼的话一定不会善了的,若让他知道夜狼就是他的杀兄仇人的话,那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看到夜狼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破心有些失望地离开了。其实如果破心晚一点离开的话,那他一定会看到一件让他一生难忘的事。

    就在破心离开不久,夜狼身上那银炽色的光芒变的更加耀眼了。空间一阵波动,那仿佛太阳一样炽热的光芒从夜狼的身上不断地向四周散发,慢慢地那银光竟然变成了银丝。银丝慢慢地凝聚成一条巨大的光带,向空中的那轮红日伸展过去。

    原本好像不可及的太阳竟然被缠住了,被束缚住的太阳仿佛想要挣开那银丝一样快速的旋转起来,但是那银光似乎有魔力一般越伸越长,将太阳封的死死的。

    慢慢地那太阳活动的空间被完全封锁住了,无力可使的太阳不甘心地被银丝往回拉,原本大大的太阳也在被拉的过程中不断的被那银光包裹的越来越小,到了夜狼身边时已经变成了只有篮球大小的光球。

    此时夜狼动了,张开那张十几年没有合过的嘴向那变成只有篮球大小的太阳吸去,不过片刻那太阳就消失在夜狼的口中。打了个饱嗝,夜狼满足地抖了抖多年未动的身体,散去护体的银光,夜狼又重新盘坐在地上,进行那最关键的一步。

    在这十八年来,夜狼以一种玄妙的形式在那里领悟着那第一副图的奥秘,在不久之前,夜狼终于成功的领悟出了那吞日的奥秘。才发生了刚才那副吞日的场面,此时夜狼正处于最关键的时候,因为那太阳的能量实在太多,要想完全吸收了那些能量进行那第一图的最后一步,夜狼必须小心对待。

    就在这时,那狼魔窟的图画也变的诡异了起来,只见一道银色的光芒从洞中射出,直向夜狼而去。没有丝毫的反抗,夜狼仿佛有一种指引的力量让他不要去阻挡感觉,等那银光入体后,一阵明了的感觉在夜狼心中升起。

    渐渐地夜狼感觉到那太阳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在自己的全身上下不断地游走,每游走一次,夜狼感觉到那些**的能量和体内这些年修出的魔元力被那太阳吸走了,那太阳不断地凝聚着能量,没有变大,而是越来越小。渐渐的那银色的太阳变成了一个泛着金光的小球,慢慢地进入夜狼的丹田之中。

    接着变没有了一点动静了,夜狼从刚才那道银光射入他后脑的时候便知道了一些关于狼魔图情况。像那九副图都是一个修练境界,现在夜狼修成的第一副图的境界就是一阳生境界,以后的那八副图分别叫做二阳照,三阳旋,四阳辉,五阳分,六阳破,七阳变,八阳聚,九阳合。

    现在的夜狼知道此时的自己不能使用那一阳生的力量,连自己那本达到分神后期的实力的**也因为为达到那一阳生的境界被吸去了九层九,只有差不多元婴后期的实力。这就是那狼魔决的特点所在,在每突破一个境界时,自身的实力最少也要失去九层九,当然那些能量都集中在那阳极丹(就是夜狼结成的那太阳小球)中,并不是真的失去了。

    而那阳极丹就像妖修的内丹一样攻击力非常大,而且会不断成长,但是比妖丹好的地方就是夜狼可以将那内丹当成法宝类的东西使用,就算那阳极丹被毁也不会对夜狼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损失了一些能量罢了,只要再去摄取足够能量阳极丹又会重新出现。

    不过现在夜狼却无法使用,那是因为夜狼精神力不够强大,当然还有一个夜狼不知道的原因,若是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那夜狼不但无法运用那阳极丹,而且在他下次突破的时候还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夜狼站起来看着自己弄的好事,不禁有些后悔起来,现在才知道那神秘人说的福祸难料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早知道就要了那部顶级的修真法决好了。

