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终极网游 > 第一卷 死亡!只是为了赶赴一个约会?

第一卷 死亡!只是为了赶赴一个约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闲杂电光之牛等自觉的让开了一片不小的场地。战斗双方:何一名和电光之牛BOSS。

    何一名故伎重演,躲开BOSS正前方,随之打圈。电光之牛BOSS一时似乎陷入了僵局。周围有着几十头电光之牛,本来可以有意无意间给何一名的躲闪造成堵塞的,但他们似乎不屑于此,倒也令何一名油然生佩。

    电光之牛BOSS似乎感觉到危机,慢慢向区域深处退去,何一名不疑有他,紧紧跟上。然而兴奋中的何一名似乎忘记了一件事,电光之牛之所以叫电光之牛,代表了他们不仅会使用雷电魔法还会使用光系魔法;就算普通的电光之牛不会光系魔法,也不代表BOSS不会。

    电光之牛BOSS忽然停下了,同时一股光系元素波动清晰传了出来,初阶光系魔法:光耀。

    然后整个BOSS牛身都隐入了强光之中,再也分不出牛首牛身。何一名暗道不好,果然,一道电光击中了何一名并转化电之护盾的雷电元素是电之麻痹更加强大。然后比刚刚更加血红的眼睛更加硕大的牛头更加粗大紫亮的牛角迅猛袭来。

    但是,这一次何一名却没有了震惊和畏惧,只有面对死亡的从容和平静。

    秒杀!魔法师的防御问题就算到了天才魔法师这里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何一名的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学会光耀了,死了也不亏本啊。

    白光一闪,何一名出现在神恩广场。等级降为8级,同时升级经验值为0,同时冥想值降为135。

    何一名反应过来后立刻向电光之牛区跑去。虽然已经没有了需要和价值,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杀的掉电光之牛,除非冒着掉级的危险施展一击必杀,但这更是不值得。

    那为什么要去,或许是为了瞻仰自己的死亡之地吧,或许每个人对于埋葬自己的地方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或者只是为了满足命运的安排,去赶赴那一个影响一生的约会?

    匆匆前行,刚到青竹林外围时却听到了刀剑撞击声,似乎有人在战斗。何一名好奇心大起,玩游戏PK也是必不可少的呀,这却是何一名第一次看到。

    悄悄潜入外围一高地,整个战场尽入眼帘。

    进攻一方清一色皮甲,分成前后两股。前方大约20多个人,都是持刀剑等武器,自然倾向于战士职业的发展。后方也是20多个人,以一俊朗年轻人为主,武器却是很驳杂,魔法杖,木剑,弓箭,匕首皆有。俊朗年轻人面带笑容,看着前方的战斗。

    系统在玩家进入游戏时并不确定玩家职业,待玩家升到10级后自主选择一种或多种职业,但是却根据各人的天赋发配适合于玩家发展的新手武器,比如何一名的魔法杖。

    防守一方很明显是出来游玩的纨绔子弟,前方抵抗的十数人统一青色服装,全部持刀,出手动作一致。后面只有七人,二男五女。四女持剑在前围成半圆,然后一男一女,女子后又一人。

    前方四女应该也是仆人,身着统一黄衫,扎发髻。一男一女显然是主人。男的一身蓝衣,满脸欢笑,向女子说着什么。女子16、7岁的样子,火红衣服,笑语晏晏。似乎一点也不将眼前的厮杀放在心上。

    何一名看到她的第一眼立刻被他吸引住了。说实话女子可爱的样子多于漂亮一些,但是或许是她那火红的样子,或许是她那浅笑的样子,甚至可能是因为她是何一名进入游戏后碰到并留意的第一个漂亮女子吧。何一名感觉到自己迫切的想站在那女子身旁,陪伴她。何一名的双眼很难从女子身上移开了,以至于错过了许多有趣的东西,比如,战斗双方精湛的攻击技能,合作的默契。以及红衣女子身后沉默的青年。