    正在夜狼自我感叹的时候,破心火速地赶了过来,看到只有地面上冒出一点红色的光芒的紫极天阳殿,破心恼怒非常,同时也担心夜狼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原来,在破心回到紫烟阁后有弟子求见,作为最为开明的天阳宗宗主,自然是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的,但是宗主所在地是一个秘密的所在,所以接见弟子一般都是先传信给宗主,宗主同意后到内殿接见的。

    让破心没有想到的是,等他见过那弟子回来看到的是一片漆黑的紫极天阳殿,破心的第一反应就是紫极天阳殿被外敌入侵了。想到夜狼还在那狼魔窟入定,破心不敢停留,因为现在空间并不稳定,所以破心并没有用瞬移,而是飞过去的。以破心度劫期的实力,很快就飞到了狼魔窟,看到夜狼站在那呆呆的想着什么,破心不禁有些松了口气。

    在经过了这二十几年的相处,虽然大多时候两人都是在修练,但是在破心的心里已经把夜狼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弟子,而不是因为祖师的命令而对夜狼好的。

    看到夜狼没事,为了找到毁了太阳的元凶,破心用灵识将整个紫极天阳殿覆盖,试图找到那个他心中的元凶,但是一无所获。破心吃惊地想到这个人比自己的修为还要高,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太高估自己了,一个可以将太阳毁灭的高手又岂是自己可以相比的。看从自己达到了度劫期后变的太过狂妄了,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啊,破心不禁感叹到。

    此时,夜狼已经从那失落的心情中摆脱了出来,不禁惭愧地问自己,“只是因为这一点原因就怨天怨地的,甚至还后悔了起来,你真的可以生存下去吗?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是一点小挫折就想放弃自己本来的东西,去贪图别人的东西,这样的自己有活下去的价值吗?”

    “夜狼你怎么了?刚才是谁来过这,毁了那天上的太阳。”破心见夜狼一直在那呆站着,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不禁出声询问。

    “啊!是师傅啊,你有什么事情吗?”被打断思路的夜狼很明显没有听到破心的话。

    “为师想问你,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那个太阳怎么没了?”破心并没有责怪夜狼,而是耐心地再问了一遍。

    听到破心的问话,夜狼才想到要是让破心知道那太阳是自己吸掉了会有什么想法,可能会把自己当成怪物吧。想了想,夜狼决定来个一问三不知,“我不知道啊,从我刚才醒过来时我就发现那太阳没有了,刚才我还纳闷呢,那太阳怎么就那样没了呢?”

    破心想了想,硬是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凶手为什么要把那太阳弄掉?当破心的心境达到度劫期的时候,他就发现那个太阳是一团霸道的能量化成的,并不是真的恒星。

    夜狼看破心并没有怀疑自己,便对破心说:“师傅,我入定了多长时间啊?怎么我觉得好像有几年似的。”

    破心看了夜狼一眼,“真不知道你是怎样的怪物,连入定都能入定近二十年的时间,怎么样功力进展地怎么样了?”

    夜狼咳嗽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道:“徒儿目前心境修为达到了出窍后期了,不过那个**修为退到了元婴后期,体内的魔元力也没有了。”

    “什么?”破心吃惊地拉起夜狼的手检查起来,良久,才叹了一口气道:“你的情况很奇怪,为师也不知道,不过你的心境修为总算有了提升,那**的能量失去了再修回来就是了,还有一年就到宗会了,为师相信你会恢复的。好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不要想太多。”破心为了不让夜狼消沉,安慰道。

    夜狼一笑,“师傅,你徒儿我还没有那么脆弱,我没事的。”

    破心听到夜狼这么说也忘了太阳被人毁了的事情,笑道:“你小子,还是这样,好,为师放心了,你去修练吧,为师也要回殿了。”

    夜狼点了点头,就去修练了,马上就要到的宗会以现在的实力,夜狼实在没什么把握,只有捉紧时间修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