    听不到红衣女在说什么,实在不是一件快事。何一名悄悄的转移了点位置。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位置,何一名现在既可以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可以透过密密的竹叶看清战场,却又可以避免被他们发现。

    就在这是平衡的战局也发生了变化。虽然红衣女方的人动作敏捷出手狠辣,但是却因为要防守而失去了主动,反看攻击方虽然个人战斗力不如对方强大,但是配合默契,互相间十分信任,有攻有守,攻者全力以赴不留余力,守者招式严密毫不贪功,再加上后方魔法师与弓箭手适时出手,青衣人很快死掉了四五个,剩下的也再防守不住。

    就在这是,攻击方指挥者俊朗年轻人喊了停。正在进攻的那些人立刻放弃了战场优势,退后待守,齐刷刷的看着红衣女方。

    那指挥者向前进了一步,含笑道:“现在战局如何,我想各位应该清楚。其实我们拦截各位并没有恶意,只是我们听说姑娘身上有一件水晶项链,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可以卖不少价钱,而看姑娘装束,似乎也不会在意这小小钱数,但对我们却是迫切需要。所以,我们希望姑娘能给把它送给我们,在下立即把人撤走,不打扰姑娘的雅兴。”

    他也是一眼看出这群人不像是一般大户人家,所以言辞间十分的客气。只是以说话内容看来,他分明是打劫的。姑且称之为黑老大。

    黑老大刚刚说完,那个青年男就大笑起来。

    “就凭几句话就想要走方小姐手上天价的水晶项链,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但是红衣女却轻笑了一下道:“各位想要我手中的项链又有何不可?只是这水晶项链到我手中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各位何以就知道并且在此做好了埋伏?”

    说到此处,声色转为严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不自觉的散了出来“各位莫非知道我们是谁?又因此找上了我们的麻烦!”

    此时的红衣女娇俏的面庞上掺上了一丝的薄怒,却另有一番动人的滋味。何一名差点就忍不住有跳出来英雄救美了,只是现在形势不明,以何一名的实力又根本不够看。所以只有暂时旁观了,等待有利时机的到来。

    听此话,黑老大倒是惊讶了一下,赔笑了下:

    姑娘此话严重了,我们此来只为求财,绝非有他,至于我们的情报来源说出来实在是难以令姑娘相信。而且,虽然别人没有要求我们保密,但我们也不会随随便便便出卖别人的好意。

    红衣女笑了下道:“原来如此,那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是不知各位可有胆量显现姓名?至于水晶项链,各位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尽管拿去!”

    在红衣女发怒之时,一直和其说笑的男青年却是一句话也不再说了,可见他对红衣女还是有所畏惧的。

    一直和气的黑老大听到红衣女挑战的话语,收起了笑容。不怒自威。他平静说道:“要看名字,有何不可。兄弟们,亮出我们草堂社的名头,扬威游戏的第一场战斗就要开始了,不要让人看了笑话。”

    众劫匪纷纷开启姓名显示,一时间各人头上字幕闪闪。

    何一名细细看去,为首年轻人叫“定风波“。别的是临江仙,柳梢春,六丑,六州歌,江城子,浪淘沙,花犯,好事近,关河令,风入松,风流子,凤萧吟等等听来很是文雅的名字。

    红衣女道:“我们也不要弱了气势。”

    率先拉开了名字:“国色天香”,何一名心里暗喜,记下了这个名字。身旁男子名字却是很不像他那风流形象,叫做“力可扛鼎”

    一干青衣人却是从“力一”排到了“力十七”,一看即知是“力可扛鼎”的人。红衣女身前的四女却分别是“红袖”“绿裙”“紫萝”“蓝梦”。国色天香身后那个沉默无语的人却是叫做“影子”。

    就在双方颔首表示准备妥当的时候,双方的战斗再次开始了,这一次双方都没有保留,草堂社除了首领定风波之外全部上了,而国色天香方也只留了国色天香和影子。

    说实话,这次交战的双方都算得上是奇怪的人了,交谈间和气含笑,说话也文质彬彬,就连开战也要征得对手的许可,就好似文人间在吟诗作文,只是用上了刀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